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13画*别在车上,啊,别,太深了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13画*别在车上,啊,别,太深了

察觉到自己说得太多后,周游挠挠头,尴尬的笑笑后结束了话题,坐到一边闭目养神。

“感觉他有问题么?”齐濯张开精神力屏蔽了他们这一小块,让其他人没法注意到他们。

“也许?”云嘉靠在齐濯肩上,像是困了的样子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他透出的消息是真的还是故意的。”

谈话中他们并没有发现周游有问题,但仍不敢掉以轻心。等级并不代表一切,阴沟翻船的事情也不少见。这艘飞船的古怪太多了,小心为上。

“再等等吧,如果他们还没有动作,我们就主动出击。”

定下计划后,云嘉闭上眼,似乎是睡着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第一个人离开座位,所有人都跟着动了起来。

装作透风的样子,于四在飞船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心也跟着跳得越来越快。平日里他和弟弟都是干些给人打下手的活,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类似间谍行动的。

走了半天,他终于选定位置,将委托人要求的东西放在了地上。

那是一株植物,看上去十分脆弱,嫩绿的叶子中间来着一朵小小的黄色花朵,怯生生的,似乎下一秒就会羞涩的蜷缩成一团。

放下植物的于四深呼口气,浑身轻松,连带着脑子也活跃起来。他忍不住思考委托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放这么一株只能观赏的植物在这里有何意义,总不能是心情好吧?

想不出来,于四又开始想弟弟于五那边的情况。

于五的任务和于四类似,只不过他放的东西是一支笔,一支很旧很旧的复古钢笔,笔身上的漆都掉了,依稀能看见剩下的部位有一个“舟”字。

这种旧物一般都蕴含着特殊意义,不过于五和哥哥于四不同,他几乎没有好奇心,演技也比哥哥好很多。

寻了个无人的桌台,打开光脑,坐在桌前足足抄了一个小时的诗,然后才装作忘记的样子将笔放在了桌上,看起来一派自然。

若不是一直关注着他,云嘉说不定都信了。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七个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飞船各处落下各种物品,让人看不懂这群人的目的。

云嘉和齐濯监视了半天,也没搞懂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抓个人来问问吧。”

齐濯一锤定音,决定主动出击。在云嘉装作睡觉放出精神力探查周围的同时,他也没闲着,花了点时间入侵了这艘飞船的系统。

未免触发飞船防御机制,他不敢做的太过,但调用监控还是可以的。双管齐下,两人将飞船上的所有地方都查了个遍,仍旧没发现异常。

可在一大群人都有问题的情况下,没有异常就是最大的异常。

云嘉刚想点头同意就察觉到异常,他压下齐濯的动作,小声道:“于四于五被带走了。”

齐濯翻了一下监控,上面并没有于四于五被带走的画面,显然是有人故意调开了。而这艘飞船上,除了他们,能够控制监控的就是飞船的主人了。

“走吧,直接去见这艘飞船的主人吧。”

云嘉不觉得能从灰老鼠们身上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直接接触飞船主人试试,他们或许能提供一些有效信息。

况且,想到在飞船上看到的一些和白鸽商会有关的东西,他更想见见这艘飞船的主人了。

两人行动力很强,做下决定就通过光脑像飞船上的系统AI发出约见请求。过程很顺利,他们很快在Al的指引下到达飞船主人所在的地方。

飞船主人很谨慎,即便同意见面,也隔着一面能量屏障。不过这也够了,在见到人的瞬间,云嘉就知道接下去的交谈稳了。

他对这两位不算全然陌生,虽然只是看过照片的程度,但也足够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他先开口自我介绍:“严先生,钟先生,我是林佳依的学长,我叫云嘉,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听她提起过?”

真没想到,晨星号的主人,居然是云嘉在帝国第一大学时的学妹林佳依的亲生父亲。当初云嘉帮助她和亲人联系上,而女孩在主星也慢慢建立起Omega的小团体,云嘉手里的商品能卖得那么快也少不了她的帮忙。近几年虽然联系不多,但也一直通过在特定直播间打赏的方法向云嘉传递自己身边的情况。

听见云嘉的话,那两人明显愣住,显然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遇到女儿口中那位帮了大忙的学长。

严星和钟晨曾多次从女儿口中听到云嘉的名字,他们知道他们一家能再度联系上少不了这个人的帮忙,也知道这位是女儿崇拜的对象。

但,那不是个Omega么?

云嘉此次行动前花大力气画了个妆,和本身的样貌差别很大,仅仅只能算清秀。再加上身上没有信息素的味道也没有任何屏蔽装置,看见他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个Beta。

看见那两人明显松动的脸色,云嘉再接再厉,掏出了院长先生送给他的骨哨:“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现在的情况和学妹说的可能不太一样,不过这个东西我想你们应该认识吧?”

若说至少钟严二人只是有些惊讶,这会儿就是直接变了脸色了。脾气火爆的钟晨再也忍不住,他关掉能量屏障到云嘉身边,大声道:“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边说还边伸手向云嘉抓去,只是齐濯动作更快,在他快要靠近时拦住了他,死死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再进一步。

钟晨知道自己的力量,一个参过军的A级Beta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拦住的,更别说他觉得自己被死死压制住了。

出于某种幼稚的竞争心里,他并没有收手,而是加大了力量。但对手依旧稳稳当当站在他面前,一脸平静的样子莫名让人觉得有些不爽。

“好了,咳咳,快停下。”

严星一边咳嗽一边出言制止。

听见伴侣的咳嗽声,钟晨快速退后,在严星身边站定,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后背,想要减缓他的咳嗽:“这是怎么了!?我去拿药!”

严星抓住想要离开的伴侣,抑制住喉咙里的痒意,安抚道:“没事,我没事。”

他借着钟晨的力量将身体站直,对云嘉和齐濯露出温和的笑容:“抱歉,刚才有些莽撞了,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

几人转战到飞船的另一处,等钟晨给严星喂了药在扶着人坐下后,他们才进入正题。

这次交流,云嘉又丢给他们一个大雷:“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赶紧离开这里吧,如果不想死的话。”

就在刚才,云嘉将所有的经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突然想起来,前世的林佳依是在战争爆发后,社会对于出现在战场上的Omega争议最大的时候,绕过所有安全系统,在帝国最高议会议院门口以自焚的方式将这件事推上了风口浪尖,让企图冷处理的议会不得不正面面对这个问题。

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成为Omega组织“微光”的领袖,林佳依无疑是个优秀而坚强的人,但那个时候却选择用如此决绝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这是为什么?

云嘉想起那个时候铺天盖地的报道,因为异族袭击而死亡的人员名单全被公布了出来,帝国一直竭力隐瞒的数据被曝光,近几十年的伤亡全都被摆在民众面前,将血淋淋的现实撕开给众人看见。

林佳依是在那种情况下自焚的,并且她还留下了一份遗书。

云嘉记得很清楚,那封遗书被各大媒体和专家反复研究,想要弄清楚这个Omega的内心世界。

遗书很短,就几个字——

“X年X月X日,晨星坠落了。”

那个日期是,就是明天。

骤然听到有人这样说,钟晨的第一反应是不信。他皱起眉头,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噌噌噌的往上冒:“喂,我说你…”

话没说完,就被严星打断:“飞船尾部有个逃生舱,我让【晨星】开放那里的权限。”

钟晨还想说什么,但三比一将他的意见按了下去。不知道严星和他怎么说的,最后臭着脸去将集合飞船上的人了。

“抱歉,他脾气不太好。”严星将拳头抵在唇边,又小声咳嗽几下,苍白羸弱的样子让人不忍对他说重话。

但经过刚才的接触,明眼人都知道这位才是真正的主事人。云嘉没纠结钟晨的态度,转而说起了林佳依:“学妹长得很像您。”

“是么,女大十八变,她小时候旁人还说她更像钟晨。”说到女儿,严星的眉眼舒缓,声音也温柔几分:“真的十分感谢。”

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13画*别在车上,啊,别,太深了

飞船正在卸货,几个临时员工辅助机器将所有的货物往飞船上装。差不多完成工作了,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聊天休息。

云嘉环顾四周,无论是飞船还是旁边的员工,看上去都很正常,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独狼为什么会委托灰老鼠装作员工参与这次货物运送?

太奇怪了。

他们从李三荃手里拿到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参与晨星号的这次飞船货物运送。可晨星号不过是边缘星最普通不过的货运飞船,在一水背靠大型商会的货运飞船中并不出名。

在装货过程中,两人将所有的货物和整艘飞船里里外外检查了遍,因为保护措施不够他们检查的十分容易。

“货没有问题,那就是人了。”
齐濯和云嘉站在一起,看似闲聊实则观察着周围每一个人。

除了飞船的主人和两位老员工没出现,他们已经见过参加此次送货的所有人。

除了没出现的四人,加他们还有十三个人,而这十三人隐隐分为五个队伍,除去经常参与这艘飞船送货任务的六人在,居然有七个生面孔。而这七个生面孔,有三拨人是通过熟人介绍,还有一位是自成一派,是老板在招工处找的。

对员工流动较大的晨星号来说,或许这算不上什么,但有了灰老鼠的任务,这些生面孔的到来就太过巧合了。

“除我们之外还有五个生面孔,嫌疑都很大,当然那几个老人也不见得就没问题。”
齐濯漫不经心的扫过周围的人,和其中一些对上眼神,又毫不犹豫的移开。

虽然他本人觉得自己很正常,但不知是不是气质原因,不说话的时候总给人高傲的感觉,即便是现在的容貌经过修饰柔和了很多,依然拉了一波仇恨。

云嘉觉得,估计那些人也在怀疑他们俩。嗯,甚至是严重怀疑。

人类的精神力和本身情绪挂钩,即便那些人再怎么掩饰,他也能感受到若有似无的探究眼神。

除了自身精神力足够强大外,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精神力都不算高。

在场的几位,最高的也不过是B-,十分符合会干这种活计的群体。但如果真想成什么大事,似乎又不够看了。

云嘉费解,想不明白兰羽到底是想干什么。

齐濯一把勾住恋人的肩,将他往自己身边拉:“想不出来就别想了,李三荃多半就是个干扰项,真正有问题的肯定混在这些人之中。想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等等不就行了么?”

齐濯的安慰奏效,被困扰许久的云嘉柔和了眉眼,顺势蹭了蹭恋人的脸颊。

不再纠结后,两人上了飞船,等待几分钟后的航行。

在他们之后,那些闲聊的工友们也跟着走上飞船。即便不知道互相的底细,也有些感觉,分门别派的找了不同位置坐下,也没故意套近乎。

这一分开,就显得一群人里单独的那一位尤其突出。若是他沉得住气,自己坐一处也没什么,偏偏那人对自己的处境有些紧张,最终选择了向看上去温和一些的云嘉和齐濯走来。

顶着一群人的注视在距离两人一米处的位置坐好,他有些尴尬的打招呼:“嗨,我叫周游,两位怎么称呼?”

维持着假笑,周游觉得自己的嘴角都快僵硬了,终于听到对方说:“我是云齐,他叫卓佳。我们是恋人。”

得到回应,周游松了口气。他本来是不想当电灯泡的,只是他找老员工凑近乎被拒,和另外几波人的接触也以失败告终,只得试试能不能和这对看面相最温和的情侣搭话,索性结果还不错。

其实也是周游倒霉,若是平时,那些老员工虽不至于亲近但也不会如此冷漠。只是这次情况略有些不同,几波人之间的暗流涌动被老员工们察觉到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几人选择报团谁都不搭理。

只有一个人的周游本就受到关注,到处和人接触的行为也难免被认为是在打探消息。此时见他到处找人说话的模样,其他队伍的人反而有些不确定了:“会不会他真的只是个打工的?”

听见这话,同伴摇摇头:“不一定,别管闲事。”

这两人也是灰老鼠,道上都称于四和于五。两人能力不强,平日里都是给头上大哥打下手,偶尔接点简单的活计。

这次,两人撞大运接到一笔报酬丰厚的委托,内容十分简单,就是在今日登上这艘飞船,并带上委托人要求的物件。

两人知道,这单子绝对没有面上那么简单,但是财帛动人心,丰厚的报酬让两人决定铤而走险。

调查过后,两人又觉得事情可能也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他们不清楚雇主到底想做什么,但也隐约知道他们可能只是面上的幌子。

于四于五分不清那些人是普通人,还是和他们一样的接了任务的,亦或是雇主真正想防的人。索性什么都不做,只当自己是来打工的。只是再怎么告诉自己放宽心,也免不了对其他人多几分关注。

这一关注就将两人暴露了出来,他们还不知道,此时飞船上的一众人最惹人怀疑的,其实是他们俩!

操纵室内,有人正对着监控,戳着于四于五道:“这两个肯定有问题。”

一直苍白的手阻止他继续动作:“好了,在戳屏幕都坏了。”

被阻止的人假意生气:“喂,不厚道呀,我这是为了谁?居然嫌弃我!”

另一人赶紧讨扰,好脾气地说:“钟晨先生,我错了,你可以原谅我么?”

声音温润,顺着耳朵流进四肢百骸,多大的脾气都没了。钟晨最受不了他这样说话,一下将人按在操纵台上,惹来对方一阵压抑的闷哼。

吃饱喝足了,钟晨才放松了桎梏,凑到对方耳边说:“爽吗?严星先生?”

被称作严星的人本面如白玉,此时却烧成一片红色,俨然是害羞了:“都老年人了,就别学年轻人那些了。”

“老个屁!老子今年十八!”钟晨大声嚷嚷,很不满伴侣对年龄的定义。

“是,是。钟先生永远十八岁,是我老了。”严星赶紧哄道。

但这句话却让钟晨眉头紧蹙,他的语气严肃起来:“不老,你才不老。八十岁,后面还有百来年呢。”

严星知道自己又踩了伴侣雷点,他想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但到底不忍让人担心,还是顺着说:“八十岁不老,可你这眉头要是在皱皱可能就老的快咯。”

“反正我又不爱照镜子,每天就对着你,你好看就行了。”
钟晨对这事到无所谓,一脸不在乎。

这态度让严星哭笑不得,他想起过去的事情,忍不住打趣:“你啊,当初生完依依,不过胖了六斤就哭天喊地的,要是真长皱纹了有得你哭的。”

“多少年前的事了,还说!”钟晨声音拔高,似乎这样就可以遮掩自己的黑历史。他很快恢复正常音调,说起了别的:“说到依依,我们好久没见她了。”

本来只是想转移话题,但想到多年未见,好不容易才联系上的女儿,钟晨的声音有些低落。

“忍忍吧,上周才见过,时间太频繁了容易被发现,那样对依依不好。”想到女儿,严星的兴致也不高,不过他向来冷静,很快调整过来,还安慰起了精神明显变差的伴侣。

两人都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几分钟后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监控上。

他们对着监控研究了不少时间,清楚自家飞船上了不少牛鬼蛇神,只是他们也很疑惑,自家小本生意,这次货物也不是什么值钱的,怎么跑上来这么多奇怪的人?

“再看看吧,这次我直接让老李两口子没上来,那群老员工应该也察觉到了,待会儿我给他们安排到逃生舱附近,真有什么事我们就一起逃走。”

钟晨到是想来个大清理直接把那群人丢下去,但也只是想想。边缘星并不安全,在太空中危险更甚。若是那群人本来没什么动作,却因为他们的驱赶造成□□,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群人等级不算高,身上也没武器,应该也没什么危险。”说是这样说,钟晨还是气不过:“靠!什么人!等老子把背后的人抓出来,一定先打一顿!不对,先把那这个介绍人打一顿,全特么杀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