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92私下你可以随意》子豪秘密教学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秘密教学92私下你可以随意》子豪秘密教学

谢从云站在了其中一栋楼前,此时这里正有一个外族少年正在不停的攻击着。

他的头顶偏平,头发只到肩部,外边是黑发,中间有一层类似披风的白发,眼距较宽,看着比较敦厚。

他正对着楼外墙上缀满的灵珠不停攻击着,每打破一个,就会被电的一哆嗦,但哆嗦完又继续干。谢从云观察了下,前面被打破的灵珠出现了再次复原的情况。

这是干嘛?

“哎,平哥又死脑筋了!”边上两个兔人族窃窃私语,谢从云悄悄溜近了一些。
“对啊,他都打了两天了,到现在也没什么反应。”

“你们懂啥!平哥说了,前两栋楼都有开启条件,只要方式对了一定能开启别的楼。”反驳的是一名有着猫耳和猫尾的猫人族少年。

“别人都是一瞬间的事,就他折腾了两天,要不是你送饭,说不定还会饿死。”两人齐声呛他。

“那你们说,为啥别的楼攻击会被打死,这栋楼却可以,而且灵珠恢复速度赶不上平哥的攻击速度。”少年继续争辩。

兔人族说不出啥,就要走,转眼却看见骑着浮云兔的谢从云,骂道:“好狗不挡道。”

谢从云拍了拍身下的兔子,一语双关:“哪儿有狗,明明是好兔不挡道。”

两只兔子气呼呼的走了。

“你别理他们,他们就是来闹事的。”猫人族少年脾气性格都挺好,虽然对谢从云的兔子也满眼好奇,但却什么都没有问。

谢从云收了浮云兔,有些纳闷:“激活楼有什么好处吗?”
他之前那次可是啥都没有。

“没听说。”猫人族少年说完,看见谢从云纳闷的样子,笑道,“你别管平哥,他就这性格,他说他看不惯开天城这牛逼轰轰的样子,开就开嘛,还这里关闭那里关闭的。”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谢从云突然对平哥也就是平头哥的品种有了了解。

谢从云也觉得他们的分析也有道理,跟猫耳少年认识了一番,他叫那鲁,叫平哥的少年叫耶莫平,品质榜第十。

看了一小会儿,感觉没什么变化,谢从云就告辞了,转道去了另一栋楼,也就是一开始他给周芸瞎指的那座。

这栋楼前有一个比较巨大的石雕,没等谢从云仔细辨认,边上就有同族人员告诉他那是貔貅。

“听说,这栋楼开启的关键应该是喂食貔貅。”对方是个干瘦的老头,留着一撇小八字,说话神神秘秘的,撺掇之意溢于言表。

谢从云观察,还真三不五时的有人去喂上一颗,貔貅也真吞了。

八字胡回了谢从云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这貔貅啥时候吃饱谁也说不准啊,这种关键时刻当然还是得太子殿下您上啊!”

谢从云:“……”
太子殿下这梗是过不去了是吧,一个星球的知道你们是开玩笑,不懂的都以为我真是你们太子殿下了!

谢从云也试着放了两颗白品灵珠,貔貅吞了,毫无反应。

看谢从云不肯再试了,八字胡又窜了过来:“别灰心啊,多试试。”

谢从云斜眼看他:“你怎么不试?”

“哎哟,我穷啊!我要有个千八百颗,我也全扔进去了。”八字胡拍着大腿懊恼不已,动作很是浮夸。

谢从云:“……”
他怀疑八字胡是华夏派在这里忽悠所有人砸灵珠的。

突然,熟悉的喜庆声在耳边再次响起。
【撒花~蜜獾人族耶莫平击破阵法灵珠108颗,一步通天楼开启。】

“你看你看,坚持就有希望,你可以再试试嘛。”八字胡对着谢从云又劝说了两句,突然眼前一亮,向一个刚走过来的彪形大汉跑去。

“象爷,你可来了呀,你看这楼到现在没开启,那肯定是等着象爷的。”八字胡好一番吹捧,“都说那猿人族谢从云气运逆天,但我看啊肯定是不如象爷您的,您可是品质天赋战力榜都排名靠前的,那谢从云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呢!”

谢从云:“……”
他在这犄角旮旯呢!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大汉有着一双扇形大耳,谢从云看着很不习惯,说真的,目前出现在开天城的各族,只有地球人族是完全抛弃了动物特征。

大汉去投灵珠了,估计也是个72点属性不差灵珠的主。

八字胡在谢从云的死亡凝视下又悠悠的滑了过来:“云崽啊~”

“叫谁云崽呢,我不是太子殿下吗?”谢从云凉凉道。

“哎哟,都是华夏人,我这心肯定是向着你的。”八字胡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水,告饶:“你又不是不知道,貔貅他可是无底洞啊,永远也吃不饱!”

谢从云无语,合着前面给他说的都是屁话?

放过他八成是因为有了更大的冤大头。

“其实,前前后后已经砸进去很多灵珠了,我猜测这楼开启可能还要别的条件。”八字胡突然正经起来,谢从云有些不习惯。

谢从云:“……”
有别的条件你还忽悠人,不怕被打死吗?

“鸿蒙主争斗,我们还尝试了一些城外的物种,都不行,不知道他到底要什么?”八字胡开始拐弯抹角的说。

“乱七八糟吃那么多,这貔貅不yue吗?”谢从云吐槽。

八字胡一梗:“我猜测也不可能会投喂太难的东西,否则一直开启不了何必放在这里。”

“说人话。”谢从云说。

“把你的极品灵石试试吧。”

“试试就逝世。”谢从云恶狠狠的看向他。

“别别别。”八字胡躲到了一边。

象人族试了好一会儿,最后几颗时脸色都变了,转身逮住八字胡的衣领:“你们猿人族最是阴险狡诈,我前前后后都快扔了2000多颗灵珠了,说,你是不是骗我?”

“象哥,开天城里一定要忍住,息怒息怒。”八字胡双手合拜不停告饶,“这栋楼开启的关键绝对是这尊石雕,我以项上人头担保,咱们肯定是还没有触碰到石雕的瓶颈。”

“相信我,虽然前期开启楼没看到实质性好处,但我肯定这绝对是有隐形作用的!”

“您想想,开楼可是全城通告,多大的威风,不付出一些怎么行!”

象人族:“老子再信你老子就是傻!”

八字胡在不停求饶,象人族在发火咆哮又不敢打,谢从云想了想,走过去摸出了一颗下品灵石,鸿蒙目前的稀缺货。

熟悉的喜庆声再次响起。

【撒花~猿人族谢从云投喂貔貅满足需求,招财进宝楼开启。】
【鸿蒙各族注意,个人面板物品交易开启,欢迎大家通过招财进宝楼交易哦!】

所有人:“……”
过分了啊!

谢从云承受不起大家“爱”的目光,赶紧躲进了楼里。

躲避失败!
招财进宝楼居然不是单独的空间。

谢从云进去,里面就像个简单装修的商城,设计是一贯的简单粗暴。

谢从云四处溜达,八字胡从后面冲了过来。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等等我啊!”

谢从云拉住他:“你别乱喊。”

八字胡一脸高深:“怎么是我们乱喊呢,你听听这楼叫什么?”

叫招财进宝。

谢从云:“……”
他明明是对周芸瞎说的,他也想不通为啥叫这个!

“我猜测这里面物资交换肯定也只收灵珠这类本土物资了。”八字胡再次一脸高深,“你看和你说的又对上了吧!”

“废话,给你他们的种族货币你会要吗?”谢从云想打他。

八字胡腆着个脸:“小友别生气,正式介绍下,我是华夏研究所所长,外号三奇,一奇万物起源,二奇世界衍化,三奇人体奥秘,在这里正式邀请小友加入研究所。”

谢从云可不管他说啥,直接嘲讽:“呵,所长到处溜达,难怪能出内奸这种事。加入?是要我当研究员还是当试验品呢?”

林三奇:“……”
First kill!

林三奇说:“我是林天祥的父亲。”

“哦,你想说你家不靠谱是遗传吗?”

林三奇:“……”
Double kill!

“我不去。”谢从云直接拒绝。

“相信我,和特战队、奇人营比,研究所福利待遇绝对是最好的,而且还不用上前线,危险也是最低的。”林三奇挤眉弄眼,看得谢从云辣眼睛。

谢从云决定速战速决:“你们欠不欠秦昭灵珠?”

林三奇:“……”
Triple kill!

林三奇急了:“我!”

“别说了,跟着秦昭我会缺灵珠吗?”

“小友此话有误,这自己挣的和找别人要的能一样吗?”

谢从云深深的看着林三奇,林三奇昂首挺胸,不说,气质还真的变得有些高大上起来。

谢从云说:“吃软饭也是本事,有本事你不还昭昭儿灵珠试试。”

林三奇:“……”
Quadra kill!

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林天祥那小子不是说谢从云性格隐忍、温和有礼吗?

林三奇急了:“进了研究所,你绝对能第一时间掌握很多信息!”

谢从云差点说我知道的比你们多多了,还好忍住了。
谢从云翻白眼:“你们会隐瞒品质天赋两榜第一吗?跟着他我能不知道!”

 

【时来运转,恭喜翼人族羽塔抽中橙品天赋灵珠。期待大家的再次参与哦!】

【时来运转榜】更新,第一列是谢从云,第二列则是羽塔,上书——
【鸿蒙历10日,翼人族羽塔抽取橙品天赋灵珠一颗】。

谢从云跟途子轩摆了摆手,赶了回去,很快羽塔就从里面出来了,时来运转楼每天只能抽取十次。

“鸟人,这么巧?”谢从云打招呼。

羽塔背后的翅膀也痊愈了,听到有人叫他鸟人,背毛都炸了炸,转眼看是谢从云,嫌恶的别开眼。

“哟,不理人呢,是不是对上次诬陷我们的事觉得有亏欠,放心吧,我家昭昭儿最善良了,早就原谅你了!”谢从云一边说一边欣赏羽塔炸毛的样子,跟天使那么像,别说还挺好看。

“你到底想干嘛?”羽塔不想跟谢从云吵,反正也吵不过。

他很郁闷,为什么嘴炮在开天城不算伤害,他明明遍体鳞伤。

“没啥,就是想跟你打个赌罢了。”谢从云说。

羽塔皱眉,眼前这猿人族诡计多端,指不定又想给他下套呢!

“害怕了?”谢从云语重心长,“孩子,要自信才能翱翔。”

羽塔听得背毛再次炸了一圈:“你先说赌什么?”

“没啥,我这人好赌,我拿十颗紫品跟你赌,若是我进去抽的比你差,这十颗灵珠归你,若是比你好,你刚抽的橙品就给我。”

“十颗紫品就想换我橙品,你做梦。”羽塔生气。

“不行就算了,你可以在这儿等着看看咱俩谁运气好。”谢从云无所谓,他不过说两句刺激羽塔留在原地等他抽完罢了。

看见谢从云要走,羽塔有些急了,别说十颗紫品了,现在除了秦昭那一类人,大部分看到十颗白品都眼红;“等等,你再加几颗!”

“加什么?我加到100颗了你敢赌吗?”谢从云反讽。

自然不敢,加多了谁见了都觉得在下套。

“云崽,你又背着我搞大新闻!”周芸嘿呲嘿呲的跑了回来。

谢从云满头黑线:“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嗨,感谢广大王友梅,那座楼附近刚好有人啊。”周芸嘿嘿嘿的痴笑,“你居然欺骗我的感情。”

谢从云无语,实时直播就是不好糊弄。

“赌不赌?”谢从云没耐心继续等了,反正这样一折腾,羽塔不提前走,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得保证抽奖的时候身边得有个好运的。

可没想到,一旁的途子轩却比谢从云还急了:“谢从云,谢哥,你是我哥,别冲动啊!抽不到橙品慢慢来,别拿紫品赌啊!”

他看过直播剪辑的谢从云特辑,以为谢从云是为了赌橙品灵珠报仇。

至于谢从云上次的运气,他和大部分人一样,虽然羡慕但也觉得这只是碰巧。

途子轩在一旁不停劝着,报仇的事情别急,慢慢抽取就是了,不需要这么刚?

十颗紫品拿来赌必输局,他想想都心痛的不能呼吸!

“你需要橙品灵珠?”羽塔自认听出了内幕。

“不用你管。”谢从云说。

“对,我们不赌。”途子轩推着谢从云进楼,一边劝着,“谢从云,相信自己,你可是正统的太子殿下,还缺区区橙品灵珠?去吧去吧。”

“你是猿人族太子?”羽塔咬牙叫住谢从云,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站住!我要赌!”

羽塔并不懂网上的梗,翼人族太子也不缺灵珠,也会赌灵珠,如果是太子,似乎也解释的通。

感谢捧哏途子轩大大助攻成功。

途子轩一波反向毒奶,悔的肠子都青了,羽塔见他真情实感,更加觉得自己的判断正确了。

谢从云甚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希望你遵守赌约。”

谢从云进了时来运转楼,上次来得匆忙,谢从云也没空仔细观察,这次可得好好看看。

谢从云仔细看了眼,转盘真的很坑,上次没发现,这上面居然还有很多空洞,代表着抽中了这个就啥都没有。

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物品,包括各种品级的天赋灵珠和灵石,和谢从云认识的避水珠、化形草等东西,但大部分都是白色物品,紫品以上的真的很少。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除了一个不认识的魔方,其他出现的都是谢从云和敖豫认识的物品,难道这转盘物品和个人的认识有关?

谢从云没想那么多,扔了10颗白品灵珠进去。

按经验,时来运转楼只会对橙品以上的物品进行通报。

喜庆声音不断响起!

【时来运转,恭喜猿人族谢从云抽中橙品天赋灵珠。期待大家的再次参与哦!】
【时来运转,恭喜猿人族谢从云抽中橙品天赋灵珠。期待大家的再次参与哦!】
【时来运转,恭喜猿人族谢从云抽中极品灵石。期待大家的再次参与哦!】
……

羽塔:“……”
各族:“……”
直播间:“……”

途子轩:“……”
我说区区橙品灵珠只是在说大话,鸿蒙你还当真了!

谢从云从楼里出来,跨过呆若木鸡的众人,来到羽塔面前,很不客气的一伸手:“来吧,小可爱。”

羽塔百般不愿,抽中橙品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还没回族里炫耀下就赌输了,他会呕死的!

羽塔整个翅膀都炸起来了,恨恨的看了眼谢从云,以及还在呆滞中的途子轩。
“你们下套阴我!”

“哟,小鸟人不服输!”谢从云随意摆摆手,也没强要,一个口头约定罢了,开天城别人不履行约定你也拿他没办法。

“行了,别哭鼻子了,叫声哥哥我就不要了。”
谢从云继续说,然后满意的看着对方刚刚柔顺的翅膀再次炸毛,逗起来和棉花糖一样可爱。

也不知道是啥品种,难不成是炸毛鸡,有这个品种?

“让大家见笑了。”突然,一颗珠子向谢从云袭来,谢从云接住,是橙品灵珠。

一个比羽塔高出近两个头的翼人族走了过来,他的头发是纯黑色的,披散着垂到脚腕,瓷白的皮肤上身ci裸,八块腹肌下若隐若现的人鱼线潜入黑色的裙饰里,背后是几乎等人高的黑色羽翼,配上稍显冷酷的面容,完美的像魔神降临。

“太子殿下,他们阴我。”羽塔见谢从云收了灵珠就急了。

翼人族太子殿下,羽宸笑着揉了揉羽塔的头,说出的话一点也不客气:“那是你笨。”

羽塔再次炸毛,谢从云在羽宸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光芒,为何如此熟悉,哦,和他一样。

“愿赌服输,灵珠已经交付了,欠你那声哥哥也该转移到我这里了。”黑色羽翼张开,直接将气不过的羽塔裹进了羽翼里,羽宸收起笑容,“讹灵珠这些都好说,你们该庆幸,上次弑神秘境我家孩子出来了。”

“有什么好庆幸的,我家昭昭儿五好公民,可是拿过全国奖章的,从不乱杀无辜,出事了你也该找另外两个啊。”

羽宸:“……”
他怎么做到把谎话说的如此清新脱俗,不可理喻的同时还让人觉得可信。

要不是之前跟秦昭在城外打过一架,他差点都信了!

“算了,小笨鸟以后离他远一点。”羽宸用翅膀狠狠的揉搓了羽塔一顿,可怜孩子直接被搓晕乎了。

谢从云看得手痒,也搓了搓脑海里的小棉花。

【坏、坏蛋】小笨蛋词穷。

“猿人族太子殿下,很期待与你下次相会。”羽宸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谢从云:“……”
想啥呢?多打听打听,他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太子殿下这一套封建迷信要不得。

谢从云抓住想要逃跑的周芸:“拍爽了吗?”

“云崽你别对我笑,我怕!”周芸可怜兮兮。

“怕你还天天拍的不亦乐乎。”谢从云都不想说她了,拿过手机。

此时直播间屏幕上,鸿蒙灵境翻车处,错了,特办处大写加粗的字体意外显眼。
【谢从云,请相信国家,鸿蒙必杀令不可取】

谢从云直接被这句话整无语了,他可是好公民,当然知道杀杀杀的不可取,哪儿会动不动就用必杀令。

“我也不说多了,我父母之事,涉及的相关人士渎职违法也好其他什么也罢,你们按要求走法律程序,走完了我这三颗橙品灵珠就上交国家。”谢从云说。

【那颗极品灵石呢?】特办处也是急了,这可是第一次出现的东西,一出来还是极品。

“别想了,那颗是昭昭儿的。”谢从云直接拒绝。

直播间信息也是群魔乱舞。

【芸芸子:在云崽的底线上反复横跳】
【啊,特别的灵石给特别的你,我磕的CP在线发糖,好开心】
【刚才那对翼人,黑白配,大灰狼和小白兔,我太可了】
【腐眼看人基】
【每次我觉得我对云崽的性格有一些了解时,他又会给我一个惊喜】

特办处也节操都不要了,再次发出金色大字。
【谢从云,我们一定会严查此次奇人营对你的评估是否合规,我们在此郑重邀请您加入奇人营】

说完,又赶紧加了一句。
【如果你想入特战队,也可以】

谢从云懒懒的看了一眼,不屑道:“没听过一句话吗?曾经的你对我爱理不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直播间可不给特办处面子,一片欢庆。

【嘻嘻嘻,奇人营:谢从云的运气只是偶然,奇人营不收】
【哈哈哈,奇人营:我拒绝的是谢从云吗?我拒绝的是财神爷】
【略略略,特办处:今天又是翻车的一天呢】
【特办处:好开心,一天不在谢从云这里翻次车我都难受呢】
【楼上请保持队形】

谢从云随意看了一眼都心疼特办处,将手机还给了周芸,坚定的认为此事跟自己无关。

途子轩再次凑上来:“谢哥,你是我亲哥,加入我这里吧?”

“灵珠随便用吗?”谢从云问。

途子轩:“……”
怎么可能?

“那不行,昭昭儿今天才给我发了一百颗灵珠当工资呢,谁都不能让我背叛昭昭儿。”

途子轩:“……”
你明骚暗秀,秦昭知道吗?

谢从云想了想,说:“我给你介绍个人吧,品质气运都不错。”

途子轩问:“谁?牟旭?”
看来直播课上得很认真。

谢从云点头:“对,能不能留下就看你们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