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个蒂也能高潮小说&玩弄花蒂小说1v1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玩个蒂也能高潮小说&玩弄花蒂小说1v1

  他不是爱热闹的人,也从不喝酒。活动的酒吧也就开业的时候去捧过一次场。这次再去,朋友笑眯眯的把他带去最里面的包厢,一推开门,就是一整面墙的大荧幕。

  荧幕里花团锦簇,荧幕外热热闹闹,倒是真有了些过年的气氛。

  沈九思一到,就被塞了杯冰镇橙汁,按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塞果汁的朋友一脸严肃:“你就坐在这里,给我监视着他们。咱好好玩牌,谁都不许作弊。”

  其他人哄堂大笑:“各凭本事,算什么作弊?”

  “哥几个谁还不会记个牌了?什么都不干有什么意思!”

  “听着弟兄们,我们好不容易才把沈弄出来,让他在一边看着也太浪费了。沈,来一段。”

  沈九思捧着果汁:“来什么?”

  “这里,有你所有的魔术师朋友,和一副纸牌。”提议的朋友严肃地说,“既然今年的年度魔术师又是你,那就来一个能蒙蔽我们所有人的魔术吧。”

  这话一出,其他人顿时热烈响应:“只能用牌!”

  “把身上其他东西都拿出来!”

  “让我们享受一把久违的未知的乐趣!”

  沈九思无奈一笑,他放下果汁,说:“那我得想想。”

  朋友们立刻道:“快点,给你一个小品的时间。”

  “时间这么短,这真的有点难啊。”沈九思一边说,一边将手机、车钥匙等随身小物件都扔上了桌子。随后他沉吟半天,才说:“我做不到,不过我之前为了构思去峰会的魔术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的时候,遇见过一位大师。那位大师是龙夏人,极其擅长相面……”

  朋友们安静了下来,沈九思也不动牌,他随手点了个朋友说:“来吧,你来切牌,我们试试大师能不能看穿。”

  朋友狐疑道:“随便怎么切都行?”

  沈九思点了点头。

  荧幕里小品已经结束,换做了热热闹闹的歌曲节目。

  歌手穿着大红的礼服,扬着极灿烂的笑容登了台。沈九思扫了屏幕一眼,又将注意力投入了魔术之中。

  这个魔术他构思了很长时间,可真等到开始表演,却只需要几分钟。

  一首歌过去,沈九思执着手机,像魔术师们展示:“大师说是黑桃A。”

  手机上,沈九思留言问到:“大师,我和朋友们在玩猜牌游戏,你看这该是什么牌?”

  那位大师很快就回复道:“不就是黑桃A。”

  魔术师们全都惊呆了。

  荧幕里响着主持人的贺词,荧幕外是面面相觑的魔术师们。

  眼神交换好几轮,各个眼里都是惊恐和想不通。终于有人憋不住,一拍桌子骂了声脏话:“怎么做到的?!”

  “你们有看到他没有看牌对吧?”

  “什么大师,肯定是你魔术的一部分,可他怎么知道的?”

  “不行我憋不住,你快把窍门告诉我!”

  沈九思慢条斯理地收起桌上的手机,钥匙,才道:“你们慢慢想,我看节目了。”

  “春晚有什么好看的!沈九思你看我!”

  “要不你看牌也行!”

  沈九思端着果汁,目不转睛地看着荧幕。

  朋友们跟着他扫了一眼荧幕。荧幕上喜气洋洋的主持人已经下去了,字幕显示接下来是一个魔术。

  魔术师的职业习惯占据上风,他们按捺下好奇心,说道:“行吧,看完这个魔术你要告诉我们关窍啊。”

  登台的魔术师年纪很小,可却长得……

  “这么一张脸,哪里还需要练习错误引导。”

  “谁看见他的脸还能移开视线啊!”

  沈九思一眨不眨地看着荧幕里的小魔术师,他笑得眉眼弯弯,一双眼睛比电视直播那些花里胡哨的特效还要明亮。笑着说话时,能看见他小小虎牙。

  “真漂亮。是吧,沈?”

  沈九思忘了他那时候是什么反应,但大抵,他应该点了点头。

  小狐狸精就是那么漂亮。

  比他见过的所有魔术师都好看,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耀眼。

  “你不生气吗?”沈九思虚虚环着小狐狸精的腰,垂头看着他。

  “生气?”涂十二歪了歪头,“我为什么要生气?”

  沈九思沉默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我对你的看好,并非建立在你的天赋之上……”

  “那又怎么样?”小狐狸精眨了眨眼,“你在夸我欸!你夸我好看,我有必要生气吗?”

  他说着直起身,整个人跨坐在沈九思的大腿上,很认真地道:“沈老师,你知道我们狐狸精有多爱漂亮吗?漂亮皮囊是我们狐狸精修行路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你夸我是他们之中最漂亮的那一个!我超得意的!”

  “而且啊……”涂十二一边说,一边环上沈九思的脖颈,“天分也好,潜力也好,都是需要学习,才能为人知晓的东西。但我的好看是你一眼就能发现的。在你不认识我的时候因为我的脸觉得我合适,不是很正常嘛。”

  哼哼,他们家沈老师一定是活得太久了,说不定在人间还有过一些凄凄惨惨的过往,才会想得这么多。

  我们狐狸精可好哄啦,涂十二心道,你只要夸我好看,你就是我永远的朋友了!

  “既然涂老师不生气……”沈九思轻拍他的腰,“那我们该开始学习了,涂老师。”

  涂十二:?!
  我现在生气还来不来得及?

  而沈九思已经飞速的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打开了一个写着“街头魔术”的文件。

  “这里面是历年来所有魔术师的街头表演。你需要从他们的演出里,注意到以下几点。”沈九思说着,伸出手道,“手机给我。”

  “哦。”涂十二连忙摸出手机递给他。

  沈九思在备忘录里一边写一边说:“在你选择表演对象之前,你首先要对你的演出对象做一个最基本的判断。”

  “对方是否对魔术感兴趣,又是否会配合你。”

  “当你的观众已经就位,而魔术开始。你则要注意你的每一个环节,对方会做出什么反应,你又该如何应对?”

  “当观众提出了刁难你的问题,你又要如何化解……”

  他将要点一点一点的记录在备忘录里,才将手机还给涂十二:“带着这些疑问,然后选一个你喜欢的魔术师开始看。看得多了,你会发现,魔术师的应对都有一套套路。而你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东西,消化吸收成自己的东西。”

  “那你去哪里?”小十二拿着手机,仰头看着站起身的沈九思,“不陪我看吗?”

  别人的不擅长,是做不太好。

  沈老师的不擅长,是不精通。

  小狐狸精已经看透这个男人了!

  颁完奖,他气呼呼地跟着沈老师去了后台。

  后台一片嘈杂,还没进门,小狐狸就听见里面的恭喜声。

  本届魔术大赛的第一名就是康愿。

  他那出神乎其神的扇戏让所有惊叹。但康愿捧着奖杯站在后台,笑容并不真挚。

  这个奖杯,他曾经很期待。可现在拿到手之后,却觉得……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

  他辛苦练了好几年的魔术,有人能轻易复现。

  可他却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对方怎么才能从火里抓出一把纸做的折扇。

  一个龙夏魔术杯,不过如此。

  连他自己,似乎都显得不过如此。

  大门打开,那个让他显得如此渺小的人,带着他那同样可恨的徒弟走了进来。

  康愿几乎是克制不住地,走到沈九思面前,扬起笑脸问:“沈老师,这个结果你满意吗?”

  涂十二眉头一皱,顿时忘了他还在生气,只想把沈老师往身后塞。

  虽然沈老师的本体一拳能打十个狐狐,但是沈老师现在不能用法术欸。

  不能用法术的沈老师打不过狐狐,就没有人可以在狐狐面前欺负沈老师!

  沈九思好笑地拍了拍小狐狸精的手臂:“没事。”说完,他又看向康愿:“这个结果不好吗?”

  康愿眉头一皱:“有什么好的?”

  “靠你自己的实力拿到冠军,不比家中为你作弊来得快乐吗?”沈九思漫不经心地问他。

  康愿闻言一愣。

  沈九思又说:“你既然有实力,又何必靠家里投机取巧。”

  “不是,谁靠家里投机取巧了!?”康愿忍不住大声道,“谁让家里作弊谁是孙子!”

  沈九思安静地看着他,连吵吵嚷嚷的后台都安静了下来。

  康愿渐渐明白了什么,脸色逐渐白了下来。

  齐涉一见,顿时赶了过来,嘴里急道:“沈老师!”

  沈九思视线转向他,就见齐涉的脸色比康愿还白。

  齐涉语调颤抖:“你……是故意的?”

  沈九思低笑了一声:“这不好吗?”

  齐涉太阳穴猛地一跳,他大脑顿时尖啸着疼了起来。

  他那样在爷爷面前保证,这一定不是沈九思故意的,可现实是什么?!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他们那些弯弯绕绕,他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怀好心?!

  “沈九思!”

  “齐涉!”齐文客连忙走上来死死钳住齐涉的手臂,猛地用力将他往后拉了一步,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笑脸:“九思啊,家里小辈性子冲,对不住了。”

  “没什么。”沈九思道,“只是比赛结束了,我就带着十二先回去了。”

  “哎,还说稍后一起聚个餐。你既然事情忙,就先走吧。”齐文客连忙笑道,“只是小涂怎么穿着拖鞋就出来了?这路上怕是不好走啊。”

  涂十二不知道怎么话题转到自己身上了,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脚。

  出来得太急,都忘了换鞋。也忘了给自己变一双鞋子,踩着的还是沈老师家里的。

  涂十二还没说话,就听沈九思说:“我车里有备用的,一会儿上车就换了。我们就先走了。”

  “诶好!”后台顿时热闹了起来。

  “慢走啊九思。”

  “开车小心着些。”

  上了车,小狐狸精在副驾上伸着手问:“我的鞋子呢?”

  “不换鞋。一会儿直接回家,在门口换双拖鞋。”沈九思道,“把安全带系上。你怎么过来了?”

  他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狐狐就又生气了。

  “还不是你这个大骗子。”涂十二气鼓鼓地说,“是谁说自己不会扇戏的!”

  “确实不太会。”沈九思笑道,“如果会,你今天见到的就不只是蝴蝶了。”

  “哼。”小狐狸小声哼哼,“那我不管。你就是敷衍你的狐狐。”

  他抱着抱枕悄悄皱鼻子,一双眼睛水润明亮,鼻子一皱,就显出几分委屈的可爱来。

  沈九思忍着笑,缓缓发动汽车:“天都快黑了,我们涂老师想吃什么?”

  涂十二双眼一亮:“那我要——”

  沈老师施施然打断狐狐的点餐:“热量太高的炸鸡零食和酒类,都不行。”

  小狐狸精提出抗议:“为什么!”

  “因为你这几天零食已经吃得够多了。”沈九思说。

  “有吗?”涂十二茫然地眨眨眼,半晌后讪讪一笑,“……好像是哦。”

  比赛三天时间,第一天苏离提溜过来的一大袋零食,好像第二天就吃空了。难怪今天他在家里寻摸不到零食,只能抱着牛奶喝。

  小十二顿时乖乖道:“狐狐不挑食的,沈老师说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这小狐狸爱吃零食爱吃肉,对于素菜很是挑剔。沈九思想来想去,就让常去的私房配好了两份牛排直接送去了家里。

  涂十二进了家门,慢吞吞地选了双新拖鞋,才快快乐乐地跑去餐厅:“沈老师你快点,我都闻到香味了!”

  “你先吃。”他沈老师在一旁慢条斯理的冲了杯咖啡,又去客厅的沙发上拿了平板电脑,才到餐厅坐了下来。

  小狐狸精吃得两颊鼓鼓:“沈老师,吃饭的时候就不要工作啦!”

  “嗯,不工作。”沈九思说,“只是小涂老师,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街头演出?”

  “嗯?”小狐狸精叼着只虾,眼神心虚地游移,嘴里慢慢地将虾吃了进去。

  沈九思双眼含笑地看着他。

  小狐狸精吃完虾,顿时理不直、气也壮了:“我感觉我都还没学会多少,现在就去街头演出,不合适。”

  “你的扑克牌魔术已经不错了,这些基础手法练好了,可以开发出许多的魔术。”沈九思慢条斯理地说,“你感觉你没学多少,是因为对于街头演出缺乏概念。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可以多看一些职业魔术师的街头表演了。”

  “可是……”涂十二刚鼓起的理直气壮被他沈老师飞速的泄掉,又变成了那个心虚的小狐狸。

  他低着头小小声道:“沈老师,我真的要做一个魔术师吗?”

  他会下山来,是因为师父让他下山。他会做一个魔术师,也是在那时候见到了沈老师的表演,觉得可以学着沈老师的样子,留在这个人间。

  可是……涂十二有些茫然的想,沈老师对于魔术那么热爱,他受了那么多的苦才成就了今天。那我也可以坚持吗?

  我可以明知前面都是苦山,还一往无前吗?

  “十二。”沈九思喊他,“下决定不急于这一时。你已经辛苦学习了这么久,总要去感受一下真正的魔术是什么样子。等你玩过了回来,再想一想,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一直认为,魔术师是让人开心的职业。所以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小十二耳朵一竖:“真的吗!”

  沈九思颔首道:“真的。”

  “嘿嘿。”小狐狸精顿时甩着大尾巴抖了起来。

  他埋头吃着饭,沈九思也看着平板不说话。

  等吃完了,小狐狸小小声打了个饱嗝,往沙发上一滚,瘫着不动了。

  沈九思就在厨房,将吃过的碗筷都往洗碗机里塞。

  小狐狸精趴在沙发上看着沈老师的背影,偶尔鼻尖会嗅到一抹熟悉的妖气,那妖气威严迫人,和沈老师这个人一点都不搭。

  可那气息里,又会有暖融融的暖香。又矛盾,又温和,是独属于沈老师的味道。

  他趴在沙发上,被这股味道缓缓包裹。小狐狸安心地抱住自己的尾巴就开始乐。

  没乐多久,就听见他沈老师从厨房出来了:“沈老师,过来坐。”

  沈九思一侧头,就看见沙发中间立起了一条蓬蓬松松的大尾巴。那尾巴尖还有规律的晃来晃去,勾着人去揉搓它软蓬蓬的毛。

  “沈老师,快来呀!”

  沈九思几步走到沙发落座,又扫了一眼跟前的尾巴,才问:“怎么了?”

  “沈老师。”小狐狸望着他嘿嘿笑,“你是不是……特别想让我当一个魔术师啊?”

  沈九思忍不住去看他的脸。

  小狐狸精也不知道干了什么,此时脸色红扑扑的,衬得一双本就水润的眼睛更加明亮了。客厅灯光明亮,将小狐狸过长的睫毛拉出了隐隐的阴影,让睫毛上并不显眼的颤抖都变得分毫毕现。

  沈九思定定看了他半晌,才垂下眼道:“是。”

  “为什么呀?”小狐狸精疑惑地问。

  沈九思移开了目光,他看着正对着的电视墙,好一会儿才说:“因为你的脸。”

  “唔?”

  “十二知道人类保护动物里的旗舰种吗?能够吸引大量的公众关注,从而对其进行保护的动物,就是旗舰种。”沈九思垂着眼,轻声给他科普,“十二,你很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好看。”

  “所以我……”

  “我好看吗?”小狐狸猛地扑倒他怀里,一张脸直接怼到了沈九思眼前,“沈老师是不是在夸我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