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为二的遗产小说叫什么 一分为二的遗产漫画免费下拉式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一分为二的遗产小说叫什么 一分为二的遗产漫画免费下拉式

  白榛听到老鼠这个关键词,连忙立起来喵喵叫个不停。

  “确实是一大群老鼠,我确定!我还看到有零星几只没烧死的老鼠在那里到处乱窜。”阿岚坚定地说道,想起那有些诡异的场景,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他刚开始还没能分辨出那些一团团的黑色的动车是什么,飞下来用爪子扒拉了一下才认出是什么,他被吓了一跳,恶心的当时就拍着翅膀远远跳开。

  “你是觉得是当初攻击你的那些老鼠吗?”傅修瑾抱起已经半大的小猫,安抚的摸着背脊。

  “喵!”小猫发出赞同的叫声。

  “我还觉得闻到了汽油和什么东西的味道,火场的地面上也有一些黑色的东西,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也认不出来那是什么,这火灾可能没有那么简单。”阿岚看着傅修瑾撸猫,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但是他现在可不敢伸手。

  傅修瑾一边撸猫一边思考,“我们还是继续前进,我们必须在天气还不那么冷的时候赶到南方去,公路是安全的隔火带,现在火烧的很慢,没有刮风,公路上是安全的,我们也最好弄明白前面发生了什么。”

  众人对此都没有异议,检查了一下汽车后,大家又出发了。

  开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直打量着窗外的阿岚连忙提醒大家,“快到了,前面就是我说的那个地方。”

  这里也许是因为能烧的都被烧的差不多了,火势没有外围的大。一打开车门,热浪迎面而来。

  傅修瑾刚下车,就感觉有什么冰冰凉凉的液体打在了脸上。

  他摸了一把脸,抬头望向天空中。

  太阳藏在厚厚的云层里不见踪影,是一个阴天。

  “下雨了,希望能把这场火浇灭。”傅修瑾收回视线,低头打量着脚下的路面。

  “很明显的被汽油烧过的痕迹,这场火确实有可能是人为的。”

  傅修瑾用鞋子踢了踢地上的焦痕,蹲下来用手摸了一把,闻了闻气味。

  白榛凑过来也闻了一下,然后被刺激的打了一个喷嚏。

  浓浓的汽油的味道。

  傅修瑾随意在裤子上抹了一把手,抬起头看向一旁的护栏外的泥土地面。

  很多黑的小小的被烧成焦炭一样的小黑块。

  离得近,能清晰的看到老鼠被烧得蜷缩的只剩部分的身体。

  大多数被烧得只剩细小的骨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特的味道。

  满地黑色的残骸。

  热风拂过,带起细小的黑色灰烬。

  明白这里无处不在的黑色灰烬是什么市直,傅修瑾嫌弃的皱起眉头,拿起车上带下来的呼吸面罩带上,顺便一把捞起小猫,让它呼吸到上层新鲜一点的空气。

  大家又在附近搜寻了一会,还真发现了不少异常的东西。

  “汽油,估计还有□□,这东西一旦沾到就只有等它烧完。”傅修瑾以前在在部队待过,一眼就认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这里有车轮印,碾死了不少老鼠,而且痕迹很新鲜,你看,都还没有完全干掉。”阿岚走到了更前面,蹲在地上打量着车轮印,“看上去和白榛开来的那辆车差不多大小。”

  白榛闻言在傅修瑾怀里挣扎起来,傅修瑾忙带着它走过去。

  “白榛的小队分了两路,估计是另一路顺利回到了基地,给其他人预警了,基地给他们准备了相应的武器。”这些都是傅修瑾拿着字母表让白榛一个一个指出来拼音才得来的信息。

  “看这样子,这群老鼠少说也被这场大火消灭了大半,这群老鼠都是那只带头的开了灵智的老鼠四处汇集起来的一大群老鼠,不管那只带头的老鼠死了没,短时间没实力去搞这种自杀式袭击了。”阿岚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灰烬。

  雨下的大了,空气变得又潮又热,很不舒服,众人回到车上,继续启程。

  这场雨延缓了火势蔓延的脚步,半小时后他们就离开了着火的区域,周围的温度又变成了熟悉的湿冷,空气好了许多,众人都舒服了不少。

  指示牌提示大家离最近的城镇还有35公里。

  雨更大了,估计这场火不会蔓延到城镇。

  “这个集会官方其实是知道的,还参加过。”傅修瑾一边开车一边和小猫科普,“但是后来好像闹了一些不愉快,就被驱逐出去了,但是有没有派属于官方的兽人暗中参加就不清楚了。”

  小猫趴在座椅下面的垫子上,喵了一声以示回答。

  下午车进入了空荡荡的城镇,这是一个三线城市,傅修瑾一边朝市中心开去一边打量街边的招牌,他们要找个酒店或者什么地方休息。

  没开多久就路过一所中学的后门,正巧看见离马路不远的宿舍楼,大家一致同意选中了这里。

  傅修瑾没两下就把后门上面的那把大锁弄开了,阿岚把车停在了宿舍楼下。

  简单吃过一顿晚饭再收拾了一下,天就黑了,电断了,傅修瑾从宿管的房间翻出了蜡烛,试了一下还能点燃。阿岚变成猫头鹰回到了车里守夜,傅修瑾和阿柔各找了一间房间,休息下了。

  “快睡吧,集市不在市区,我们明天要往往乡下去,路远着呢,也不好走。”

  第二天六点就起床出发了。

  今天是阿岚开车,阿岚是猫头鹰,因为飞行方便来过几次集市,比其他人更熟悉到集市的道路。

  “路不好,得绕弯,中午应该能赶到。”阿岚最后对着地图确认了一次地点,放下地图启动了车辆,“你说我们以后要不要去弄一辆房车来开?这车虽然宽敞但是毕竟没有房车舒服。”

  “末世前的房车可没有空气净化的装置,不想雾一来就不得不变成动物,还是呆在这车上吧。”阿柔坐在副驾驶,把地图收起来。

  傅修瑾变成了雪豹躺在后车厢,白榛踩着雪白的身子扒着车窗看向外面光线微弱的街道。

  “估计我们路上还会碰到一些其他的兽人,我们这车其实挺打眼的,一看就是基地的车。到时候找个远一点的地方停车。”

  雨下了一晚,清早还有蒙蒙细雨,刚开始还没什么,等走到下面公路的时候,就显现出了它的威力。

  缺少维护风吹日晒而开裂的路面到处都是水坑,车开上去猛地一颠,溅起黄色的污浊泥水。

一分为二的遗产小说叫什么 一分为二的遗产漫画免费下拉式

 但是他现在大脑一点睡意也无。

  闭眼了一阵,但依旧一丝一毫睡意都酝酿不出来。

  他叹了口气,伸手拿过床头的电子闹钟,看了一眼时间。

  绿莹莹的荧光闪烁。

  刚好4点整。

  罗黎已经连续一周在凌晨醒来了。

  每天睡着都是在零点之后。

  罗黎睁着眼睛,借着一点微光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躺在床上发呆。等待着时间流逝。

  他今天需要外出,在基地外围的牧场检查牧场和养殖场的情况。

  需要七点整就到站台集合,和两个同事一起去。

  反正也睡不着,罗黎索性起身。

  简单洗漱了一下,罗黎收拾好东西,背着包出门了。

  刚一打开门,就被门外的冷空气冻得打了一个喷嚏。

  想起基地外的气温比基地里面还要低,清晨的户外有格外的冷,罗黎犹豫了几秒,就回去吧自己的风衣换成了厚厚的防风衣。

  来到楼底的餐厅,才五点钟。

  罗黎随便拿了几样食物,打算在这里消磨时间到六点半。

  清晨的餐厅空空荡荡的,占据了半个一楼的餐厅只坐了几个人。

  罗黎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前面头顶挂着显示屏,正在播报新闻。

  “今天的户外气温-3摄氏度到2摄氏度,小雪,西北风三级,请外出作业的公民做好个人保暖...”

  怪不得今早这么冷,还好自己换了厚衣服,不过这才刚刚进12月份就开始下雪了吗?

  往年,这里都是一月之后最冷的日子才会下上几天雪的。

  不过自从末世到来后,下雪的世界就一年比一年早,而且时间也越来越长。

  不过今年实在是太早了一些。

  罗黎心不在焉的听着新闻,喝了一口热牛奶。

  显示屏下面还挂着一块广告牌。

  “希望之路心理协会,帮你解决抑郁,情绪低落,失眠,让你摆脱烦恼”。

  罗黎念出广告牌上的文字。

  心理协会的标志是一分二的小蓝色金字塔。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和一个梯形。

  自己的情况算失眠吗?

  食堂的人开始多起来,声音嘈杂起来,新闻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模糊。

  等到了六点半,罗黎起身离开。去往站台的方向。

  “今天可真够冷的,据说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了,所以才让我们去看看那些动物的情况。”罗黎的同事也到了,正在站台上搓着手。

  “今年冷的太早了,这样下去冬天地吃更多的精饲料。”罗黎抬头看向隔离罩,厚厚的穹顶保护了基地内的人们能吸入干净的空气,同时也让人们很难看清天空。

  等最后一人到了之后,大家这才出发。

  先是乘地铁到最后一站。

  到了最后一站之后,穿戴好防护装置,和军队里配合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人员会和,这才到站台的另一边,乘坐另一辆出城的铁路出发。

  “今年冷的好早,我们是不是得把今年上精饲料的时间提前?不然那些大块头长不好。”先到的同事把头贴进玻璃,隔着呼吸面罩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都开始飘雪了。”

  “那今年饲料的用量会超过预算,得向上面写申请从粮食部调更多的粮食过来。”后到的同事缩着脖子表示同意,他穿的有些单薄,外面只穿了一件呢大衣。

  罗黎注意到他衣服的领口下别了一只蓝色的宝石胸针。

  到了养殖场,养殖场是半露天的,动物对陨尘的抗性比较好,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太多影响,但是这些家畜都是基地的肉食来源,为了安全起见,他们的住所是封闭式的,陨尘浓度特别高的时候,还是会统一回到室内。

  外面的露天场地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他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积雪,沉默的向前走去。

  阿岚在半空中滑翔。

  下面是被火烤的炙热的空气,他不得不飞的再高一些。

  下面都是被烧焦的灌木残骸和整块整块被烧焦的草地,没有看到什么大块的动物尸体。

  其实动物除了路过的必要还是很少在公路这样空旷的地方逗留。

  这里的灌木还是之前人类为了绿化道路而栽下的,几年的时间它们还没能长成足够给动物提供足够安全的藏身之所。

  阿岚仔细分辨了一下气味的方向,振翅向那一处飞去。

  他边飞边努力辨别地面上的事物,直到飞到气味最浓郁的一个区域。

  他忍者热浪带来的不适感压低高度滑翔,看到地上有大片烧焦的小块小块的黑色物体。

  阿岚在这一块上空盘旋,猫头鹰的视力很好,此时他却有点怀疑自己的视力。

  “那些东西...是被火烧焦的老鼠吗?”阿岚有些不可置信,当火灾来临的时候,老鼠为什么不躲回地底,反而在地面上成片的聚集?

  阿岚决定冒险冒险降落到地面上。

  他挑了一处火已经熄灭的地面,降落在了高速公路旁的一个反光柱上。

  虽然这一块能烧的基本都被烧完了,看不见什么明火,但是灰烬里仍在阴燃。

  加上不远处仍在蔓延的大火,路面的温度烤的雕鸮感觉无法呼吸了。

  他抓紧时间仔细观察附近的情况。发现这里老鼠的数量简直可以用鼠群过境来形容,简直就像是有人点燃了正在发鼠患的地方的一大片老鼠。

  而且他敏锐的闻到空气中有一股不一样的味道,像是汽油,又夹杂着一些不一样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