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在在自慰时看的黄文 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适合在在自慰时看的黄文 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五条悟因为高层的事情再次被绊住,无法抽身来见淤泥,他们两个是来对淤泥进行日常喂食的。

  但还未开口,乙骨忧太便察觉到了不对,立刻伸手拦下了身边想继续向前的狗卷。

  “等等,我先过去。”

  “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乙骨应该也有他的理由,所以狗卷棘停下了脚步,警惕的将目光看向巨大的茧。

  随之就发现了今天的茧与昨天似乎有些不同,原本浓郁的就像一团黑色毛球的椭圆形茧,似乎变淡了些,甚至其中还隐隐泛着蓝光。

  原本肉眼可见的跳动也变得微小,只是平稳的仿佛在呼吸一般,缓慢地进行起伏。

  而离得越近,乙骨忧太越能感觉到茧的力量似乎消弱了许多——

  “吃饭!”

  早就已经有些饿的淤泥,在嗅到了他们来之后,便满怀期待的等着吃饭,但是他们似乎在顾虑着什么,走向它的步伐总是慢悠悠的。

  甚至只过来了一个。

  没关系,淤泥乐观的想到。

  那我就主动过去吧。

  在黑色的茧上浮现出熟悉的液体,淤泥拖着自己的半边身体来到了乙骨忧太的面前,张开了嘴,等待投喂。

  原本还满怀警惕的乙骨忧太不由的放松了一些,习惯性的将手轻轻碰了碰淤泥的头,问道:“这里为什么和原来不一样了?”

  听见乙骨忧太的疑问,淤泥歪了歪脑袋,长出的巨大眼球,轻轻眨了眨。

  “因为姐姐正在复原。”说着,它又。伸出一只细细长长的手指向茧:“等到这些被吸收完,姐姐就会变得更厉害啦!”

  它一边说着一边比划,巨大的眼毫不遮掩地展露出欣喜和快乐。

  “我现在——”

  “会真正的和姐姐永远在一起了!”

  随着话语落下,原本只是微微起伏的黑色巨茧突然猛烈的跳动,原本泛蓝的细线越发变得浅了起来。

  “!”淤泥此刻忽略掉了肚子中传来的饥饿感,满怀期待地缩回巨茧中,凝视着桃木微微发亮的身躯。

  等到意识回笼,桃木立刻起身,在看见淤泥安然无恙后才松了一口气,接着伸出手紧紧抱住了它。

  狂跳的心脏,不安与躁动。

  高度共感的情况下,淤泥能明白姐姐心中的难以言喻的情感,于是也将身体化作液体抱住她。

  反复的低语着。

  “最喜欢姐姐了!”

  ——我在这里。

  桃木深吸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不安的情绪,过往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原本就紧握的手更加牢牢的将淤泥抱着。

  是孩子在安慰大人。

  淤泥学着桃木安慰自己的动作,伸出细长的手一遍遍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也不知过了多久,桃木终于将情绪稳定下来。

  一直作为更成熟更稳重的那方,她总是游刃有余的样子,但其实不知道多少次在梦中惊醒都会担心淤泥离自己而去。

  现在再也不会了。

  桃木低下头将手缓缓伸入的胸前,在触碰到皮肤时,就像陷入了沼泽一般,化作细密的液体,所以指甲轻而易举的碰触到还在跳动着的黑色心脏。

  “我们是一体的。”

  这句话似乎也鼓励到淤泥,它翘起尾巴(?)以一种幸福的,欢喜的姿态,重复着桃木的话语。

  “我们是一体的——”

  “~%?…;# *’☆&℃……”

  原先所不能理解的音律,此刻就像最初的母语一般理所当然的理解——

  桃木用意念调动着四周的能量。

  不着分寸的身体被裹上细密的黑色液体,随后发生了异变,只见随着缓慢覆盖,流动的液体转化为类似布料的形态,四周漆黑的一切也变浅,微微泛蓝。

  直到太阳的光线照射到桃木的脸上,构造出这片空间的丝线也全数被她吸收完毕。

  身着黑色长裙的桃木漠然转过头,与一脸震惊的狗卷棘和面色平静的乙骨忧太对上视线,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日安。”她微微点头示意,接着开口询问道:“请问五条先生在吗?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商量。”

  桃木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需要见到五条悟,原先纯黑的眼瞳变成微微泛着紫与蓝的反光,在阳光的折射下,似乎还隐隐透出了细碎的金色,就像一枚深色且绚丽的欧珀石。

  狗卷棘对上桃木的眼神,突然的神色有些恍惚,呼吸却渐渐放缓,陷入了一种飘忽但又平静的状态中。

  “不必担心,一些小小的治疗手段而已。”桃木还没等乙骨忧太问出口,便先一步脱口而出。

  “狗卷同学的喉咙不是受伤了吗?”

  乙骨忧太愣了一下,紧接着转过头看向狗卷棘,少年现在已经从恍惚的神态中恢复,面色带着有些不可思议的摸上自己的喉结。

  “鲑鱼子!”

  狗卷棘因为祓除咒灵,不小心有些使用过度导致沙哑声音,此刻恢复了平时的清亮。

  “那么就带我去见五条先生吧。”

  ——————

  得到消息的五条悟以最快的速度摆脱了咒术高层喋喋不休的纠缠,回到了咒术高专。

  桃木与五条悟面对着面,拿起手茶杯缓缓吹了吹上面的热气,抿了一口。

  “相信现在五条先生已经对我们有了一定的了解。”她温柔的抚摸着依靠在她肩膀上的淤泥。

  “以及乙骨同学对五条先生所说的事情您也信不少了吧?”

  “我可是非常相信乙骨同学的呢。”五条悟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桃木,敏锐的观察着她的五官。

  与原先没有分毫的差别,除了眼睛的变化外,她自身似乎也出现了一股奇怪的气势。

  如果原先只是因为五官的秀丽会让人多看几眼,现在则是任何人也无法忽视——

  诡丽。

  朦胧的危险。

  就像蒙在华丽纱布下尖锐的刺刀,镶嵌美丽宝石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它所带来的锋利。

 

  陷入混乱,眼神空洞的桃木下意识的抬头望向走来的‘人’。

  不似人类的外表是属于超脱世俗之外的美貌,难以以男性或女性的美来形容,言语所致都无法感受这份美带来的震撼。

  祂望向桃木的目光却格外的温柔,□□着的脚踩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好孩子。”

  祂微微弯下腰,拥抱住迷茫的桃木,怜爱的轻抚她的长发,就像一位母亲拥抱着她的孩子,满是母性慈爱的姿态。

  “不要害怕。”

  祂牵起孩子的手,缓缓伸向牢狱中已经冰冷的小女孩。

  “可以轻易做到的吧?”

  “可以……?”

  “可以~”

  在桃木裸露的后背上,小小的嘴张开说道。

  “好孩子……”

  祂慈爱,温柔的笑。

  四周不知从何时蔓延起浓郁的黑雾,无声无息的吞噬着地下室冰冷的罪恶,这份异变也引起了外面正和男人打的不可开交的肌肉男人的注意。

  他以为是面前的男人想耍什么手段,于是手下的攻击越发凌厉,只想让这个人今天再也走不出这所废弃的医院。

  谁知黑雾的出现就像是鼓励了男人什么,男人开始流泪并且欢喜的哭泣,嘴里还低声念叨着,竟直接砍断了自己的手臂,甩向了一脸错愕的肌肉男。

  “轰——”

  飞溅。

  男人又拿起长刀补了一下,紧接着便转过头,脸上还满着期待和紧张,迫不及待的小跑进了黑雾。

  而祂温柔的看着桃木将自己身上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输入进冰冷的皮肤,被活生生饿死的女孩枯瘦的脸庞逐渐丰盈。

  心跳恢复。

  毛发生长。

  痛苦消失。

  等到一切结束。

  桃木恢复了意识,她茫然的抬起头,发现自己的怀中正抱着那个女孩。

  但是此时此刻她并非是冰冷的,尽管身上的淤泥并未褪去,但原来干瘪瘦弱的身体变得就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柔软又可爱,头发也不再干枯泛黄,安静的沉眠在她的怀中。

  所有的铁笼中的孩子,都像是陷入了甜美的梦境。

  痛苦和焦虑不再出现在他们的脸上,就像是得到了糖果,每个人都带着笑脸,身上斑驳的淤痕也消失不见,光洁的皮肤昭示着不可思议的奇迹。

  桃木。觉得自己躁动的内心似乎也得到了安慰,缓缓的闭上眼,又深吸了一口气。

  “你在做什么?!”

  身后却传来了男人暴怒的声音,他沾满着浑身的赤色,手中握着的长刀,不停的向下滴落着液体。

  “你怎么可以治疗猴子?!”

  他再也不朝着桃木使用敬称,看向她的目光仿佛看向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男人甩掉手里的刀,痛苦的捂住脑袋,眼球不停的充血,仿佛刚才的血液也溅射到了瞳孔中。

  他突然一遍一遍的朝墙上撞去,混乱的意识和杀意交错,额头撞击墙面引起了轻微的灰尘,几下就砸出一个小小的坑。

  男人哭泣着喊到:“我错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全都是我的错!!!”

  ——“我怎么把您的孩子教育成这样恶心的怪物!”

  “就让我死在这里……!”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男人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似乎正在看着桃木,但又像是透过她在卑微的仰望着什么。

  “让我清洗我犯下的罪孽。”

  说着他竟然捡起地上的长刀,朝着那些睡着的孩子们走去,眼神中带着的杀意和恨。

  桃木平静的放下怀中的女孩,径直走到男人的面前。

  “不可以。”

  “不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目光缓和,完全不像一个孩子此时应该有的平静。

  “就算……的孩子,也不可以留下这些恶心的污秽!”男人激动的挥舞起刀,却没有一下碰触到女孩。

  他是想要将利刃插入脚下孩子的胸膛。

  “噗嗤。”

  桃木对上男人不停缩小的瞳孔,缓缓将插入胸膛的刀拔了出来,就在瞬间,她替男孩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那就杀掉我吧。”

  纤细白皙的手握紧了锋利的刀刃。

  “啊啊啊啊!!!”

  男人痛苦的嚎叫,口中开始不停的涌吐着鲜血,最后倒在了地上。

  桃木松开了手中紧握的,蹲下了身体。

  在确定男人陷入昏迷后,桃木从昏迷的男人怀中掏出了手机,拨打了110。

  过往的一切就像被拨开了云雾。

  桃木敛下眼中的思绪。

  脑海中已经完全想不起刚才的记忆,过往的自己也如同被隔上了厚厚的黑纱,但身体的意识不停的告诉自己。

  ——有什么出现了。

  是自己所渴望。

  追求的——

  ‘拇指姑娘’

  每只鸟只有一位属于她的拇指姑娘,只有属于她的拇指姑娘,才能够救起残缺的鸟。

  就像天生目盲的孩子,突然恢复了光明,能清楚的看清自己所在的世界,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是残缺的。

  ——我要找到它。

  在此之前,我要平凡的活着。

  桃木低下头,意识有些恍惚和迷乱,但一个想法在心里仿佛萌发出的树苗破土而出。

  我要平等的,平凡的学习这个世界,努力做一个‘人’。

  等到它来到我的身边,我要告诉它——

  我是残缺的。

  ——从我的心脏开始跳动时,我就在等待你的到来。

  ‘拇指姑娘’。

  也许是失血导致,她眼前的一切似乎变得有些模糊,头脑的思维也变得缓慢。

  桃木闭上了眼。

  来自真实缝隙的未来,化作细细的黑色流体,包裹住她。

  淤泥贴上年幼姐姐的额头,小声说道。

  “我也最喜欢姐姐了。”

  ——————

  在虚无梦境之外。

  被淤泥紧紧包裹着的,冰冷残破的躯壳中,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