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颜无耻韩国动漫免费阅读:原耽花式开车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厚颜无耻韩国动漫免费阅读:原耽花式开车

  临近边界,高大的树木稍有萎缩,这令阳光有机可乘,大片直线型的光折射进森林,稀疏的位置尤为多,道道光束皆从那撒下来,就好像那里是光的起源。

  而受光照耀的下方,尽是明亮惹眼的光晕,深绿的叶片退化得浅浅。

  “别往前走了楚。”

  炎提醒着陈见楚。

  陈见楚停下了脚步,偏头望着炎。

  “前面是边界。”

  晴说。

  他替炎解释了。

  陈见楚看向前方。

  来到这里,陈见楚的想法再次被颠覆,因为这里的植物又很雨零星乱。

  萧疏至极。

  原来前面就是边界了。

  也是,它们又生长不到外边去,自然也就荒白下来了。

  地平线仍在,广阔的天空仍在。

  地球的形状是球体,并没有所谓的尽头,只有无限循环,除非脱离球体。

  那么……

  边界呢?

  空间,还是地球的模样吗?

  若是球体,经过崩解收缩的空间,又是何等形状的?

  炎抬手抚上虚无。

  那个位置,离陈见楚不过就五步距离。

  可想而知,如果没有人叫停他,那么他就撞上边界了。

  隐形了的边界。

  “我可以碰吗?”

  陈见楚问。

  “最好别碰。”

  晴冷淡的视线落在了陈见楚身上。

  “边界很不稳定,存在的未知更多,你本不该来到这里。”

  晴说完了话,就收回了视线。

  无庸赘述,陈见楚都明白之外的话音。

  无非就是一个死字而已。

  但如果陈见楚能活到最后的话,迟早有一天还是会遇上边界。

  因此,炎是打算让他逐步适应一下边界周边。

  “楚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炎问。

  陈见楚:“没有。”

  炎说:“那楚想触碰边界的话,就触碰吧。”

  晴一惊,话语脱口:“可是”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晴随即抿紧了唇,没有再往下说。

  陈见楚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流转。

  他暗自揣测着炎的意图。

  当然,就算是坏的,他也能接受。

  毕竟坏也仅是对于他而已,只要是炎想的,那他甘愿付出。

  “不用担心晴。”炎的手已然收回,没有再放在边界上,他的语气从容,“既然楚能走到这里,那他大抵也是相安了的,况且楚也是越过边界来到散的。”

  是啊,他越过了边界,来到了散系空间。

  陈见楚垂着眼。

  这也算是他想争取来到边界的原因之一吧。

  最主要,根本的原因,是为了炎。

  晴没有再开口。

  陈见楚没怎么想,迈腿走了三步,便抬手去触碰边界。

  看不见的边界。

  永远无法知晓会是哪一秒触碰到它。

  很冰凉的触感。

  表面不算很平滑。

  陈见楚只能凭着触觉来感到边界的存在。

  他看着眼前的边界,若不是他碰到了这层隔膜,还当真以为前方还能走,天空还能再继续延伸。

  原来是假象啊。

  边界编织出来的。

  边界是捂不热的,无论再怎么用温度去感染它,依旧无济于事。

  陈见楚收回了手。

  他敛下眼睑,看着自己的掌心,指尖。

  本就不高的体温,更冰了。

  “感觉怎么样?”

  炎轻声询问。

  陈见楚放下手,侧目看向他。

  “有点像玻璃。”

  “玻璃?”

  “嗯,玻璃是一种非结晶非金属的固体,原料一般都是用多种无机矿物制成的,不过不同的是,玻璃再怎么透明,都会被看见,而且有时物体能折射在玻璃上。”

  明知他们听了可能还是会雾里看花,但陈见楚仍旧解释了。

  炎只是笑了笑,说:“那就好。”

  他的这句话,是回答陈见楚所答的感觉。

  晴对边界不感兴趣,没有上手。

  以异族的角度来看,只要有一人接触了就行,用不着他人再去触碰。

  毕竟频繁接触边界可不是什么好事。

  “情况如何?”

  晴问。

  炎说:“我们边走边说吧。”

  他忌讳边界。

  很明显的一件事。

  是担心边界收缩,会殃及到他们吗?

  最可信的原因,只有这个了。

  三人转身走入森林,逐渐远离边界。

  “边界的情况跟先前没什么差别。”炎说。

  晴略有所思:“这么一来,感应不到前兆的原因会比较难找了。”

  炎颔首,说道:“所以我们需要在边界呆一段时日,或许能找出纰漏。”

  刚经历完崩解不久,短期内,空间应当不会再发生崩解。

  因此,晴认同了炎的抉择。

  以目前来看,他们也只能多观察了。

  “我再去看一下他处边界,你和楚找一下合适的栖息地。”

  炎说。

  时候不早了,已然近黄昏。

  “好。”

  晴答应下来。

  陈见楚的经验不足,炎带他来的目的也有锤炼意味。

  一回生二回熟。

  晴和陈见楚在森林里穿梭着,薄暮的微光时不时照射在他们身上,和煦且夺目。

  晴并没有一味前行,他向陈见楚讲述着在边界增加存活率的手段。

  “关于栖息地,一定要找有物种的地方。”

  晴极为认真道。

  在植物能捕食动物的情况下,的确更应该去贴近动物。

  生活在这里的动物,选的栖居位置,必然要安全不少。

  选择贴近植物,危机概率那么高的地方,料也没有机会休憩,恐怕会全程提高警惕性,加速疲惫。

  陈见楚把晴的话牢记于心。

  来到边界这么久,陈见楚终于见到动物了。

  形似紫苏的高大植物上挂有蛛丝网,细看,便能发现,有只硕大的蜘蛛藏身于叶间,由于它的颜色是暗紫色的,倒也难以发现它的位置。

  它的蛛丝网也是暗紫色的,稍有不慎,便会掉入网中。

  “这边的紫蛛较多,蛛丝都淬有毒性,别碰到了。”

  晴提醒着。

  陈见楚铭记下来。

  “就这里。”

  晴说。

  陈见楚张望了下这处位置。

  植物还是无法避免的,好在数量少了些。

  周围的桫椤较多,树是最少的。

  地上的土壤松得很,像是被翻过一样,土间掺杂着不少白色丝丝。

  “附近有食用菌丝的物种,这片区域相对来说会更安全。”

  ——植物会利用菌丝来互传信息。

  森林的泥土里,基本都布满了菌丝。

  成千上万,数不胜数。

  “你要守在这里,还是跟我去狩猎?”

  找好了栖息地,下一步就是觅食。

  休眠没什么讲究,找个地方靠着,扯几片叶子铺在地上睡就可以了。

  在原始森林里,有什么好布置的。

  “过来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陈见楚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过来说。

  “嗷呜呜呜……”

  过来也只能这么叫着了。

  它耷拉着尾巴,毛茸茸的狼面可怜兮兮。

  然而,这对陈见楚起不到作用。

  他又不能让过来跟着自己,总要有守着的人,或狼。

  他不熟,在边界需要谨慎,自然不能贸然带着过来。

  适可而止。

  过来虽然是头狼,看起来还不太聪明,但这点它还是懂的。

  其实,它倒也不是真笨。

  它能察觉到陈见楚的情绪变化,以及那不可多得的欲望。

  过来蹲坐在地上,目光炯炯地送他们离开。

  “摩有跟你说过狩猎技巧吧?”

  晴斜眼看着陈见楚,说。

  “嗯。”

  没有感应器官,陈见楚只能从微小,稀碎的变动,判断推测出这里是否有猎物经过,是否还在不远处,又或者这种痕迹是那种猎物留下,可否食用。

  不过物种繁多,他们时常迁移,陈见楚永远都记不完。

  死记硬背倒不如灵活运用。

  陈见楚常常对着陌生的物种进行预想,借以种种迹象,来臆度出实际。

  晴说:“找出来。”

  陈见楚下蹲至地面,捻起沙土,感受它的质感,视线在周遭寻着可疑痕迹。

  “回来了。”

  陈见楚面无表情地提着处理干净的猎物,和晴回到临时的栖息地。

  入耳便是炎的声音。

  陈见楚能看见过来吐着舌头,黏着炎的一幕场景。

  晴直接把手里的猎物往地上一丢。

  也没开口叫一下过来。

  陈见楚:“过来。”

  狩猎的同时,他们顺带把过来那份也带回来了。

  听到主人的指示,过来欢脱地跑了过去。

  倒也没有非要来扑陈见楚一下。

  “还是一样吗?”

  晴问。

  炎坐在枯木上,微曲着身体:“一无所获。”

  意料之内的结果。

  晴的食指搭在下颌下,脑袋的重力稍压于指骨上。

  “也许这是新的一轮镇压。”

  “回族前再没有发觉出端详,大概率就是了。”炎说。

  “但愿我们能感应到下一场崩解。”

  晴说完这句话,不由自嘲地笑了。

  他对此并不抱希望。

  陈见楚看出来了。

  陈见楚又看向炎,对方正垂着眼睑,似乎在深思些什么。

  炎察觉到了陈见楚的视线,掀起眼睑看来。

  “楚想问什么吗?”

  陈见楚微微闪躲:“没有。”

  “有想说的可以说出来”炎说,“晴和楚先去洗浴一下吧。”

  洗浴?

  陈见楚有些愣神。

  异族平常洗浴的频率不高不低,全看个人喜好,大多数人都是脏了洗,干净的话不怎么下水。

  在边界这种地段,陈见楚是认为不该洗浴的。

  “适当冲洗手脚,面部即可。”

  走在前面一点的晴说道。

  不得不说,晴和声这对兄弟,很适合去当间谍之类的工作。

  因为他们能分辨出细致的变化。

  陈见楚不知道晴是否总能看穿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