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速特别快详细的文章*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39画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车速特别快详细的文章*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39画

车速特别快详细的文章*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39画

“大哥大哥不好了,靳轩小叔和你朋友打起来了,打的可凶了!你快去看看吧!”

“打就打呗,能怎么着啊。”睚眦在床上翻了个身,烦躁的用被子捂住头。

“都见血了!”

睚眦眼睛刷的睁开,一把掀开被子,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谁见血了?”

“不知道,反正他们打的可厉害了!”

睚眦不爽的暗骂了一声,只能出门去给人收拾烂摊子。

石北拉着睚眦来到了大河村平日里赶庙会的广场,看到这广场的时候,睚眦还觉得有点好笑,“这怎么打架还找个这么宽敞的地方?生怕施展不开呀。”

广场地方还是挺大的,上面还有个大戏台,是庙会的时候专门请人唱戏用的舞台,而打架的地点离台子也不远,周围还围了不少人,时不时有叫好声传出。

“这看着也不像是闹大了呀,倒像是在玩什么杂耍呢。”

睚眦刚一凑近,围观的村民就下意识的让开位置让他进来,这打架的人里面怎么说也有睚眦城里来的朋友呢。

“咳咳……”旁边叫好的村民这下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转口开始干巴巴的劝架,“哎呀,别打了,石东来了,这有啥事就好好说嘛。”

何若晨听到睚眦来了,顿时打的更起劲了,他可得好好在睚眦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学习成果,别连个没成年的小子都打不赢,那可太丢人了。

不过这小子下手也太黑了,反应也快,还真是哪疼往哪儿招呼呀!

靳轩刚将何若晨按在地上,就听到有人说睚眦来了,慌忙中抬起头,看到的就是睚眦黑白分明的双眼和那看热闹的态度。

像是根本不在乎他们打成什么样,也不在乎谁会受伤。

一个不察,何若晨抓住机会抬脚将靳轩踹开,然后又是一拳打在了靳轩脸上。

靳轩闷哼一声,第一时间不是反击,而是再次看向睚眦的方向,在看到睚眦皱眉的时候,他的心脏忽然开始剧烈跳动,世界都慢了下来,就连何若晨打过来的一拳都仿佛放慢了速度。

靳轩明明能躲开,但还是硬生生受了这一拳,就是想要在睚眦脸上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个神情。

而睚眦也确实是被惊到了,他看着恍惚状态的靳轩,震惊中还带了几分紧张,心中询问系统:

这靳轩是不是脑子坏了?你扫描一下他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这正打架呢,不赶紧揍过去,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对手的弱点吗?

系统:【……】

眼看着系统沉默,不准备为他解答疑惑,睚眦也不能看着何若晨就这么揍这小智障啊,连忙伸手挡住了何若晨的又一拳,“行了,这打起来没完了?”

“不是,是这小子先挑衅我的,他先找我茬!”

睚眦拽着何若晨的衣服让他起身,“行了,人家还没成年呢,欺负未成年可太丢人了。”

“我没欺负他,他刚刚打了我好几下呢!”

睚眦刚要说些什么,然后就见靳轩摇摇欲坠的站起身,表情上透露出几分脆弱,“没事儿……是我的问题,你们不用吵了,我先走了。”

何若晨:“……”

何若晨眼看着刚刚跟个狼崽子似的靳轩,一转眼就变成这可怜兮兮的受害者形象了,“我艹……”

“艹什么艹,你多大他多大!欺负个未成年,你可真行啊。”

“我……”何若晨这可真是一肚子委屈呀,但是他还是咬牙憋回了自己到嘴边的脏话,不行,不能暴躁!

要稳住,千万不能上当,这装可怜谁不会呀!

“我肚子好痛……”这么一想,何若晨也委屈巴巴的开始哭诉自己身上这里疼那里疼了。

“别装,我看你打架发力的时候,肌肉可全都使劲了,也没见你疼。现在知道疼了,我看你就是挨揍挨太少了。”

嘴上说的不留情,但是回去睚眦还是找了金疮药给他,“自己抹。还有哪里不舒服,就自己翻药箱。”

被成功安抚的何若晨美滋滋的回屋了,他就知道睚眦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肯定舍不得他挨打。

何若晨不知道的是,转头睚眦就拿着同样的药去靳轩家里了,他也承认,确实是担心靳轩小可怜没人照顾,怎么说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不至于连这点关怀都不送。

果不其然,睚眦翻窗到靳轩屋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独自一人蜷缩在床上,无人关心,也无人照顾的可怜样。

“这怎么混的跟个留守儿童似的。”

睚眦知道靳轩肯定能听出来自己来了,所以也不主动打招呼,而是将手里的金疮药扔到他枕头边,“回头自己抹药啊,我走了。”

刚要离开,睚眦就听到了短暂的抽泣声。

一瞬间,睚眦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一波接着一波的泛起,整个人都处于发懵的状态,但是却又有一种诡异的兴奋感。

如果是小时候的靳轩,那哭一哭也没什么,但是现在的靳轩顶着那么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哭起来就让人觉得有点反差。

最主要的是靳轩这张脸和天上那家伙真的是一模一样!

虽然这靳轩肯定不会是那家伙的全部神魂,但起码也会有点联系!且退一步来说,就算是全无关系,那靳轩顶着这张脸哭,也让睚眦觉得相当痛快。

这就是替身梗的魅力吗!

明知道这肯定不会是那家伙的全部,报复也报复不到他身上,但是光看着同样的一张脸,都让人觉得兴奋……

“咳咳。”睚眦努力压下自己乱七八糟的念头,重新转身,“你,是在哭吗?”

靳轩依旧是背对着睚眦,沉默不语,就连刚刚的抽泣声都像是幻听一般。

睚眦也不生气,开口逗他,“不说话我就走了啊。”

睚眦刚挪一步,靳轩带着哭腔的声音就出来了,“你都不理我了……”

靳轩原本还憋着想要表现自己成熟稳重的一面呢,可是这么多天了,睚眦压根不吃这一套!

只有自己弱势一点,才会吸引过来一点点的注意力。

可是远远不够。

“我没不理你呀。”睚眦坐在他床边,“你都多大了还哭鼻子啊?”

“谁让你不理我的。”靳轩坐起身,转头露出来泛红的双眼。

泪水打湿了眼睫毛,看着像个受委屈的小狗,带着几份脆弱和惹人怜惜的味道,但是却不娘气,是一种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杂糅感,矛盾的和谐。

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睚眦没了其他的心思,反倒是想起了自己以前把他当做徒弟和后辈教导的日子了。

怎么说也是自己之前养过一段时间的小崽子,不能因为那家伙而迁怒,对他也不公平。

“行了,你也别哭了,之前是我想岔了。”

睚眦揉了揉靳轩的脑袋,觉得自己好好对他其实也不错,若是以后真的证实了他和那家伙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岂不是正好!

趁机多占点儿便宜!

“来,叫一声好哥哥,我以后就不生你的气了。”

靳轩不乐意,“可是按照辈分,我是你叔。”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

不过睚眦可不管这出了五服的辈分,“不叫就算了,那我先走了,我回去再生十天半个月的气。”

“别!”靳轩连忙拉住他,眼底的脆弱委屈消失不见,一声哥哥仿佛在嘴里绕了三四遍才不舍的吐了出来。

“哥哥……”

睚眦奇怪的皱起眉,看了眼双眼发亮的靳轩,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靳轩怎么不憋屈呢?如果不憋屈的话,那还有什么可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