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很细的开车+子豪秘密教学土豪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过程很细的开车+子豪秘密教学土豪

  异族甚至都没有感应到半点痕迹。

  好在,这次的崩解规模不大,来得快去得快,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害。

  大多数生命体对此忽略不计,当然,也有它们思维达不到更高层面的原因。

  总而言之,有一个昭彰的隐患诞生了。

  一次感应不到空间崩解的前奏,那么,是否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细思起来,是一件很令人恐慌的事情。

  很有可能,他们再也感应不到了。

  毫无防备,不能再提前撤离的他们,有极大概率会灭绝。

  身为首领,炎应去边界查探一番。

  毕竟,边界是根源。

  原因大抵出自于边界。

  陈见楚站在一旁,听着炎的发言。

  炎要选两位同行。

  此事性质严重,炎却没有打算带太多人。

  这是因为异族正处于调整恢复期,接连受族群的骚扰,挫折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异族已经损失太多了,炎需要留下更多的强者在部落里。

  “我吗?”

  陈见楚握紧弓把的手松了松,总是恹恹的神情复苏了一刻。

  “嗯,是楚。”

  炎肯定着,复述着。

  “好。“

  陈见楚应了下来。

  没人知道他的心跳快得像在打鼓。

  他本以为炎不会选他的,毕竟他对边界远没有其他人了解,对边界的认知,仅源于摩。

  心知希望渺茫,陈见楚依旧做好了争取的准备,对于这从天而降的惊喜,他自然是暗自心动。

  炎为什么会选他?

  陈见楚的目光越过了几道人影,落在了炎的身上。

  最后一人是晴。

  炎没有选青,因为青需要代替他在族里。

  他们常常这么做。

  三人再次踏上了路途。

  这是一趟远行。

  真正意义上,且抵达世界边缘。

  陈见楚从来没有离开异族这么远过,越是接近边界,越有陌生不稳定的因素在变化。

  “今日就在这里栖息吧。”

  火焰烧断了杂草丛棘,袅袅烟雾曲绕飘升,进入呼吸道的空气沾染上了烟火气息。

  这种气味很快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再也嗅不到。

  不过十来秒,炎就清理了一片空地出来。

  不得不说,植物实在太多了,脚下几乎无路可走,连物种踩踏出的弯弯绕绕不规则断路都没有。

  很明显能感受到动物的减少,原因不言而喻。

  是这样的。

  趋利避害。

  而有些物种却还是在贫瘠的地方生存了下来,好比在深处的海底,有处于喷发的火山口,将近百度的沸水渲染着周遭,周遭也充斥着剧毒的物质,即便如此,仍旧有生物生存。

  似乎再恶劣,再不可能生存生物的环境,最终还是会有生物生存。

  生态系统并不单一。

  生态系统可以创造出来,再残酷的生存环境都可以。

  但如今的情势,不比正常环境下的极端条件。

  要知道,生态是可以被破坏的。

  就算物种再怎么建立多样式的生态,也会被临近的边界吞噬。

  白费功夫。

  留在这里的,无疑就是挤不进去散系空间内里的区域。

  这些生物总是要受边界散发的物质因素等类侵袭,十分不易,因此他们也发生了迅速的进化,赖以增加存活率。

  陈见楚先前服用的药,便是进化过的植物。

  上方的天空无一例外,都被树冠掩盖,地面的禾本植物早已没过了头顶,甚至更高,四周都是属于植物的气息,很浓厚。

  看来,这里的素食动物也锐减的差不多了。

  静谧的森林,只有风的吹动声,死寂一般,仿佛暗处有无数蛰伏的怪物,正窥视着闯入自己精心布置的陷阱的猎物,好似在不经意间,怪物就会扑倒猎物,嘶咬享用。这种幻想叫人心生畏惧。

  “我去狩猎。”

  晴说。

  炎:“路上当心。”

  陈见楚清楚自己对外界的不熟稔,便没有去争这份职责,避免去莽撞,不自知会带来的灾祸。

  “过来。”

  他只是这么唤了一声。

  过来摇了下尾巴,抬爪去跟晴。

  “不需要。”

  晴冷声冷气。

  陈见楚:“你多想了,我只是让它跟着你,狩自己的猎。”

  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径直闪身离开。

  看来是懒得搭理陈见楚了。

  过来去追晴了,原地就剩下陈见楚和炎。

  “我去捡些枯枝干柴。”

  陈见楚说。

  “不用了楚。”

  炎制止了陈见楚,与他对视着的同时,炎提醒着:“要当心这些草木。”

  陈见楚问:“这些植物有什么不同?”

  炎:“你常见的或许是物种食用草木,但生存在受边界影响范围的草木,基本都会捕食物种,乃至互相蚕食。”

  “这里物种少,倒也不是全逃亡到内陆去了,大多数还是被捕食少了的。”

  说到这,炎的话语有些无奈。

  “草木太多了,它们之间还有阻不断,能互相通报信息的联系。”

  不用炎再往下详细多说,陈见楚都明白了。

  “那直接……”

  陈见楚的视线放在了不远处的一颗巨树上。

  树枝很粗,很大,完全够用。

  虽含有水分,烧起来麻烦,但总比没有好。

  只要他速度快点,斩下一段,就不会停留太久。

  炎闻言笑说:“用不着。”

  他既然这么说了,陈见楚怎能不明白话中的意思?

  炎说完话后,便走向附近的禾本植物中,抽取了几根三米长的藤条出来。

  “楚帮我剥开外皮,取出里面的韧茎吧。”

  炎说。

  陈见楚伸手去接。

  手蓦然一沉,方才炎轻松拿着的模样,让陈见楚误以为与普通的草差不多重量。

  不曾想,重多了。

  陈见楚面不露色,默默挨过了起初的不适应。

  好在,炎似乎没有发现到他的一点错失。

  陈见楚不想给他知道。

  细长叶片,黑紫色的外壳下,包裹着一道细条。

  陈见楚抽取了出来,他没怎么用力甩动细条,都能听见被它带出的破空之声。

  打人应该挺疼的。

  陈见楚想。

  当然,是指放在现代。

  在散系空间,相当于挠痒痒程度。

  炎口上说让陈见楚帮他,他自己倒也没有闲着。

  和陈见楚一起剥壳。

  不用异能烧,选择手剥,自有他的道理。

  在晴跟过来回来时,陈见楚和炎没有碰上任何攻击。

  晴的捕猎方式与炎的何其相似,他们都是处理好后带回来,省去了还要再去取水来洗的功夫。

  因而,被处理过的猎物,陈见楚更加难以认出是什么生物了,他认识的本就不多。

  “麻烦楚和我一起缠一下。”

  炎微微笑说。

  陈见楚神情微松,顺从地走了过去。

  晴宛如一个人形架子,他将食材提高,自己则是一动不动。

  “先从这边缠两圈,再绕到下面缠到底……”

  炎边做着事边示范着,陈见楚的视线在手下的藤条,和炎手下缠绕的藤条,来回移动。

  炎的手,很好看。

  陈见楚承认自己没出息,最后脑子里居然只剩下这个。

  不过好在,陈见楚分神到走神这期间,有好好把事情办好。

  否则,他真不知道该怎么正视炎了。

  食材缠好后,晴换成了藤条提着。

  “楚可以站开点。”

  陈见楚往后退了几步。

  晴的手臂是伸直了的,当火焰席卷上食材,好似连他一并烧了般。

  当然,晴对此是无动于衷的,再者,炎也不可能真会烧到他。

  陈见楚是没想到,炎会以这种方式烤熟食材。

  很快,火焰平息了下来,缠在上方的藤条也发生了些改变。

  它们衍生出新的藤条,包裹住食材,并且部分深入于食材。

  晴将这畸形的东西放到了地上,三人围坐。

  炎是最不怕烫的人,他轻松拆开大片藤条,铺开在地,用于垫底。

  随后,他一步步拆解着熟透了的食物。

  刺穿食物的藤条被炎当作竹签来用,某种程度上,这也省去了他们将食材串起来的时间。

  “晴去的路上,有发现什么吗?”

  炎问。

  晴面色不变:“比上回要严重些,这虽然是场小崩解,但它对边缘的影响依旧很大。”

  “我也感应到了。”

  炎的目光落在了所能触及的植物上,眼底辽阔且平稳,似乎能包含下世间万物。

  “是察觉到什么了吗?”

  陈见楚询问。

  炎垂着眼看着他,说:“这些草木在衰退,边界已经影响到它们的生命了,或许再过不久,我们现在所在的这片区域就会不复存在。”

  陈见楚不由看了下周围茂盛无比的植物。

  在来之前,他以为靠近边界的地方会是荒芜一片。

  结果却是相反,依然有很多生命在挣扎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