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速太快了-秘密教学sviP子豪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车速太快了-秘密教学sviP子豪

活干了才两个小时,就被负责人叫到了一旁,对方说话甚至还有些客气:“您就是时星迟是吗?”

时星迟点点头:“嗯,您是有什么事情吗?”
车速太快了-秘密教学sviP子豪
“哦哦,也不是,就是我们现在人手不够,活动现场的后台缺一个人,要不你就去那儿待会。你放心,今天销售的提成,我们之前都说好的,工资也都会结算的。”

时星迟心说,还有这好事。他其实也不想站在大太阳底下暴晒,今天出门防晒擦得少,而且那一身的衣服实在是太羞耻了,他总觉得自己以前好像穿过是的。所以综合下来,能去后台他还是挺开心的。

去休息室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到了后台才发现这里好像并没有什么人。

他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过了一会,一个工作人员模样的女生走了进来,时星迟赶紧站了起来:“请问,这儿有什么工作需要做的吗?”

“好像也没什么……对了,你要是不忙的话,就帮我们看下这里的场地吧,别让非工作人员进来就可以了。”

时星迟比了个OK的手势,对方拿了自己的东西,又出去了。

转眼间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这里一上午也没什么人来,时星迟坐得都有些困倦了。

手机响了起来,是陆亦川。

“你吃饭了么?”

时星迟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没吃饭的事。

“还没,不过我这里包一顿午餐,我这就去吃了。”时星迟道。

这时候活动的负责人也进了屋,听到时星迟说午餐的事情,他才想起来,自己把人安排在这后就忘记了,午餐刚才已经全部分发完了。

他不知道时星迟是什么背景,只是方才集团那边的陆总打过电话,自己的顶头Boss也打过电话,都是询问关于时星迟的事情。看对方这一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气质,一瞬间才觉得时星迟怕不是陆家的什么人,这会儿闲着没事过来体验生活的。

“那个,时……时先生,不好意思,刚才午饭都已经发完了,要不我去给您买点吧。”

时星迟举着电话回过头来,看到负责人一副毕恭毕敬的神情,一瞬间也惶恐地站了起来:“不用了,我没关系的,我不怎么饿。”

然而负责人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时星迟晃了晃自己的手机:“真的不用了,我今天正好约了朋友一起吃饭,真是谢谢您了。”

负责人走了,时星迟却疑惑了。他觉得今天这个工作是他做过的最轻松的一次了,难不成现在的老板都这么和善的么?都这样公司不得倒闭。

“十分钟后,楼上餐厅见。”陆亦川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时星迟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挂电话。

“哎,楼上……”时星迟“哪个餐厅”还没说完,陆亦川就挂断了电话。

陆亦川可能觉得,只要电话挂的够快,时星迟就无法拒绝。没想到时星迟一脸的莫名其妙,这说话的语气,又是要闹哪出?

这是个写字楼,楼上那么多餐厅,他哪知道陆亦川说的是哪个。

他又给陆亦川打了个电话过去,然而好气,对方并没接。

真当自己是霸总了?

时星迟无奈了,给陆亦川发了条消息过去,片刻后,电话打了回来。

“不好意思,21层的知味餐厅。”陆亦川这次“态度诚恳”,直到时星迟弄明白了如何从目前自己的位置上到21层,他才挂了电话。

一番折腾后,时星迟终于坐在了餐厅的桌前。

陆亦川提前预定的位置视野绝佳,全景落地窗,白色桌布搭配银质餐具,甚至连引导他入位的侍应生都穿着统一的笔挺西装。

时星迟看到这餐厅的第一眼就有些后悔了,他今天是赚了钱不假,要是跟陆亦川AA的话,今天应该剩不下多少钱了。

他坐下来的时候,陆亦川已经到了。他的脸被菜单遮挡了大半,从时星迟的视角来看,只能看到对方那细长的手指有一搭无一搭地随着翻页律动着。

那手指骨节分明的,煞是好看,时星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结果一时间没收住,跟放下菜单的陆亦川四目相对。

算了,还是随便转移个话题吧,免得怪尴尬的。时星迟收回自己的视线,开口道:“你这会儿怎么在这?”

“事情都办完了。”陆亦川道,“来看看你有没有偷懒。”

“哥,你天天这么闲的么?我突然觉得,选择把技术托付给你们公司,是有些冒险了。”时星迟道。

陆亦川没说话,他从手机里翻出一堆财务报表、股票市盈率等放在时星迟面前,得意地示意他看。

时星迟接过手机,那一堆的数字和表格属实是技术盲区了。但他还是装作看懂了的样子,虽然嘴上在质疑,其实心底里他还是相信陆亦川的。

他把手机递了回去。两人随意点了些餐,时星迟也饿了,顾不得跟面前的人斗嘴了,连餐前面包都吃得挺香。

主菜刚上完,时星迟看了一眼时间,下午的工作又快要开始了。

他匆匆吃了两口红酒牛里脊,一边在心底感叹有钱真好这牛肉真好吃,一边又赶紧喝了两口水:“哥,今天的账单待会儿发我手机上,我回去工作了。”

陆亦川看着还没吃完的东西,开口道:“你喜欢的甜品还没上,吃完再走,你下午可以不用那么着急。”

时星迟想了想:“那要不麻烦你帮我打包下,拿回去放冰箱里。对了,甜品我要榛子口味的那个。”

不等陆亦川开口,时星迟一眨眼就跑没影了。

陆亦川这会儿也没了吃饭的兴致,看了一眼下午的日程,不出意外又是相当的满。他叫来服务生,打包了一份甜品,结完账后就离开了。

-

时星迟下午的“工作”完成后,又乘了一个多小时地铁,一直到天快黑了才回到玫瑰园的房子里。

不过这次他是吃过饭才回来的。收工后结算工资,时星迟接过了活动负责人递过来的一个沉甸甸的信封。打开看后他惊喜地发现,里面竟然塞了一沓钱。

“今天的工资这么多吗?真是谢谢你了。”时星迟眼里都冒出了小星星。

“没,没什么,应该做的。”负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钱拿到手里,才是满满的安全感,今天的小迟内心又充满了勇气。

去地铁的路上有卖小吃的。虽然已经吃过晚饭了,但时星迟还是很开心地去买了些关东煮和章鱼小丸子,甚至还在地铁站的M记甜品站买了个甜筒。

等他到家后,打开门这才发现,屋内除了陆亦川,还多了一个陌生人。

那人身量跟陆亦川差不多,也是一副商业精英的打扮。他听到门口的动静,转过身来看着时星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表哥,这小朋友是谁呀,你新男友?”

陆亦川冷冷地道:“你今天来有事么,没事的话可以走了。”

时星迟谁也没搭理,抬脚就往自己的卧室走,心说这人什么德行,这说话的语气调戏谁呢?

他进了门,转身将一切嘈杂隔绝在外,等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就听见了敲门声。

他拿毛巾擦着头发,伸手打开了门。

因为刚洗完澡,时星迟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那衣摆松松垮垮的有些大,遮住了一大半的屁股,露出下方一小截短款运动裤和那双白皙的腿。

陆亦川站在门外,看到他这个样子一怔,张口却忘了要说什么。

时星迟倒是没注意到陆亦川脸上的变化,这会客厅里终于安静了下来,看样子刚才那位不速之客已经离开了。

看着陆亦川欲言又止,时星迟倒是想起来了,他转身去到了屋里,从工资信封里数了一千块钱拿出来交给了陆亦川,神情有些得意:“忘了给你了,午饭钱。”

他那小表情被陆亦川看在眼里,陆亦川此刻觉得时星迟就像是一只摇着小尾巴的小猫,全身上下都像是在说“看,快夸我,我今天好厉害的”。

陆亦川伸手接过了,轻轻地弯了下唇角,开口附和道:“嗯,你今天真厉害。”

“嗯?”一瞬间,时星迟还以为自己的心理活动被探听到了。

陆亦川拿了钱,站在门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时星迟眨眨眼:“哥,还有什么别的事么?”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中午你让我打包的东西,我放到冰箱里了。”

“哦。”时星迟这会儿想起了中午没吃到的甜品,也顾不得自己头发都没擦干了,扔掉毛巾就跑去了厨房。他从冰箱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份包装好的榛子蛋糕,跟预想的一样,上面还有一个巧克力冰激凌球。

他趴在岛台上,心满意足地吃着甜品,毕竟也算是自己花钱买来的,好吃程度当然加倍。

陆亦川端了杯水,坐到旁边的餐桌上,有一搭无一搭地刷着手机。

“刚才来的,是我的表弟,陆麟。”他突然开口道。

“哦。”时星迟对于来的是什么人,其实并不是很关心。

“他说奶奶的生日快到了,自己顺路经过,就来提醒下我。”

从陆亦川的语气里,时星迟也能判断出来,他跟他的这个表弟,关系并不怎么好。

时星迟继续吃着甜品,没再说话,他也不知道这件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那你愿不愿意,过两天陪我去一趟奶奶的生日宴会。”铺垫了这么多,陆亦川终于犹豫着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时星迟放下手中的叉子,抬起了头来,正巧撞上陆亦川看向自己看的双眼。

“陆总。”时星迟笑了起来,开口道,“我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要再继续兜圈子了。”

陆亦川一怔,时星迟从岛台后面绕了出来。他一直走到陆亦川的身边,才停了下来。

时星迟慢慢地弯下腰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陆亦川。两人面对面靠得极近,陆亦川甚至能看见对方那根根分明的长睫毛以及眼中反射的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