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七画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七画

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七画

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七画

张强嘿嘿一笑,这要是别人,他就不来了,毕竟再怎么闹,家里人总归是家里人,肯定还是要一起赚钱的。

但是这石东不同啊!

他来之前可是打听过了,这石东直接把老家屋子给炸了,一点都不留后路,不像是会给所谓小叔面子的。

“所以我只是来试试,我们公是公,私是私,我自信我给出来的价格一定会比你小叔给出来的优惠。”

睚眦也不拒绝,“我会好好考虑的。”

“那我就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

不考虑私人原因的话,张强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往日里他和石建家就互相抢了不少的生意,他优惠稳妥,而石建家则是大胆,什么路都敢走,什么人都敢用。

如果是以前那种世道,那他争不过也拼不过,但是现在上面眼看着越来越严,开始整顿了,像是石建家那边乌烟瘴气的,是个正经做生意的都不会沾惹。

不过现在说这个还是太早了,现在厂子还没建好呢,什么都没到位,张强来这里也只是争取一个机会罢了。

机会争取到手了,张强也没拉着睚眦不放,反而是天南海北的聊着,没往工作上扯,所以还算是宾主尽欢。

等终于把人送走了,石建国不关心工作,只关心儿媳妇会不会有。

所以他特意叫来了石西,问了问那女娃娃的事情,“咋样,喜欢不?”

石西尴尬的看了一眼大哥,睚眦移开视线,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知道大哥是靠不住了,石西只能表明态度,“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啧。”石建国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你不想结婚你想干啥?想屁吃吗?”

“我大哥不是也还没结婚呢吗?你倒是催催他啊!”

石建国噎了一下,“你大哥那是要干大事的!”

“那我也去干大事。”

石建国翻了个白眼,“你别跟老子扯!那孩子多好呀,又文静又腼腆的,你该不会是嫌人家不能说话吧?”

“没有!人家不能说话咋了?街口小爷爷家的黑妞会说话,但一张嘴就让人不爱听。”

“那为啥不同意?”

石西无奈,“我不想结婚,对人家没感觉!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

“什么感觉不感觉的,小屁孩知道个屁。”

“对,我现在还是小屁孩呢,结婚是大人的事儿!”

“嘿,你这臭小子!”

石西见亲爹没话说了,直接拍拍屁股跑没影了。

石建国摇摇头,然后看向坐在摇椅上的睚眦,有心想催婚吧,但是又觉得这孩子主意大着呢,婚事肯定是攥在自己手里的,当爹妈的也不能说啥。

而且光看着睚眦坐在那里,哪怕是这懒散的坐姿,普通的衣服,石建国也总觉得自己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一点都生不出催婚的心思了。

明明是从自己婆娘肚子里爬出来的,这怎么越长反倒越不像自己的种呢?

长相确实是有几分他的影子,但是这气质不像是村里的娃娃。

他真的能生出来这么厉害的孩子?

晚上石建国把自己心里的小纠结跟李梅说了,李梅直接一脚把他踹了下去,“你当然生不出来了!你看看你家老石家那几个歪瓜枣的!怎么可能跟我家东子一样啊?这一看就是我李家的基因改造的!”

石建国揉了揉被踹疼的大腿重新爬上床,“你老李家才没啥好基因吧,你那几个侄子不都是地里刨食的。”

李梅扬了扬下巴,“这还用说,肯定是跟着我长得!也就我这么聪明,才能养出来这么好的儿子。”

石建国被自己媳妇这骄傲的小表情逗笑了,“行行行,我说不过你,总归好的都是遗传你,坏的都是我行了吧?”

两人小小的闹了一番,石建国心里的纠结倒是没了。

毕竟无论如何,这孩子都已经长成这模样了,如果传出去,他因为孩子太优秀而心里难受,怀疑这怀疑那儿的,要被别人说不知足了。

石建国的想法睚眦不知道,他这些天也没心思关注便宜老爹的心理活动,正乐呵呵的跟系统扒墙角看男女主互动呢。

石意一个小萝卜丁似的个头,但也知道喜欢俊的,天天跑到靳轩家缠着人家跟她玩,按理说在原剧情里,靳轩因为背景不好,被打成坏分子,属于是没人搭理的。

所以就越发显得石意真心可贵了。

可如今看靳轩的状态,虽说不上好友成群,但村里人也没孤立他,所以根本不可能对一个小萝卜丁产生被救赎的感觉。

【蝴蝶效应听过没?这就是。】

“之前那个张妮都因为原文剧情的不可抗力找上门了,这男女主之间的联系,竟然会因为小小的改变而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睚眦虽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但是他知道姻缘是怎么一回事。

以前他翻月老的姻缘簿,命定的男女之间就算是额外插入其他阻碍,也会阴差阳错的在一起,是改变不了的。

除非……

他们不是真爱,不是命定的天选对象。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是来锻炼身心重新做人的,不是让你来当月老的!】

睚眦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系统这么一说,真的颇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我怎么感觉你在心虚啊。”

【……】

多说多错,系统选择闭麦。

睚眦也就是逗逗系统,不准备真做些什么。

他现在只想快速度过世界,恢复实力后杀个回马枪。

“睚眦!”

睚眦正闭目养神呢,熟悉的声音就传过来了,这些天老是听人叫他石东,好久没人喊他的本名了。

刚一睁开眼,就被扑了个满怀。

理着寸头的何若晨激动的和睚眦贴贴,“我好想你啊!”

睚眦嫌弃的把他推开,“叫师父或者哥,不准喊我名字。”

何若晨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阳光都仿佛藏在他眼睛里了,脱去了以前好骗的憨憨样子,现在的何若晨倒真是脱胎换骨了。

“叫睚眦亲切。”

睚眦也不在意,不轻不重的训斥了一声,“没大没小。”

这村里忽然来了个陌生人,还是打扮气度都不一般的公子哥,没一会,这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

“是来找石东的吧!这发达了认识的都是有钱人啊,听说那小子是开着车来的!还是军车呢!”

“这老石家真是时来运转了。”

“别说了,你看老石家像是能沾光的吗?”

“就是,这老石家办事太绝了,石东回来不是还把房子给炸了吗!”

“要我说也是活该。”

“说实在的,这石东看着倒像是在城里长大的,那气派可真唬人。”

“可不是,石家这基因是真不错,那几个小子都挺俊俏的。”

“对对对,还有他们家那个女娃娃,哎呦,真跟年画娃娃似的,有福气嘞。”

本来还在聊睚眦呢,这话题拐着拐着就拐到石意身上了,在旁听着的靳轩也悄声离开了。

靳轩知道自己找他是自讨没趣,但还是跑去找睚眦了,结果到知青点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你来晚了,小东带着他朋友出去玩了,好像是进山了。”

靳轩本来想进山找一下,可是又觉得自己好像跟的有点太紧了,朋友也没有天天形影不离的。

这么一想,靳轩就咬牙忍了下来,结果第二天去找人的时候,发现他们又结伴出去玩了,第三天依旧如此。

到了第四天,总算被早早守着的靳轩给逮住了,他也算是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这个城里公子哥的样子。

看着也不怎么样,跟个傻狗似的。

而靳轩的长相却让何若晨有点惊艳,这小山村也能养出这么钟灵俊秀的少年!

“你好!”何若晨主动打招呼,“你是大河村的人吗?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你?”

靳轩面色淡淡,“这几天和石东闹别扭了,所以没来。”

感受到靳轩的态度,何若晨脸上的笑也淡了点,他可不是那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你是说睚眦啊?他脾气是有点差,我都习惯了。”

睚眦?

靳轩脸色冷下来,不知为何,这个像是外号的名字反倒是让靳轩觉得更像是自己人才知道的范围划分。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好像没听睚眦提起过你。”何若晨一副好奇的模样。

“哦?”靳轩扯了扯嘴角,“我连自己的名字都还没说呢,你就说他没提过我,就算是想要挑拨什么也太心急了吧。”

何若晨笑的无害,看起来像是个没有心机的傻白甜,“你想多了,主要是睚眦没在我面前提过大河村的人,我也不太了解。”

“以后你会了解的。"靳轩不愿意和他打交道,看着都让人厌烦。

靳轩直接朝着睚眦的房间走去,何若晨迈步挡住他的去路,“他还在睡觉呢,要不你晚点再来?”

“没事,我喊他。”

何若晨依旧迈步挡在他面前,脸上的笑意消失,看着就从傻狗狗变成藏獒了,“不行啊,他起床气可大了。”

靳轩侧头看向他,眼中带着冷意,“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起床气大啊?也就睡相不太好。“

两人冷漠对峙,彼此对对方的感官都不太好,也都不愿意退一步。

“干什么?谈恋爱哪你俩?”

睚眦又不是聋子,早在他们聊上的时候就醒了,看到他们这状态,一人扔了一个枕头,“造老子谣?!都给老子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