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专利免费精品漫画*燃晚万古情毒膏合作车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欧美专利免费精品漫画*燃晚万古情毒膏合作车

欧美专利免费精品漫画*燃晚万古情毒膏合作车

齐楚听得头都要裂了,偷偷摸摸拍了段视频发到群里:

[背锅侠小齐]:救命,老大这是咋了?

[小董全都懂]:哈哈哈哈,笑不活了,我给P一下!

[小董全都懂]上传视频.五毛特效出品

[宇神]:嚯,佛光普照,宝相庄严!

[狙王之王]:这光头,有点儿禁欲那味儿了(猥琐表情)

[老贺]:什么味儿?

[狙王之王]:安静如鸡表情

[老贺]:十分钟后,训练场集训!

[小董全都懂]:请假,执行任务中!

[宇神]:请假,执行任务中!

[狙王之王]:请假,执行任务中!

[背锅侠小齐]:……

[背锅侠小齐]:小丑竟是我自己……

齐楚关上光脑,战战兢兢转头看了眼贺初年:“老大,那什么,他们都接了任务在训练新兵,为啥我——”要做新兵蛋子被你训?

贺初年把重力值又调高10%,挑眉看着他:“我给你开小灶,不乐意?”

“乐,乐意……”

一连接受多日摧残的齐楚,领营养剂的时候都无精打采。

倒是周鸣看到他,眼里冒着兴奋的光:“齐上校!您来了!”

自从在江自流那里了解了通过精神力链接和共振来压制精神力暴动这种新理论,他就对此燃起浓浓兴趣,见着齐楚这个“成功案例”自然很是兴奋。

齐楚被他喊的一愣,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路,进的不是医疗部,而是啥营业场所……

周鸣客客气气引导齐楚做完了关于精神力的全套检查。

由于从未在医疗部得到过如此礼遇,齐楚感到浑身别扭,直到见到身周冒冷气的江医生,才感觉正常些。

江自流浏览完检查报告,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控制的不错,可以通过评估,不过要出任务的话,还是要准备充足。”

“出任务?”

“怎么,你还不知道?我这边已经收到评估指令了。”

齐楚这才想起来,光脑确实收到过一条消息,但他“沉迷”于训练,完全没顾上看。

“那真是……太好了!”齐楚几乎热泪盈眶起来,一把握住江自流的手臂:“江医生,谢谢您!谢谢您通过我的评估!”

江自流不着痕迹把手臂挣开,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问道:“你老大——我是说贺长官,最近情况怎么样?”

“六根清净,五大皆空。”

“什么?”

“呃,没什么,他挺好的,就是最近沉迷于母星时代人类宗教信仰研究……”

江自流嘴角抽了抽:“我是说他身体情况!”

“哦,那也挺好的,让我想起来就浑身酸软……”

“噗——”周鸣正在喝的水全喷了出来。小伙子瞪大了纯洁的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齐楚,又想起来什么似的看看江自流:合着,这两位还是一个宫的“姐妹”啊……

江自流和齐楚对周鸣的脑补能力一无所知。

“我说,江医生,你不能给他开点安眠药什么的吗?天天折腾到半夜,我真快受不了了。”齐楚一脸苦大仇深。

“咳!咳咳!”周鸣面红耳赤,总觉得他不该待在这里。

江自流和齐楚双双扭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没事,这才继续交谈:

“安眠药不能随便吃,会有药物依赖。”

“嗯,是,我也就是说说。”

“这次任务,小周会作为精神部的医生随队出行,有情况记得找他,你自己也要随身携带抑制剂。”

“好的,江医生。”

……

走出医疗部,齐楚立即打开光脑查找那条未读信息:

“随团参加联邦第二军校校庆典礼活动,协同负责安保事宜。”

“第二军校?庆典?”齐楚咂摸了一下,然后摇摇头,管他呢,只要能逃离老大的魔掌,什么任务他都敢接!

怀带着这种嘚瑟的心情,齐楚抬头挺胸回了训练室,在看见贺初年的一瞬做出心痛的表情:“老大,真遗憾,我暂时不能跟你训练了,我有新任务!”

“第二军校?”

“对!”齐楚重重地点头,然后表情就有点僵硬:“你怎么知道?”

“我给你申请的。”

齐楚腿一软:“你,您……您也去?”

贺初年戴上对战护具,不紧不慢朝他走来:“你猜?”

……

联邦第二军校建校数百年,是联邦最强盛的军事摇篮之一。与校址选在战线前沿,以冲锋中磨砺、战火中成长为准则的第一军校不同,第二军校是联邦唯一建在首都星的军事高校,致力于挖掘和培养高级军事人才。这两者一内一外,分庭抗礼数百年,有时东风压倒西风,有时西风压倒东风——近些年,却是第二军校风头更甚。要说原因么,有一条不可忽略:联邦军部接连两任话事人,都出身第二军校。

如今东南战线取得胜利,虫族大军消失在茫茫星河,星际人类再次迎来与虫族战争的缓冲期——根据经验推断,这一次的缓冲期至少可持续3-5年,多者十年也不是不可能——正是好好喘口气,休养生息的时候。

是故第二军校这次校庆典礼,搞的额外隆重。军部下属九大军团都分外给面子,就连一贯不参与此类活动的游隼军,此番也组织了访问团亲临首都星,为第二军校庆贺——据说还是指挥官陆成璋亲自带队。

联邦民众对这支年轻神秘却总是带来成功与希望的军团抱有极大的好奇心,都等着在典礼直播活动中一窥游隼军的真面目。

被万众期待的游隼军访问团,此时正有条不紊地登上穿梭飞船。

齐楚背着包,一登上飞船就开始左顾右盼。作为医疗后勤人员而早早登机的周鸣一眼看到他,兴奋的挥了挥手:“齐上校!”

齐楚朝他点点头,眼神继续逡巡。

从前往后,齐楚一排排、一列列,一个位置都没错过的检查过后,心里大松一口气:果然,访团名单上明明没有老大,老大就是吓唬自己的……那可是第二军校,他绝不会回去的!

正这么想着,他就感知到一股熟悉的精神力威压,齐楚浑身一凛,下意识朝四周看去。

一切都很正常,有熟悉的军官还热情的朝他打着招呼,人群中并没有——唔,等等,头等舱的舱门忽然打开了,指挥官身边的副官林无用,此刻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齐上校,指挥官有请。”

齐楚怔怔看着他:“林……副官?”

林副官朝他眨了下眼,本不熟悉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股让齐楚熟悉至极的森森笑意来。

齐楚犹自不敢相信,身体却下意识的听话,站起来乖乖跟在“林副官”身后进了头等舱。周围的军官在他走后一阵窃窃私语:

“指挥官对\'收割者’还真是关照。”

“说起来,贺副指挥这次怎么不参加?”

“对呀,那位也是出身第二军校吧?”

“没错,我弟弟跟他同届的,他可是那届的’无冕之王’!”

“’无冕之王’?怎么说?”

“嘿,那可就说来话长了!”那人卖起关子来:“军校联赛你们知道吧?当年第一军校原本一路势如破竹……”

后方的八卦,齐楚注定是听不到了。

他进了头等舱,就被安排在指挥官对面坐下。

指挥官黑着脸看着他,眼神几乎要把他戳出洞来。

而副官“林无用”,就像啥都没看到似的,在他旁边自自在在地坐着,还起兴点了根烟。

陆成璋语气硬邦邦的:“我的副官一向烟酒不沾。”

“林无用”瞪他一眼,恶狠狠把烟头又捻灭了。

齐楚悄悄挪了挪屁股,离他稍微远了一丢丢。

陆成璋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缓和了一丝:“带这个拖油瓶干嘛?”

齐.拖油瓶.楚面色微微发僵。

“他现在精神力不稳定,随身带着放心些。”

齐.拖油瓶.楚面皮抖了抖:可真谢谢了!随身带着好让你随时镇压吗?

陆成璋看着身形又缩了缩的齐楚,忍了又忍,可还是忍不住一张口满是酸味:“那让他坐后面去!”

“马上要穿梭了。”

虫洞穿梭时,因为一种无法探知和隔离的未知力场的影响,人类精神力会受到很强的挤压和刺激,虽然穿梭时间往往只有短短一瞬,精神力不稳定的人仍然很容易在这时失控。

“那就别让他来啊。”陆成璋火大。

“行!”贺初年点点头:“趁着飞船还能调头,先把我俩送回去。”他说着,就调出光脑准备呼叫驾驶舱。

陆成璋眼疾手快,一把扯过他手腕用力压住,两人眼神对视片刻,不知是谁先服了软,双双松开手坐回原本的位置。

这是什么修罗场啊——齐楚咀嚼着头等舱里诡异的宁静,心头一片木然。

“你,坐过来!”安静中,陆成璋忽然开口。

齐楚抬头看他一眼,木然解开安全带起身,换到他旁边坐下,眼观鼻、鼻观口,只当自己不存在。

第一个虫洞穿梭就在这祥和宁静的气氛中开始,又在祥和宁静的气氛中结束。

除了剧烈头痛和流鼻血,齐楚并没有更大的不适,精神力稳如老狗,反而是贺初年脸色极其苍白。

“你不舒服?”陆成璋担心地问。

“你舒服?”

贺初年反问。

那倒也是,虫洞穿梭过程中,精神力越强的人受压制越厉害,谁也不能免疫。陆成璋也反应过来自己似乎问了个傻问题。

“老大——你的耳朵!”齐楚忽然失声叫出来。

陆成璋顺声看去,一股细细的血流,正从贺初年右耳汩汩流出来,一路沿下颌线和脖颈向下,将他的衣领染成一片深红……

陆成璋嘴唇抖了抖,“嗖”地一下站起来,手忙脚乱抽出桌上的一沓纸巾,用力按在他外耳道处:“怎么回事?!阿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