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下面同时放两根进去小说*纯禽小叔别太猛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女的下面同时放两根进去小说*纯禽小叔别太猛免费阅读

她本就生的好看,一张漂亮的脸蛋宛若上帝精心雕琢过的艺术品,哪怕只一眼就叫人久久难忘,而这其中叫人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她的眼睛。

很美,当它安静盯着你看时,里面像是流淌着说不尽的暧昧与深情。

叶安抬眸对上夏以欢的目光,不知怎么,莫名觉得心跳似乎加快了几秒。

“看来对于失主来说,这只小熊或许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半晌,叶安轻咳一声收回了目光,面对死对头心跳加速可不是件什么好事,看来刚才她游的时间太久,现在俨然已经到了该休息的时候。

夏以欢应声笑了笑:“看样子是的。”

“叶总累了吗?”似乎看出她要上岸的意图,夏以欢轻轻向她伸出了手,“不如上岸休息一会儿,我正好买了水果和饮品回来。”

“好啊。”叶安点了点头,轻轻扶住她向自己伸来的手。

失物招领处离泳池不远。

叶安上了岸,并未着急坐下,而是先和夏以欢一起把小熊交给了坐在里面的工作人员,泳池客流量大,不慎遗失物品这样的事倒也时有发生,工作人员很快广播了通知,循环叙述了几次小熊的特征。

“To my love,to my love.”原本甜蜜的话被喇叭来回播报着,不知为何竟莫名叫人有些忍俊不禁。

叶安笑笑,就近在旁边的凉亭里坐了下来。

夏以欢似乎很懂她的喜好,买的水果和饮品都是她喜欢的,叶安垂眸看眼时间,这才发觉自己似乎已经游了一个半小时左右。

是该补充些体力了。

“一会儿有什么安排吗?”她道,随手拿起面前的车厘子放在口中,新鲜的车厘子水分很足,酸酸甜甜非常适口,“不如一起去附近的餐厅吃个饭?”

“好啊。”夏以欢应声,“叶总有什么想吃的口味,我这就提前预定。”

“都可以。”叶安说,抬眼,不远处突然有对小情侣急急忙忙的跑向了失物招领处,两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像是才刚刚步入大学的学生。

“您好,请问这里是不是有只穿着裙子的蓝色小熊?”因为距离不远,几人的谈话内容也依稀传到了这边。

“是啊。”工作人员点点头,见女孩儿颇为着急的模样,很快将小熊取了出来,“这是您的东西吗?”

“是的是的,没错。”女孩喜出望外的点了点头,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谢谢您。”

“这么喜欢这只熊啊。”男孩似乎也松了口气,抬手摸摸女生的头,“还好找到了。”

“不过就算没找到也没有关系,我再给你买一个就是了。”

“那怎么行呢。”女孩应声摇头,听起来像是在抱怨,但语气里却又满是遮掩不住的柔情蜜意,“这可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你送给我的,有纪念意义懂不懂。”

“懂。”男孩连忙点头,“我当时还生怕你不喜欢呢。”

“怎么会呢。”女孩笑笑,将那只失而复得的小熊紧紧攥在手心里,两人手牵手一起在沙滩上渐行渐远,“只要是爱人送的,无论什么都是最好的。”

只要是爱人送的,无论什么都是最好的。

叶安闻言不由得笑笑,这么多年来她连家人都没有,更别提什么爱人,一个人孤单久了,在看到这样的画面时难免会有所感触。

其实有个人陪着也挺好的。

“泰餐可以吗?”片刻后,耳边突然传来了夏以欢的声音,“我查到附近正好有家东南亚主题的餐厅,环境和口味都不错的样子。”

叶安这才回神:“嗯,可以。”

夏以欢笑笑:“那我就预定了。”

“口味不重吧?”叶安问。

“看过评论了,刚刚好。”夏以欢点点头,预定成功后随手将手机放在一旁,紧接着她又很快拿起一枚荔枝,垂眸仔仔细细的剥开了,“挺甜的,叶总尝尝?”

叶安的确有点想吃荔枝了。

这人始终像是会读心,总能把她照顾的面面俱到,叶安抬手接过,原本不悦的心情不知为何突然好了许多。

她这才后知后觉过来,其实自己也不是没有人陪的。

虽然这个人是夏以欢,一个她向来看不惯的人。

就像她所说的那样,荔枝果然很甜,叶安小口咀嚼着荔枝,唇角不自觉的缓缓扬了起来。

其实倒也还凑合。

-

两人抵达店里的时候正好中午。

这家店的装潢很有代入感,大厅里种了许多花草树木,蓝天白云的壁画,四处可见的金色小像,座位多以舒适的沙发和藤椅为主,周边有溪流在脚下缓缓流动。

这样的场景难免叫人觉得闲适和放松。

这会儿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顾客,两人来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服务生随手送上两杯果饮,又接连拿来菜单供二人选择。

叶安早上吃过了饭,这会儿倒也没那么饿,她垂眸浏览一遍菜单,只给自己点了份沙拉,之后便把选择权让给了面前的人。

夏以欢见状倒也不推脱,利落点了几个,将菜单重新递给了身旁等候的服务生。

叶安莫名有些困了:“一会儿吃完饭就送我回家吧。”

她盯着不远处的大屏幕,看上面循环播放着泰国的美景和风土人情:“以欢也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夏以欢点了点头:“好。”

“这家餐厅人倒是不少。”叶安笑笑,慵懒的用手支着下巴,“看来口味的确……”

话未说完,大屏幕里播放的内容却突然发生了改变,原本辉煌的大王宫逐渐隐去,变成一张甜蜜温馨的生活照。

再之后是更多,一张又一张,不同季节不同背景,但画面上却始终是一男一女两个主人公。

而其中一个叶安才刚刚见过,正是方才为她点菜的那个姑娘。

“没想到来的这么巧。”叶安很快反应过来,“正好赶上求婚现场。”

夏以欢笑了笑:“叶总怎么知道?”

“看到的喽。”叶安抬手搅动面前的果汁,扬起下巴示意给夏以欢看,“你看那个站在台下的男生。”

“他从照片刚刚切换的时候就站在那里了。”叶安说,“手里还拿了个小小的戒指盒,紧张兮兮的一直在偷偷念叨着什么。”

夏以欢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还真是。”

叶安眨了眨眼,由衷感叹:“真幸福。”

语毕,照片终于播放完毕,顷刻之间灯光发生了改变,那个男生一本正经的走上去开麦讲话。

叶安安静听着,这才发现原来他是这家泰餐的老板,和照片上的那位小姑娘很早之前就是旧识,两人在三年前一起创业,共同开下这家餐厅,那会儿顾客还不多,生意也并不景气,但所幸两人互相扶持努力前进,终于在漫长的黑夜后迎来了成功。

人的共情能力向来很强大,哪怕听着陌生人的故事,看着他们的幸福人生,自己也会深受感动。

男生接连又讲述了几件叫人难忘的事,直到后来台下的女主角再也忍不住泪水,快步跑上台去和他相拥。

在这一刻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更是有几个顾客被他们的幸福感染,自己也悄悄流下了眼泪。

搞的叶安都有些感动,抬手轻轻揉了下眼睛。

刚放下,一张纸巾就凭空出现在了视野。

“做什么?”叶安顿时有点羞耻,“我没哭。”

“嗯。”夏以欢点点头,用纸巾缓缓擦过她的眼尾,“只是眼妆稍稍有些花。”

“……”叶安叹了口气,半晌唇角无奈般的向上扬了扬,调笑般的道句,“你还能不能再贴心点。”

“譬如呢?”夏以欢也和她一样勾起了唇角。

叶安抱着手看向她:“那得问你。”

语毕,夏以欢很快接话:“抱抱怎么样?”

语气里带着满满的笑意,是对她刚才那句逗弄最好的回应。

叶安闻言一顿,刚才的感动全然不见,甚至现在还想揍她两下:“想得美。”

 

“叶总,以后有时间一定再来。”杨老师语气分明有些不舍,“我还给您做好吃的!”

“会的。”叶安点点头,按下车窗耐心听她讲话,“晚上风大,杨老师快进屋休息吧。”

“下次我再和以欢来看您。”她笑笑,由衷道。

“好、好。”杨老师总算放心下来,远远的张望几眼,这才终于转身回到屋里。

叶安关上车窗,重新坐直了身体。

“老师是个和蔼健谈的人。”叶安说,侧眸向夏以欢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随口闲聊,“她的家人呢,今晚怎么一个也没见到?”

“老师没有家人了。”话音一落,夏以欢突然说。

叶安愣了愣:“没有?”

“嗯。”夏以欢应她,“老师的丈夫在很多年前因事故离世,两人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至此抚养女儿的重担便全落在了老师一个人的身上。”

“只是在很多年后,她的女儿也在一起车祸中死于了非命。”

提到昔日的事,夏以欢的语气难免有些沉重。

叶安闻言心底突然有些难受,生老病死是常有的事,人活一世本应逐渐看开,但结合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叶安却渐渐改变了原本的看法。

有些事真的很不公平。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神明,我想他一定是个冷酷凶残的人。”不知过了多久,叶安再次缓声开了口。

夏以欢调动车子在前面转了个弯:“叶总这话是从何说起?”

“杨老师那么好的人,本应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可生活却偏偏叫她接连失去了丈夫和女儿。”叶安摇了摇头,“假如这背后真的有人在操控,这样未免也太过残忍些。”

“以欢。”叶安叹口气,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唇角,“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事情或许是一早就是决定好的。”

话音一落,夏以欢不易被察觉的滞了一下:“比如?”

“很多啊。”叶安说,“比如生老病死、成功失败,甚至你的出身,你的地位,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遇见什么人,在某个时机会做出怎样的事……”

“也许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身体里就已经被设定好了程序,至此这一生都要按照某个人的意愿而活,按部就班的做着他想你做的事。”

她难得和旁人提及这些,就连语气里也藏了几分愤怒和不甘,只是她知道身边的夏以欢不会理解,或许还会把她的言论当做无稽之谈。

于是她很快笑笑,不等身边的人接话就开口转移了话题:“随口说说而已。”

“明天就是周末了。”她说,状态重新回归慵懒的模样,“要不要一起去游个泳?”

“老师做的饭太好吃了,如果我不抓紧时间运动运动,以后再来拜访的时候恐怕一定会产生满满的罪恶感。”

她的声音带笑,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夏以欢应声点了点头,很快道:“好啊,正好明天没有别的安排。”

“叶总喜欢喝矿泉水还是功能饮料,什么牌子什么口感。”她笑笑,语气很轻,“我提早准备好。”

在做助理这方面她一直是有点子技能在身上的。

叶安轻轻扬起了唇,倒也没跟她客气,很快表明了自己的需求。

车子就这样缓缓向前行驶着,很快抵达小区楼下。

叶安推开车门下了车。

只是不等走上两步,突闻身后传来夏以欢的声音:“叶总。”

“怎么?”转身,夏以欢也跟着她一同下了车,这会儿正笔直的站在车前。

“我刚刚仔细想了想叶总说过的话。”夏以欢说,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声音一如往常平淡清冷,却又隐约有什么别样的情绪藏在其中,“其实你说的不无道理,也许真的有这么一种可能。”

叶安挑了下眉:“所以呢?”

“所以为了摆脱这样的困境,我们更应该努力才是。”她目光澄澈也真诚,“或许有一天我们终将成为命运的主人,执掌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

“当然,如果是叶总的话,我想你一定可以。”

这话她倒是爱听。

叶安闻言唇角不由得向上勾了勾,她摆了摆手,转身继续前行,夜风迎面吹来,撩动她的发丝,路灯洒下淡淡的光芒,有光影在她的身上跳跃着。

她启唇,声音不大,却还是顺着微风缓缓送入了耳膜。

“那还用说。”

-

转眼翌日。

叶安有个朋友是开会所的,才刚开业就强行塞给她好几张卡,强烈邀请她去玩,叶安推脱无果只得收下。

正巧夏以欢近来闲着没什么事做,叶安随手分她一张,没事多来运动运动也不错。

两人在前台登过记,拎着设备一同进了换衣室,这会儿时间尚早,换衣室里的人还不多,叶安转身去隔间冲了个澡,随手换上自己的泳衣。

于她而言,哪怕泳衣都要选择最漂亮的。

她的身材本就很好,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皮肤也保养的白皙清透,因为格外注重运动,全身上下连一块多余的赘肉也没有。

她本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完美了,但当看到夏以欢时,却又不得不承认其实她也很不错。

“以欢身材很好啊。”她抬眸看向眼前的人,下意识的向她取经,“平时有什么保养的方法吗?”

“方法谈不上,不过随便运动运动。”话音一落,夏以欢不在意的扬了扬唇。

叶安听了都想揍她。

夏以欢随手递了瓶水过来:“叶总也很棒。”

叶安轻哼一声,没再接话,只是接过水来喝了两口。

泳池分室内和室外的,为了给顾客营造出身临其境的效果,室外甚至还专门铺设了沙滩,支起了凉亭和遮阳伞,如果游累了,还可以去不远处的小型水族馆内游览。

做过了热身运动,在下水前,叶安随口问了一句:“以欢游的怎么样?”

“还可以。”夏以欢说。

叶安扬唇笑起来:“比比?”

“好。”

“三、二、一。”叶安轻声启唇吐出几个数字,两人对视一眼,纷纷入水。

叶安爱好很多,擅长的事也很多,登山、游泳、滑雪……她向来是个完美主义者,但凡做了总要做到最好,才入水,叶安就像只轻盈的鱼一般游动起来,轻易就和夏以欢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直到折返的时候,夏以欢都还在离她很远的位置。

叶安不由得扬了扬唇,这场对决恐怕胜负已分,但不等她再多想什么,身后的夏以欢似乎就突然加快了速度。

看来还留了一手。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叶安只是皱了皱眉,但她神情未变,只是在心底粗略的计算了下距离和时间,只要她一直保持现在的速度,在抵达终点时夏以欢依旧还是慢她一步。

果不其然,这场比赛终究还是叶安取得了胜利。

好长时间没来游泳,速度似乎比之前慢了不少,叶安扯下泳镜深吸口气,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懒惰。

“不错嘛。”之后她转头,看向身旁的人,“速度很快。”

夏以欢摇了摇头:“比不过叶总。”

“多练练就好了。”叶安不动声色的轻咳一声,其实夏以欢的速度的确很快,持久力也高,尽管自己刚刚取得了胜利,但毕竟是个短程的比赛,如果拉长战线最终谁会赢还真是不好说。

“再比一次么叶总?”夏以欢问。

“不了。”叶安瞥她一眼,抬手重新戴上泳镜,“接下来我想自己游。”

语毕,很快消失不见。

夏以欢没说什么,只是勾唇笑了笑。

游泳是件非常消耗体力的运动,两人在泳池中游了一会儿,岸上的水基本也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正巧附近有水果和小吃售卖,夏以欢准备替叶安买上一些:“叶总,我上去一下。”

叶安点了点头,并未在意:“嗯。”

夏以欢很快离开,回来时手上果然拿了不少东西,叶安抬眼看向她,随即发现她指尖竟然还勾着一只小熊。

“那是什么?”叶安有些好奇,“赠品?”

“不是。”话音一落夏以欢摇了摇头,“在回来的路上捡的。”

那小熊模样精致也漂亮,甚至头上还被梳了个小小的犄角,看得出主人似乎很宝贝她的样子,叶安游到案边支着下巴看她:“失主或许挺着急的,一会儿送去广播那里问问吧。”

“小熊身上还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吗?”

“有,胸口写了字。”

叶安闻言不由得好奇:“什么,念出来我听听。”

“是串英文。”夏以欢说,周身嘈杂也热闹,但因为两人的距离很近,叶安还是清晰的听到了夏以欢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