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骨小说: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艳骨小说: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他本想撩一把裴云羡,却没想反被撩。
  真是一个要命的小妖精。

  谢亦揉了两把刚刚被裴云羡搂过的位置。

  想到自己刚刚自己那不自在的表情,谢亦觉得实在是有点儿没牌面,他掏出手机打算挽回一点颜面。

  刚想点开裴云羡的微信,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上面备注是妈妈。
  谢亦愣了愣,随后摁下接听。

  “小亦还在忙吗?”佟雨月的声音温婉。
  “没有了。”谢亦说:“怎么了吗?”

  平日家里人很少跟他联系,毕竟有一个很不支持他事业的爸爸,一般家里有事才会主动联系他。

  “你过来一趟吧。”佟雨月顿了一下说:“你爷爷住院了。”

  谢亦蹙眉,顿时焦急:“好,把医院地址发我。”

  在家谢亦与爷爷最为要好,他能进娱乐圈都还是他爷爷的功劳,现在能坚持自己的事业,也多亏了他爷爷。

  所以谢亦对爷爷的感情很深。

  谢亦急冲冲赶到医院,推开病房门,却没想到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人。
  他眉头一蹙,“你怎么来了。”

  听见声音,沈璟抬眸看向门口。
  一见是谢亦连忙站起身,咧嘴一笑:“谢亦你来了,你爸妈被医生叫走了,一会儿就回来。”

  “嗯。”谢亦沉着脸走过去。

  病床上的老人正熟睡着,他调了一下输液,又帮爷爷掖了掖被子。

  整个过程他一个眼神都没给沈璟,坐下后淡声开口:“你可以走了,谢谢。”
  话语全是陌生的疏离。

  沈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他这般冷漠的态度,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抿了抿唇说:“谢亦,你别这样,我知道那天是我的错,就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吗,毕竟这么多年……”

  他话还没说完,床上的老人咳嗽了两声,睁开眼睛,“你们俩在这吵什么?”

  “爷爷,你醒了。”谢亦赶紧扶老人坐起来。

  谢宴东剜了谢亦一眼,“你还知道回来啊你,是不是我不住院都把你叫不回来?”

  “瞧您说的。”谢亦见他精神好,心里松了口气:“您叫肯定是随叫随到。”

  “你呀。”谢宴东语气虽严厉,眼里却全是对孙子的宠溺:“既然这样,你就好好跟沈璟说,吵什么吵。还有,你们订婚的事安排得怎么样了?”

  听到这儿,谢亦看了沈璟一眼。

  沈璟与谢亦对视上,他心虚地收回视线。
  笑着对病床上的老人说:“爷爷您别操心,一切都准备着呢,我们都是公众人物,一下子宣布出来肯定得做足准备。”

  谢亦整张脸沉了下去。
  他是有多蠢,这才多久他就又被沈璟骗了。
  但眼下爷爷身体不好,谢亦也不好现在说清楚,只能忍了又忍。

  实在心气不顺,等谢爸谢妈回来,谢亦找了个上厕所的理由出了病房。

  这边是高级病房,走廊空无一人。

  谢亦一拳打在白色瓷砖上。
  他生平最讨厌被人欺骗被人算计,如今沈璟却三番五次踩在他底线上,而自己竟只能忍气吞声。

  心情郁闷惨了,他在走廊坐了好一会儿,内心才平复下来。

  谢亦不擅长憋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发了一个朋友圈。

  【你亦爹:烦躁。】
  配图是一张无人的医院走廊。

  没一会儿,圈内好友纷纷都来问他怎么了,谢亦没心情回复,他往下翻了翻列表,手指忽地停顿在一个头像上。

  备注“小学弟”,旁边亮着未读的消息提示。
  “小学弟”是他给裴云羡的专属备注。

  【小学弟:您怎么在医院?】
  【小学弟:出什么事了吗?】
  【小学弟:谢亦哥看到能回复一下吗?很担心。】

  最后三个字让谢亦心头一暖。
  他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原来Omega隔着屏幕,也能这么治愈人。

  【你亦爹:别担心,是家里人住院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边几乎是秒回。

  【小学弟:那就好。】
  【小学弟:您在哪家医院,有没有我能帮到的?】

  小Omega还挺积极。
  谢亦唇边弯出一点弧度,敲过去一行字。

  【你亦爹:有,心情很不好,你安慰安慰我。】

  这次那边许久都没有回复。

  谢亦品了品自己发过去的这段话,似乎有点轻佻。

  正后悔要不要说两句别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裴云羡发来五秒的语音。

  谢亦挑眉,点开。

  “把手放进你左边的衣服口袋里。”
  裴云羡的声音又低又沉,惹得谢亦耳根子有点热。

  他搓了两把耳朵,按照裴云羡说的,他把手放进衣服口袋里,瞳孔倏地放大。
  拿出来一看,是几颗包装可爱的奶糖。

  谢亦看着手里的奶糖,唇边弯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哄小孩儿呢。”

  他含笑拆了一颗糖的糖纸,放进嘴里。

  【你亦爹:什么时候放进我衣服口袋的?】
  【小学弟:出咖啡厅的时候。】

  经过这么提醒,谢亦想到裴云羡搂住自己腰的画面。
  应该是那个时候。

  【小学弟:心情有没有好点?】

  浓而不腻的牛奶味蔓延在舌尖,心脏莫名跟着甜了起来,刚刚那点烦躁也彻底烟消云散。
  谢亦牵了下嘴角。

  【你亦爹:好多了,谢谢你的糖。】
  【你亦爹:很甜。】

  *

  有了惦记的人,时间过得相当缓慢。

  谢亦终于熬到距离进组只剩一周的时间,顾严生却还不忘压榨他,又给接了一个媒体访问。

  上台前,顾严生熟练地掏出一张纸递给谢亦:“这是拟好的台词,你等会看一下。”

  谢亦对这种采访早就应对自如,扫了一眼,便揣回了兜里。

  顾严生看他这么不上心,叹了口气。
  最后嘱咐了两句:“其他我不管你,反正你记住别乱说话,给你粉丝们一点深刻的印象,进剧组拍戏除了每天半小时直播外,可能有一段时间你都不能出现在大屏幕上了。”

  谢亦应了声:“知道了。”

  一切准备就绪,谢亦站上台直接入坐到沙发上,抬头对镜头和在场的粉丝打招呼。

  女主持人例行公事客套的闲聊了两句,随后直入主题。

  “听说谢老师最近新接了一部电影,还是新的尝试,能否透露一下是什么样的题材吗?”

  谢亦淡笑:“可别为难我了,不过你们可以期待一下,我第一次拍这种类型。”

  “如此保密吗,好吧那我们一定拭目以待。又听说你的合作对象是裴老师,你们好像很投机呢?”

  哪有那么多听说。
  谢亦应对自如:“我和每个合作过的演员都很投机,他们都是一流的演员。”

  女主持人笑了笑,说:“是这样没错,我还在热搜上多次看见两位老师名字,这好像是您第一次和Omega传绯闻呢。”

  谢亦对女主持人莞尔一笑:“人生总要有很多第一次。”

  “照谢老师的态度来看,”女主持人深呼吸了一口气,接下他的官腔:“你们合作应该会相当默契?那您会不会尝试不一样的东西呈现给观众朋友和您的粉丝们呢?”

  谢亦突然脑子划过顾严生说的那句,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抬眸看向镜头,勾唇道:“多的无法透露,但是有一点,这次会挑战吻戏。”

  何止,还有床戏。
  好几场。

  顾严生在一旁看得直跳脚,心脏病都快被这祖宗吓出来了。

  女主持人也兴奋了,终算是套出点有用的爆料,但谢亦点到为止,没再说别的。

  就这一句,采访平台直播间的粉丝们,早就不淡定了。

  【吻戏?和谁??!】
  【嘴对嘴那种?】
  【云亦CP该不会是真的吧?】
  【多半是噱头啦,散了散了,让谢亦拍吻戏?钱不到位能行?】
  【不,谢亦是见O使舵的男人,钱?不要也罢。】

  【男人说出的话就是收不回的水,这是想练嘴快吧?】
  【真相了!】

  粉丝们半信半疑,说什么的都有,讨论来讨论去把话题刷热了。

  #谢亦荧幕初吻#很快就被刷上了热搜。

  结束最后一个拍摄的裴云羡,正坐在化妆间看着直播里的男人。

  听到这儿,他眯了眯漆黑漂亮的眼睛,唇角也微微上挑。

  等谢亦的采访结束后,裴云羡给经纪人拨通了一个电话过去。

  “怎么了小裴?”苏泽问。

  裴云羡说:“上次你说的那个人设,我同意。”

  他刚从H国回来那天,生图实在太惹眼,当晚直接蹿红。

  在他还没等公布信息素种别时,网友们就自动把他归类到了软萌Omega一类。

  他这张脸确实诱惑力极强,又软又萌,一看就是治愈系Omega。
  于是,美丽的误会一直延续至今。

  他越来越红,越来越多的粉丝因为他的性别而来,公司建议他隐藏信息素。

  不过他确实有这个资格。
  因为他的信息素,是世界上极罕见的引导型信息素。

  只要他想,就能迷惑很多Alpha。

  “真的?!”苏泽一声吼,抑制不住地兴奋:“就是嘛,你这个引导性的信息素就是应该好好利用,不然多可惜。”

  “Omega在娱乐圈多吃香,别以为人人都是像谢影帝那种Alpha。”

  “再说你现在的定位真的很适合软萌Omega的人设,我看见你这样脸都很难不心动。”

  “放心,我们都签了保密合同,除了我和公司高层几乎没人知道你是Alpha。”苏泽咧着嘴说:“而且等你和谢影帝拍的这部电影一上映,相信我你身价肯定更会上层楼。”

  苏泽又提醒:“就是你和谢影帝拍戏的时候,别暴露了自己的性别,剧组人多嘴杂。特别是谢影帝,他好像最恨被人欺骗。”

  裴云羡嗯了一声,眸子流露出只有Alpha才有的深沉,唇角微勾:“我尽量。”

  *

  终于到了进组这天。

  在酒店收拾好行李,谢亦看见前两天拉的剧组群里有人说裴云羡去了片场。

  谢亦再也坐不住了,换了身衣服带上墨镜和口罩,叫上顾严生就去了片场。

  顾严生看着他的金饽饽总算是进入工作状态了,欣慰的笑了笑。
  就是嘛,这才是他认识的谢影帝,工作狂大忙人。

  半刻钟抵达片场,顾严生直接被自己打脸。

  谢亦扫视片场一圈没见到裴云羡,抓来场务问:“裴老师呢,在哪儿?”

  后面跟着的顾严生:“………”脸好痛。

  场务见是谢亦,一张脸激动地绯红。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休息室,结巴道:“在…在那边和副导演说事,需要我过去通知一声吗?”

  “不用,谢谢了,我自己过去就好。”说着谢亦迈着步子朝休息室走去。

  算算他已经有半个月没见着裴云羡了。
  还怪想的。

  打开休息室的门,谢亦一眼就看到那个他心心念念了半个月的Omega。

  里面没有所谓的副导演,沙发上只有裴云羡。

  裴云羡听见开门声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看见门口的谢亦愣了愣。

  谢亦走进去,又关上门,直接把跟过来的顾严生关在了门外。

  “………”顾严生看着紧闭的门。

  裴云羡站起身,表情略微惊讶:“谢亦哥你怎么过来了?”

  谢亦走到沙发旁,找了一个距离裴云羡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

  他不动声色地扫视了裴云羡一圈。

  咖色风衣,里面搭配了一件简约素白的衬衫,皮肤白皙,那双剔透的瑞凤眼似乎更加让人着迷了。

  “怎么?”谢亦倚靠向沙发:“我就不能来?”

  “没有没有。”裴云羡主动给谢亦倒了一杯水,推到他面前:“只是有点没想到而已,我还以为明天开拍才能看见您。”

  过于直白的坦诚,让谢亦心软得一塌糊涂。
  就这么想见他吗?

  谢亦唇角微翘,心情愉悦,余光瞥见茶几上被翻得褶皱的剧本,忽然脑子闪过一个画面。

  抬眸看着裴云羡,笑着问:“明天第一场戏准备得怎么样了?”

  听到这儿,裴云羡目光落在谢亦身上。
  四目相对。

  他又赶忙垂眸。

  谢亦从裴云羡眼睛里看到了害羞的成份,本来许久没见,顿时让他按耐不住想逗弄人的心思大增。

  “这种戏,郭导可能不准用替身。”谢亦变相恐吓人:“你也知道郭导有多严厉吧。”

  “嗯,我知道。”裴云羡点头说:“而且我也没打算用替身。”

  谢亦嘴角咧得更开,懒懒地笑:“你不用顾及太多,我不会借由拍戏占人便宜。”
  话落他还不忘点一句:“我是第一次拍暧昧戏,你应该比我有经验。”

  他直勾勾盯着裴云羡,想看看他更多有趣的表情。

  裴云羡抿了抿唇,说:“我也是第一次在浴室里拍这种暧昧戏,吻戏也不会,所以并没有什么经验。”

  闻言,谢亦笑了。
  原来他也是第一次啊。

  谢亦嘴角的笑意慢慢延伸到眼底。
  本想维持一下男神的形象,可实在心痒难耐,没忍住。
  他说:“都是第一次啊,那要不抱一抱庆祝一下?”

  谢亦说完就后悔了,目的暴露得太明显。

  谢亦尴尬一笑:“逗你的,怕你不自在开个玩笑………”

  裴云羡看着谢亦,眸子漆黑清透,唇角随之扯了扯。

 

  他伸手一把抱住谢亦。

  谢亦一怔。

  裴云羡轻笑着,在他耳边小声说:“那庆祝我们,都献出了彼此宝贵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