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第11话仔细看我怎么做的*啊…啊学长我在写作业作文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秘密教学第11话仔细看我怎么做的*啊…啊学长我在写作业作文

争夺战还在继续,肖霖柒暂时让藤蔓们维持原本的“攻击模式设定”,自己转头看了一眼高挂孕灵木枝丫上的人参果。

那个人参果金色的色泽在阳光下非常诱人,散发致命诱人的气息,肖霖柒多瞅几眼自己都想把它摘下吃了。

他从藤蔓上跳下来,抱起被这个场面吵醒的黑团,黑团与其他的幼崽们都不一样,除了刚出生长相就别具一格之外,它还有其他幼崽没有的胆量。

肖霖柒下去的时候,这个大胆的小生命正从孕灵木侧边,偷偷扇动翅膀,因为刚出生的原因,翅膀还带着像黏膜的液体,飞得磕磕巴巴。

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起飞的,但就肖霖柒看的这么一会,它才拔高不到一米,看它现在距地面的高度,应该已经扑腾很久了。

黑团突然被抱住,张嘴就给肖霖柒一口,但它的嘴上还没有长出獠牙,肖霖柒完全没破一点皮,感觉像是被门给夹住。
也挺疼的。

肖霖柒揪住黑团的后颈皮,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圆滚滚一团。
黑团松开嘴,拿警惕的眼神瞅肖霖柒。

“阴晴不定啊。”肖霖柒抓着黑团嘀咕,像,太像了,跟他们班那个班草一样,上一秒还笑着,下一秒就生气了。

身后炽热的感觉迅速逼近,肖霖柒下意识侧身,抬起右手在自己身前凝聚出一个风盾牌,炽热的火焰差点迎面扑来,肖霖柒额头出现冷汗。

这次他的身体和大脑都保持高度统一。
或许因为他是植物类所以对火有天生的害怕?

定睛一看,吐火的是暴火雀,这只鸟眼睛充血,完全没有平时的可爱,现在有的只是毁灭性的怪物感。

“快,快点把成熟的那个给你手里那个幼崽吞了,果实没了它们就散了,”孕灵木急切地催促,“这群家伙每次都在这种时候很疯狂,完全听不进话。”

肖霖柒微微眯起眼,扫视周围疯魔般的怪物们。
真群魔乱舞,要两年前,他别说摘果子,他连跑都跑不动,真的恐怖啊这群怪物。

普通人真的能在这么多怪物手里活下来吗?
肖霖柒忽然沮丧,神色恹恹,眉头的皱痕展现着主人的坏心情。

抱着黑团的人站在藤蔓上,藤蔓上移,将他们送到手可以触碰到果实的地方,黑团也激动了,在肖霖柒怀里扭来扭去。

肖霖柒被磅礴而来的恐惧与空虚淹没,压制了他对果实的欲望,肖霖柒没什么心情地把黑团举高,黑团一口咬住果实后他就放手并转身了。

望着下方的战场,肖霖柒突然烦躁起来,没有照镜子,自己看不到,他的眼睛逐渐染上墨绿色,从脖子处攀爬上扭动的符纹。
散发符纹的肖霖柒看起来不是善良的精灵,而是邪恶的坏精灵。

它们在破坏森林,肖霖柒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想法,随之而来的怒意淹没他原本的理智,当墨绿色将眼睛全部覆盖,荧光的妖纹勾勒完毕,这个身体像是换了一个灵魂。

醒来的是森林的执法者。
妖邪化的肖霖柒神情冷漠,手里一条藤蔓组成的鞭子很快成型,暴火雀首当其冲,当即就给抽了几十鞭,直接把暴火雀抽醒了,一脸懵逼地望着迎面而来的绿色鞭子,抱头狂躲。

抽醒了,肖霖柒的鞭子便换对象,不是凶兽胜似凶兽,凶残劲与他妖邪诡异的妖纹结合,更可怕了。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会,怪物们被抽得鸡飞狗跳的,你推我我推你,一部分从疯狂中清醒,看到暴戾挥动鞭子的肖霖柒,异常震惊。
它们的孕灵木明明很温柔,怎么分裂出来的这个这么凶暴。

黑团抱着成熟的果子咬着,它没有牙齿,就用吸的,吸得很急切,即便是这样,也费了不少时间才把果子吸完。

肖霖柒这种异常状态持续了一会,他醒了,醒来后只觉得浑身舒爽,心里也爽,负面情绪不知怎么的都没了,神清气爽,精神状态不能更好了。

感觉年轻好几岁的肖霖柒这才注意到身上有很多鞭打痕迹的怪物们,正想着是哪只怪物那么凶,手里捏着东西的感觉让他低头。

“……”
好像是他抽的。
但他怎么没印象?

成熟的人成果被黑团子吃完,没有诱惑来源,刚才挨的鞭子少没被抽醒的怪物理智回归,没有立刻离开,逗留在原地观察情况。
祖传记忆完全没有这种情况,成熟的人参果居然被一个幼崽吃到了!

五尾狐狸顶着被抽出一道红痕的脸走到肖霖柒旁边,安静地看着他。

肖霖柒心虚地把鞭子藏到身后,刚才的记忆有点复苏,他稍稍想起来一些,爽度和舒畅感才是大头。
他也没有S倾向啊……怎么抽起来那么爽。

暴火雀畏手畏脚地慢慢靠近,小眼睛里还残留着惊疑,一身羽毛凌乱,掺杂血,灰头土脸,看得肖霖柒更加心虚。
他走过去,弯腰抱起暴火雀,暴火雀也是迟疑了下,打量肖霖柒现在的模样才没跑走。

大漂亮终于恢复正常了!
暴火雀哭唧唧地贴在肖霖柒胸膛上,眼睛硬是挤出好几滴眼泪,真的疼啊,火辣辣的。

“乖哦,对不起。”肖霖柒哄着暴火雀。
五尾狐狸盯着那只没节操的鸟,看它过来没挨抽就冲过来。

“叽叽。”黑团的声音从孕灵木下传过来,肖霖柒扭头,看到黑团躺在躺在地上,脚对着他,上下摇晃,一副惬意十足的模样。
肚子吃得圆滚滚的。
再看怀里模样凄惨的暴火雀,肖霖柒没敢吭声。

这么一通折腾,夜也深了,没有灯火,只有来自天上的月光和一些植物的荧光,幽深得可怕,在黑暗的森林里,聚集的一堆巨大怪物,更是让这座森林天上恐怖的色彩。

仔细看其实可以看出它们一个个都有些狼狈。
这些怪物模样有些像地球上动物的变异,有些则是完全没有正常动物的样子。

“我要睡觉了,你们各回各家吧。”肖霖柒疲惫散漫地挥了下手,走到孕灵木树下,沉默地望着天空。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变态。
肖霖柒今天憋了一天,深夜emo像潮水一样涌来,不抑郁是不可能的,人类是群居生物。
没有电,没有网络,真的只有他一个人。

窒息般的孤独遏制不住灌满心脏,肖霖柒按住脖子,窜不过气,今天见到所有人都已经变成白骨,虽然现在他没有生命危险,但这种孤寂的感觉让肖霖柒抓狂。

不管看向哪里都是幽深昏暗,城市废墟也被埋藏在黑暗里。

明天一早不会有车水马龙的声音,商店不会有音乐,街上不会有广告促销,楼下不会有大爷大妈泡茶谈话的声音。

肖霖柒想念有人的城市了,也想念那种便利舒适的生活环境。
脑海里浮现黑团的眼睛,他放下昏昏欲睡的暴火雀,抱起旁边用翅膀当被子的黑团,暴火雀一脸懵逼,五尾狐狸幸灾乐祸。

肖霖柒想再看一下黑团的眼睛,黑团不耐其烦,蹬脚给肖霖柒阻踹了一脚,翻了个继续睡。

“小木子,你说,这些家伙进化,能进化出我这种模样吗?”肖霖柒随口问了一句。

孕灵木道:“进、进化的本、本质是变强。”
“你又开始结巴了。”肖霖柒无意地轻嗤一声,下一秒孕灵木的话让他直接起身掀翻了黑团。

“只要你天、天天给他们展、展现力量,让它们,觉得你,很强,他们就、就会往你这个模样进化。”

“叽叽叽叽叽叽!”黑团被掀翻,暴躁地拍打翅膀踢向肖霖柒,被后者风轻云淡地抓住脚,然后被他双手死死抱住,对方眼睛亮得可怕。

在黑夜里,那双眼睛好像在发光。
黑团被看得“叽叽”叫,疯狂挣扎要离开。
太可怕了,这个家伙该不会又想吃了它吧!

“我、很、强。”
“叽叽?”

肖霖柒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强调着,语气深沉中夹杂兴奋,配上唇角扬起的弧度,让人毛骨悚然。

“叽叽叽叽!”救命!
黑团挣扎得更厉害了,眼神里的惊恐完全藏不住。

肖霖柒亲了它一口,黑团呆了,小眼神里满是迷惑,肖霖柒又捞起旁边不开心的暴火雀,往它额头上也亲了一口,五尾狐狸见状,不着痕迹地靠近肖霖柒,缓缓爬下来,头正好再肖霖柒碰得到的地方。

肖霖柒来者不拒,给五尾狐狸吧唧一口。
暴火雀又不高兴了。

黑团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毛病,这么花心。
脑海里冒出一个词来,但黑团不知道什么意思,花心,这个人是个花心大萝卜。

肖霖柒怀抱美好的心情入睡,五尾狐狸毛茸茸的尾巴盖在他肚子上,俊美的脸上是压制不住的笑意,主人笑得非常明媚开朗。

有点热,肖霖柒果断推开五尾狐狸继续睡。

脑海一直重复孕灵木的话,只要那些怪物们觉得它很强大,就会往他这个模样进化,这还是大自然的进化法则嘛。

如何让它们体会到自己的强大?肖霖柒迅速在脑海里构建出一系列计划,这些计划还包括他未来的美好生活,一石二鸟,不能更完美了。

他要建造出一个让咸鱼可以舒服生活的王国,里面没有人类的话,他就自己创造出人形生物。

今天晚上,不少怪物还在心里抱怨孕灵木分木的凶暴,它们绝对想不到以后水深火热的悲惨生活。
源头就是它们亲爱的圣树随便的一句话。

第二天,肖霖柒早早起来准备先把衣服洗了,昨天一堆事,挑了些衣服从店里拿回来就扔在这里,都是灰尘没办法立刻穿。

学校里有小超市,他走去小卖部里拿了一个肥皂、两个盆和一个桶,把衣服放在桶里,提着这些东西去自己的宿舍。

昨天不是没想着去宿舍,但想到已经过了两年多,宿舍楼里灰尘堆积,他就不是很想去面对。
今天过去是想看看水龙头还能不能使用,不知道有没有被奇怪的植物或者动物给堵了。

秘密教学第11话仔细看我怎么做的*啊…啊学长我在写作业作文

肖霖柒心里刚涌现出不好的预感,就见那黑团往前一摇,它翅膀飞出一根东西,破空声音随之出现,锋利性不容小觑。

那东西“刷——”一下飞过来,肖霖柒瞳孔骤缩,下意识往侧边一闪,那东西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去,他扭头看到插入树干上的东西,那是一根羽毛。

我的天……
肖霖柒琥珀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才刚出生就这么猛吗?那这一地史莱姆,是不是也都身怀绝技。

脸上传来刺痛,液体在脸上流动的感觉让肖霖柒下意识抬手用手背抹去那液体,抹完一看,手背上有红色的血。

“那白鹅都没给我咬出血,你倒是一上来就给我弄出血了。”肖霖柒笑骂,这件事是他的问题,本以为这蛋是个死蛋,没想到居然孵出来。

他不在意,暴火雀可被点着了,它看到大漂亮脸上出现伤口,简直不能忍,拍拍翅膀落到黑团面前,炸开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威武雄壮,俯视比它小的家伙,攻击意图明显。

黑团明显也不是个好脾气的,当即瞪回去,小小一团,浑身是刺。

旁边一大堆的史莱姆也不怕,它们纷纷围过来,叽叽叫着,仿佛是擂台战的观众,敲鼓呐喊,兴奋得不行。

这群幼崽什么毛病,肖霖柒赶紧把黑团抱起来,对下面的说:“小朋友不能打架!”他记得之前路过那家幼儿园的老师就是这么讲的。

然而下面不是人类幼崽,一个个见没了好看的,兴致缺缺地三三两两离开,暴火雀用翅膀拍了拍他的腿,抬头看着他,大大的眼睛满是委屈和控诉。

黑团现在可以俯视这只鸟了,心情变好,竖起的羽毛软了很多,变顺了。
“叽叽叽。”黑团把屁股对着暴火雀,那审视的眼神瞅着肖霖柒。

不知道为什么,肖霖柒觉得它的视线很熟悉,以前他好像也被这种眼神看过,审视、警惕、傲慢、不屑,但没有恶意。

肖霖柒唇微抿,耷拉下眼皮,他想起来了,他高中那个狂野不羁的班草就拿这种眼神瞅过他好几次,其实肖霖柒很想跟那个家伙说,你能不能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了,这眼神好像他家邻居养的猫。

每次他拿猫粮去逗它时,那猫就拿这种不屑的眼神瞅他,它不让他摸,自己倒蹭过来,又凶又傲娇。

他家班草叫什么来着,他跟班里大部分同学都不怎么熟,忙着学习和兼职,现在想同学的名字,只记得几个,那班草的名字不在内。

暴火雀看这个人呆愣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本能地拿头撞肖霖柒的脚,肖霖柒差点也本能地把踢脚。

他蹲下来,一手抱着黑团,空出一只手摸了摸暴火雀:“不要跟刚出生的小朋友计较,我没事的,放心吧。”

“啾啾!”暴火雀还是看黑团不怎么顺眼,它占了自己的位置。

五尾狐狸慢悠悠地从肖霖柒身后走过,特意选了在暴火雀视野里的角度,它优雅地从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到左边。

肖霖柒不知情,只看到暴火雀“嗖”一下窜到后面,跟五尾狐狸打起来了,本来想阻止,观察一会发现彼此没有下死手。

或许这就是它们的玩乐方式?肖霖柒觉得应该就是这样,要去阻止的脚收了回来。

那边两只打得火热,肖霖柒背对他们,盘腿坐下,怀里抱着黑团,黑团打了个哈欠,上下眼皮打架,昏昏欲睡,但闭上眼几秒又猛地睁开,像极了上课想睡觉又不能睡的模样。

肖霖柒好笑,手背轻轻擦过黑色的小恶魔翅膀,轻声哄道:“想睡就睡吧,我不会吃你。”

黑团拿怀疑的眼神瞅他。

“真的,不骗小怪物。”肖霖柒笑道,东方风格的秀气与俊美在他脸上完美融合,温柔轻哄的声音带着性感的磁性,眼眸深邃,产生错觉性的深情。

黑团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也不睡觉。

肖霖柒伸手捂住它的眼睛:“乖宝宝要睡觉。”

怪物的孩子跟他们人类幼崽应该是一样吧,吃完睡睡了吃,所以它该睡觉了,肖霖柒回忆看过的哄睡方法,不确定地轻轻晃动自己的手臂,像摇篮一样。

黑团眼前一片黑暗,但莫名让它有安全感,不是它讨厌的那片黑暗,暖暖的,围绕在身边的也不是冰冷的东西。
黑团把脸贴在肖霖柒胸膛上,慢慢闭上眼睛。

刚把黑团哄睡,孕灵木就在肖霖柒脑海里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肖霖柒差点没成为灵魂上的聋子,身体一抖,差点把黑团摔下去。
“说人话。”

孕灵木兴奋地说:“这只幼崽有出息!居然一出生就把蛋壳都吃掉了!”
“这有什么不对?”虽然自己现在成为了怪物的一份子,但他对怪物的生态可一点也不知晓。

“一半它们出生后只要吃掉五分之一的蛋壳就摄取够营养了,但它直接吃掉了!天才啊!”

肖霖柒发现了,这棵树只要激动,说话就不会磕磕巴巴。

“它能消化掉那么多的营养,潜力无穷哈哈哈,第一次分化时一定可以进化成高等种族,我们要迈出第一步了!”
“建立王国!”
“千秋万载!”
“进化成神!”

肖霖柒面无表情地看着那棵树在那边抽风似地摇晃,心想这他该找时间琢磨如何屏蔽孕灵木的话。
太吵了。

五尾狐狸和暴火雀停下打架,惊疑未定地看着像被风吹来吹去的孕灵木,它们的孕灵木怎么了?

五尾狐狸谨慎地走过去,突然闻到一股让狐毛孔都舒服得打开的香味,蓝色的眼神有点涣散,几秒后,它用力甩头,眼睛出现焦距,也出现热切惊喜的情绪,它凝望孕灵木上的每一个果子,很快找到目标。

肖霖柒也闻到这个味道了,这个味道出现后,他感觉身体轻盈很多,力量精力通通涌现,他抬手,手腕上的红印不见了,再摸脸,光滑无伤。

整个森林都躁动起来,各种生物的声音此起彼伏,危险的氛围凝聚,空气中多了火药味。

肖霖柒看到孕灵木众多的人参果里,有一个变成了金色,色泽诱人。

那个人参果成熟了,肖霖柒脑海里无意识出现这句话。
“快,快把那个成熟的果子摘下来喂给你手里的幼崽,我们都有美好的明天!”

肖霖柒:“……”他后悔看那么多东西了,那棵树对他的记忆好的坏的都来者不拒。

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肖霖柒暂时按孕灵木说的做,他的神经自动绷紧,孕灵木周围已经出现了很多强大的气息,它们已经开始第一轮争夺——释放自己的气息,逼压竞争者。

肖霖柒刚好就站在孕灵木附近,这些威压交战地点,正是他这边,肖霖柒感受头发被吹得像个傻子的狂乱以后,无师自通学会如何释放自己的威压。

那个瞬间,周围的打架的气息都被扫回去,它们的主人带着忌惮,按兵不动暂时观察。

黑团被肖霖柒温柔的风包裹着,那些气息都没有影响到它的呼呼大睡,因为闻到味道,还砸吧了下嘴。

肖霖柒不敢放松警惕,他对自己力量的运用还不是很熟练,大意很容易翻车,他把黑团放到树下,黑团的小脚下意识抓住肖霖柒的手指,肖霖柒慢慢松开它的爪子转过身。

腰间围着一片大叶子的青年体格没有成熟男性的健壮与宽厚,一层薄薄的肌肉只是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单薄,身后两对透明的尖翅更让他看起来娇小,至少跟旁边那些大块头比起来,还有身后高大的孕灵木比起来,他看起来就那么小小一个。

似乎不具备任何力量,不适合战争,只适合鲜花与温柔。

周围的大家伙们不是人类,不会被眼睛所迷惑,在它们的世界里,并不是越大块头越强大,有时候,一个体型小的生物往往破坏力惊人。

它们在这个小型生物上感觉到了孕灵木的气息,让它们本能亲近,但对方身上还有另一种气息,虽然生机勃勃却又带着大自然无情的破坏性,未知让它们暂时没有动手。

但,只是暂时的。

孕灵木成熟的人参果弥漫着诱人的香气,利益在前,可见的,不可见的阴影中的怪物们,愈发骚动,空气被这股骚动感染,流动似乎被阻塞了。

暴火雀和五尾狐狸此时也紧紧盯着那个成熟的人参果,肖霖柒看向它们,它们的眼睛都变成攻击性的瞳孔了,理智被本能占据。
它们想进化,蜕变成更高的种族。

没有进行第一次蜕变的史莱姆们围在一起瑟瑟发抖,躲在草丛里或者树后面,不敢出生。
往常这个时候孕灵木都会让它们去抢成熟的果实,但幼崽们吓都吓僵了,怎么可能去抢,也根本抢不到。

肖霖柒被数十道猎食者的目光看着,这可比上舞台的时候可怕多了,各个方向都有,贪婪、灼热、渴望、期待,各种情绪染上它们本身的血腥,无形的压力大得可怕。

肖霖柒说不害怕是假的,但他大脑说怕,他的身体好像在说不怕。

就像人们平常说的,大脑说我会了,手说我不会。

在成熟人参果的作用下,他感觉力量源源不断地涌现,让他有迫不及待释放自己的冲动。

周围的怪物们终于不再安静蛰伏,即使孕灵木在拼命喊让它们离开,森林里赶过来的这些实力强大的怪物们也继续往前冲,血腥残酷的争夺战瞬间打响。

怪物们顺从原始本能,肖霖柒也顺从自己的原始本能,他放松大脑对身体的控制,让它自己动。
像是有另一个人在控制他的身体,肖霖柒以第一视角来观看这场战争。

粗壮的藤蔓暴涨出来,冲向扑过来的怪物们,藤蔓缠绕住它们,像蛇一样,有的怪物挣脱藤蔓,其他藤蔓继续扑过来。

绿色的藤蔓里出现了第二种,这些藤蔓上长出一朵朵花骨朵,随着时间流逝它们绽放开,一股香气弥漫开,森林里肉眼可见地弥漫上一层淡淡的白雾。
有些实力不是非常强的怪物吸入香气,四肢立刻出现发软症状。

几道小龙卷风拔地而起,藤蔓人性化地把缠绕住的怪物往龙卷风里面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