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伦小说大全文:第49章大结局余生不再爱你省省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刮伦小说大全文:第49章大结局余生不再爱你省省

郭荣海激动地站起身,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满意,“小裴表现得不错啊,特别是最后那句台词,加得恰到好处。”

副导也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这个临场发挥确实棒,简直把荣朝鹤这个人物发挥得淋漓尽致。”

裴云羡从戏中勉强抽回神,笑笑道:“没有没有,刚刚导演给我讲戏很仔细,更何况还有谢亦哥带着我。”

不骄不傲,现在的年轻人中已经很少见到这样的品质了,郭荣海甚是满意。

“不过,有一点美中不足。”郭荣海话锋一转。

他对自己的戏向来严格,更何况这新人也算是谢亦带过来的,于情于理他都不能马虎。

“刚刚肢体入境的那个眼神没有处理好,太深邃了,不太像克制反而有些期待。”

郭荣海侧头吩咐副导演:“等会再把这个镜头重拍一下吧。”

他一边说又一边掏出手机:“我先去给编辑打个电话,看看最后那句台词要怎么处理。”

“………”

裴云羡抿了抿唇,对片场众人鞠躬道:“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误,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道什么歉。”谢亦铁青着脸:“是那老头就是吹毛求疵,你表现得很好。”

两人上半身还处于□□状态,距离极近,皮肤纹理和体温都能清晰感觉到。

谢亦偏过头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不偏不倚地喷洒在裴云羡耳廓上。

裴云羡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谢亦捕捉到了他的小动作,心里突然痒了下,压低声音说:“而且他刚也夸了你,要知道郭老头鲜少夸人,你第一镜能让他夸,说明你天赋异禀啊小同学。”

裴云羡眨了眨眼,语气恭敬且客气:“哪里的话,是谢亦哥带得好。”

小Omega睫毛轻颤,唇瓣张合,看得谢亦虎牙发痒,他刚想说什么,有人推开浴室门进来。

是两人的助理,他们赶忙上前替自家艺人披上风衣。

裴云羡垂眸说:“那谢亦哥我先去补个妆,等会还要补拍。”

没等谢亦说什么,他就看着裴云羡急冲冲的背影离开了浴室。

谢亦舔了一下嘴唇,这场戏演得有些意兴阑珊,更多的是意犹未尽。

去化妆间的路上。

苏泽凑近嗅了嗅裴云羡身上的味道,压着嗓子说:“你信息素没溢出来吧?”
裴云羡:“没有。”

“那就好。”苏泽松了口气:“你都不知道刚吓死我了,谢影帝和你前胸贴后背时,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怕你暴露了!”

说起这个,裴云羡后背隐约还残留着另外一个人的温度和信息素。

浴室的一幕浮现在裴云羡脑海中。
男人过高的体温,微醺的信息素。

裴云羡勾着唇角,言语中参杂一丝意味深长:“这点程度还是能控制,毕竟以后还要拍床.戏和吻.戏。”

这倒是提醒了苏泽。
对啊,他们这剧的尺度还不小!

苏泽深呼吸一口气:“那我只能祈祷了。”

“不过话说回来。”苏泽看着裴云羡,露出欣慰的笑容:“你今天的演技好棒啊,特别是那股隐忍克制的劲儿,不知道还以为你真暗恋谢影帝呢。”

裴云羡垂眸,有些若有所失:“是吗?”

“是呀,特别棒!”苏泽没太注意他情绪,又想到什么自顾自地问:“刚你和谢影帝说什么,跟我讲讲吧。”

自从上次约P热搜事件过后,苏泽对谢亦的崇拜不是一星半点,完全成了谢亦的死忠粉。
甚至还多次用小号冒充谢亦的女友粉,给他团建和打榜。

这是他都不曾有的待遇。

谢亦瞅了他一眼,挑眉说:“你是有家室的人,而且他不喜欢Beta。”
说完,沉吟片刻又补充:“他可能喜欢小的。”

苏泽辩解:“我这个喜欢非彼喜欢,单纯粉丝对爱豆的崇拜………”

苏泽后知后觉回过神来,诧异地瞪大眼睛:“你知道他喜欢小的?小道消息还是他亲口说的?”

“听说他多年不交往的原因,是因为被一个四十岁的Omega伤害过,所以他现在喜欢小的了?”苏泽点点头:“喜欢小的好,单纯,我支持。”

“………”

裴云羡头一次有点语塞。
果然追星会让人失去智商。

*

下午是谢亦单人专场。

这一幕戏很难,不光考验演员过硬的演技,还必须让人有共情能力。

剧中,池穆在荣朝鹤门口独自买醉,诉说着他消失这十年的心酸与想念。
也为后面荣朝鹤知道池穆得病的戏做铺垫,这是一个高潮的转折点。

台词不多,但很考验演技。

落寞,苦衷,还有绝望,三种情绪都要在短短的几分钟体现出来。

片场的人都准备好了。

郭荣海对谢亦放心,但在开始前,他还是强调了一句:“等会你是在埋怨自己,一定要把那种情绪释放出来,你可以自己加点动作,按照你的节奏来就行。”

谢亦点头,今天他状态出奇的好。
不知道是不是裴云羡在场的原因。

入境前,他用余光瞥了眼一旁的裴云羡。

这一眼,看得谢亦心中的小兽乱撞。
谢亦虽是Eingma,但他已经把自己列入了Alpha一类。

果然Omega是最能治愈人心的生物了!

他感觉状态比刚刚还好。
——小Omega那就尽情为他演技折服吧。

谢亦站在镜头前,深深呼吸一口气,对导演点头。

“《独占》第七场一镜一次,Action!”

昏暗的楼道,声控灯忽明忽暗。

谢亦拎着啤酒瓶,瘫坐在地上。
“哥哥,你厌恶我对吗,我也厌恶我自己。”谢亦声音沙哑。

他褪去所有伪装,像是变成了没人要的流浪狗。

仰头又猛灌一口酒,从兜里掏出一个陈旧的手机。

他看着手机,眼神痴情:“我害怕你联系不上我,十年来一直留着这个手机,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 ”

“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你怎么还会在原地等,是我天真了。”

谢亦又猛灌了几口酒,神态有些醉了。
他突然颤抖肩膀闷笑出声:“朋友都说我像个疯子。”

他顿了顿,笑得更大声了:“我哪里是像,我本来就是个疯子。”

池穆确实疯了,十年前离开荣朝鹤时他就疯了。

裴云羡眯眸专注地看着镜头前的谢亦。
这就是科班出生的实力。

他演绎的池穆比剧本上描写的还要生动,一切都是那么的揪心。
从他入境的第一个表情,开始的第一句台词,和强颜的微笑。
每一幕都非常有代入感,身临其境那爱情的漩涡。

四五秒后,谢亦抬起头,眼神失焦地看着镜头。
他想努力扬起一个笑,蓄积在眼眶中的泪水,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一路至下巴,最后滴落在他掌心中。

就像池穆对荣朝鹤的爱一样,无助又绝望,激不起半分水花。

“卡!”

谢亦一秒出戏,深情的表情从他脸上消失殆尽。

他从地上站起来。

郭荣海对他点头:“没什么可说的,情绪很到位,表现得不错。”

谢亦毫不客气地收下这句话:“谢郭导,我会再接再厉。”

郭荣海笑着瞥了他一眼,挥手:“少贫,快去补妆等会再拍一场。”

谢亦应着,偏头看向裴云羡,发现他还站在原地,愣愣的。

他嗤笑一声。
自恋的想,这是看他演戏入神了吧。

走到裴云羡身边,谢亦问:“又没你戏了,怎么还不走?”

裴云羡回神,笑笑说:“留下来想跟谢亦哥学习一下。”

现在一口一个哥,叫得谢亦怦然怦心跳。
人美嘴甜也就算了,还这么努力上进。

谢亦又想感叹了,不愧是他看中的小O,简直与众不同。
越接触谢亦对他好感越浓。

“看完,那你感觉怎么样?”谢亦忽然问。

裴云羡想了想,总结出三个字:“很厉害。”

夸他的人没有成万也有上千,谢亦都内心毫无波动,而裴云羡的三个字,让谢亦忍不住咧开了嘴角。

谢亦心下一动,逗人的心思渐浓,轻笑道:“厉害?哪儿让你感觉我比较厉害了?”

裴云羡闻言一怔。

谢亦看见他这神情,嘴角一点点扬起,没绷住,笑了出来。

这小Omega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可爱到情不自禁就想逗逗。

但怕把人逗害臊了,谢亦缓解气氛自恋道:“我厉害不是应该的吗?你都叫哥了。”

裴云羡嗯了一声,很轻地笑了下:“不光演技,各个方面谢亦哥都很厉害。”

谢亦心脏“咯噔”一声。
简直是暴击!

小Omega怎么可以面不改色说出这样让人害羞的话。
不过他爱听。

谢亦有点飘了,一个没忍住展现了傲娇的本性:“正常发挥啦,这种戏随便演演就好了。 ”

看完回放,刚好路过的郭荣海,不偏不倚听到谢亦这句话:“...…...”

休息结束,随便演演的谢影帝,罕见地第一天就被NG了。

郭荣海沉着一张脸:“就这?眼神不到位,重来。”

“卡,再来一条。”

“卡卡卡,表情再深情一点。”

谢亦:“………”
刚在裴云羡面前装完逼,转个背就被NG了这么多条。

今天的郭老头,他看着有点不顺眼。

好在他演技实力摆在那儿,任凭郭荣海怎么挑剔也就拿几处。

一场戏折腾两个小时,又补录了几个镜头后,这场戏才终于告一段落了。

郭荣海倒是满意了,但仍然不好好说话,酸里酸气的:“下次,请拿出你的专业态度来,演戏可不是儿戏,别以为有点资本就敢懈怠,随便演演你还没那能耐。”

谢亦总算找到今天郭老头异常的原因了。
隔墙有耳,不能飘啊。

他脸上扬起笑容,张口就来:“哪儿能随便呢,郭导的戏我从来不随便。”

这话倒是真,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实际每一个镜头谢亦都是用尽了全力去对待,从没懈怠过。
所以才有今天的谢亦。

郭荣海斜了他一眼,心中的气早消散了,“少嘴贫,赶紧收拾收拾回酒店吧,明天还有早戏,别迟到。”

其实他也不是真生气,就害怕谢亦飘了。

谢亦扫视了片场一圈,没发现裴云羡人影。

旁边的场务见他寻望,试探问:“谢老师您是找裴老师吗?”
谢亦:“你看到他去哪儿了?”
场务:“他好像十分钟前跟经纪人回酒店了。”

谢亦对他点点头:“谢谢了。”

抬手看了看时间,确实不早了。

等谢亦卸完妆出来已经晚上十点了,片场工作人员寥寥几人。

六月的天,外面微风有点燥热。

谢亦让助理去开车了,他站在路边低头玩着手机。

微信聊天框突然弹了出来。

【贺清:谢少,咋站路边吹凉风呢?】
【贺清:落魄了?需要哥收留你不?】

贺清是谢亦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损友,父辈们也是工作场上的伙伴。
要不是贺清是个Beta,谢家都想和贺家联姻。

谢亦从聊天框,抬起头。

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停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不用看标,光那颜色就闪瞎人眼。

车旁站着一个白色西装的男人,鼻梁上的墨镜夸张到遮了他半张脸。

他挥手:“兄弟,这儿!”

谢亦:“.....”
谢亦不想搭理他。

见他像是没看到自己,贺清摘掉墨镜小跑过去,直接勾住他肩膀:“怎么,三个月不见你兄弟都不认识了?”

谢亦瞅他一眼:“三个月不见,你长得越来越丑,爸爸不想认你了。”

熟悉的话风,贺清一听就笑了:“你嘴怎么还是这么臭?走,今儿陪一下哥们我。”

“不去。”谢亦说:“明天还有工作。”

贺清啧了一声:“是兄弟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谢亦丝毫没犹豫:“工作。”

“你不爱我了。”贺清撅嘴,阴阳怪气道:“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感情,没想到说没就没了,我要告诉你的粉丝们,你是一个狠心的男人,呜呜呜呜。”

谢亦被他吵得有些头痛。
“去哪?”

贺清秒变脸:“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会所。”

“………”

谢亦跟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她先回去,随后坐上了贺清的骚红跑车。

摇下车窗,谢亦嫌弃道:“你这品味什么时候能改改?下次这种骚红别载我,怕被粉丝看见嘲笑。”

贺清一笑:“哟,谢影帝什么时候怕被粉丝嘲笑了?”

“行行行。”贺清笑着打趣:“那下次我开芭比粉来接谢大影帝。”

谢亦:“………”

会所顶楼的豪华包厢中,一群人群魔乱舞,嬉笑调情。

谢亦大意了。
他忘记贺清这人耐不住寂寞。

一个长相不错的Omega,笑靥如花地上前给谢亦倒酒。

谢亦挑眉,伸手挡了挡:“不用,我自己来。”

Omega女孩被拒绝羞红了脸,不好再自讨没趣,站起身离开。

贺清一直注意着谢亦那边的情况,端着酒杯走过去:“不是我说,你都二十五岁的老男人了,也该开开荤了。”

谢亦瞥他一眼:“我俩谁老?”
比谢亦大一岁的贺清哑然。

贺清看了谢亦一眼。
想到在伦敦看到的热搜,他马不停蹄就赶了回来。

他是个有话憋不住的人。从伦敦憋到现在,已经是贺清的极限了。

在谢亦身边坐下,他凑过去问:“兄弟我们俩是不是最铁的哥们,你老实跟我说,开荤的对象你是不是物色好了?”

说起这个,谢亦脑中划过一张治愈系的脸,瞬间他的表情就柔了下来,低低“嗯”了一声。

“!!!”
贺清惊讶,震惊得几秒都没回神。

要知道这可是谢亦,为了寻找真爱腺体针都敢打的男人,那种痛苦贺清想想就一阵头皮发麻。

真爱如此难寻,眼看兄弟马上实岁二十五,本以为他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现如今他却承认了!

贺清咽了咽口水:“你真物色好了?”

看见谢亦点头,贺清一拍大腿,忍不住了:“是不是那个叫什么裴裴……哦裴云羡的Omega!”

谢亦挑眉看他。

贺清秒怂,嘿嘿笑:“我也不是调查你,就你那热搜太惹眼。不过话说回来,你那天真的快乐了吗?”

谢亦:“………”
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吧。

见他脸色沉了下去,一看就是没快乐。

贺清识趣跳过这话题,揶揄道:“哎兄弟!那小孩儿我看长得多标致的,性格脾性如何?”

一说到裴云羡,谢亦语气都放温柔了:“挺好。”

挺好从谢亦嘴里说出来,评价已经算顶高的了。

贺清眯着眼:“马上二十五了,等不及的话我觉得你可以用一点非常手段,毕竟你咖位在那儿摆着,又是娱乐圈把人办了也不……”

谢亦蹙眉,打断他的话:“少用你龌.龊的思想来衡量他。”
不知想到了什么,谢亦莞尔一笑:“我没想随便。”

贺清挑眉:“不是吧,你打算动真格?”

作为好兄弟,贺清人间清醒地提醒了句:“娱乐圈水深你是知道的,万一他接近你的目的不纯,到时候你别怪兄弟没提醒你。”

“你说的,我都知道。”

谢亦端起茶几上的白兰地,轻抿了一口。
独特的茉莉花味。
清淡不腻,韵味流连。
就像裴云羡的信息素。

谢亦晃了晃酒杯,微眯了下眼,意味深长道:“真是那样,我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