【18禁漫画】bl啊好烫撑满了abo*我的健身教练2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18禁漫画bl啊好烫撑满了abo*我的健身教练2

  知夏实在太难搞定了,刚开始以为他只是一个海王,接触了一个来月下来发现他不是。至少在他跟踪观察的期间,知夏身边的同性除了那个法拉利就是另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法拉利。

  他现在笃定肯定李欢他们给的情报有误,因为看到李家栋时,他的穿衣打扮就与他们描述的一样。

  为此他专门偷拍了李家栋,发给李欢他们认。

  赌/场舔鞋事件可以说是深入人心,所以李欢他们看见照片后,立刻就确认回复。

  周宴一肚子怒火,冲着李欢他们破口大骂:

  “你俩傻逼!给个情报都不调查清楚?老子因为这错误情报白瞎了四十来天!”

  李欢满是疑惑地问:

  “什么错误情报?哪个情报错误了?”

  周宴咆哮着说:

  “妈的!你们说的他男朋友,这人分明是个直男!!一天到晚围着他那小助理转!”

  李欢,日韦在电话那头惊呼:

  “不可能!”

  周宴冷哼一声:

  “呵,我亲眼所见!”

  李欢沉默片刻问:

  “你的意思,他也是直男?”

  周宴深呼吸调整情绪,他心里也清楚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张鹏翔定的日子越来越近,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我现在也不清楚,但据我观察来看他应该是个直男,他对我的一切暗示都选择无视。”

  日韦听了他的话,在一旁插嘴:

  “万一是对你不感兴趣了?”

  周宴一听,刚平息下来的怒火再次燃起,对着话筒骂道:

  “放你/妈的屁。”

  李欢瞪了日韦一眼,捂着话筒朝他说:

  “你别多嘴,现在他就是我们最后一根稻草,别刺激他。”

  日韦极为不耐烦重重点头。

  李欢这才松开捂着听筒的手对周宴安抚道:

  “你先别急,我还是偏向于他是同性恋,你不知道当时的场景,我们直男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周宴啧笑:

  “呵,我们直男?好有优越感的样子。”

  他这冷嘲热讽的话传到日韦耳中,像是一根烧得滚烫的针掉进了耳道里一眼。他正准备开口反击,就被李欢先一步伸手捂住了嘴,轻声在他耳边说:

  “别刺激他,一会儿撂挑子不干了怎么办?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知夏绝对是个同性恋。”

  日韦皱眉闭了一秒眼睛,表示知道了。

  李欢声音平和的说:

  “你先冷静一点,相信我们,我们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骗你没有半点好处,他绝对是个同性恋。至于为什么没有咬你的钩,会不会是方式不对?要不你试试其他办法?”

  要不说李欢给人洗脑一流呢,他这种平平缓缓的音调的确让人冷静不少。周宴不再那么意气用事,他沉静下来分析李欢刚才的话。

  的确,他们是一条线索的蚂蚱,一损俱损。那会不会真的是自己的方式不对了?知夏会不会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不吃他营造的这种温柔卦?

  也对,如果是玩S/M的,或许真的是对他这一类不感兴趣?觉得自己太保守了,所以玩不起劲?

  “我知道了,我在去试试吧。”

  电话挂断后,周宴思忖着该如何改变攻略方针,最后决定玩开点儿,给知夏直接发裸/照。心想,如果知夏真是直男,不吃这一套,他也可以说发错人了。

  于是他脱/光衣裤站在落地镜前拍了一堆照片,从中选了一张自己最为满意的,二话不说就给知夏发了过去。

  唔——唔——

  手机在桌面上震动。

  知夏裸/着上半身从浴室走出来。头发还尚未擦干,嘀嗒着水珠流淌在肩上。

  他拿着玻璃杯,接了一杯水,边喝边看手机。

  手机屏幕显示:

  【未读,周宴:图片】

  知夏心想,又开始给我分享生活日常了?

  周宴这是时日,基本算是早请示晚汇报的在给知夏发送消息,比如「今天我看见一只小狗,好可爱」,又或者发风景照,美食照,嘘寒问暖。

  但今天不同,今天这图片一点开,着实把知夏吓得玻璃杯都拿不稳,碎了一地。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周宴居然会发裸/照给自己。

  “我日,这傻逼疯了吧?”

  知夏骂道,结果手抖不小心发出了一个眼冒桃心,嘴流口水的表情。这年代还没有消息撤销的功能,知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表情被发过去,当即想死的心都有了。

  周宴忐忑不安地等着知夏回复,等来了这个表情,可以说是欣喜若狂。

  对着屏幕自语道:

  “早说你喜欢这样,我也就不需要演这么长时间了嘛。”

  他编辑着文字发过去:

  【嘿嘿,发给你之前我还担心你不喜欢呢。】

  知夏在屏幕这头抓狂道:
  “喜欢您妹啊!你能不能要点脸?那么随意吗?”

  他只能故作不懂的回复:

  【兄弟,身材不错。】

  周宴不太明白他为什么发了喜欢的表情,又故意把兄弟二字打出来,难道是想自己再主动点?

  【我喜欢你,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唐突,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你的样貌,人品,一切一切都吸引着我。对不起,我可能吓到你了……但我只敢在喝醉的时候给你表白。】

  周宴故意将话说得乱七八糟,目的就是给自己留后路,这样第二天他可以说自己喝多了,发错人了。

  知夏黑沉着脸,周身气息越发阴冷。周宴果然如方秋所说是来□□他的,那么他是从何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的?李欢他们对自己的调查远比自己知道的多得多。

  他没有立即回复,而是给方秋去了电话。

  接通就直截了当说道:

  “周宴跟我表白了,刚才还给我发了裸/照。”

  方秋沉默片刻问:

  “你准备怎么处理?”

  知夏深吸一口气,反问:

  “你觉得李欢他们对我们做了多少调查?”

  方秋眉头紧锁,心中难受至极,虽然明白但却不愿接受自己重视的情谊竟然只是一个供人算利用的工具。

  “已经很深入了吧。”

  知夏脑海里突然又冒出了方秋上一世的朋友圈,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欢言相沫十八年,今朝尽聚鸿门宴。”

  不料,方秋好像一听就明白似的接话道:

  “是啊,真没想到,和他们十八年的感情,竟然会联合周宴来算计我们,哎……”

  方秋这话像是一把钥匙,瞬间将知夏心里那扇处于黑暗中的房门打开了,他顿时觉得豁然开朗,原来这句话里还包含了周宴……原来,上一世害得方秋抑郁成疾的除了这虚伪的友情还有那腐烂的爱情……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将计就计吗?”

  见知夏半晌不吭气,方秋还以为他在想接下来怎么操作,以他对知夏的了解,知夏大有可能会将计就计看看他们到底玩什么花样。虽然这也是个绝好的办法,但方秋心里却十分不愿意。但是他做好了准备,支持知夏所有决定。

  “不,我准备摊牌了。”

  电话里传来知夏温柔而坚定的声音。

  方秋错愕片刻,问:

  “为什么?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知夏闻言心想,是啊,是最好的选择,可那又怎样呢?我怎么能跟伤害过你的人暧昧不清呢?哪怕是为了达到目的伪装的也不行。

  “因为我爱你呀。”

  他的话如春风化雨般,温暖着方秋,使他竟是鼻头一酸,有些眼红,声音有些颤抖地说:

  “我爱你。”

  知夏笑了笑:

  “废话,敢爱别人试试?腿给你打断。”

  因为这句玩笑话,方秋心情明显好转了不少,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话题转到正题上。

  方秋有些担忧地问:

  “你准备怎么摊牌呢?”

  知夏想了想答:

  “约出来当面说吧,这样不留时间给他想对策。”

  方秋不放心:

  “我过来陪你吧?我不放心他,万一觉得颜面尽失伤害你。”

  知夏安慰道:

  “不用,这人生地不熟他不敢。”

  话虽如此,方秋还是不放心,毕竟周宴那么讨厌知夏,如果知道自己撩拨了一个来月的人就是自己最讨厌的人,那种怒急攻心的感觉,想着都危险。

  “不行,你单独去我不同意。”

  “你来了更会激化矛盾,到时候他可能还觉得我俩玩儿他,想想都尴尬,算了吧……虽然他不是个东西,就当吃了他一顿冒菜,给他留点脸面吧。”

  方秋明白知夏的意思,的确,如果自己也去的话,周宴会更加无地自容吧?

  他叮嘱道:

  “好吧我不去,但你必须找个人陪你。”

  知夏:“嗯嗯嗯,听我秋哥的。”

  挂断电话,知夏才开始回复那条来自过去‘情敌’的告白短信。

  【sorry,刚才我在洗澡,你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周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提示音,他连忙拿起来一看,顿时心花怒放,心想,看来是上钩了呀~

  但又觉得光拍照还不够,太过被动,所以思来想去,想到知夏是四川人,到香港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去过,一定很想念正宗的川菜。

  自己在大学时期为了讨好方秋,不仅陪着他吃过各类川菜,还亲自动手做了很多次,并且还获得了方秋的夸赞,四舍五入也算是半个行家了。

  当即他就跑去超市买食材,可怎么做都不是那个味。与李欢交流后,二人均认为是配料的问题,所以李欢从成都买了大包小包的调料给周宴加急寄了过去。

  收到调料后,周宴就按照网上搜的菜谱开始做,直到调试出十分美味的菜品为止。

  知夏在朋友圈看到照片后并未多想,毕竟在上一世这个社交软件刚火的时候他自己也爱发,只是内容不同罢了。

  他随手点了个赞,谁料这一点如同鱼儿咬了钩一般,引起了周渔夫的注意。

  周宴心想,果然还是感兴趣的……他立马私信知夏。

  【hi~在干嘛?】

  知夏收到信息后,立马同步告诉方秋:

  “我给他朋友圈点了个赞,他就立马私信我了。”

  方秋自从下药事件后,就对周宴这个名字极其敏感,所以他敏锐地察觉出有一些微妙的东西。

  询问:

  “发的什么?”

  知夏回道:

  “就是自拍照,不过是腹肌翘臀,他还挺不讲究,也不怕别人吐槽。”

  这个年代,虽然有了微/信,但朋友圈还不能仅谁可见,只要发了就所有好友都能看到。然而这个年代除了成都,其他城市对同性恋可没那么包容,被人看到男性这样搔首弄姿很容易被骂。

  但知夏哪里知道,周宴用来加他的微/信本来就是一个专门用来聊/骚的小号,他不过是这片海域里的一条鱼而已。

  方秋闻言剑眉微蹙,无论他是心思细腻还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周宴,反正第一反应就是周宴在勾引知夏。

  他声音不悦道:

  “你为什么要给他点赞?”

  知夏一听乐了,心想,感情你还酸上了?

  他笑道:

  “就随手一点,提高一下存在感嘛,不是还要从他嘴里套话吗。”

  方秋心里不爽,但又不知如何反驳,只能跳过此话题继续问:

  “他给你发什么?”

  知夏将短信原封不动地念给方秋听,并问他:

  “那请皇上指示,臣该如何回复?”

  方秋见他态度良好,也不太好意思像个怨夫一样。

  “你自己看着来吧,我觉得他是在勾引你,你自己注意。”

  听他这么说,知夏也沉下心来想了想。方秋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攻关任务中,本就含有潜规则‘美人计’,可知夏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派男人来公关自己?难道自己暴露了性取向?

  他疑惑地问道:

  “道理我都懂,他的做法也很贴切,可是为什么呢?按常理也该是来个美女啊?是不是他们知道了我的性取向?可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肖黎绝对不会告诉他们。”

  两人又在这个问题上进了死胡同,最终还是决定静观其变。不过方秋再三叮嘱知夏与周宴见面时,水和吃的都别经他的手。

  见他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模样,知夏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拿出手机回复道:

  【忙。】

  周宴可以说是秒回:

  【在公司吗?】

  知夏看着信息,心想,这是终于准备进入正题了吗?

  【在。】

  周宴:【那我来找你。】

  知夏:【好。】

  两人都会错了意,知夏以为周宴要找他谈公事,周宴以为知夏现在身旁没人‘陪’可以‘接待’他。

  他拿保温盒将自己做的冒菜装盛进去,然后还满怀期待地出了门。

  一路上都在练习自己见到知夏要如何才能表达自己对他有多么上心。

  幻想着知夏开心甚至有些感动的模样,毕竟他那么长时间没吃过家乡的味道了。

  知夏以为有正事要谈,所以提前安排了lily别让人进来打扰,谁料等来的是一脸灿笑地提着冒菜的周宴。

  看着会客桌上那散发着麻辣鲜香的冒菜,知夏不争气地吞咽着唾液。

  周宴捕捉到了他喉结上下滚动的细微变化,欣喜之余不忘装作关怀地道:

  “想着你是四川的,正好以前为了前男友学的手艺,今天专门做好了给你端来,尝尝是不是那个味儿?”

  原本还被没事攻略的知夏,一听到周宴的话就胃口全无。顿时嫉火中烧,心道:什么?方秋那龟儿子还吃过你做的饭?我居然不知道!

  周宴见他脸色突然转阴,还以为他是睹物思乡,立即柔声问道:

  “怎么了?”

  知夏抬眸看了他一眼,想: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没什么,我现在不是很饿。”

  周宴以为他在客套,笑着递给他筷子说:

  “尝尝味嘛,我的手艺可是得到过四川人夸奖的。”

  知夏:您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接过筷子,心想,那我倒要看看那个龟儿子夸的什么味道!

  看着眼前色泽红亮,味道麻辣浓香的冒菜,知夏心里是又气又想吃。他想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卧底,实在是太没出息了,敌人送来的食物,他都能有咽口水。

  他夹起一块毛肚放入嘴里,香脆爽口。不得不承认,周宴的手艺了得。方秋会夸他也是正常的,但怎么就觉得心里酸酸的呢?不是因为这一世,而是想到了上一世。

  他俩是情侣,方秋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肯定也会那样对他。可自己不如他温柔,也不如他那么察言观色,更做不了这一手被称赞的好菜。

  “怎么样?味道还行吗?”

  周宴问道,他还准备邀功呢。

  知夏想说难吃,但人品又约束着他实在是说不出口,所以只能点点头表示不错。他的表现虽然没达到周宴的预期,但也没阻碍他表演。

  他开始拐弯抹角地诉苦。

  “哎,那天我问你一个人很孤独吧,你说还好。但我还是忍不住共情了一下,就这么简单想一下都心疼你得紧,我无权无势也给不了你什么好的,唯一能为你做的也就是这一碗冒菜了,希望能解你思乡之苦。”

  知夏生怕自己忍不住翻他一个白眼,所以只能低头吃菜,敷衍地说:

  “谢谢你。”

  心道:短短一句话,里面就包含了‘自己善解人意,虽然没有什么好的,但我有心呐~’还真是高端茶,再给方秋这种死直男一次机会,他绝对还是会被攻陷。

  周宴看他一直低着头吃菜,还以为是他觉得味道太好,全然不知真实原因,所以更加卖力的演道:

  “不客气,能帮到你我就很开心了。你如果喜欢的话,我可以每天为你做。”

  知夏闻言,连连摇头:

  “不用不用,太麻烦了。”

  周宴却只当是在客气,他笑着说:

  “不麻烦,不麻烦,反正我都没事干,见你这么喜欢,我也十分开心。”

  知夏闻言,立即抬头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问道:

  “怎么会没事干?没事干你来这干嘛呢?你找我本来就是业务问题啊。”

  心想,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求求你别演了,快点说需求好吗?我陪累了。

  一时间,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安静到墙上的钟摆滴答滴答的声音都听上去如此之大。周宴没想到知夏会这样说,这是在跟自己划分界限吗?是在提醒自己与他只是业务关系吗?

  “抛开工作,我很想与你结交。”

  闻言,知夏只觉得厌恶之感油然而生,他心里清楚周宴怎么可能是想和他交朋友,他可没有盲目自信到觉得自己人格魅力爆表,谁都喜欢。

  他继续顺着周宴说:

  “我们已经结交了。”

  意思就是你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周宴被逼鸭子上架没了办法,只能开口道:

  “我本来是被公司派来请你率先安排我们的货报关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知夏打断道:

  “这个不行,讲句实话,贵公司与我的关系不如其他家,若为了新朋友插队老朋友,我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你说得对,所以我在接触你过后发现你是一个特别讲义气的人,所以我就并没有开口,就等等吧,公司的人说了事办不好不让回去,所以我才一直待在这叨扰你。”

  二人的话说得在理,不过都是口是心非。知夏是故意压货,周宴是给自己找台阶下。

  知夏一脸感谢理解的表情,心想,足球都没你圆滑,什么话你都接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