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生喜欢摸和咬小兔兔*狼性军长要够了没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为什么男生喜欢摸和咬小兔兔*狼性军长要够了没全文免费阅读

  晚饭的时候,芳贺知子为了活跃气氛,带头为大家讲了一个鬼故事,鬼故事里的人数刚巧和他们一模一样。

  她的故事里,七个年轻人因为一场暴风雪被困在了神社里,由于无聊,他们提议进行百物语的游戏。

  他们按照座位的顺序轮流说一个怪谈,然后就必须离开,摸黑去走廊尽头的空房间里将灯芯吹熄,接着待上一分钟后才能回来,换下一个人做同样的事情,直到说完最后一个故事。据说,最后一个蜡烛熄灭之后,恶鬼就会被召唤出来。

  七个年轻人不相信,他们中最强壮的青年开始讲第一个怪谈,并笑嘻嘻的从空房间里回来了;第二个青年讲了人/皮面具的怪谈,也平安从空房间回来了;第三个……直到最后一个青年,他讲述的正是百物语的故事,并且故事中正好和他们一样有七个人……

  “后来这七个青年全都死了,”芳贺知子压低了声音,幽幽说,“但百物语的故事依旧在循环下去。”

  芳贺知子说完了,拿起了自己的蜡烛,学着故事中的样子,微笑着,第一个前往空房间。

  尤洙坐在首座,不动声色扫过围着方桌坐的客人们,只见他们脸上神色各异,不像是被这个故事吓到的样子,更像心怀鬼胎。

  坐在左手边第一位的才田一男低着头,嘴唇微微哆嗦,他避免着自己的目光和其他人接触,而尤洙知道,几个小时前,他的癫狂症才刚发作。

  那是在下午的时候,尤洙看见了才田一男跟踪芳贺知子,于是很快,他便去寻找了才田一男私聊。

  才田一男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突然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口中呓语喃喃,若不是他在发作前将门窗都锁了起来,只怕现在就会冲到外面去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意识不清期间,尤洙准时赶到,熟练喂才田一男喝下汤药,这才将其从疯癫状态中拉回来。

  才田一男下意识想要对尤洙表示感谢,不过当他看清楚面前的人是个npc后,顿了顿,声音减弱:“多谢……大宫司。”

  “嗯。”尤洙自然进入角色,询问,“你这疯病半月前才发作过,按理不该在这时复发,可是近期遭受了什么刺激?”

  “我……”才田一男犹豫,倒也不是他不想说,而是根据剧本,他现在是一种半失忆状态,方才见到芳贺知子的时候,他脑中一闪而过的记忆碎片现在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脑袋还针扎似的痛。

  他越是像说,却越是疼痛,最后只得匆匆说了一句:“我觉得那位客人有点眼熟,好像和我的过去有关。”

  尤洙有些同情地看着他。

  在这个副本里,只要是在剧本中有的内容,在现实中一定都会出现的,不管那有多么离谱。
  剧本说你这个时候头疼,就一定会让你疼痛;说你失忆了,就一定会让你想不起来。看现在才田一男的模样;甚至如果刚刚尤洙没有给他喂药,他还能一直疯下去。
  尤洙几乎都能知道他剧本上对这一段的描写了。

  “你的过去?”他很快继续接话,“我知道你在来到神社之前受了很多苦,但人生在世,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才田一男点点头,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这让尤洙起了一身起皮疙瘩。
   ——这个玩家演得还真好啊!

  在才田一男眼中,大宫司就是他的偶像。多年前,才田一男被上一届的大宫司,也就是八代清见的师父所救,彼时他又疯又傻,没有了记忆,整日流浪还被那些孩子们欺负,大宫司看他可怜,将他带了回来,只是他没有神缘,便只能做一个出仕,并整日喝着各种药来治疗疯病。

  从他终于有记忆开始,八代清见就成了前任大宫司的徒弟,大宫司日渐衰落,八代清见也逐步接管了神社事务,其中就包括了精心照料才田一男、为他寻医问药。才田一男也就愈发感恩这个比自己还小不少的孩子。

  因此他在八代清见面前,总是露出崇拜的角色,这一段文字也记载在了尤洙的剧本上,只是没想到这位玩家连这个都要演绎出来。
  这就是经验丰富的玩家吗?

  “好了,你好好休息。”尤洙觉得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才田一男的房间。

  之后才田一男做了什么呢?尤洙仔细观察过,他按照剧本的内容,并没有离开房间。

  所以今晚……

  尤洙目光流转间闪着沉思的神色,才田一男将是第二个讲故事的人,他在想着什么,在躲避些什么?他这副模样,真是因为疯病发作过的后遗症吗?

  很快芳贺知子就回来了,她嘴上热络,拍了拍才田一男的肩膀,笑道:“到你说故事啦。”

  几双眼睛盯着才田一男。

  “嗯……那我就给大家讲个人/皮/面具的故事吧……”

  相传民间有一位丑男,他的妻子虽然目盲,但貌美如花,村民皆说他是走了狗屎运,虽然妻子不介意,但他做生意的,难免要走街串巷,次次皆能听见村民对他的议论,久而久之,他便开始疑心所有人都鄙视他,为此他恨透了自己的这张脸。

  后来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在村子里来了一个大人物,他是“隐”组织来的高手,丑男不知道什么叫做“隐”,但他得知这位高手有一独门手艺,就是□□,而且只要戴着它,久而久之,□□就会变成自己脸。

  他找到了高手,哀求他给自己做□□,高手答应了,但首先,他要求丑男为自己割下九十九个美少女的脸皮……

  “啊——!”

  他的故事被尖叫声打断,众人循声看去,是宇贺治美纱捂着脸尖叫了起来,而一旁的宇贺治诚趁机吓唬她,说她这样的美丽脸庞就是要被割下的对象。

  “咳,那我、那我就讲完了。”被打断了故事,才田一男记忆又卡壳了,支吾两声说不下去了,便拿起蜡烛,走向了空房间。

  剩下的人闲聊起来,尤洙偷偷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江则容——他将是最后一个讲故事的人。

  不会他就是这次指定的死者吧?

  尤洙觉得他们现在讲的鬼故事,和剧本一定息息相关,而百物语中,最后一个讲故事的人是最先死的。

  想着想着,他突然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回过神,发现江则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盯住了自己。

  “——!”尤洙连忙假意加入他们的谈话,避开了他的目光。

  系统适时提醒道:“别忘了观察一下宇贺治夫妻。”

  这是尤洙要在第一幕完成的任务,弄清楚他对宇贺治夫妻的那种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

  宇贺治美纱是第三个讲故事的人。

  此刻她刚从惊吓中缓过来,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歉意道:“抱歉,我从小就胆小,听不得这些故事……”

  “抱歉抱歉,我的妻子有些精神上的病症,让你们担心了。”宇贺治诚帮着她解释,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我们夫妻俩一路走来不容易,也是我从前工作疏忽,都没注意到她精神出了问题……”

  “没关系。”尤洙摆出大宫司的作派,“这神社很灵,你们回去前可以许个愿,神灵会庇佑你们的。”

  他清楚地看见宇贺治美纱把手在裙子上擦了擦。她的白色裙摆上沾上了些蓝紫色的花粉。
  她今天果然去过花园。

  时间来到下午三点。

  这个时候所有客人都来了,正是自由探索的时间,尤洙为了多收集线索,到处在神社里乱逛。

  他在膳厅附近遇到了宇贺治美纱。

  “你好,大宫司。”宇贺治美纱见了他似乎有些惊讶,主动打了招呼,“这里可真美,对吧?”

  尤洙看了看她的身后方向。

  “你好,宇贺治夫人……你是从花园回来的吗?”尤洙问。

  “当然不是!”宇贺治美纱摇头否认,“我只是在这里迷路了而已,刚刚我遇到了那个艺术家,她说这边可以回来,所以——”

  尤洙没有追问,笑着说:“你和你的丈夫似乎很恩爱。我们枯春神社对姻缘一事也是很灵验的,也许你可以之后去参拜。”

  宇贺治美纱脸上一闪而过犹豫。

  “嗯……我对婚姻已经很满意了,倒唯有一事不能忘怀,不知道神社里这方面的祈福……”

  “枯春神社是神灵常年居住之地,我们世代守护于此,虽然说我们主要是对孩童的庇护和家人的团圆,但夫人可以打听打听,其他事情上,也没人说我们神社不灵验的。”

  宇贺治美纱眼前一亮。

  她小心翼翼地说:“其实,很多年前,我和家人走散了,之后便遇到了现在的丈夫,虽然和他过得很幸福,但和家人的失联一直是我心中的遗憾。”

  “这次我也听说了神社的灵感,慕名而来,是希望能得到家人们的信息……”

  她从包里翻出一张泛黄的报纸。

  “实不相瞒,我们一家从前居住在尼光县,而枯春镇前段时间发生的大火,和我们家乡当年发生的事情如出一辙……”

  尤洙接过报纸,只见上面写着的正是对尼光县的一篇报道。

 

  “我感觉现在自己能量充满了!”系统得意忘形地将它的能量条在尤洙眼前乱晃,“在各种小世界里漂浮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温饱啊!你都不知道我前面几任宿主,害我害得有多惨!我的能量就没有超过两位数啊呜呜呜……”

  “现在不一样了,你在这几个世界赚的积分,已经足够让我一直保持开机状态了。”系统能量充足后整个统子都话痨起来,看来之前被迫休眠是把它憋坏了,“这样我就能随时保障你的安全了!是该让你见识,本系统到底有多厉害了!”

  “那你最好给我一个好角色。”尤洙翻了翻白眼。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尤洙在黑暗中感觉自己坐在了柔软的床塌上,风信子浓郁的香味萦绕在他的衣领,渐渐他的感官变得清晰起来,色彩聚拢——

  他坐在日式的床榻上,房间通体昏暗,纸糊的窗户根本抵挡不住飕飕凉风,诡异的是,尤洙竟没有感到任何寒意。

  不多时,他头顶上方兀地响起主系统的机械音。

  “编号362,你已进入副本《枯春神社三日怪谈》,已为你分配角色。”

  尤洙面前的桌子出现一张卡牌,翻开牌面,上面写着:神社大宫司,八代清见。

  “昭和12年间,你成为了枯春神社的新任大宫司,守护着整个神社和其背后的秘密,你的师父在临死前叮嘱过你,不允许你离开这个神社。”

  “几天前,枯春镇起了一场大火,不知道是谁放出的言论,说这场大火和神社中供奉的某样物品有关,因此,这几天枯春神社来了几位游客,并且你看出来了他们意图不纯。”
  “今日正午,你善意为这几位客人准备了房间,他们也很乐于留宿在此,同时你注意到,有一对姓宇贺治夫妇看起来很面熟,你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们,疑惑之下,你打算趁今晚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好好观察一番。”
  “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在这座神社很多年的出仕才田一男今天表现的很奇怪,见了那几位游客之后就匆匆离开,再没有露面。午后,你无意撞见他在偷偷跟踪一位自称是艺术家的女客人芳贺知子,并露出了你从未见过的神情,于是你疑心才田一男时不时发作的癫狂症和这位客人有关,因此你决定在晚饭前和才田一男聊聊。”

  尤洙想要继续往下查看,却发现面板怎么都划不下去,只显示“暂不可查看”这几个字。

  他察觉到一丝诡异。

  只听主系统继续说道——

  “编号362,你现在的身份是这个剧本的NPC,请隐瞒你是真人的事实。”
  “如果被玩家揭穿身份,你将受到主系统的惩罚,并失去一次复活的机会。”
  “你第一轮的任务为:保护好神社里的宝物;隐藏你的真实身份。”

  “?”尤洙皱着眉头,这么多个副本过来,他一直会偶尔假扮成NPC,但由主系统要求他扮演NPC的,这还是头一次。

  而且他很在意,刚刚主系统一直在说的“编号362”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身上现在这套白色祭服造型,种种这些,都是系统升级后的原因吗?

  “不是。”读到了他的想法,系统开头,给他解释道,“或者说不全是。如果说之前你积分不足的时候,我能给你分配到的都是炮灰副本,那么你现在拿到的,只能说比炮灰高一点层次。”

  尤洙:“......”
  说好的升级呢?说好的好角色呢!

  “但是这些副本,本来不是分配给玩家的。”系统的声音莫名严肃,“他们会分配给那些曾经是玩家的人。”

  “曾经是玩家?”尤洙错愕了一下。

  “宿主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游戏失败的人,除了死亡外,还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吗?”

  这里的每一个副本都由主系统构建,就像是一个大型的多人联机游戏,它随机挑选玩家,有的是像尤洙、江则容这样不幸身亡的人类,还有的睡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他们每个玩家的生命在这里都无足轻重,游戏失败者会被抹杀,彻底消失。

  在系统提问之前,尤洙从未想过除了死亡,还能有别的惩罚。

  ......死亡难道不是最可怕的惩罚吗?

  一幕幕死亡的画面闪过他的脑海。

  尤洙深吸一口气,暂时压下脑海中翻涌的思绪,追问:“那是什么呢?”

  其实他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

  主系统每年都会带来很多玩家,但大多数人都活不过几个副本,而那些能力脱颖而出的,渐渐在积分榜上有了名字。
  他还记得他的系统——自称主神系统002号,如果他们是同源的,那是不是也说明,排行榜上有名的玩家,每次都会为主系统提供大量的积分?他们是不是就是主系统源源不断构建新副本、从各种世界拉人的动力提供者?

  “达到一定积分后的玩家,他们如果在下一次副本中游戏失败,主系统会宽容的给他们一次机会。”系统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他们不会死,但是会沦落为副本中的npc,一次次徘徊在曾经通关的副本中,直到任务的下一次失败。”

  “他们是你在幽灵船上遇到的厨师、船长、服务员……”
  “也是这次的362号。”

  尤洙沉默片刻,问道:“如果我在这,真正的362号去哪了?”

  系统轻笑:“我给他放了一个假。”

  它现在的能力已经能做到迷惑主系统的全自动化机制,把尤洙拉到新副本替换掉原本的玩家,而原本要来担任这次npc的362号,此刻正在主神空间里睡得正香呢。

  “不过。”系统提醒尤洙,“虽然我交换了你们的身份,但你也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玩家的身份,不然,受罚的还是362号。”

  尤洙:“......”
  突然压力就变大了。

  门外很快传来动静。

  刚刚漆黑的天突然就变成了烈日,尤洙明白,这是副本正式开始了,于是他按照剧本上的要求,整理好了自己的造型,便出门迎接客人了。

  因为是高一级难度的副本,他现在可以查看地图了,这次副本的空间可比船要大多了,除了玩家们连在一起成“凹”字的客房,其他地方的路真是弯弯曲曲,拐来拐去的,并且尤洙还注意到,地图包括了神社外的部分场景,比如湖泊和小镇,难道他们之后会有那边的剧情吗?

  中午最先到来的是宇贺治夫妻,矮个子、穿着考究的男人叫做宇贺治诚,他似乎很嫌弃自己身上日式风的衣服,拇指一直转着食指上的戒指缓解情绪;他身边的妻子宇贺治美纱应该和他互不相识,虽然挽着他的手臂,但脸上表情僵硬,又不得不因为剧本的内容作出恩爱的样子。

  尤洙走到他们面前,念道:“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枯春神社,我是神社的大宫司,八代清见。”

  两位玩家上下打量着他,看了片刻,才恍然大悟,面前的人是个npc。

  虽然有着道具的加持,但系统也嘱咐了他,不要过多依赖这个道具,并且他之前都只是偶尔使用,这次要整局游戏都要伪装自己,更是要小心。

  因此尤洙说了剧本里的话后,就再没敢多说什么,完全按照这剧本的要求,带领着他们往客房走。

  他也没忽略身后两人对他的小声议论。

  “这个角色终于改成npc了啊,一直看到论坛上吐槽,说这个角色线索太难找了。”
  “而且作案动机也很牵强,这个副本是Hssy大神的早期作品吧,背景又想要鬼怪又暗示是角色的心理作用,最后的效果……”
  “话说这次副本的死者是固定角色吧……”

  从他们的对话中,尤洙了解到这次的副本和其他游戏不一样,游戏中只会有一个死者,但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个死者,只有游戏复盘的时候才会知道。

  这让玩家之间更加顾忌,交谈间都带着小心翼翼。

  宇贺治夫妻之后,下一位到来的角色是自称是名叫芳贺知子的女艺术家,她说自己是为了找寻新的灵感而来的这里的小镇散步,但话里话外都在试图从尤洙口中套出关于“宝物”的消息,尤洙微笑不语,将她带进了客房。

  到了下午,神社出仕才田一男出场,扮演他的玩家长相还挺秀气,和剧本上对他疯癫、神神叨叨、缩头缩脑的形象并不相符合,他见到了尤洙,先是说了一番剧本中的对话,接着又提到,还有个客人跟在他的后面。

  话说间,那位玩家也爬上了山,见到他的模样,尤洙挑了挑眉,差点下意识的喊出他的名字。

  ——这个玩家正是江则容。

  他不会认出自己吧?尤洙心跳加速,有些心虚,不敢对上江则容那双茶色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