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老公好凶猛全文阅读*向深处的软肉顶去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兽人老公好凶猛全文阅读*向深处的软肉顶去

  跳过和原著没什么区别的地方,久津响选择直奔重点。

  ——在狭小的摩天轮舱室里,少年无视了自己头上还流着血的伤口,脸上的表情堪称冷漠,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他垂着眼看着手机,打下了一句话,可以看出是一句简单的‘找到了吗?’,然后主人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发送键。

  镜头画面一转,是在远处准备欣赏剧目的犯人,可能是沉醉在掌握一切的自大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注视他的黑影。

  黑影随即拿出了手机,画面特地给黑影收到的邮件一个特写——【找到了吗?】

  久津响:.....哦嚯。

  他感觉有个红色的危字在他和望月结弦的头上闪闪发亮,就像夜晚的霓虹灯一样亮眼。

  而且这还没完,漫画还特地标出了望月结弦在扭断犯人脖子之前说的话:【你以为这样就能愚弄到他吗?】

  然后留下了死不瞑目的犯人A。

  作者还特意给了个尸体脸上残留的表情和旁边的皮鞋以及上方的黑色风衣一个特写。

  久津响战术后仰。

  久津响瞳孔地震。

  他甚至无心看论坛众人会说什么,他现在大脑已经被这画面给冲击到一片空白了。

  望月结弦你在干什么啊!!!

  明明只是装个样子你怎么真的看消息了!

  他们之间明明不用短信交流啊!!

  久津响缓缓把手上的手机放在椅子上,无视了松田的呼喊,直接靠在椅背上,安详的闭上了双眼。

  他想静静。

  很好,案子破了。

  久津响像是陷入了贤者模式,突然就直接懈怠了下来。

  他现在心如止水,即使是后面他想到炸弹犯的冷笑画的像是要扛着狙去狙人都不能让他的心情产生一丝波澜。

  这有什么的,不就是设计杀人被论坛发现了吗?

  翻车了,但没有完全翻车。

  久津响有点头疼。

  他这完全拿了反派剧本啊....

  明明他是红方。

  虽说他干的事和反派差不了多少就是了。

  啧,明明他以前还自诩正义的伙伴来着。

  他讨厌反派剧本。

  久津响已经能听到消防人员来救援发出的响动了,他勉强收回思绪,戳了戳系统。

  【能不能搞个收纳空间?我花积分。】

  【可以是可以欸...】系统球呆了一下,不明白久津响想干嘛。

  【顺便能不能把我意识暂时转移到马甲那里?不行的话能让我晕过去吗?】

  ——松田阵平看着被送上救护车的人,紧紧握住栏杆的手爆出了青筋。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躺在那里的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他又回想起久津响刚刚被救下来的样子,头上满是血迹,血已经流到了他的一侧脸上,而本人却连擦都没来得及擦,任由血模糊他的视野,他不靠近看,几乎感受不到久津响的呼吸。

  他的呼吸轻微到几乎看不到胸口起伏,给松田阵平的感觉像是他小时候捡到的垂死的幼鸟,没有人的保护就会静悄悄的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松田阵平又想起之前拆弹时久津响突兀挂断的电话。

  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意识模糊了吗?

  松田阵平在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根烟,熟练的点燃。

  然后被站在一旁的发小薅了一根。

  这两人就站在摩天轮面前一边看着同事作业一边抽着烟。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在摆姿势。

  到底还是到处问话找线索的准·死神打破了僵硬的气氛。

  “松田警官!”远处那个和他合作过一段时间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凑了过来,给了他一张纸条,“这是搜查摩天轮的消防员找到的纸条,谜底我已经解开了!”

  松田接过来瞅了几眼,懒得问为什么这高中生找到线索第一时间不是找警察而是自己抱着线索在那想。

  他现在没心情教育某位胆大包天的高中生侦探破案不是解谜游戏,他只想找到那个混蛋炸弹犯然后狠狠揍一顿。

  “米花医院?”

  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视了一眼。

  这不就是刚刚送久津响过去的那家医院吗!

  好,很好。

  “萩。”

  松田阵平喊了一声发小,露出一个能吓哭小孩的□□笑容。

  “小阵平冷静一点,你吓到别人了。”萩原研二虽然这么说,脚步却是飞快的走向了最近的警车,动作十分流畅的借过了某位路过警员的车钥匙“不好意思啊借一下车!到时候还你!”

  然后还不清楚大人尔虞我诈的世界的纯洁高中生侦探就这样被甩在了杯户购物广场。

  “等等!为什么不带我!”

  等到豆豆眼的高中生侦探反应过来,默契的发小两人早已开着警车跑的飞快,留给他的只有尾气。

  而此时,久津响已经安稳的躺在床上看论坛直播了。

  问他感想?

  医院的WiFi很好,床也很软,护士服务很好,下次还来。

  ——当然不是。

  久津响发誓自己并没有吓两位警官的意思。

  他只是闭眼思考了一下人生,谁知道他直接睡过去了...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毕竟他可是凌晨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就爬起来去做准备,自己骑着摩托到处跑,忙着找炸弹做手脚,又还要布置后续....

  还必须卡着时间在几个小时内弄完,要不是他能双开还真搞不完。

  久津响幽幽的叹了口气。

  为了救人他付出了太多。

  通宵了差不多一个晚上他没熬出黑眼圈都要多亏了柯学。

  久津响安静的闭上眼睛,看论坛现场直播两位警官拆弹。

  黑白漫画里,今天也不服输的高中生侦探就算警官甩开他单干,他也要自己创造条件自己上。

  ——他打了个出租直奔米花医院。

  久津响都忍不住为他大无畏的作死精神感叹了。

  在明知有危险而自己又明显排不上什么用处的情况下,还赶着去送,如果犯人真的在这个医院,这位大侦探估计就是那个靶子。

  真是天真的未成年人。

  现在重点是医院的炸弹,两个警官在来到路上就已经通知了同事支援,顺便准备抓那个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炸弹犯,而现在显然还没有多少应对犯人经验的工藤新一则选择直接莽。

  久津响叹为观止。

  此时一无所知的大侦探还在热血沸腾的发誓要抓住炸弹犯这个法外狂徒,为达到这个目标而到处奔走寻找线索。

  另一边,两个提前到达的警官已经在寻找炸弹开始拆弹了。

  按理来说,在一个大医院寻找一个没有什么专业知识的炸弹犯安装的炸弹无疑是件困难的事情。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脑回路清奇的犯人会把炸弹丢到哪里。

  特别是在这种限时的特殊情况,给警方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现在不是正常情况。

  因为这些炸弹是他装的。

  准确的说,是望月结弦装的。

  他还特地考虑了一下警官们的效率问题,把炸弹丢到了工作人员能发现的位置,确保警方不用自己找工作人员自己就来提供线索了。

  啊,他并不是什么反社会分子,有什么看警察乐子的爱好。

  他只是要确保剧情合理的发展的同时给两位警官增加权重比而已。

  这事还得从之前系统提醒主线开始说起。

  起初是始于系统友情提醒了一下他不能把他掺和的剧情崩的太离谱,不然这个世界发现不对也会直接把他当作病毒清理掉。

  然后他就试图研究彻底这个排斥的机制,这本来没什么问题。

  在盘问了系统一大堆问题之后,久津响终于弄明白了。

  在他这个柯学世界和那个论坛三次元世界开始进行量子纠缠之后,观众对他这个世界的影响开始增加,他们群体的意识开始掺和他这个世界的管理。

  把世界比作一个游戏的话,三次元观众的群体意识就相当于是新来的GM。

  当观众对他投入过多的关注之后,就相当于给他上了好几层增益buff,就像这个世界的主角有着主(死)角(神)光环一样,他也能得到一个光环一样的东西。

  当然,并不是说他真的有个布灵布零发光的圈了,只是他被强化了,厉害点的话什么有烟无伤啊,大难不死这些buff统统都能安排上,按理论来说,只要关注的够多,他甚至能直接当主角。

  同理,这个也能用到其他的角色身上。

  比如某两个立了死亡flag的警察先生们。

  系统给他显示的积分,就是他获得的关注度的量化表现,说到底也就是起到一个提醒作用。

  只是系统能自己利用这些关注度转化能量来使用一点小手段给他一点帮助而已,并不能变成什么玄学外挂。

  当他的积分归零,那他就是被这个世界遗忘了,系统最多只能帮他脱离这个世界而不是让他被这个世界一点点抹消。

  于是久津响原本打算直接灭口的计划被迫更改。

  他直接现场拿笔写剧本,把自己合理的拉进剧情的同时还顺便让两位警官多了一些高光场景。

  ——比如拆除这个医院的炸弹。

  这些炸弹他可是计算过,预留的时间绝对够警官们找到炸弹并拆完,甚至多出来的时间还能打一盘斗地主,绝对不会对无辜人员造成伤害。

  现在就是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的高光表现了,久津响只需要做一个背景板安静躺在床上就行了。

  久津响翻了翻自己写的剧本,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可以下场了,再出场已经是后日谈了。

  作为一个适应力非凡的人类,望月结弦无师自通了酒厂干部特有的残酷无情。

  ——比如像开瓶盖一样拧下炸弹犯的狗头。

  在本体故意被犯人打晕之后,犯人A就稳稳的拉满了望月结弦的仇恨值。

  如果像游戏系统一样划分一个数值,那望月结弦对犯人A的仇恨值应该是个通红的满值。

  所以在炸弹犯做完他应尽的任务——引爆摩天轮控制台的炸弹之后,望月结弦十分利落的拧断了他的脖子。

  感谢犯人A喜欢在无人的地方偷窥的决定,这给望月结弦省了不少处理后事的麻烦。

  望月结弦看着犯人A还凝固在脸上的笑容,冷哼了一声。

  死的这么痛快,便宜他了。

  如果不是为了本体那边的剧目,他绝对会把犯人套麻袋慢慢搞死。

  望月结弦看了眼远方冒出的滚滚浓烟,拖起尸体离开了案发现场。

  顺便把留下的痕迹清理干净。

  毕竟这还有个工藤新一在追踪炸弹犯呢,他可不敢赌主角光环有多开挂。

  要是工藤新一灵感过了找到了这里,他这个马甲估计就得早早暴露了。

  望月结弦觉得不行。

  作为一瓶酒,不论是假酒掺水酒还是真酒,谨慎必不可少。

  不然哪天他就会作为剧情推动器被祭天。

  就在望月结弦吭呲吭呲收拾作案现场的同时,久津响正和松田阵平边通话边拆弹。

  就在他刚刚拆开炸弹壳子,底下摩天轮控制器炸了。

  然后他就被摩天轮骤然一晃的惯性搞的差点撞到椅子上。

  手机就这样直接从肩上掉了下来。

  松田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声和手机里传来的碰撞声,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神色骤变:“小鬼!!”

  而前方开车的萩原也暗自加快了速度。

  久津响赶忙捡起了手机,心虚了一下:“我没事!是底下的控制室炸了。”

  又扭头看了看窗外;“摩天轮停下了,现在我在最顶层,你们也上不来。”

  “所以你又要自己一个人拆弹?”松田阵平猛的握紧了手机,心里一阵无力。

  他又想起了之前那一次的爆炸案。

  “没办法嘛,我总得自救啊。”久津响努力安慰了一下两位良心不安的警官,“还好我略懂一些拆弹技巧啊,再加上两位拆弹王牌没什么好担心的啦。”

  话里话外就是让松田和萩原两个人再来一次远程指导拆弹。

  松田阵平皱了皱眉,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但这不妨碍他担心久津响。

  如果....久津响失败了....

  松田阵平试图不去考虑那个可能性。

  “好,我来指挥。”松田闭了闭眼,声音沙哑。

  久津响听着手机里松田那强行憋着的声音,有点心虚,感觉自己好像玩弄了两位警官的感情....

  尤其是这样正义的人,总让他有一种负罪感。

  这么一看他好像真的有点像玩弄别人感情的渣男...

  久津响为自己的行为忏悔了一秒。

  然后看了看自己在涨的积分,又默默把良心按了下去。

  他代替松田上了这个陷阱,对双方都好,他得到了积分,警官们得到了存活结局,犯人A得到了报应,这是双赢。

  就是对过于善良的警官先生的心灵可能不太友好....

  而且说实在的,久津响他其实并不想采用这个办法。

  .....大概?

  因为他擅自以身涉险拆弹,后面他出来绝对会被那位脾气暴躁的卷毛警官按着锤,还要加上他可敬的监护人的种种教训。

  但是他天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不找点刺激就心里不舒服。

  ——他就是爱搞事。

  哦,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他是做好了万全准备确认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再采取的行动。

  望月结弦查清了那位制造人才卖给犯人用的是□□,自己假公济私从酒厂薅了信号屏蔽器过来,保证犯人想引爆炸弹都不可能。

  顺带还偷偷给这摩天轮的炸弹做了点手脚,炸弹变哑弹,百分百保证本体安全。

  只能说犯人A还是太穷,买不起多少高质量炸弹,自己技术不达标也不会改装炸弹。

  一个字,菜。

  总之久津响完全不慌,做了好几手准备的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他就是想演下论坛的观众。

  ——毕竟跨世界耍人还挺好玩的。

  但是后果也显而易见的严重。

  久津响考虑了一下某位拳击贼溜的柯学大猩猩,又思考了一下自己这小身板能挨几拳,觉得不妥。

  起码得让松田气消的差不多了再想起教训自己。

  得找个靶子转移松田的怒火。

  这时候已经死亡但是没人知道已经死亡的犯人A就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人。

  没找到犯人松田他们绝不会安心,肯定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不知道在那里的犯人身上,防止又发生一起爆炸案。

  没错,久津响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松田阵平他们抓到那个炸弹犯。

  这得感谢日本的法律。

  日本虽然存在死刑,但执行死刑的步骤繁琐又拖沓。

  因此,日本真正死刑的犯人少的可怜。

  如果这个炸弹犯被松田他们抓到了,最多就只会坐几年牢,然后继续出来报复社会。

  久津响想了想原著死去的两位警察先生,犯人搞的电车难题,冷笑了一声。

  不是谁都有悔改的机会的。

  他可不是什么遵守规矩的好孩子,不主动违反法律已经算是对自己亲人的尊重了。

  他不在意杀人,也不介意遵守法律,他可没有那么多多余的道德感到处挥霍。

  而显然,犯人A对他产生了威胁,他自然要反击。

  更何况这个炸弹犯做的每一件事都在他的雷区起舞,他能忍到现在才动手还得多亏论坛。

  如果不是要掺和一脚主线,给自己赚积分,久津响保证这个炸弹犯会人间蒸发不留一丝痕迹,根本不会给他机会蹦跶,每让那个社会垃圾多活一分钟久津响都会觉得这是对自己的玷污。

  但是现在也不算迟。

  久津响透过玻璃窗看到警车一个甩尾停下,心情很好的向冲出来的松田阵平挥了挥手。

  当然,当事人看没看到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他只是很开心看到松田阵平站在地面而已。

  久津响自顾自的挂断了电话,看了眼马甲发来的信息:【好了。】

  然后邮件粉碎,不留一丝痕迹。

  酒厂科技真好用。

  久津响默默在心里赞叹了一下,有点馋酒厂技术。

  可惜他不是酒厂人员。

  而且他也不可能是。

  他从新把注意力转移到拆弹上面,决定就这样结束这场戏剧。

  也该结束了,让警官先生焦心太久可不是什么好事。

  至于论坛....他也赚的差不多了,要可持续发展才行。

  久津响随手剪断几根电线,漫不经心的想着。

  “完美。”

  久津响满意的点了点头,给松田打了个电话:“摩西摩西~我拆完啦——”

  ——语气活像个做完任务要奖励等夸奖的小孩子。

  接到电话的松田阵平脑海突然蹦出来了这么一个想法。

  然后又丢在了脑后。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救人要紧。

  “啧,小鬼别乱动,马上救你下来。”松田快步走进控制室,试图找办法让摩天轮动起来。

  “小阵平,我去找工作人员,你看看能不能修好这个。”萩原研二一脸严肃的拍了拍松田阵平的肩膀,转身去和工作人员交涉。

  松田阵平看了看被炸的不成样子的操控台,觉得不大可能有用,但还是尽力试了试。

  久津响拨了拨拆完的炸弹,不是很慌,甚至还有心思看下论坛的动静。

  论坛是根据他们发生的事件实时更新的,久津响对此并不惊讶。

  要是能提前看到他就直接掀棋盘了。

  他翻到漫画板的实时谈论贴,熟练的跳到关于自己出场的那段,准备看看网友会怎么评论。

  【什!居然有人质!!】

  【新人物是叫久津响吗?看起来不像炮灰欸。】

  【该不会这是老贼拉来替死的吧?】

  【老贼怎么会这样做?会被喷死的吧,久津响应该是个重要人物吧。】

  【+1,久津响看着这么帅,老贼怎么可能画死。】

  【估计这新人物和萩原研二没死有关,你看松田还说“又拆弹”..之前肯定是在爆炸案中遇到的。】

  【好家伙不亏是日本高中生,还会拆弹。】

  嗯,和他预想的一样。

  久津响满意了。

  很好,混一个红方金水不是梦。

  他又粗略扒拉了一下,愣了愣。

  【好可疑啊!!!他到底跟谁发的消息!】我自己。

  【该不会是炸弹犯吧!久津响是炸弹犯的共犯,当诱饵害松田和萩原的!!】不,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做,明明他是最想干掉炸弹犯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