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言情:么公在浴室征服了小雪小说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言情:么公在浴室征服了小雪小说

  “我没哭。”原望嘴硬道,表情看不出心虚。
  “你明明哭了。”童恬笃定道,“我都看到你掉眼泪了。”
  “……”原望没办法,只得道:“我只是眼睛被熏得有点不舒服。”
  他微微挺了挺脊背,道:“男子汉才不哭。”
  “好吧。”童恬道,“那你旁边那个大哥哥没欺负你吧?他看起来好凶。”
  “没有。”原望道,“他是我哥哥,才不会欺负我。”
  虽然他确实有点凶。
  原望默默在心里补充道。
  “你还有哥哥啊。”童恬道,眼神有些羡慕,“你哥哥看起来就很厉害,以后就不怕别人欺负你了,他可以保护你!”
  刚刚还在说岑理凶,转眼就说他厉害了。原望看不懂小女生的心思。
  只是说到保护……
  原望在心里撇撇嘴,岑理才不会保护他呢,岑理看起来就不喜欢他,说是会欺负他才合理呢。
  这些话原望不会和童恬说。童恬问完这些,又转过头和后面的小姑娘聊起天来。
  原望继续擦起本子上的笔迹来,刚刚那一撞导致的划痕有些深,即使擦干净了还留下了一道微凹的印子。
  原望摸了摸凹凸不平的本子,拿起笔来继续写作业。
  今天是周五,放学比平时早一些。
  原望收拾好书包,走出校门,钻进了司机叔叔的车里。
  车上放了些零食,原望没去动它们。他本身胃口不大,学校食堂伙食也还不错,这会儿一点儿都不饿。
  原望坐在座位上,歪头看着外面。
  学校门口人来人往,多的是学生和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有人勾肩搭背地出来,笑嘻嘻地一同买了零食回家;有人同同学挥挥手,如乳燕归林般扑入父亲或母亲的怀抱;有人仍站在门口等待,或张望着或与同学笑闹着。
  原望从前大多是自己回家的,有时是母亲来接。母亲体寒,手心常是凉的,即便是夏天,也比常人低好几度。
  每当母亲牵着他的手回家时,他总是又开心又忧愁。他不知道自己在忧愁什么,或许是因为母亲也总是一副忧愁的样子。
  原望是个话少的孩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哄母亲开心,只会笨拙地微微收紧自己的小手,皱着小眉头道:“妈妈,你不要不开心。”
  母亲在这时便会微微一笑,摸摸他的脑袋,温柔道:“好,听康康的。”
  康康是原望的小名。原望小时候身体不太好,经常生病,父母便起了这么一个小名,希望他能健康强壮一点。
  说来也巧,原望后来身体倒真的慢慢好起来了,虽然说不上强壮,但是也算是健康。
  正发着呆,原望忽然从人群中瞧见了岑理的身影。一天过去了,他看起来心情依旧不太好。
  车门被打开,原望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
  岑理一进来就靠着座椅闭上了眼睛,好像有些疲倦的样子。原望悄悄用余光去看了看岑理的脸,正好撞上岑理狠狠皱了一下眉头,顿时吓了一跳,怕被发现,又急急忙忙地收回了目光。
  一路无话地回到家里。阿姨已经做好了点心放到了桌上。
  今天是周五,可以不用急着去写作业。岑理放下书包在餐桌上慢条斯理地吃起东西来。
  原望边吃边时不时悄悄用余光看一眼岑理。倒也不是他有多想看岑理,完全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阿姨在厨房里收拾,家里只有他和岑理两个人,他下意识地去关注岑理的情况。
  岑理吃完了点心,起身去了卫生间洗手。原望也把最后一块点心放进了嘴里,等岑理出来后上了楼才去洗了洗手也拿了书包上楼。
  岑理正在书房里,坐在电脑前弯腰开机。书包被他随手放在了书桌上,拉链不知怎么的开了,露出了几本本子的书角。
  原望看了一眼岑理的书包,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他不知道可以干什么,坐在位置上想了想,还是打开书包拿出了作业和笔盒准备写作业。
  他刚拿起笔准备写作业,就听见岑理那里传来一阵阵声音,是岑理玩游戏时发出的。他在玩一款枪战游戏,音效从旁边的音响里传出。
  原望看了一会儿岑理面前的屏幕,又低下头写起作业来。这点声音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不是很影响他写作业。
  岑理玩游戏其实算不上安静,偶尔会发出一些懊恼的声音。原望对这些声音比对游戏音效要敏感得多,被打断时他偶尔笔尖一顿,抬头悄悄看一眼岑理。
  岑丰回来的时候岑理还在玩游戏,岑丰敲门的声音他也没听见,还是原望说了一声“请进”。
  岑丰脸色不太好看,看起来好像有些疲惫。他进了房间,先是夸了一句原望道:“小望真乖。”
  岑丰又看了眼岑理,道:“小理你看看弟弟,比你小还比你乖。我早就说过,你应该有一些观念,事情的缓急应该心里有数……”
  他的话没说下去,被岑理忽然的起身打断了。岑理没管电脑上自己游戏角色的死活,转过身来攥紧了拳头,一双眼睛泛着微微的水汽,拧着眉气道:“弟弟弟弟,什么都是弟弟,他有什么了不起的!”
  岑丰有点强迫症,做事偏向于一件一件做,他一直希望岑理也是如此,希望他可以做到先完成作业再去干别的事情。只是岑理一直觉得既然时间充足,他完全可以自己安排事情的先后顺序,没必要一定要听岑丰的。
  岑丰倒也没有强迫岑理的意思,平时还是会时常说几句,岑理不听也就随他去了,只是他没想到岑理这一次的反应这么大。
  岑丰扶了扶眼镜,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嫌弃我吗?不就是比不上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小孩吗?”岑理吼道,气得身体一抖一抖的,“说说说,有什么好说的!你不就是觉得他什么都比我好吗?!”
  岑丰有些头大,低头看了看原望。原望有些被吓到,抿着嘴站在椅子后面,小手紧紧地抓着椅背见岑丰看来,也下意识地抬头朝他看去,有些无助的模样。
  岑丰顿时有些心疼起来,岑理这脾气发得毫无征兆又莫名其妙的,原望刚从那样的家庭条件里出来,吓到了就不好了。他对岑理道:“什么破小孩,不准这么说弟弟,快给弟弟道歉!”
  岑理眼眶都红了,眼看着就要哭了,还倔强地梗着脖子道:“我不!凭什么要我道歉!你们都是坏人!”
  “小理!”岑丰厉声道,“是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道歉!”
  岑理咬着牙瞪着岑丰好一会儿,岑丰以为他要屈服了,却见岑理忽然跑了出去,还狠狠地摔了门。
  岑丰跟了出去,岑理已经在换鞋了。原望拉了拉岑丰的袖子,眼睛却看着岑理,小声地叫了一声“哥哥”。
  “别管他。”岑丰也有些生气了,“我每天上班赚钱是为了让他乱发脾气的吗?”
  岑理听见了他们的对话,理也没理,直接摔门而出。
  岑丰在沙发上坐下,闭上眼深呼吸来平复情绪。
  原望站在他身边,没说话也没坐下。
  岑丰没一会儿就睁开了眼睛,他尽力做出一个温和的表情道:“小望没吓到吧?”
  原望摇了摇头。其实他是有点被吓到的,他刚刚还差点以为他们要打起来了。
  岑丰看了看原望略显苍白的脸色,叹了口气,“饿了吗?先去吃饭吧。”
  原望犹豫地道:“哥哥……”
  “没事。”岑丰道,“饿了就会自己回来了。”
  他带着原望去餐桌坐下。阿姨站在厨房门口小声问道:“这是怎么了呀?”
  岑丰道:“没什么,小孩子乱发脾气罢了。”
  坐下没吃几口,岑丰还是站起身来,“小望,叔叔先去找哥哥了,你一个人乖乖吃饭可以吗?”
  原望想了想,点了点头。他本来想说自己也想去找哥哥,但是又怕哥哥看见自己会更不开心。
  岑丰对他安抚地笑了笑,道:“小望真乖。”
  岑丰对于岑理的去向没什么头绪,叫了司机给他开车,询问司机岑理平时有什么去的地方。
  司机说了几个篮球场的名字,还有几个同学的名字。
  岑丰先是去查了小区的监控,确定了岑理已经离开了小区,然后给这几个同学家里打了电话,几个同学一致都说没看到。岑丰便请求他们如果见到岑理就给他回复。
  去篮球场的路上,岑丰也没忘记往路边看,生怕岑理从他们身边走过却没发现。
  几个篮球场都没有找到岑理,同学家里也再也没有消息传来。这时离岑理离家已经快两个小时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昨天晚上他就做了一个被岑丰逐出家门的梦。
  梦里岑丰站在大厅里,一手搭着原望的肩,一手把几张钞票狠狠甩在了他脸上,边甩边道:“对!他就是我的儿子!我不要你这个破儿子了!”
  岑理在心里都快急哭了,但是面上还跟现实里每次跟他爸吵架一样端着一副“我不稀罕”的表情。
  他硬气道:“不要就不要!我还不要你这个破爸爸了呢!”
  岑丰冷笑,“那就离开这个家!从此这里就是我和小望的家!”
  岑丰低头,对原望慈眉善目道:“今天爸爸就带你去改名,改叫岑傲天!从此你就是我岑家人了!”
  梦里原望也露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斜着眼看着岑理,对他不屑地“哼”了一声。
  “还不走?”岑丰冷眼看岑理,转头就和原望其乐融融地聊起天来。
  “这个破儿子我早就不想要了,一天天的,就知道给我闯祸,哪有你乖啊。”
  岑理气得夺门而出。
  梦就到这里结束了。
  他被吓醒的时候还只有五点,后面就再也睡不着了。
  岑理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到闹钟响。
  下楼看到岑丰和原望时,他下意识地抖了抖,梦里的恐惧卷土重来。
  今天早餐分量刚刚好,原望吃完时觉得饱饱的,也不撑。
  他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看向岑理的碗。
  哥哥今天精神不太好,会不会吃得很少啊……
  看清岑理的碗后,他又放心了,一如既往的光盘。
  去学校的路上,岑理懒懒地靠在座位上,歪头看窗外,不发一言。
  到了学校,他们同司机叔叔说了再见,一起下了车。到教学楼还有一段距离是同行的,岑理步子大,照理说应该走得比原望这个小短腿快不少,只是今天他实在是没心情,倒是和原望保持在了差不多的速度。
  原望在岑理身边,看了他一眼,悄悄收回目光,又看他一眼。他有些犹豫,想开口问问又怕岑理会更不开心。
  想起昨天岑理那一句“没礼貌”,原望鼓足勇气,小声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小理哥哥?”
  岑理侧过头来看他,皱着眉眼神不耐。看着原望那一双黑得过分的大眼睛,他语气不善地道:“不关你事。”
  说完他就转过头,自顾自走了。
  正好也快走到教学楼了,两人该分道扬镳了。
  原望悄悄撇撇嘴,低着头,有些失落。
  哥哥果然很讨厌他。他想。
  明明是一开始就知道的事情,再次摆在他面前时还是有些难过。原望抿了抿唇,坐在位置上,把文具和书本拿出来摆好。
  他的同桌童恬还没来。他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着看书。
  正义小组们陆陆续续地到了,小孩子忘性大,过了一晚上已经忘了自己昨天定下的任务了。
  童恬姗姗来迟,不过没有迟到。她刚坐下,早自习的铃声就响了。很快,朗朗读书声在教室里响起。
  今天轮到王一岭带着大家领读。书都读了好几行了,童恬还没有拿出书,还在和后桌讲话。
  王一岭停下来,大声道:“童恬!不要讲话了!”
  童恬撇撇嘴,拿出书,跟着读起来。
  经过早自习这件事,正义小组成员们终于想起来他们昨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找出是谁欺负了新同学。
  正义小组成员纷纷擦亮了眼睛,可是今天原望看起来很正常,也没有偷偷跑到厕所里去哭。
  正义小组悄悄聚在一起讨论。
  刘林林:“我觉得应该没什么事情了。”
  邬斯凯:“我感觉今天一切都很正常。”
  王一岭:“坏人总会出现的!不要着急!我们再看看!”
  一整天这个“坏人”都没有出现。正义小组也不气馁,“坏人不来了就最好,如果来了我们就要保护新同学!”
  “嗯!”
  刘林林小声补充道:“还可以告诉老师。”
  “行吧。”王一岭理智道,“如果我们保护不了就只能找老师了。”
  原望才不知道在小小教室的另一头,正有人这么关心他的身心健康,他正认真写着作业。
  他插班进来的时间已经不早了,这里的教学进度同原来的学校稍稍有些差异,老师的讲课风格也不相同,他还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
  现在正是下课时间,教室里很吵,玩闹的人很多。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坐不太住,课间的时候好些都喜欢在教室内外窜来窜去。
  突然原望的桌子被狠狠地撞了撞,手肘因为惯性撞到了同桌的桌角,本子上也被铅笔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原望皱起眉头,放下笔,左手轻轻揉了揉右手的手肘。
  撞他的那个男孩子正和别人玩得开心呢,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嘻嘻哈哈地同别人在教室里乱窜。
  “陈韬!”同桌童恬突然出声叫道。
  陈韬理都没理他。
  童恬直接走到人家身边,把他一把抓住,道:“你刚刚撞到别人了!”
  陈韬被她抓着,烦躁地甩甩手,没甩掉,“别烦我!”
  “你撞到人了,你要去道歉!”童恬板着脸大声道。
  陈韬没办法了,道:“我知道了,你不要抓着我。”
  他被童恬带到原望身边,原望正撸起袖子揉着手肘,手肘已经红了。
  陈韬没想到自己把新同学撞得这么严重,他还以为自己只是不小心撞到人家的桌子了。
  这下他脸色也正经起来,也不用童恬催了,立马小心翼翼地道了几声“对不起”。
  “没关系。”原望轻轻回道。
  童恬这才放开陈韬,道:“老师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教室里跑来跑去!很危险的!”
  “我只是不小心嘛……”陈韬小声道,“下次会小心的。”
  看样子还想有下次。
  童恬见劝不住,气呼呼地回了座位,道:“下次就等着老师找你吧!”
  原望正擦着作业上划出的笔迹,见童恬来了,他动作顿了顿,抬起头,对她说了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