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在浴室征服了小雪小说:再把大腿翘高一点小雪全文列表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么公在浴室征服了小雪小说:再把大腿翘高一点小雪全文列表

雷大锤一个忍不住就伸出了自己罪恶的大手,想要当场掐住白皇后的脖子和对方同归于尽!

“你这个混蛋AI还跟我这儿装人类小女孩玩我?!”

“看我今天不跟你来个你死我活?!”

雷大锤气到头发都炸起的扯着白皇后的领子,白皇后脖子上那个闪着白光的标志也开始跳动的越发急促起来。

像是没有想到这个新来的人会对自己动手,白皇后睁着惊恐的眼睛一脸无措的紧紧抱着自己的玩具熊看着拽起自己衣领的雷大锤。

雷大锤本来举起的手都快要揍到白皇后的脸上了,可是他一个大男人,伸手胖揍一个小女孩。哪怕对方是个顶着小女孩外表的AI,他真揍赢对方也很没面子。

欺负小孩加上欺负女人这两个buff叠加,雷大锤觉得这比让他一个钢铁直男穿女装还丢人。

于是雷大锤原地暴怒的拽着白皇后的脖领半天都没有把拳头落下去。

“你个倒霉催的混蛋电子狱警!”

“跟我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

“快点换成别的样子,我非要跟你现场大战三百回合,亲手拆了你的零件!”

雷大锤凶巴巴的放着狠话,然后顺手丢开了白皇后的领子。

白皇后却因为雷大锤的话抱着自己的好朋友蓝胡子原地大哭了起来。

“......”

蹲在白皇后面前的雷大锤无语。

怎么感觉这个白皇后,好像真的和外面那个面瘫混蛋不太一样啊?
但是也不能排除这个混蛋狱警又是在搞什么手段想套路自己。

“喂,别哭了。”

“哇——!”

白皇后站在原地,哭的又委屈又大声。

如果不是这个纯白空间只有雷大锤和白皇后两个人,雷大锤都怕被路过的人不小心听见以为他好大个男人欺负小孩呢。

“喂,你别哭啦。你不是个AI吗?怎么搞得真和人类似的,还有七情六欲呢。”

雷大锤吐槽完,白皇后竟然真的不哭了。

挂着泪花的小脸怎么看怎么可怜。

雷大锤虽然也不算什么标准意义上的好人,但是看着可怜兮兮的白皇后也是真的激不起和对方干仗的心情了。

“喂,你到底是不是三号监狱的那个AI主管啊?”

“之前还说好了通关游戏之后就给我最高权限,我就可以离开监狱了。”

“结果现在倒好。游戏都到关底了,我角色通关没通关都不知道。”

“安途先生,你说的游戏是那个在童话世界寻找爱人的游戏吧?”

“嗯,按照通关彩蛋的话来说。应该是。”

雷大锤干脆坐在了地上,和对面的白皇后聊起了天。

“那你有在游戏里找到自己的爱人吗?”

“没有,都是游戏而已,只是个背景设定罢了。”

而且还是特别前后不搭尬,毫无逻辑的那种背景设定。

好好一个鬼畜游戏鬼畜到底不就完了。结果最后彩蛋搞个什么一路追爱。

对于他这种完全对恋爱游戏设定不感冒的人来说,简直是精神污染。

白皇后却歪一下脑袋。

“可是我记得,那个游戏里被追逐的爱人一直都在啊?”

“你怎么会没有发现呢?”

“一直都在?在哪儿?我全程就没有见到所谓的爱人角色出场好吗?鬼畜游戏罢了,根本不讲逻辑的。它要是开局给我整个公主被坏人抓走要我去救,我也就压根不会打到通关了。”

“为什么呢?”

“因为老子根本就不玩恋爱主题的游戏。”

雷大锤说着话直接躺倒在了地上。

虽说是不玩恋爱主题的游戏,但谁能想到业内顶尖的主播也有一天会为了生活所迫不仅在恋爱游戏里通关不说,还身体力行的贡献出了自己空白的感情经历。

白皇后见雷大锤放松的躺在了地上,也原地坐了下来,抱着自己的小熊看着雷大锤。

“安途先生,其实那款游戏里被寻找的爱人一直都在。”

“虽然你可能没有注意到,但其实他一直都保护着你。”

“直到此刻,他也一直在你的身边。”

闻言,雷大锤呵呵一笑。

“呵呵,白皇后。你说这种话...该不会是想和我说,你自己就是那个一直被我忽略的游戏里的爱人吧?”

雷大锤以大字形躺在属于白皇后的纯白空间里,连眼皮都没有睁开的嘲笑着白皇后的拙劣演技。

白皇后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拍拍雷大锤的心口。

“玩游戏的时候,你果然都没有留意吗?”

“留意什么?那些莫名其妙的弹窗炸弹和总喜欢杀个回马枪的致命机关吗?”

白皇后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从雷大锤的身边站了起来。

“安途先生,你的通关好像真的要失败了。你希望再来一次吗?”

听到这话,雷大锤一下子从地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通关要失败了?”

白皇后朝着雷大锤害羞的笑了一下,然后再一次朝雷大锤举了下手里的蓝色布偶熊。

“蓝胡子先生告诉我的。”

“你说你的这个玩具熊?”

雷大锤一脸‘能不能别演了’的无语表情。

但是白皇后却继续开口道。

“蓝胡子先生还说,雷安途先生很可爱。”

“他希望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够顺利通关。然后得到你想要的任何礼物。”

“礼物?还任何礼物?你的这个蓝胡子朋友怕是跟我这儿玩游戏当网络相亲呢?”

“老子只是想要离开这所空荡荡又无聊的监狱重获自由。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还能顺便把外面监狱里的坑爹系统该拆的老旧零件都拆了。”

“我看你们这个监狱多少有点年久失修所以功能都退化了。”

白皇后抱着小熊看着在自己家里指指点点的客人忍不住和怀里的小熊吐了下舌头笑了。

“安途先生真的很可爱。”

“所以,蓝胡子先生问你,真的很想要拆掉监狱里的老旧零件顺便升级一下监狱各项功能吗?”

“我不是说了吗?如果到时候可以的话。”

“而且,你这个好朋友不是说我通关快失败了嘛。那我要是失败了的话,是不是在现实里也会死?也就没有机会再打隐藏福利了?”

“是的,安途先生。”

白皇后一脸遗憾的和雷大锤点头。

雷大锤摸着下巴打量着对面的白皇后和她怀里的玩具熊。

“那....你那个蓝胡子朋友刚刚说,我还要不要再打一次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还能有办法把已经要死的人重新复活?”

见雷大锤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白皇后高兴的掂了下脚尖解释。

“是的安途先生。只要你不想死,不想要通关失败的话。蓝胡子先生说,他可以借给你他的心脏帮助你重新回到原始关卡,然后重新再来一次。”

“但是这一次,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哦。如果你还是不幸输掉的话,蓝胡子先生的心脏也会跟着一起枯萎的。”

“你的这位好朋友要把他的心脏借给我?”

“是的先生。”

“那,我就接受他的好意吧。反正这白得到的机会,我就算是真那什么...咳咳咳也不算亏哈。”

听说自己还有濒死复活重新再来的机会,雷大锤心里又再次燃起了通关的希望。

白皇后也非常高兴的走到雷大锤的面前,示意雷大锤蹲下来。

很快,白皇后那只鲜活可爱的小手就放到了雷大锤本来已经失去跳动的心口上。

“咚咚!”

雷大锤真的随着白皇后的手,听到了自己胸口再次恢复的心跳声。

那么的有力,那么的温暖。

“咚咚——!”

“安途先生,希望你这一次能够顺利通关。到时候我们再见面吧。”

说完话,雷大锤捂着疯狂跳动的心口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从那个阴冷潮湿的地下酒窖醒了过来。

“咳咳咳咳咳...”

“我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咳咳咳,可是之前那个白皇后不是说要让我从原点重新开始吗?”

“我怎么还在这个酒窖里?”

雷大锤顶着一身湿漉漉的酒水从地上站了起来。

身上的热量重新回来,心脏也开始重新跳动的感觉真的很好。

雷大锤穿着那身都市预言者的衣服,在准备自己打开门离开这个阴森的酒窖时。酒窖的门竟然从外面打开了。

雷大锤立刻摸向了自己的随身口袋,警惕的看向那个黑色的人影。

“预,预言者先生。是我,薇薇安。”

“薇薇安?”

雷大锤原地思考了一会儿,想起来这个眼熟的身形是白天那个撞入她怀里的美艳女郎,也是游戏最后这个地图的关键NPC。

“原来你叫薇薇安啊?”

雷大锤没想到,这位关键NPC的人物丰容做的还挺详细的。

不仅样子好看服装精美,而且还有个自己的名字。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雷大锤不记得自己的通关攻略有这个剧情。

或许又是全景游戏自动补全吧,雷大锤一如往昔这么理所当然的想着。

 

雷大锤必须要忍受酒馆匪徒们一次次将他的脑袋按进酒桶的游戏情节。

和二维游戏的时候不一样,这一回雷大锤被按进酒桶里,注定是要感受窒息溺毙感的。而且他全程不能反抗,必须等反派角色主动把他放出来。

但是在所有不幸的坏消息中有一个万幸的好消息。

那就是只要挺过了这最后一个关底的剧情线,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的雷大锤先生就可以顺利通关,获得那个足以让任何人疯狂尖叫的隐藏福利。

为了已经近在眼前的成功,雷大锤这个向来不受窝囊气的游戏暴徒也选择了闭上眼睛接受之后的挑战。

在游戏之外的世界,因为那不断推进的攻略系统进度条,让所有为星际和平感到担忧的人都深深的皱紧了眉头,屏住呼吸等待着审判的降临。

【核心系统攻略进度98%...】

【核心系统攻略进度99%...】

【核心系统攻略进度99.5%...】

站在星际联盟最高指挥所的各大部长还有核心成员们都忍不住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等待着那仅剩的百分之零点五的攻略进度。

这样一个牵动所有人神经的时刻,没有人发出一点声响。

大家的眼睛都紧紧盯着那不断跳动显示加载中的省略号。

就像是所有人为星际联盟守护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和平做最后的祈祷。

“奇迹一定会发生的对吗?”

有人站在最高指挥大厅仰着头看着大屏幕上持续跳跃却没有继续前进的进度。

当有一个人忍不住这样说的时候,来自星际各个星系的公民们也都怀抱着这最后的期望。

此时此刻,哪怕是平时有政见冲突的种族,也放下了彼此的成见关注着那个红色的进度条。

没有任何一个星际公民希望守护了许久和平的联盟防护网被击败或者毁掉。

如果失去了这个最强核心系统的权限,所有人都能预见那些被防护网一直挡在外面的星际猎人们会做些什么。

“奇迹真的会发生吗?”

在每一秒都犹如一个世纪般的漫长时间里,大家看着那还是持续不动的进度条开始忍不住的忐忑了起来。

一秒钟...

两秒钟...

直到足足五分钟过去了,那个已经显示攻略进度到达99.5%进度条仿佛被什么东西阻拦了去路,竟然停止了它继续攻略的脚步。

“这是...攻略失败了吗?”

“我们的核心防护系统难道和攻击者的对决出现了转机?”

“一定是这样!”

“已经足足五分钟过去了,攻略进度完全没有再继续了。”

有人忍不住这样大声说道。

但是不等指挥大厅的成员们高兴,站在最中间的领导人却扶上自己的单边镜片打断了大家的议论。

“攻略进度不再继续了,但是核心系统也依旧没有回复任何一条答疑信息。”

“作为星际联盟中容量最大的背带系统,他只是暂时和攻略者形成了僵持局面。这并不意味着系统自己成功防卫掉了攻略者的侵袭。”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德苏拉尔局长。”

紧急事态战略中心的领导者,也是星际联盟防护网最高指挥德苏拉尔转身看向了所有望着自己的人。

“在核心防护系统和攻略者僵持的这段时间中,下发指令让所有核心星际公民区自查可疑IP。除了政|府部门内部系统,银行和监狱等其他拥有职权的系统也不要放过。”

德苏拉尔局长的指令一经发布,手底下的所有人员全部都马不停蹄的开始迎接这自查量庞大的工作挑战。

同时,在游戏里被活生生按进酒桶直到晕过去的都市预言者——也就是我们的游戏主角雷大锤也在生与死的边缘努力挣扎着。

“咳咳咳咳...”

雷大锤在被按进酒桶终于溺晕过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快要接近死亡了,所以出现了严重的幻觉。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就像是之前通过游戏关卡遇见过的某个人。

......

“啊,想起来了....咳咳咳咳,是那个倒霉催的交通工具!”

所谓的交通工具,就是雷大锤在游戏第二章地图关底遇到的那个,连简单对白都没有的蓝发NPC。

“见鬼了,我怎么会在自己生命快要垂危的时候,看到那个家伙。”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我单身太久,所以对一个游戏里的低级NPC也能产生这种见鬼的憧憬吗?”

雷大锤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浑身湿哒哒的在内心吐槽着。

“好冷啊。”

雷大锤忍不住低声的喃喃着。

因为被酒馆老大太多次的惩罚,已经几乎没有一点力气的雷大锤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加上他身上冰冷的几乎已经没有一点热量,心脏都仿佛要被过低的体温封锁跳动。

雷大锤绝望的想“我还不想死。”

雷大锤好不容易翻过了那么多的陷阱和大坑才走到了这款游戏的最终关底。

眼看着都要通关了,都要从这空荡荡什么也没有的监狱出去了。他却因为体力不支加上过度失温要死了。

“这也有点太流年不利了吧...”

雷大锤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忍不住这样遗憾的说着。

当他的心跳终于坚持不住停止了跳动人也完全陷入昏迷之后。

他头顶的游戏弹框开始出现了【主角死亡,游戏攻略失败】的字样。

但是这个弹窗提示也只是短暂的跳出了一秒又很快像是被什么系统bug给侵蚀了一般,发生了来回反复的电子跳频状态。

从【主角死亡,游戏攻略失败...】到【主角正在死亡,死亡进度98%...】【99%...】【97%...】来回横跳。

“咚咚!”

“咚咚—!”

在一片死寂的地下酒窖里,从已经没有呼吸的雷大锤身上突然意外的传来了一阵清晰可闻的心跳声。

但那心跳声的出现并不是来自已经失去意识的雷大锤的胸口。

而是从雷大锤那个不起眼的游戏口袋里,不断的,越来越有力的跳动。

那格外清晰而带着沉重节奏感的心跳声,就像是一个刚刚新生的怪物的心跳。

每一次的跳动,都是那么的有力,根本不像现实世界里普通人类身上会有的强大生命力。

伴随着这个心跳声越来越强也越来越快,已经陷入了昏迷的雷大锤仿佛感受到了一种召唤,重新在一片洁白的世界里睁开了眼睛。

在那片洁白的梦中世界里,雷大锤像是一个毫无秘密的新生儿,只穿了一条单薄的白色睡袍站在原地。

他转过身,看到了穿着一身漂亮白裙的人类小女孩微笑着站在对面。

那女孩怀里还抱着一个蓝色的奇怪布偶熊,很像雷大锤在游戏的老照片中看到的那个。

“你好,我是白皇后。”

“这是我的好朋友,蓝胡子。”

“很高兴能够认识你,请问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小女孩一脸天真的抱着自己手里的好朋友友和雷大锤自我介绍着。

雷大锤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白皇后的小女孩,有点不能将这个明显活生生的人类和自己之前见过的AI虚拟形象画上等号。

“呃,你好。我叫雷安途。”

雷大锤忍不住和对面的小女孩说了自己那个真实但不为人知的名字。

“雷安途先生你好,真的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我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孤单了。”

“还有我的好朋友蓝胡子也是。”

小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和雷大锤举了下手里的蓝色布偶熊。看起来十分的羞怯怕生。但是又似乎因为这个一片纯白的世界真的太孤单了,所以她宁愿鼓起勇气来和雷大锤说话。

“这里是什么地方?”

雷大锤还是很想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

因为从这一片看不到边际的白色世界醒来之后,雷大锤还记得他之前好像在游戏里死了。

......

也或许还没死他现在只是在做梦。

但雷大锤看着这个什么也没有的世界,不能确定自己究竟是不是到了天堂。

“安途先生,这里是我的家哦。”

“你还是第一个进来我家里的人。”

雷大锤听着小女孩的话,不由的有些意外。

“这地方是你家?”

说着话,雷大锤又抬头四处打量。真的就是一个什么也没有,仿佛连脚下的地面都是虚幻的空白世界。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家里看起来什么也没有?”

小女孩不由的愣了一下。

“我说了呀,我是白皇后。我家里一直都是这样。”

“但是没有人的家是空无一物,这儿简直像个牢房一样。”

雷大锤忍不住和小女孩吐槽。

可小女孩却像是不能理解。

“我的家像个牢房吗?”

“嗯。真的挺像的。尤其像那种关押最危险罪犯的牢房。”

“因为怕犯人会自残啊,或者借用任何可能的工具伤人,于是房间里什么物品也没有。”

雷大锤说话的时候,还耸着肩四处走动了一下。

走来走去发现这个一片空白的地方大的离谱,好像完全没有边界线。

小女孩抱着自己的好朋友玩具熊,表情有些难过的看着自己的‘家’。

“蓝胡子,你说我们的家真的像个牢房吗?”

小女孩对着自己怀里的玩具熊忍不住问到。

然而玩具熊好像真的只是一个玩具熊,并没有回答小女孩的问题。

“蓝胡子,你怎么不说话啊?”

小女孩没能得的回答,声音都开始显得悲伤了起来。

雷大锤看着小女孩站在原地可怜巴巴的样子。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走到了小女孩的面前戳了戳那个蓝色的玩具熊。

“呃,我说白皇后。你的好朋友蓝胡子它好像就是个普通的玩具来着。玩具是不可能会说话的。你问它也是白问。”

“玩具不会说话吗?”

白皇后听到雷大锤的话,像是不敢置信一样,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雷大锤。

雷大锤也蹲在白皇后的面前,发现了白皇后脖子上那个明显的AI标志。

那个白色的浅浅的标志,是雷大锤在进入星际监狱的当天就深深刻在脑海里,独属于第三宇宙位面中转站蓝月监狱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