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漫画】秘密教学无限金币+秘密教学布丁土豪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纯情漫画】秘密教学无限金币+秘密教学布丁土豪

只是这种大小的飞船,不会因为中了几弹,或是局部故障就坠毁。
以一对九,敌人每十次发射只要有一次击中,曲砚浓他们这艘飞船也要比敌人惨多了。
只剩下一个激光弹发射器在苦苦支撑。
他本来想跃迁争取一点时间,可是飞船遍体鳞伤根本无法支撑空间翘曲的巨大引斥力,会立马支离破碎。
“费迪南,你大爷的,好了没有,要是再修不好,干脆留着给自己当棺材用吧!”曲砚浓看着几乎没有弹药的武器系统和到处都在响警报的飞船大喊。
“马上,这个螺丝比芝麻还小,你能不能把飞船稳定住哪怕三秒钟,我装了半天都装不上啊!”费迪南撅着屁股趴在曲砚浓那架碟形飞船的顶上大喊。
这是一颗非常关键的螺丝,要是装不上,在高速飞行中飞船顶上的外层金属板会被完全掀起来。
因为环境实在太吵,两个人嗓子都快扯破了。
“早知道我还是直接把你扔给对方换钱来的快!”曲砚浓怒吼,“你到底还需要多久! ”
“三秒,只要稳住三秒!”
“那就够了。”曲砚浓秀丽的双眸陡然发出一股狠意,毫不犹豫地抬手按下一个按钮。
接着整个飞船都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尖锐警报声。
红色灯光在飞船内外开始闪烁。
他放弃反击,朝着停放舱边跑边喊,“费迪南,快!”
“怎么搞得,他们怎么不攻击了?”
“我按了自爆按钮,他们要是不跑,也会被爆炸卷进来的!”曲砚浓几大步跨到费迪南面前,“倒计时三十秒,好了吗?!”
“什么?!”费迪南手里那枚小小的螺丝被吓脱手了。
“你个白痴!”曲砚浓脸都一秒扭曲了,眼疾手快接住那枚轻飘飘的螺丝,“关键时候你搞什么鬼!”
“我只是问你要点时间,谁知道你要命啊你!”费迪南接过螺丝,用特制的螺丝刀把东西装好。
曲砚浓一把把人薅下来,扛在肩膀上就跑。
钻进飞船的同一秒,曲砚浓手里一根藤蔓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往前一直延伸到中控台,按下了启动按钮。
为了节约时间,他边跑边把肩上的费迪南丢开,一只手用藤蔓操控飞船,另一只手按下了大飞船的开舱键。
“我真的很后悔向你求救。”费迪南真心地说,果然紧急时刻做出的决定是不可靠的。
“我特么也不止一次后悔救你!”曲砚浓说,但是既然决定救了,他就不会停止。
在大飞船距离爆炸还有十秒的时候,他操控飞船离开停机舱。
爆炸倒计时五秒的时候,他按下跃迁按钮。
大飞船爆炸的一瞬间。
曲砚浓的小飞船开始跃迁,进入翘曲空间。
千钧一发,大飞船的一个零部件还因为爆炸被冲击进翘曲空间,砸在了曲砚浓的飞船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嘣”地一声。
费迪南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狠狠一抖,差点弹上天花板。
“放心吧,这个飞船连星联的军部都追踪不到,那些混蛋就更不可能了。”曲砚浓坐在椅子上,看着地上瘫成一团的费迪南说。
“我还在回味濒死的滋味,好让我更加珍惜接下来的人生,你不要打扰我。”费迪南抱着双腿,双目无神,脸上分不清是鼻涕还是眼泪,弱小、可怜且无助。
曲砚浓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我的飞船上也没有金属探测器,看来只能等到夏金科再想办法把你体内的信号屏蔽器弄出来了。”他说着用飞船自带地通讯器联系了宋星池,“幸好飞船的通讯系统不受影响,等我打完你赶紧联系你家里人来接你。”
经过上一次的相处之后,曲砚浓对宋星池的态度自然了不少,至少可以打个视频了,不像以前,总有点社恐似的,怕接电话,更怕接视频。
现在至少能做到主动联系对方了。
通讯两秒钟就被接了起来,就好像电话那边的人一直在等一样。
“浓浓。”宋星池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温柔,“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通讯器一直无法接通?”
“这个说来话长。”曲砚浓吃软不吃硬,拿这种温柔最没有办法,他言简意赅地把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说了说。
最后给出结论,“所以就这样,我现在赶去夏金科至少还需要八九天,不能按照约定到达了。”
宋星池并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你没事就好,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明白,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不相干的人能救顺手一救尚可,但要是危险的话,就没必要管了。”
曲砚浓想了想,“这个……虽然他的确是不相干的人,但也不能说不重要……虽然联盟判我叛逃罪,但我毕竟是联盟军人,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绑架犯不管呢,况且他家贼有钱,说是会给我一大笔报酬,我就当是打猎了。”
“浓浓,花我的钱就这么让你不情愿吗?”宋星池的声音立刻变得低落。
“不是不是!”曲砚浓连忙否认,要是宋星池在他面前,他能把头摇下来给对方看,连忙尽力解释,“你看,我这也只是想着多赚一点嘛,就算是结婚以后的夫妻,那也不能只靠一个人赚钱对不对,我当然也得出份力,谁跟钱过不去啊,是吧。”
费迪南已经恢复了精神,听这通话,没想到在他面前暴躁如雷,战斗力爆表的曲砚浓居然会变成这种温顺小狼狗的模样,在跟对方说话的时候还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有点可爱。
“没想到你已经开始计划我们未来的生活了。”宋星池笑着说。
“英雄,对面是谁啊,你的表现很异常哦。”费迪南好奇地问。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曲砚浓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人,那自己这幅没出息的模样岂不是被看见了?
“你大爷的,居然敢头听我打电话,滚一边儿去!”
宋星池的声音适时地出来压制了曲砚浓的怒火,“这个声音……浓浓,你没跟我说你救的人是费迪南·范宁。”
“我也是刚知道的,所以他说他要答谢我很多钱嘛。”曲砚浓老实说。
费迪南更好奇了,“对面到底是谁,居然知道我?难不成是你在军队的上司?”
“浓浓,费迪南是个alpha。”
宋星池和曲砚浓都没有搭理费迪南。
“啊,是啊。”曲砚浓点头,“这有什么问题吗?”
“浓浓,你是个omega,在没有第三个人的飞船里和一个alpha独处,这难道还不算是严重问题吗?”宋星池的尾音已经有些危险地变轻了,只是谁也没有意识到。
曲砚浓纯粹是因为神经粗,“没事啦,比起beta我也就是多了个没用的腺体而已。”
费迪南则是在想这人到底是谁,“声音很熟悉啊,谁啊……谁……等一下,宋星池?不会是宋星池吧?!”
“你们见过?”曲砚浓问。
“一面之缘而已,你俩什么关系啊,他是你上司?”费迪南摆摆手,得亏他智商高,不然肯定想不起来,“难不成你被通缉是因为他给你了什么秘密任务?”
“我是他的未婚夫。”宋星池的声音没什么情绪,平静无波地传了过来。
费迪南下巴都掉到地上了,“他是你未婚夫?!”
曲砚浓居然有未婚夫?!

【纯情漫画】秘密教学无限金币+秘密教学布丁土豪

他那颗风流多情了,本来想着这次或许遇上命中注定之人要安顿下来的心,瞬间裂开了。
“是啊,有问题?”曲砚浓很不耐烦,“你能不能往边上让让,我和宋将军还有话要说呢。”
“不过你没有被他标记吧。”费迪南不死心地问。被标记的omega是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alpha这么长时间的,除非有alpha的信息素萃取液,但他从来没有看见曲砚浓补充宋星池的信息素。
“范宁先生,这是我和浓浓之间的事情,就不劳您费心了。”宋星池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平静,他打断了费迪南的话。
曲砚浓也回过头,眉头皱得死紧,“是啊,我俩说话你老插什么嘴啊,边儿去!”
费迪南撇撇嘴,“你就会跟我横,跟宋将军怎么那么客气啊?怎么说我也是要给你钱的人,你咋跟我不客气一点?”
“我还是你救命恩人呢,滚!”曲砚浓亮出拳头。
“好好好。”费迪南投降似的举起手,离开了中控台前,边走还边嚷嚷,声音非常大,“亏你长了那么可爱又独特的一个心形腺体,居然这么暴躁。”
曲砚浓看着费迪南终于到后舱去了,这才重新和宋星池讲话,“你别在意,那个人就是很啰嗦。”
“你和他好像很熟悉,态度也很自然。”宋星池说。
“嗯……”曲砚浓想了想,觉得自己除了宋星池以外的人相处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可能是因为我和他也算是过命交情了吧。”
宋星池沉默了几秒,“他连你的腺体都看见了。”
“那也没办法,我们逃命的时候我背过他一段,不然早被抓住了。”曲砚浓觉得这也没什么,甚至没有意识到宋星池这番话的重点,“我就是想告诉你迟一点去夏金科,因为我还得耽误几天。”
“不,你在距离你最近的星球降落,把定位发过来,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过去。”宋星池不容置喙地说,“我还有事,浓浓,你注意安全。”
说完就挂了电话。
曲砚浓对他不了解,不知道他的情绪已经很紧绷了,所以也没说什么,打开全息星图,“最近的星球?我查查……”
宋星池坐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
电话挂断的一瞬间他抬脚就把面前一吨多重的矿石茶几踹飞了出去。
巨响之后,屋里静悄悄一片。
他一只手抵着自己的太阳穴,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少爷……”管家声音轻颤,他家少爷越是这种平静越是可怕。
“费迪南·范宁。”宋星池睁开眼睛,看着被他踹出去已经碎成一堆的茶几,眼底寒光一片,“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只是个调戏别人的纨绔,没想到会有这种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