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W有过程开车作文*原耽高速车文字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超W有过程开车作文*原耽高速车文字

车子已经起步,叶瑾然刚要右打方向盘转弯,就被岔路口的另一辆埃尔法迎面别停了。

B11的车头险些钻进黑色MPV的后车门里,叶瑾然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踩住刹车的脚,心有余悸地紧蹙眉头走下车。

而恰在此时,另一辆车上的人也摔门走了出来。

身材高大的男人径直朝着叶瑾然这边走来,他带着黑色口罩,压低的针织帽边缘露出皱紧的眉峰与一双墨一样冰冷深沉的眼睛,眼底暗潮汹涌,风雨欲来。

是沈琮。

叶瑾然下意识退了半步,反手扣开驾驶座的车门拉手,然而步步逼近的男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看也没看叶瑾然的动作,伸出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车门上。

驾驶席的车门被重新扣紧,但沈琮并没有收回手,反而就着这个姿势压下身,将叶瑾然牢牢禁锢在了自己与车门之间。

叶瑾然被逼到退无可退,也突然生起一团火气,他抿起薄红的嘴唇质问,“沈琮,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琮将头压低,几乎抵在了叶瑾然前额的发上,瞳孔幽深漆黑,深邃得仿佛能洞穿人的灵魂。

“我的礼物呢?”

两个人的距离过于贴近,说话时连气息都交融在一起,带来种耳鬓厮磨的错觉。

叶瑾然一愣,偏过头去淡淡地回答,“我说了没有礼物。”

沈琮却忽然笑了,“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瑾然顿了顿,一时间竟想不出任何托词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沈琮也没打算给他任何逃避的机会,继续问道,“除夕夜,叶总西装革履一个人守在我家门口是在等谁?”

“你觉得呢?”沈琮的质问让他在愤怒的同时更有种莫名的难堪与悲哀。

他这些自以为是的惊喜,在这一刻,在他喜欢的人眼里,都成了对方用来攻击他嘲讽他的笑话。

“我们,到此为止吧。”

叶瑾然微垂着眼睫,语气出奇得平静,话声落地后便以一种缓慢又不容抗拒的力道推开了沈琮双臂的禁锢。

他没有再看背后的青年,利落地转身向岔口处走去。

腊月的夜晚,风也冷得厉害,他没有为自己准备外套,或许说根本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狼狈地退场。

短短的几步路走过来,衣服中的热气已经散尽,寒风沿着缝隙钻到骨头里让人忍不住颤抖,但叶瑾然的脊背却依旧绷得笔直。

忽然,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兜头罩了下来,沈琮隔着外套将人抱住,然后硬拉进了自己的商务车里。

“你是故意的吗?”

叶瑾然被人强横地推在沙发式的皮质座椅上,始作俑者却半跪在腿边,俊帅的脸上双目睁突眼眶微红,几个字像是咬在唇齿间,狠厉又委屈。

“叶瑾然,玩弄我就让你这么快乐吗?”

叶瑾然诧异,恍惚了片刻才下意识反驳,“我没有。”

“你有!”沈琮一字一字,尾音轻颤,又带着咬牙切齿的控诉。

“你瓦解了我对自己二十多年的认知,你改变了我的审美,改变了我的爱好,甚至于我的……性取向,你每一次的都让我萌生出热切的希望,却又一次次漫不经心地扼灭它……”

“我不相信你对我完全没有感觉。”

叶瑾然完全没有见过沈琮这副既强横又委屈的模样,如同一只被始乱终弃的大型犬,虽然依旧威武地竖立着浑身的毛发,却发出了可怜巴巴的呜咽声。

他忍不住将手搭在男人轻颤的肩头,又很快被人拢起包裹在掌心中。

“我听到了电话里的烟花声。”

沈琮抬起头,抓着叶瑾然的手轻吻在他的腕间。

“当烟花声响起的时候,我知道你其实一直在等我。”

叶瑾然如同被那滚烫的吻灼烧了一下,他错愕地看向沈琮,才发现对方自始至终都望着他的眼睛。

复杂的情绪一时间百转千回,明明刚才自己还因为沈琮的热搜而黯然伤神,为什么在对方眼里自己反而成了阴晴不定始乱终弃的那个?

“我从来没有玩弄你的感情……”叶瑾然有些语塞,空白的感情经历让他根本没办法招架如今这样复杂的局面。

但沈琮的双眼已经再次亮了起来,他站起身双手撑在叶瑾然左右两旁的扶手上,修长的四肢在局促的空内根本无法舒展,于是二人的距离被再次挤压,几乎能透过衣服感受到从彼此身上散发出的热度。

“那我的礼物还有效吗?”

沈琮将头凑到了他的颈部,吐露的呼吸沿着脖颈延伸而上撩拨着敏感的耳蜗,声音低哑而暧昧。

叶瑾然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沈琮没有给他任何反悔的机会,直接迎上去吻住了那两瓣绯色的唇。

明明更亲密的事情都做了,但这却是两个人第一次接吻。

叶瑾然没想到沈琮会这么突然,下意识想后退,却被男人用手指卡住下巴,诱哄着,“张开嘴宝贝,让我进去。”

沈琮几乎将人整个抱在了怀里,湿滑的舌头在唇齿微启的瞬间便进入了对方温热的口腔,肆意搅动吸吮。

叶瑾然被亲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喘息着推搡男人的肩膀,却被反手抓住手腕扣在了椅背上。

沈琮亲的上瘾,将对方嘴里每一寸湿热滑嫩的肌肤都用舌尖尝了又尝,才意犹未尽地将头抬起来。

叶瑾然的两片薄唇已经成了娇艳的鲜红色,晶莹的涎水挂在唇角,胸口伴随着喘息而微微起伏。

他的瞳仁中似乎没有焦距,看向沈琮的眼神茫然却动人。

沈琮忍不住又低头亲了亲,直到被人在舌尖咬了一口,才收敛地松开了对方柔软的唇舌。

叶瑾然脸颊上已经染了绯色,连耳尖也变得通红,他看着目光中仍透着意犹未尽的沈琮,轻咳一声,“先稍微节制一下。”

沈琮原本以为叶瑾然是被自己亲得害羞了,但下一刻就注意到对方在说完话后忽然突兀地换了个坐姿。

叶瑾然笔直修长的腿支撑交叠在一起,觉察到沈琮的视线,又欲盖弥彰地扭过了头。

沈琮自己已经习惯了最近时不时就会对叶瑾然硬一硬,但没想到对方居然也会因为一个吻而起反应。

真的是,既纯情又撩人。

叶瑾然只感觉有些丢脸,自己早过了热血上头的毛头小子年纪,居然仅仅因为被人亲了一下,就冲动得无可奈何。

眼见自己这边一时半刻不会消停,又实在无法在沈琮的面前表现得坦然自若,只好采取了迂回的战略手段。

他推了下男人的手臂,“你去前面开车吧。”

“想去哪?”

“我家。”

沈琮应了声好,却半抱着叶瑾然挤进后座里,宽敞的坐姿顿时变得狭窄,叶瑾然几乎坐到了沈琮的腿上,所以也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了身子底下传来的异样的触感。

叶瑾然吃了一惊,一时间动弹不得,“你怎么……”

沈琮坦然地说道,“我是一个健康的,精力充沛的25岁成年男性。”

所以面对男朋友会起反应才是最正常的反应。

叶瑾然到底虚长几岁,凭着几年丰富的人生阅历,几个呼吸后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也不再扭捏,拍了拍沈琮环箍在自己腰际的手说道,“我先开车。”

沈琮却不为所动,只是按下了手边的一个按钮。

后座与驾驶席中间的隔板缓缓降下,停在了中央的位置。

小助理坐在驾驶座上,咧开的嘴角还来不及收起,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叶瑾然的视线中

叶瑾然:“……”

小助理背地里虽然已经被尴尬到扣出了一套观湖别墅,但仍然非常有职业素养地露出了虚假的笑容,“晚上好,叶总,准备去哪?”

叶瑾然硬是扯出了一丝和善的笑容,“格调云汀,麻烦了。”

随着隔板重新合上,小助理脸上虚假的微笑已经重新咧成了不可描述的笑容。

她深深吸了口气,紧握住方向盘启动了汽车。

后方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她刚准备踩刹车,就听自己老板卑微谄媚又理直气壮地恳切道,“就一口,就再亲一口。”

谢谢!磕到了!

小助理将车行驶在空旷的主路上,只觉得冷冷的狗粮往嘴里丧心病狂地塞。

等把车子开到了目的地,先走下车的却是叶瑾然,他划开车门,原本笔挺的西装外套与马甲已经不知所踪,而衬衣外只披着沈琮那件黑外套,劲瘦的身体被并不合身的宽大外衣包裹着,更显出一种欲盖弥彰的氛围。

虽然脸上没什么情绪,但湿润绯红的眼尾与嘴唇上细小的伤口已经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经过驾驶座时,仍与小助理道了谢。

小助理赶忙摇摇头:别客气,都是我活该。

自家老板在后面不急不缓地跟出来,路过驾驶席时也停了一下,从钱夹里掏出一张卡。

小助理看得满眼热切,“琮哥!这是封口费吗!我肯定什么也不说!”

“想什么呢,我们是正经谈恋爱,封什么口。”沈琮啧啧两声将卡塞进车窗里,“加班费,年夜饭添几个菜。”

小助理美滋滋地接过卡,“祝您和叶总百年好合!”

沈琮挑了挑眉,回头看到叶瑾然正站在大厅门口处,明显是在等自己。

告别了小助理,他大步朝着叶瑾然走过去,快到门口时,却被对方拉住,将口袋里的口罩掏出来给他带上了。

沈琮拉低帽檐,轻轻在叶瑾然耳边调笑道,“叶总这样好像是在和我偷情。”

叶瑾然撩起眼睫,突然笑了一下,“所以你要乖一点,千万不要让我男朋友发现。”

沈琮接戏简直信手拈来,他恰当地露出一副惊慌的表情,“哎呀叶总,我们一起回你家,你男朋友知道了不会吃醋吧?”

叶瑾然不理他,沈琮却亦步亦趋跟在后面,惴惴不安地继续问,“我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你男朋友知道了不会生气吧?”

沈琮看着他无奈的模样,忍不住又逗弄了一句,“那我们在同一张床上做……”

“闭嘴!”叶瑾然当机立断拉住沈琮的手,快步穿过大厅朝着电梯走去。

 

试镜结束,韩明负责定回程的机票,除夕的经济舱早已售罄,因为这次出行只带了一个造型师和一个助理,于是经纪人大笔一挥,直接给大家升了商务座。

沈琮正式接剧的几年堪称拼命三郎,过年过节不是在剧组就是在准备进组的路上,得知能在春节前回家,连小助理都难免有些激动。

“妈!对对对我订好车票了,初一早晨就能到家!能赶上年夜饭,肯定能!”

沈琮本来正带着眼罩补觉,不知怎么就被这通电话叫醒了,他靠在沙发上翻了几眼手机,目光停在了一个备注了猫咪图标的联系人上。

手指沿着骄矜又可爱的猫猫头摩挲了会儿,最终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叶瑾然的手机亮了起来,清越迷人的男声伴随着吉他的背景音缓缓响起,在寂静的晚上显得格外扣人心弦。

“嗯?”叶瑾然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他点开扩音,慵懒随意地回了一声上扬得单音。

透过听筒传来的声音湿润而低哑,像一只餍足的猫,施舍般伸出一段蓬松柔软的尾巴尖,无所顾忌地将人心撩拨得纷乱不堪。

沈琮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尽力将气息显得平缓,察觉到小助理飘过来奇怪的目光,他不动声色,却靠在沙发上将双腿上下交叠搭在了一起。

“你明晚……有安排吗?”

“怎么了?”叶瑾然没有直接回答,他将煮好的咖啡倒进杯里,一边向沙发走着,一边等待着沈琮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边迟疑片刻,才以一种闲谈般随意的口吻说道,“我回程的飞机定在了明天晚上。”

“除夕夜吗?”

“对。”

叶瑾然勾起一丝唇角,有些遗憾地回答,“明晚我约了人。”

“……没关系,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小助理本来正犹豫着要不要明天起早去买点儿特产,刚想向韩明请俩小时假,就发现沈琮的神色如万花筒一般,从温柔到能醉死人骤然变得暗淡阴沉。

韩明悠哉悠哉地推门进来,看到沈琮的表情也有点儿意外,于是对小助理挑了挑眉:这位爷又怎么了?

小助理抿着嘴摇头:突然就这样了

韩明思索了片刻,又朝着旁边的方位挑了下眼:隔壁来找晦气了?

小助理瞬间噤若寒蝉。

韩明摆摆手,“小苏,去街上买两碗凉茶来。”

“好的韩哥!”

小助理如是大赦,兔子一样从椅子上弹跳起来,穿外套拿背包一气呵成。

小苏离开后,韩明坐到沈琮旁边的沙发上,语重心长地开口,“筑星派来的那个孙子……”

沈琮奇怪地扭头看向他,“筑星又搞什么动作了?”

韩明诧异,“不关筑星的事儿?”

此刻他也意识到自己和沈琮的频道压根没对上,但话题既然已经挑起了头,韩明便顺势说了下去,“筑星最近想捧蔺辰,这个你应该也能看出来,不然不必把刘耀又请回来给他当经纪人。”

沈琮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神情,只淡淡地问了句,“所以呢?”

韩明压低声音,“蔺辰当初退圈的原因整个筑星都讳莫如深,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这次能回国,明显就是搭上了大船。你虽然和蔺辰从出道开始就认识了,但人都会变得,你自己小心。”

“你让我小心谁,蔺辰吗?”

沈琮仰靠在沙发中央,随意地将胳膊搭在旁边的靠背上,目光幽远,像是陷入了一段陈旧而杂乱的回忆里。

“你知道么,蔺辰明明可以选择接拍一部受众面更广更容易上星的新剧作为自己的复出之作,为什么又偏要来出演这部显然不能上映的电影?”

韩明皱眉,“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他是冲着阮鸣的名气来的。”

沈琮牵动了一下嘴角,眼里中透露着凉薄的笑意,他偏头看向韩明,以一种预知了结局般笃定的口吻轻轻说道,“他是为了我。”

·

除夕当夜,叶瑾然推掉了晚上的约会驱车赶到了沈琮居住的那片园景别墅区。

他将车子横停在院子旁边的小巷子里,又拉下遮阳板上的化妆镜整理了下自己稍微凌乱的刘海儿与衬衣的领口。

他今年穿得十分正式,Acia秋季高定款西装内还配了同色的西装马甲,紧束笔挺的正装将挺拔的背部与腰线勾勒出十分禁欲的弧度。

虽然电话里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叶瑾然并非真的打算拒绝沈琮的首次主动邀约。

只要对方肯迈出最艰难的第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他都愿意给予最大的惊喜。

看看时间,沈琮的飞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T城降落了,他侧身将包装好的礼物放到副驾上,属于沈琮的腕表被包裹在印有情节人广告词的手提袋内,而叶瑾然自己的那块早就提前佩戴在了手腕上。

刻着fluoxetine字样的银色表带扣在白皙劲瘦的腕部,银蓝色的表盘上镶嵌着陀飞轮框架,随着主人的每一个动作在月色下反射着浅淡的光。

他估算了一下从机场到别墅的时间,等待的中途便拿出手机打算提前看一下沈琮今晚的机场造型图透。

没想到刚打开微博,推送的却是#沈琮蔺辰幽会#、#沈琮男友力#还有#沈琮蔺辰疑似复合#这样特别有煽动性的热搜话题。

叶瑾然抱着好奇的心情点进去,想看看营销号究竟又搬出了怎样的老瓜新吃法。

没想到点进去的第一个热门却是几套偷拍图,还贴心地配上了文字解释。

某天深夜,蔺辰从沈琮家中出来,两人痴情对望,恋恋不舍。

阮鸣新剧角色敲定当晚,沈琮蔺辰甜蜜幽会,疑似旧情复燃。

最新的一套则是机场图透,沈琮和蔺辰乘坐同一班飞机回到T城,落地后又结伴从专用通道离开,二人举止亲密形影不离。

底下的评论五花八门,从尊重祝福锁死到奶奶你追的cp终于结婚了,有一些质疑炒作的评论,也都湮灭在了琮辰粉浩渺的结婚祝词中。

评论区欢天喜地,叶瑾然的眼里却渐渐失了温度。

原来自己第一次来到沈琮家的那天晚上,茶几上那套用过的茶具是蔺辰的。

沈琮喝醉当天,出现在镜头里的黑色衣角也是蔺辰的。

就连原本邀请了自己的除夕夜,他们也在一起。

沈琮隐瞒了他。

或者说根本没有与他解释的想法。

叶瑾然想,原来是这样。

他和沈琮之间的关系,原来是这样。

和金主,和包养,和那些最不堪的词语,其实也没什么不同。

关上手机,车内重新堕入到一片黑暗之中,叶瑾然仰头看着逼仄的车顶,突然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

他扯下领带,布料的末端却牢牢勾在了脖颈处的领针上,徒劳地拉扯了几下后,他好像骤然失去了力气,颓然地撑在方向盘上,手掌捂住脸颊,低沉地轻轻喘息着。

纤长的睫毛扫过柔软的掌心,留下一片湿润的温度。

就到此为止吧。

对于二人真正的关系他自负到没有想要去确认,当然也就不会得到肯定的答案。

而现在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在一起变得更加难堪前将事情画上最后的休止符。

他早已经不是因为一段挫败的感情经历就萎靡不振的毛头小子,更何况他和沈琮之间,也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感情”。

叶瑾然重新撑起身体,车窗外沈琮的家仍然一片漆黑的建筑物,不远处却是万家灯火,彻夜通明。

他慢慢将领带绕过领针解下,微弱的月光透过车窗,随着叶瑾然的动作再次照亮了腕表上的那串定制的字符。

叶瑾然神情一暗,手指沿着上面fluoxetine的刻痕缓缓抚摸到字尾。

沈琮,是不一样的。

那是他最晦暗时刻的精神寄托,是他久别重逢的光。

他无法拘束于光。

光应该是自由的。

叶瑾然独自坐在黑暗中,远处不知哪里点燃了焰火,璀璨的色彩铺天盖地笼罩下来。

他想了想,将礼物换算成现金给沈琮汇了过去。

转账成功的信息刚弹出,沈琮的电话就追了过来,询问他为什么要突然打钱。

叶瑾然平淡地说,“就当是恭喜你吧。”

他挂断电话,沈琮却再次拨了回来。

“钱拿回去,我只要自己的礼物。”男人的声音已经不再从容,他的声音低沉,即使是透过手机也带了些无意识的紧张与压迫感。

叶瑾然旁边骤然绽放了一朵巨大的烟花,伞型的花朵点亮了静谧的夜空,叶瑾然瞳眸中倒映出绚烂的光彩,眼底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没有礼物。”他们之间本身也不该有那种东西。

沈琮气笑了,“既然如此那这叫什么?钱货两清?”

叶瑾然没有否决,“随你怎么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