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被精灌成孕妇小说*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肚子被精灌成孕妇小说*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昨晚周沛就已经给她看过监控,没有什么异常。能肯定背后是有人在帮忙,因为殷雪下车后是接了电话,才往员工通道的方向走的。

这件事可能只有从殷雪身上能找到答案。
她选择放弃。

按照徐瑾曼的理解,殷雪和原身是有共同点的,比如精神上的偏执。回想书中为数不多的二人在一起的描写,以及殷雪昨晚的话……
她们之间很可能还藏着更深的东西。

徐瑾曼倒不是怕什么,是她实在不想再有过多纠缠。

沈姝没再接话,靠着窗口闭眸。

徐瑾曼则在这时收到一条短信,陌生号码。
‘给你发微信没回,我已到渠城,你让我查的事有眉目了,下月应该能回。’

渠城。
这地方有点耳熟,她想起来,原身周围的人里面,似乎只有原身的父亲徐韬是从渠城来的。徐韬二十岁到北城创业,认识了陆芸,然后才和家里没有感情的妻子离婚。
又把前妻生的儿子女儿带到北城抚养。

原身查徐韬做什么?

徐瑾曼不知这个人是谁,中规中矩回了一个OK。

除了这一条没有别的消息记录,她打开微信。刚开始因为消息太多她把微信退了,最近压根没想起来登。

一上线消息微信列表就似炸雷震起来。

好容易翻到和短信能对上的,也没有聊天记录。
备注写着‘王正’,她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朋友圈也是空白。

没有线索查不到别的,徐瑾曼背靠椅子,短裙下白皙的长腿交叠,闲来无事翻了翻消息列表。

宋容慧:【人我接走了。把她逼成这样,你也疯的够可以。】

好几个群还有艾特她的消息,没高兴去点。

指尖往下划。
从没注意过这些消息,也没看是哪些人,现在这么一看。

越看越不对劲。

除了少数有名字的人,和烂七八糟的群之外,剩下的备注都是数字和字母组成。

徐瑾曼随手点了几个,这里面有直播的网红,有演员居然还有明星。

16C,37D,44C,90F……

她望着这些数字,陷入沉思。
前面是号码牌,后面是X围。

“……”
真会玩。

粗略看了一下,微信人数三百多,算不上多,但这拿号码牌的人占了一大半。
这么说吧,每天见一个人,半年不重复。

工作量太大,打消了徐瑾曼删除的心思,她准备直接换个号码。

寻思着,就是不知这里面,还会不会出现第二第三个殷雪?

她和沈姝担子都不轻呐。

徐瑾曼朝沈姝的方向瞧了一眼,沈姝的脸偏向窗口,大概是单纯不想跟她说话。她始终闭着眼,暖光渡了一层在脸上,纤长的睫毛撒下淡影。

过于孤冷,以至于外面的烈日都清爽不少。

半小时车程,车停靠在紫荆园别墅区。

魏吴青就等在门口,同站在一起的还有两个人,徐瑾曼微微垂首:“她们谁?”

沈姝表情划过一抹意外。

徐瑾曼:“怎么?”
沈姝道:“我姑妈和表妹陈夏夏。”

徐瑾曼发现沈姝说起这个名字时,若有若无的审视,好像她应该认识。

还未走近面前一道香风袭来,一身连衣裙的年轻女孩儿凑到她跟前,挽上手,甜腻腻的喊了声:“瑾曼姐姐,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

还真认识。
徐瑾曼把被她挤在身上的手抽出来:“陪你表姐呢。”

说着虚揽住沈姝的肩膀。

沈姝微微一僵,下一秒又放松下来,魏吴青见状笑着上前将人迎进门。

“临时有个项目,你爸和沈俊一起出差了,得下周还能回来。所以我就让姑妈和夏夏过来玩,这样家里也不冷清。”魏吴青张罗着徐瑾曼落座,把大菜都放到她面前。

徐瑾曼:“没事,以后有的是时间见。”

“是是是,来……”魏吴青亲自给徐瑾曼盛了一碗汤:“这可是新鲜的补腺汤,大补的,专门给你炖的,你快尝尝。”

徐瑾曼接过汤,尝了一口,味道十分鲜美,很合她的口味。

魏吴青看在眼里,笑道道:“多喝点,这汤给Alpha补身体最是管用。”

徐瑾曼咽下汤的同时,眉心敏锐跳了一跳,听这意思怎么和给男人吃的韭菜牛鞭差不多?

她望着空荡荡碗,一碗汤而已,应该没什么要紧?

魏吴青又道:“曼曼啊,回门的事情这边的亲戚都定好了,等你过两天身体好点,咱们再具体商量一下。”

徐瑾曼的目光落在沈姝夹的那盘虾仁上,笑了笑:“这事听我老婆的就行。”

沈姝听着这话,细嚼慢咽下,才缓缓道:“你们决定就好了。”

忽然眼底没入一只漂亮白净的手背,接着碗里多了一只虾,沈姝顿了一下。

陈夏夏在二人之间来回梭巡,之后几次伸手去夹徐瑾曼面前的菜,尤其那份虾仁。

徐瑾曼始终无动于衷。

“夏夏,别这么没规矩。”终于,陈夏夏的母亲说道。

陈夏夏瘪了瘪嘴,“表姐,真羡慕你有瑾曼姐姐这么好的妻子,不像我……”陈夏夏说着看向徐瑾曼:“我也喜欢吃虾,就从来没人帮我。”

话毕,见徐瑾曼的筷子伸过去,陈夏夏没来得及高兴,徐瑾曼夹起虾又往沈姝碗里送。

沈姝这次转头去接徐瑾曼的目光,示意她适可而止。

徐瑾曼一半是做给对面人看,一半是真想对沈姝好点,她看过沈姝在沈家受的委屈。

沈姝收回目光,对陈夏夏道:“你想吃,就端过去吧。”

陈夏夏脸色耷拉下来:“不用了,你多吃点吧。”

魏吴青发现徐瑾曼吃饭不爱说话,尤其陈夏夏开了两次口后,徐瑾曼没搭理后,桌上就更安静了。一时间只有碗筷轻碰声。

徐瑾曼低眉吃着,手机传来几次震动,第五次她才点开屏幕。

顶上第一条。
85D:【瑾曼姐姐,你干嘛这么针对我?】

徐瑾曼怔了一怔,看看备注85D,又看看对面幽怨望着她的陈夏夏。

“……”
原身,不愧是你。

-

吃完饭徐瑾曼就借口休息,把沈姝拉进房里,反手关上门。窗户有一半帘子挡着,橙色余阳斜着从另外半边落地窗直照进屋内。

徐瑾曼转身,二人一时间靠近。
她闻到沈姝身上那抹恬淡的香草甜味。

“刚才你表妹给我发消息了。”
这事肯定是不能瞒的。

沈姝往后退开,盯着她看了几秒,淡淡说:“以前你很喜欢她。”

她和陈夏夏自小不对付,她喜欢什么,陈夏夏都会跟她抢。无奈家里长辈都喜欢陈夏夏那撒娇嘴甜的性子,尤其陈夏夏前两年进娱乐圈后,脾气越发骄纵,她几乎到了回回退让的地步。

徐瑾曼在她身边出现没多久,陈夏夏就和徐瑾曼有了联系。
虽然她不喜欢陈夏夏,可到底那是她的表妹。

她观测着徐瑾曼的反应。

果然沈姝早就知道陈夏夏会来,难怪昨天让她答应不碰身边人。
徐瑾曼道:“那是以前。”
“我说过你身边的人我不碰。再者,你不是知道,我是Omega。”

沈姝:“她是双性恋,AO通吃。跟你一样。”

“……”
她是不是应该提醒沈姝,她都人格分裂了,以前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徐瑾曼:“我也不是什么O都吃。”
这话有点不对,她重新道。
“我对Omega没兴趣。”

沈姝已经走到落地窗边,窗口开了半尺,温热的风吹动她的黑发,她点点头,樱唇微启:“那就好。”

徐瑾曼这才明白,沈姝看似已经相信她,实则一有机会还是会试探。

这才是真正的女主,没有安全感,去哪儿都喜欢找靠窗的角落,永远只信自己,时刻保持警惕与距离的狐狸。

殷雪拽着她腰间的衣服,抬起头迷离的双眼中有泪水还有不甘怨愤,从神态显然醉的不轻。

徐瑾曼使了力将殷雪的手扯开,双腿用力顺势从床上抬下来,光脚落地,两步越过床尾拦在沈姝面前。
只不过徐瑾曼因为身高优势,低眉看着沈姝时,给人微弱的压感。

沈姝半仰着头,迎着她视线。
徐瑾曼看她的样子不像惊醒,神色顿了顿:“我再怎么混账,也不至于干这事儿吧。”

当着她的面,把人叫过来?
虽然原身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沈姝缄默,平静道:“她进来的动静挺大,我看你没什么反应。”

“……”

徐瑾曼轻‘啧’,前两次可能因为分化症状,搞得她连作几天春|梦,刚才睡的发蒙,以为又是在梦里。这么一想,莫名被她说的有点心虚。

她没说话,反而外面听到应急按铃的护士开门进来。

护士进门一看到当下的情况,有点震住。

徐瑾曼没为难护士,直接把行政主管叫来。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最近挺好说话的?”她趿上拖鞋,在病房沙发落座:“看得出来徐家的钱,你们是一分没花在安保上。”

单最后一句,主管已是满头汗:“已经去查了,这肯定是误会,一定给您二位一个交代。”

连连应是。
半夜把人放进病房不说,还当着妻子的面发生这种事,这事儿可不小。

“那这事儿您看怎么处理?报警吗?”他看了眼床上状态奇怪的女人,问的小心,按理是不会报警处理,毕竟私人医院最注重名声。这到底也有徐家的股份。

主管见徐瑾曼不说话,反而打量着身边妻子,见状心里琢磨,大概是在征询Omega妻子的意见。

徐瑾曼倒不是要询问沈姝意见,而是发现她一直沉默,所以好奇。

听到床上的殷雪笑了几声,徐瑾曼回神。

“报警?徐瑾曼,她敢报警么?”
殷雪画了深色的浓妆,卷发在纠缠下凌乱而散,微抬着头,虽说着话,看向徐瑾曼的那双眼睛依旧是不清醒。

说完脸又贴着被子:“你怎么敢……怎么敢真的背叛我……”
她的声音奇怪,有点发抖,也不清楚。
两句话都更像没有思考的,思维上的条件反射。

后面的话没人能听得清,殷雪宛如陷入梦魇。

徐瑾曼眯了眯眼,殷雪和原身关系亲近,做的那些事很少有能拿出手说的,说不定还真有把柄在殷雪手上。

正思考。
沈姝淡淡道:“她不太对劲。”

原来一直不说话是在观察殷雪的反应,徐瑾曼示意医生上前查看。

“这是药物反应,具体还得做一下血检。”
万一是嗑/药,说不好真的要报警。

殷雪被带走后,保安查到监控,是个临时护工承认收钱,给殷雪开员工通道。
那个空档有个病房闹起来,守在这边病区的护士和保安都过去了,所以才被钻空子。

徐瑾曼敏锐的觉出点别的东西,殷雪的状态不清醒,不太可能把这些事做的这么顺利。

她觑向面色忐忑的主管:“你要是觉得一个护工就能打发我,那不如我先把你打发了?”

她的神态略显懒散,话说间则气场强势,让人不可小觑。

主管连忙承诺,亲自再查。

_

病房安静后,沈姝重新回到陪护病床,窗外是凌晨三点多的夜色,徐瑾曼今晚的举动,完全在意料之外。
她还是有点不适应这样的徐瑾曼。

“沈姝。”

徐瑾曼靠在沙发上,折腾一场后她的精神有些萎靡,说:“今天之后我们有必要达成一个共识,在外人面前我们需要演演戏。”
“恩爱妻妻。”她补充完,手撑起下巴观测沈姝态度。

原身可能还会有一些莺莺燕燕,如果每一个沈姝都置身事外,她处理起来会很费事。

沈姝眼皮微抬,“有这个必要?”

“你也看见了,我需要减少这些麻烦。”徐瑾曼温声道:“当然。如果有一天你遇见了真爱,散伙的事我们可以商量。这之前,就麻烦你委屈装一下?”

徐瑾曼打了个哈欠,走到床上准备躺下去,顷刻皱了皱眉,被子上都是那股刺鼻的酒味,还有淡而陌生的茉莉香。

沈姝:“可以。”

她瞧着面色不虞从床上下来,又回到沙发的徐瑾曼,道:“但我也有条件。不管什么时候,我身边的人,你绝对不能沾惹。”

徐瑾曼毫不犹豫,痛快应下。

吩咐人重新换了套新的床单被套,才躺下休息。
干净的被套有轻微消毒水的味道,还是不怎么好闻。

临近天亮主管从门外进来,战战兢兢告诉她,殷雪的血检结果显示正常,宋容慧刚把人接走。
睡眼朦胧的徐瑾曼,情绪不佳:“知道了。”

主管是怀疑这事和宋容慧有关系,毕竟宋家也是医院股东之一,如果从中安排不是没有可能。
徐瑾曼不认为,首先宋容慧没这个动机,其次宋容慧是殷雪发小,关系不错。

徐瑾曼想不出拥有这个动机的人。
把殷雪送到她床上有什么用?搞臭名声?可她名声够臭了,还能臭到哪儿去。

出院前给董事会的人打了招呼,将主管调走。

她本人可以大事化小,但徐家的名声不能,如果这种事也能敷衍了之,那这私人医院还有什么安全可信。

沈姝在一旁听着徐瑾曼打电话,眼底划过诧异。

魏吴青派来的人和周沛几乎同时到达,徐瑾曼打开周沛后车座的门,当着司机和周沛的面,看着沈姝笑了笑:“不分开坐,哪辆我都可以。”

这就开始演上了?沈姝淡淡转眸,在徐瑾曼直视中走到另一边的车门,打开,上车。
徐瑾曼扯了下唇,倾身钻进车内。

车行了一会儿。

“可以查停车场监控。”

徐瑾曼睁开假寐的丹凤眼,沈姝道:“她意识不清,不会是自己来的。”

徐瑾曼顿了几秒,身子靠向沈姝,声音只有两个人能听到:“你这算是再帮我?”

沈姝余光察觉前头的后视镜的视线,没有说话,就是态度肉眼可见淡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