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住红肿的花蒂猛吸小说:岳今晚让你弄个够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咬住红肿的花蒂猛吸小说:岳今晚让你弄个够

  宫崎俊彦仔细打量,见那微胖青年好像是警视厅目暮警部的下属,佐藤警官、高木警官的同事千叶警官。
  小孩胆挺肥的,竟然敢跟踪警官。
  不过千叶警官在监视谁。

  宫崎俊彦往远处望去,见一个身材窈窕,长相漂亮的女子正站在一辆汽车旁打电话。
  咦?那不是小田夏子吗?

  宫崎俊彦还记得在豪华游轮上,他怀疑小田夏子。

  这会儿遇到,又见有警官监视,想必是警方的人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只是监视小田夏子的怎么是千叶警官,难道是豪华游轮上的事件移交给警视厅目暮警部办理了?

  宫崎俊彦正胡思乱想,打电话的小田夏子已经挂断电话,打开车门坐进车里。

  汽车开走后,宫崎俊彦见千叶警官也跑到一辆汽车旁打开车门上车。

  西装突然被拽了一下,宫崎俊彦低头,见江户川小朋友仰头看着他,“宫崎叔叔,我们也跟过去看做什么?”

  宫崎俊彦,“……”其实他也有些好奇。

  宫崎俊彦走到自己车旁,打开后车门,把两个大袋子放到车后座里,关上车门坐进驾驶座上。

  江户川也赶紧坐进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

  宫崎俊彦把汽车开离停车场,不远不近地跟在千叶警官的汽车后面。

  期间,小田夏子停下车子到卖登山用品的店买了一包东西又离开了。

  江户川小朋友见千叶警官的车子直接跟了上去,“先不急跟着,我进去打听一下。”说完,下车跑进店里,没过一会儿就回到车里。

  宫崎俊彦见江户川小朋友回来了,就一边驾驶汽车往千叶警官离开的方向追去。“打听到了没有,她买了什么?”

  江户川皱着小眉毛,“她买了绳子和刀具,却没有买别的登山用品。”

  宫崎俊彦也皱起眉,“看来小田夏子的确有问题,没准是想拿绳子、刀具做坏事。”

  江户川扭头看向宫崎俊彦,“宫崎叔叔认识她?”

  宫崎俊彦点头,见前面红灯亮了,就停下车子,“我前些日子坐游轮遇到过小田夏子。”说着,把在游轮上的案子说了一边,然后继续行驶。

  江户川听完宫崎俊彦的话陷入沉思。“听你这么说,小田夏子真的有问题,而且小田夏子今天买了绳子和刀具,是不是要对某人动手,而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关口菊衣的丈夫。”

  “我也觉得有这个可能,不过这都是我们的猜测。”

  江户川眨巴眨巴眼,“没关系,我会告诉毛利叔叔,让毛利叔叔跟目暮警部说这件事。”

  宫崎俊彦瞄了江户川一眼,知道他是想用毛利的声音,给目暮警部打电话,提醒他这件事。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追上千叶警官的车。”

  “没追上也没关系。”江户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扒着一旁的车窗往外面看。

  过了一会儿,江户川突然叫唤道:“宫崎叔叔快看,在那边。”

  宫崎俊彦一打方向盘,连忙跟了上去。

  直到千叶警官停下汽车,宫崎俊彦才停下车,望着远处小田夏子把汽车开进一栋公寓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见千叶警官打开车门,不急不慌地下车到旁边便利店门外买点吃的,就回到车里。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千叶警官进去,更不见小田夏子出来。

  宫崎俊彦扭头和江户川小朋友说:“这好像是小田夏子的住处。”

  江户川点头,“我看也是。”

  宫崎俊彦刚要说话,兜里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
  掏出手机一看,见是Gin发的短信。
  (什么时候回来?)

  宫崎俊彦,“???”随即反应过来发信息。
  (你在我住的公寓?)

  (快点回来。)

  宫崎俊彦刚想发信息问Gin怎么进去的,就想起Gin的身份。

  是他犯傻了,一个门而已,怎么会挡住Gin。

  江户川小朋友见宫崎俊彦脸色变幻,“宫崎叔叔……”

  宫崎俊彦忙把手机放回兜里,“家里有人等我,我要先回去了,你是自己坐车回家,还是我送你一程。”

  江户川看了远处的大楼,收回视线看向手表,见时间不早了,就说:“麻烦宫崎叔叔送我回家。”正好回去用变声器给目暮警部打个电话。
  ……
  宫崎俊彦把江户川小朋友送到毛利侦探社,才驾驶汽车回到公寓。

  走进客厅,宫崎俊彦就听Gin说:“怎么才回来,去做饭。”

  宫崎俊彦不敢置信地瞪着Gin,“你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让我做饭?”

  “不行?”

  “行。”宫崎俊彦哪敢说不行,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转身拎着两个大袋子走进厨房。一边把袋子里的食材放进冰箱里,一边在心里生闷气。

  也不知道Gin抽什么风,以前明里暗里给Gin做了多少好吃的,Gin都不吃,现在却非要到他这吃饭。
  想吃好吃的,门都没有,顶多有面条。

  宫崎俊彦从柜子里拿出两个干面饼,煮上热水准备一会儿下面。

  当然,他也得吃点,不然Gin会怀疑他的用心。

  水开了之后,煮上面条打了几个荷包蛋。面好之后,把面条、荷包蛋盛到两个碗里,放了点香菜、香葱末,拿精盐盒往碗里放了点盐。

  偷眼瞄了下客厅,见Gin像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上的新闻,又找出辣椒粉往碗里的面条加了一勺辣椒粉。
  看我不辣死你。

  然后用大汤勺盛面汤浇到碗里,然后放到餐桌上。

  “面好了。”宫崎俊彦冲客厅喊了一声,就回到椅子上低头吃面条。

  Gin走进厨房,看着餐桌上的面条,脸上没什么表情,拿起筷子吃面。

  宫崎俊彦咽下嘴里的面条,偷瞄一眼Gin。本想看见Gin被辣到的样子,结果见Gin面不改色地吃面条。

  宫崎俊彦有些失望,怎么就没作弄到Gin呢!

  吃完面站起身,宫崎俊彦见Gin也站了起来。

  “你失望什么?”Gin突然站起身推开椅子,走向宫崎俊彦。“在失望我没被辣到。”

  宫崎俊彦有些心虚地往餐桌旁边挪动,“你要是不爱吃,下次……”话没等说完,就被Gin抓住胳膊拽到身边,抬起下颚吻住微微张开的嘴巴。

 宫崎俊彦看了Gin一眼,说出地址。

  Gin一打方向盘,汽车开往宫崎俊彦说的公寓。

  到了地方,Gin把汽车停到地下停车场。
  宫崎俊彦见Gin下车,也跟着下了车。

  看着Gin走向电梯,宫崎俊彦摸不着头绪地默默地在后面跟着。
  走进电梯,见Gin盯着自己,忙摁了下电梯里的摁钮,缩到角落里。

  因为电梯里有监控器,Gin用帽子挡住面容,没有说话。
  眼见着电梯快到顶层,宫崎俊彦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他现在有些闹不懂Gin想干什么,总不会是专门送他回家吧!

  “叮!”电梯门打开,宫崎俊彦见Gin走出电梯,就迈步走出去打开房门。

  进了玄关,宫崎俊彦下意识换了拖鞋,想起没有Gin穿的拖鞋。“我这没有你穿的拖鞋。”

  Gin没说话,直接脱下皮鞋,迈步走进客厅。

  宫崎俊彦看着Gin脱掉皮鞋,穿着袜子走进客厅,庆幸Gin的脚没有臭脚丫味。不然他可没胆子在Gin的死亡视线下去开窗户通风。

  宫崎俊彦看着Gin在客厅里扫了一眼,才转身看向自己。“我饿了?”

  饿了?
  怎么不继续问他话了?
  难道是想吃饱了再收拾他?

  宫崎俊彦眨巴眨巴眼,小心翼翼的问:“下面条行吗?”

  “行。”Gin应完声,就坐到沙发上。

  宫崎俊彦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了点青菜、两个鸡蛋,然后打开火煮上热水。

  洗好青菜后,偷瞄了一眼在客厅坐着的Gin。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宫崎俊彦收回视线,掏出手机见是榊给他打的电话。连忙接通,告诉榊他到家了,让榊不用担心。

  挂断电话,宫崎俊彦抬头见Gin看向他。忙缩回厨房,老实等热水开了煮面。
  ……
  做好面条放到餐桌上,宫崎俊彦冲客厅喊了一声,“面好了。”就缩到椅子上坐好,把前天买的水果啃了。

  他也不知道Gin会怎么处置他,也懒得想那么多。趁有时间赶紧把他没舍得吃的水果吃了,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Gin一边吃面条,一边看宫崎俊彦吃水果下饭。
  宫崎俊彦打了嗝,“呃……”

  “吃那么急做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宫崎俊彦看向面无表情吃着面条的Gin。“你……”

  Gin打断宫崎俊彦的话,“资料已经找到了,跟你没关系。”

  宫崎俊彦面露喜色,“真的,那你不早说。”害他吃水果吃到撑。见Gin目光瞥过来,连忙改口,“找到了就好,辛苦你了。”

  Gin看着宫崎俊彦的神色,说:“你现在,在组织的记录是发生意外失踪,你想回去吗?”

  宫崎俊彦摇摇头,“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你要是不硬拽我回组织,我就等组织其他人找到我再回去。”

  Gin放下筷子,“随你。”

  宫崎俊彦没想到Gin就这么答应下来,一时没反应过来。等Gin离开餐厅,宫崎俊彦才回过神来。

  收拾好厨房,宫崎俊彦到浴室用洗衣机把衣服洗完烘干,然后放到客厅落地窗前的晾衣架上,准备明天再晒晒太阳。

  离开客厅,扭头看向吃完面条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新闻,赖在这不走的Gin。

  犹豫了一下,才说:“我明天还要上班,要休息了,你也早点回……”话没等说完,就见Gin关掉电视,刚以为Gin识趣要离开,就见他脱掉风衣扔到沙发上,转身绕过沙发走向自己。

  “你……你要做什么?”宫崎俊彦看着比他高一头,挡住灯光的Gin,不由往后退了退。然后撞到卧室房门,把虚掩的房门都撞开了。

  Gin伸手撑住门框,看着眼神有些惊慌失措的宫崎俊彦。“今晚我在这睡。”

  宫崎俊彦仰头看着Gin,没料到Gin想住在他这。
  虽然有些不解,但宫崎俊彦还是点头,“我去给你准备客房。”

  除了一开始被吓了一跳,到没有想别的。毕竟Gin又不喜欢他,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

  Gin看了眼他身后的房间,“我看这间房就不错。”

  “……”宫崎俊彦抿了下嘴唇,“那我去睡客房。”见Gin绷着脸,没有让开的意思,就进卧室找出睡衣,从Gin的胳膊下面钻了出去。

  Gin,“……?”
  本想试试宫崎俊彦的反应,没想到人就这么溜了。

  宫崎俊彦收拾好客房,到浴室简单洗漱一下,就到客房睡觉了。
  被晾到一边的Gin,“……”
  ……
  翌日。宫崎俊彦睡醒后,起床走出客房。看到卧室门开着,走到门口瞄了一眼,见里面没有人,浴室也没有动静,想必Gin是离开了。

  宫崎俊彦走进浴室洗漱完,到厨房煮了米饭,煎些蛋饼卷上黄瓜丝、胡萝卜丝、虾仁,又拌些小干鱼、海带丝凉菜。
  宫崎俊彦拿了两个保温盒,一个盒里装米饭、蔬菜蛋卷,另一个保温盒装两个凉菜。
  然后才用了早餐,收拾好厨房。

  到卧室换了身西服,离开住处驾驶汽车前往学校。

  到了学校,走进网球部就看见榊教练坐在椅子上看资料。
  “早安,榊教练。”

  “早安。”榊教练打量坐下来的宫崎俊彦。“你没事吧?”

  宫崎俊彦摇头,“我没事。”

  榊见他脸色如常,才问:“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我朋友,脾气有些不好,你别介意。”

  榊见宫崎俊彦这么说,也没多说什么。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网球部。
  ……
  宫崎俊彦上午和迹部打了招呼,出去找私人医生。
  下午,领着俩位找好的私人医生,让迹部看看。
  迹部同意后,宫崎俊彦才留下俩位私人医生,给他们说一下需要做什么。

  主要是让他们根据少年们的身体情况,看训练合不合理。如有身体跟不上的,需要怎么改进。

  宫崎俊彦交代完了,见到时间到了,部员们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就让俩位私人医生也回家,明天在正式上班。

  宫崎俊彦收拾好东西后,见迹部他们都走了,才锁好门离开。

  宫崎俊彦驾驶汽车离开学校,想到公寓里没有吃的了,就前往超市。

  到了超市外面,把汽车停到露天停车场,宫崎俊彦下车去超市买东西。

  买完东西,宫崎俊彦拎着两个大袋子走到停车场,见旁边有个穿着蓝色校服的小孩,正鬼鬼祟祟地躲到一辆汽车后面偷看什么。

  这小孩背影怎么有些眼熟。
  宫崎俊彦迈步走了过去,离得近了,果然发现是江户川小朋友。

  宫崎俊彦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把江户川吓了一跳,扭头见是宫崎俊彦。

  江户川把手指放到嘴边,示意宫崎俊彦小声些,别说话。

  宫崎俊彦顺着江户川小朋友视线看过去,见一个穿着便装的微胖青年躲在远处一辆汽车后面,盯着另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