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文肉香推荐知乎*小sao货一天不做就难受视频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糙汉文肉香推荐知乎*小sao货一天不做就难受视频

  郭荣海是《独占》的导演,圈内算是有名的大导之一,一般在他手里拍出来的剧本,多半都会得奖。

  除此之外,他就是有点过于苛求和追求完美。

  郭荣海怕两个主演等会放不开,于是安排两人在同一个化妆间。
  方便联络联络感情,毕竟这片子不比其他爱情剧。

  距离开拍还有半个钟。

  郭荣海打开门走进去,看见化妆间里只有谢亦。他问:“裴云羡呢?”

  谢亦指了指旁边的换衣间:“在里面。”

  谢亦想到什么,扭头问:“你感觉他如何?”
  自然是问裴云羡这个演员。

  郭荣海和谢亦也不是第一次合作,自然听懂了他的问话。
  实诚道:“挺好的,人物很贴近剧中的荣朝鹤,不过就是怕他接不下你的戏。”

  谢亦笑了笑:“我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他看了裴云羡演的那部《少时》,虽有欠缺,但确实很有天赋。

  这时,换衣间门打开。
  裴云羡从里面出来。

  谢亦看过去。
  眸子瞬间一缩。

  裴云羡外面披了件深色风衣,胸口冷白色肌肤若隐若现,脖颈上带着黑色项圈,妆容寡淡高冷,把裴云羡以往温和的形象颠覆了一个转。

  等会的激情戏是在浴室,需要半裸,可想而知风衣之下是什么光景。

  谢亦的喉结不由自主动了动,牙尖也无端发痒。

  郭荣海走到裴云羡旁边,上下打量一番后,满意地点点头:“小裴这形象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啊。”

  裴云羡温和笑笑:“是吗?我还担心达不到您想要的感觉呢。”

  “没有没有。”郭荣海笑着说完,然后回头:“那谢亦你先去化妆,我给小裴讲一下戏。”

  谢亦摸了摸喉结,声音发哑:“好。”

  两人坐到沙发上,郭荣海一脸认真。
  “等会你饰演的荣朝鹤,时隔多年在浴室里再次被喜欢的人触碰,面部表情和眼神一定要表现出紧张,还有抗拒和克制,毕竟这几年荣朝鹤依旧深深的爱着池穆。”

  裴云羡点头记下:“好,我一定努力。”

  郭荣海很满意他的态度,但还是提醒了句。
  “你和谢亦接触这个圈子的时间相差甚多,我也是个有话就说的人,到时候你可能接不下他的戏,你也别有压力。”

  郭荣海是个Beta,但看着裴云羡这张脸,也难得的柔了一回:“不光你接不下,很多老戏骨可能都接不下。”

  裴云羡看了一眼化妆椅上的男人,应声道:“我明白,能和谢亦哥搭档已是我的荣幸,我会尽量不拖他的后腿。”

  谢亦一直都听着那边的谈话。
  听到这儿,唇边的笑抑制不住地往上翘了翘。

  这种夸赞他早听得耳子起茧,可从裴云羡嘴里说出来,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真是个人美嘴甜的小Omega。

  谢亦时不时透过镜子,看着身后沙发上的裴云羡。

  他正一边看剧本一边听郭荣海讲戏,郭荣海讲到重点的时候,裴云羡还会附和地轻轻点头。
  举止投足都是那么的有教养。
  真是越看越喜欢。

  等郭荣海讲完戏,谢亦也化好了妆,并换上了和裴云羡差不多的造型。

  里面除了一条白色浴巾围在腰间,几乎空荡荡,甚至还有点嚯风。

  距离开拍还有一会儿时间,化妆师收拾好东西出去。

  化妆间里,只剩谢亦和裴云羡两人。
  谢亦倚在化妆桌上,双手撑桌看向沙发。

  裴云羡正在低头翻看着剧本,五指纤长又漂亮,随着他的动作风衣一动一动的,胸口也忽上忽下。

  谢亦挪开视线,站起身走到他身旁坐下,忽然问:“等会我主导的那场浴室戏,剧本上有两种方式,你想选哪种?”

  裴云羡一愣,抬眸看着谢亦。
  明显有点不知所措。

  他收回视线,无意识翻动剧本:“谢亦哥你比我专业,您看着来就好。”

  裴云羡说完捏紧手中的剧本,像是不好意思那样,温软道:“这方面的戏,我想如果有谢亦哥带着的话会不会好一点呢?”

  谢亦深呼吸了下。

  他心里升腾出源源的热浪情愫,像花开满了漫山遍野,所有情绪因为这个人而鲜活且滚烫。

  这还是他25年第一次!
  如此这般——
  沸腾!

  真是让人遭不住的小Omega!

  谢亦压下心中的悸动,装出一副云淡风轻:“好,哥带你。”

  *

  这是第一场戏,又是激情戏,郭荣海没留太多人在片场,避免两位主角投入不进去。

  “再过五分钟,准备开拍了。”郭荣海回头,叮嘱:“你们也快调整一下状态。”

  不用郭荣海说,一到片场,谢亦就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

  他站起身手一掀,毫无保留地脱了风衣。

  白皙纤瘦的腹部肌肉暴露无遗,腰间的浴巾有些松,他伸手一把扯了下来,大腿根的皮肤白晃晃,在灯光下仿佛润着一层蜜光。
  线条流畅,紧致完美。

  身后的裴云羡将这个场景一览无遗。
  眸子不由得眯了眯。

  他不动声色地看向谢亦后脖颈的位置。
  平坦,白皙。
  似乎没什么异常,就像所有Alpha一样。

  谢亦见他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心想,肯定被自己身材给迷住了吧,好戏还在后面,有得你为我着迷的时刻。

  想到这儿,谢亦嘴边情不自禁噙起一丝笑,佯装催促:“你也快脱了吧,别让导演等太久。”

  “好。”裴云羡收回目光,开始解纽扣。

  谢亦看过去。

  发现裴云羡身形骨架偏瘦,腹部肌肉很紧致,完全不是软萌Omega该有的身材,胸口下方的位置还有一粒黑色小痣,像是诱惑人的蝴蝶。

  他眼皮一动。

  忽然地,谢亦想到十八岁那年收到的成人碟片,里面的场景他还记忆犹新。
  如果二次分化选择Omega,他们那个部位……是软软的,会让Alpha爱不释手。

  胡思乱想一通,谢亦耳根子蹿上一股热意。

  赶忙挪开视线。
  牙尖发痒,有种想要咬住什么的冲动。

  ——果然Omega是世上极具诱惑的生物。

  谢亦闭了闭发热的眼眶,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一切准备就绪,郭荣海亲自打板。
  “《独占》第一场一镜一次,Action!”

  氤氲的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一道突兀的锁门声惊动了正在洗澡的荣朝鹤。

  谢亦扮演的是浪荡的假“Omega”——池穆。

  裴云羡扮演的是沉着冷静且深情的——荣朝鹤。

  两人的形象都非常符合剧中的人设。

  听见“啪嗒”地开门声,裴云羡身子一颤抖,但并没回头,低着嗓子讥讽:“这就是你说的什么也不做?”

  脚步声越来越近,狭小的空间中散发出Alpha的信息素。

  裴云羡一怔,没想到谢亦居然来真的。
  他的信息素比起在上次卫生间,多了几分强势和霸道。
  像是微醺的威士忌,让人沉醉而上头。
  是很强的Alpha信息素。

  这让裴云羡眸色深了几分,而后又快速调整了面部表情。

  剧中两人都是Alpha,他们信息素相互抵触。

  裴云羡眼眶发红,嘴唇发白,手指在拍摄不到的地方也微微攥紧了。

  这就是导演口中所说的“克制”。
  克制住对他的爱,克制住他对自己的吸引。

  谢亦从后抱住了他,眼神深邃又痴情。

  简单的表情变化,就已经把这场戏的情绪点拉到了最高点。
  同时矛盾和冲出点,也呈现了出来。

  裴云羡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压迫感。
  这就是影帝的实力。
  情感收方的如此自然而真实。

  在喊Action的时候,他就发觉,池穆已是谢亦,谢亦已是池穆。

  裴云羡深呼吸了一下,尽量去配合。

  偏偏情绪没调整好,余光瞥见郭荣海蹙了蹙眉。

  就在他以为导演要喊卡的时候,谢亦彻底贴上了他的脊背,严.丝.合.缝。

  他用短发蹭着裴云羡的耳廓,摩擦了两下后,谢亦小声在他耳边低语:“这话你也信,不想做什么我就不会进来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按照剧本那样,谢亦的薄唇轻轻的触碰裴云羡的脖颈。

  微热的呼吸喷洒在裴云羡肌肤上,弄得他浑身一颤,他能感觉到谢亦柔软的薄唇是怎么游.走在他颈边的。

  “………”

  裴云羡没有推开谢亦,而是让对方继续肆意妄为,直到谢亦的手.往.下.探.去,他才捉住。

  裴云羡转过头。
  熏红的眼眶惹人怜惜,语气却强硬:“我不是你的玩具,想要就找回来,不想要就丢。”

  谢亦表情有一刻的窒住,随后扯唇懒懒一笑:“哥哥,又胡说八道,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舍得丢掉。”

  谢亦靠近一步,另外一只手在裴云羡后脖颈控制性地捏了捏:“你看,我曾经在这里做了好多好多属于我的标记,这是爱的证明。”

  池穆的爱疯狂又偏激。
  他恨不得把荣朝鹤嵌入自己的身体。

  裴云羡淡淡扯唇,一把甩开谢亦的手,冷笑一声:“早没了你的标记,别忘记我不是Omega,更不是你任意欺凌的玩具,你的爱我承受不起。”

  他的话像是刺激到了对方。
  谢亦发狠地将他整个抱住,向后推了两把,把人抵在墙上,四目相对。

  “没有标记,我就再做。”谢亦眼神漆黑,一字一顿宣布:“你是我的,我的爱你必须承受,你说过的,你爱我。”

  察觉自己的情绪过激,谢亦很快放柔了自己的表情。

  他握住裴云羡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碰了碰。
  像是胜利者的姿态,给予猎物刻印。

  谢亦看着裴云羡的眼睛,再次重复:“你是我的,知道吗哥哥。”

  “!!!”

  留在房间里的几个工作人员,完全被两人的演技带动,有个Beta女孩双手捂着嘴巴,激动得脸都红了。

  本来这儿要喊卡了,谢亦却迟迟没有听见郭荣海喊卡。

  他余光瞥见不远处的郭荣海,看他还是没有喊停的架势,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郭荣海这人有个毛病,喜欢让演员情绪延伸,自由发挥。

  谢亦本想就这么对视几秒就算了,等郭荣海喊卡,结果没曾想,裴云羡动了。

  裴云羡伸手抚摸他的脸。

  谢亦瞳孔微缩,垂眸与他对视。
  心想,这小Omega,还真是……会挑逗人啊。

  临场加戏谢亦不是没有过。
  既然想玩就陪他玩。

  谢亦勾眉挑眸,嘴唇微动:“哥哥你想标记我吗?”

  他像极了剧本中浪荡的Omega。

  裴云羡眼睛微眯。
  能把Omega的这种骚演得这么生动,该说谢亦有这个潜力,还是演技实在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