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乐腐漫画官网入口:踏仙君和墨燃一起上楚晚宁猫弄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啵乐腐漫画官网入口:踏仙君和墨燃一起上楚晚宁猫弄

啵乐腐漫画官网入口:踏仙君和墨燃一起上楚晚宁猫弄

回到店里时,有两桌客人在吃东西,陆君倾一眼认出,左边正对着门口的三个女孩,就是他早上去买菜在桥边见过的。

白老太见他手里的盒子,皱了皱眉,“这是什么。”

陆君倾拉着她的手臂,笑得乖巧又讨喜:“晚上我们一起蛋糕。”

老太太觑他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我不爱吃甜的。”

“书书,我们还是逛一逛回去吧。等了一上午也没看到你说的人。”

“是啊,是啊。”

那桌的女孩小声讨论着,陆君倾看过去,叫书书的女孩子低着头,手上捏着那枚粉色的信封,“我们再等一会吧,他有时候是下午出来的。”

这时老太太问他:“江小子你去叫了吗?”

陆君倾一愣,“嗯,跟他说了。”

想起江放当时的态度,怕老太太失望,他又低声补充:“但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会来。”老太太也不知哪来的底气,一脸胸有成竹。

旁边几个女孩子又叽叽喳喳起来,“哎,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帅吗?”

“是啊,他的画那么好看吗?如果是真的,我要买一幅回去。”

书书认真点头,“我绝对没有骗人,你们等会看到就知道了。”

另一个女孩拍了拍她的肩膀,“知道了,我们陪你再等会。哎,这家店圆子真的又软又糯,我再去点一份来。”

女孩走过来,看了看墙上的菜单,“你好,再给我来一份酒酿小圆子。”

“好的。”陆君倾收完钱,女孩冲他眨眨眼,“帅哥,你在这店里时间长吗?”

陆君倾狐疑,顿了顿道:“一个来月吧?”

女孩小声问,“我朋友说着小河边有个画画的哥哥,长头发,很帅很帅,真的吗?”

陆君倾一愣,“是有个画画的……帅不帅,不知道。”

“哇哦。”女孩眼睛一亮,“看来是真的。”

看着那雀跃的表情,不知为什么,陆君倾心里一阵不大高兴,女孩转身时他又说道:“但是他好像不在这镇上了。”

女孩吃了一惊,“啊?”

陆君倾点头,“嗯,听说去别的地方采风去了。”

“谢谢你啊。”女孩把打听到的消息跟同伴一说,叫“书书”的女孩立刻过来了。

“请问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他已经不在这了吗?长头发,扎个小揪揪,经常穿黑色毛衣,皮肤很白……你说的是他对吗?”

陆君倾被这阵势吓了一跳,老太太刚刚把蛋糕拿去后堂正出来,不知道听到了没,他心虚地点了点头。

“请问你知道他去哪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书书咬着唇,看上去失望不已,陆君倾略过她,视线恰好和他身后的白老太对上。

他飞速别开视线,低声回道:“不知道。”

书书垂着眼睫,沉默几秒后,两手将那粉色信封递到陆君倾跟前,“……如果他回来,能不能请你帮我转交给他。”

老太太一言不发在旁边坐下,陆君倾接过书书的信,脸红得像只大虾。书书两个同伴笑嘻嘻地看着他,还以为他是害羞难为情。

终于熬到三个女孩吃完东西离开,陆君倾吁了口气,一旁的白老太突然出声:“刚刚为什么骗人家?”

老太太从不管闲事,先前也一直面无表情,陆君倾没料到会被她当面戳破,不由得脸皮一紧,两颊又烫了起来。

“江放那脾气……您也是知道的。几个小姑娘真等到他,说不定要哭着回去。”

陆君倾一脸正义凛然,瞧着老太太脸色,又说道:“再说了,她们看着还是高中生吧,心思应该放在学习上,让她们早点回家是好的。”

老太太点点头,抬眼看了他好一会,“道理知道这么清楚,那你为什么不回家?小小年纪就不上学了?”

那目光如炬,像要直戳人心底。

原来她一直嘴上没说,其实心里都清楚着。这猝不及防的拷问让陆君倾一怔,“我……”

这一个来月的经历像电影似的回放,种种情绪涌了上来。他缓缓垂下头,哽咽着,半天说不出话。

“行了行了。”老太太说:“店里的活以后不用你干了,还是住在我这,玩几天回家。”

说完她又拍了拍陆君倾的肩,“我老太婆脚也好了,你用不着担心。”

陆君倾抬起头,眼睛里闪着晶莹的亮光。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奶奶……”他哽咽道。

老太太看着他的目光柔和下来,低低一声叹息,“我外孙应该也有你这么大了……

“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有没有跟你这样乖巧懂事……”

那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板正冷漠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哀伤,陆君倾握住她的手,抚摸着粗糙的纹路,哽咽道:“我也没见过自己奶奶,以后能不能就叫您奶奶?”

老太太抽出手抚摸着他的头,见那亮闪闪的眸子甚是欢喜,点点头说:“我先去炒菜。”

老太太吩咐陆君倾把卷闸门拉下一半,店里早早打烊。菜肴一一出锅全部上桌后,蛋糕也拿了出来。

门外漆黑一片,夜色越来越浓郁,两人又坐着等了好一会,陆君倾忐忑地不断望向那门口。

江放大概不会来了。陆君倾瞄着老太太的脸色,不忍心开口。直到老太太主动说,“去把门关上吧。”

陆君倾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走到门口拉着卷闸门把手往下时,忽然一只手从外面撑住,陆君倾垂眸,熟悉的牛仔裤进入眼帘,下一秒,江放从夜色中钻了进来。

陆君倾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江放走进来,把手中那瓶杨梅酒放在桌上,“不是你通知我来的吗?”

陆君倾白他一眼,幽幽道:“我是问你怎么才来?”

“来迟了吗?”江放看着一桌子还没开动的菜,“好像时间正好啊。”

老太太抬了抬下巴,“都坐吧,正好吃饭。”

陆君倾:“等等。还有件正事!”他把生日蛋糕从盒子里取出来,插上蜡烛,“我们的寿星先许愿吧!”

老太太嗔怪:“弄这花样做什么……”

蛋糕被轻轻推到老太太跟前,烛光摇曳,照亮了她脸上些许的不自在。

陆君倾鼓励道:“一年一次,一定要的,有什么心愿,老天爷肯定能听到!”

江放也说:“是啊,许个愿望吧。”

老太太犹豫了一会,目光悠远地看着烛火:“希望时间回到19年前……”

陆君倾打断她:“奶奶,别说,说出来就不灵……”

与此同时,老太太已经颤声说了出来:“希望时间回到19年前,我一定会劝住老头子,把她留下来……”

陆君倾嘴角失重般垂下,整个人忽然僵住。

她说的是白欣……

老太太说完便沉默了,眼睛里映着烛火的光,陆君倾呆呆望着她思绪飞远。

“吹蜡烛吧。”江放提醒。

陆君倾回过神,僵硬地扯了扯唇角,“是啊,奶奶我们吹蜡烛吧。”

烛火熄灭,陆君倾拿起塑料刀准备蛋糕,老太太目光扫到江放带来的杨梅酒,吩咐他:“君君,先去拿几个杯子来。”

陆君倾迟疑着没动,他没见老太太喝过酒,而且老太太的情绪看着也不大对劲。

“让你去拿杯子呢。”江放看见担忧的神情,笑了笑:“这东西跟果汁差不多。”

老太太又朝他使个眼色,“去吧。”

陆君倾拿来杯子,先倒自己倒上一口。田田也给他送了一瓶,他的还放在厨房没拿出来尝味。

酸酸甜甜的,尝过确实像果汁后,他舔着嘴唇给老太太倒了半杯。

江放轻轻笑出了声,陆君倾瞪他一眼,就听老太太说:“君君,给我倒满。”

陆君倾给老太太添满,又给江放倒了一杯,看着自己面前的杯子他犹豫了一下。

黄婧管教严格,他从来没沾过酒精,也不知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和果汁一样……

“要不去超市买罐可乐吧?”江放看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忍不住支招。

陆君倾白他一眼,“不用。”低头也给自己满上一杯。

“奶奶,生日快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三人碰杯,白老太给陆君倾夹了一筷子酱牛肉,“我平时那么凶,你还愿意叫我奶奶?”

陆君倾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老太太想着摆手,又朝江放说:“我就不给你夹菜了,当自己家里,随便吃,不要客气。”

江放正夹起一块辣子鸡,顺口“嗯”一声,低头吃了起来。

老太太盯着他看了一会,终于开口,“今天叫你来吃饭,我老太婆还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陆君倾一听,放下了筷子,老太太看向他,“君君,你去楼上,把客厅书桌上的那张照片拿下来。”

“上,上楼?”陆君倾眨巴着眼睛,指向自己,“我可以上去吗?”

老太太平静点头,“客厅书的桌上有张七寸大的合照,帮我拿下来。”

陆君倾起身往楼梯走去,隐隐约约听见老太太说:“我想请你再帮我画一副合照。”

再画一副?谁的合照?

陆君倾站在楼梯口,望着二楼的紧闭的木门思绪万千。

那是老太太头一天便喝止他接近的地方,是他待了一个多月从来没有踏入的地方,里头究竟是怎样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