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为上漫画免费全集看下拉式奇满屋 妻为上漫画免费下拉式土豪漫画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妻为上漫画免费全集看下拉式奇满屋 妻为上漫画免费下拉式土豪漫画

陆颜被紧缩喉咙,失去空气,窒息感使她脸开始慢慢憋红,肚子冷不丁挨了男人一拳,那可是带了护铁的手,妈的,真的很痛啊死男人,她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眼睛有些失神的征兆,奴仆已经吓得说不出话。

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了,上辈子也这样,这辈子也这样,陆颜确信,自己一定是以前干了什么针对男人的事,还有那个没有心竟然放鸽子的女人,如果有鬼神之说,她成鬼了第一个拖她下去。

怎么无论何时,都是自己一人呢……在晕乎间,她坠入回忆,不是没有男人追过她,露小鱼怎么可能不受欢迎,只是……

滴滴,陆颜手机收到了一条讯息:

——你好!我是以前福利院的李晟平!好久没见你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为了那么多人喜欢的主播,我们约定周末一起回访福利院的恩师们,不知道有没有幸能邀请你呀~qwq

搞什么……发颜文字是几个意思,陆颜刚在跑步机上连续跑了一个小时,轻而易举看破这个突如其来联系自己的人有点意思,她平常在直播时习惯发颜文字,卖萌的同时圈走一大波别人心甘情愿砸的人民币,聊天的艺术嘛……无非是。

模仿别人打字说话的语气,能够收获好感。

陆颜看破不说破,这人也有印象,小时候给螳螂洒水那一堆的小皮孩子,福利院已经迁移地址,要拜访恩师只能去家中,倒是稍微有点麻烦了,但陆颜是个记恩情的人,如果大家都去的话。

——有几人?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回我了!…何其有幸!我们大概有十几位以前的老玩伴!如果你愿意来的话,我会为你支付出行费用的,虽然陆小姐事业有成,现在好像也不需要…但是我的心意,绅士从不让女孩子花钱!

——所以所有同行的女孩子你也都包费用?

——呃……是的。

——拉个群我看看。

——哦哦好!(狗狗表情包)

一看,确实有十八个人。

——行,地址发我,我会考虑。

——陆小姐有些许高冷哈哈哈~

正如此人所言,陆颜高冷到底,干脆没回。

到了约定那天,陆颜挑选了一些送给老师们的小礼物,穿着大衣,带着口罩墨镜风风火火地出门,结果群里的大家说要先去餐馆聚个餐,地点是咖啡馆…?

到了,陆颜点了杯浓缩冰美式,单手揣兜打量了一圈,却只见一个男人笑着像自己招手,陆颜转身就走,那人立马健步上来挽留,“颜颜同学,留步!你听我解释!”

“你什么意思?”陆颜反感这样的称谓,目光冷冷一瞥,长得人模人样的,就是撩妹手法太过不耻,特地找了以前福利院的“好”朋友来演这出戏,真是费心了呢。

“陆小姐,他们还没……”

“都是成年人,你不用说有的没的,你骗了我,松开。”

“我道歉!是,我骗了你!但是你知道吗?从小我就特别喜欢你,只是一直没说出口,后来大家各处闯荡,好不容易找到了陆小姐合作联系的手机号,我……”

这人皮相还不错,这样的话也挑不出半分错处,很像纯情那一挂的男人,假如陆颜是傻白甜,就信了,然后开启罗曼蒂克的浪漫爱情,但——她可不傻。

“如果我告诉你,你没戏呢?”

“陆小姐喜欢什么样的,我都可以改,比如具体到哪一点。”

“我喜欢你离我远点。”

“为什么,难道你还?不会吧?你还喜欢女性?我觉得陆小姐不想让大家知道,露小鱼以前在福利院,暗恋过女生的事吧?”

陆颜顿了顿,男人不怀好意的脸在身后原形毕露。

曾经是有那么一个,但也没多真,名字都没记住,缺少母爱的她天生习惯依赖女性罢了,有时候一个女同伴无意间的关心,陆颜都会把那当做能使自己开心的事。

“好吧,成年人不多说,直接走酒店吧,你出钱。”

“哈哈,当然。”

“你有多喜欢我?”

“非常喜欢,这辈子都喜欢的那种喜欢啊,永远不会腻的那种。”

“关注我微博了吗?”

“当然!怎么可能不关注!”

“给我看看id,我有空悄悄回关。”

“好!好!在这……这个是我!”

酒店,陆颜让他先去洗澡,垂眸看手机,勾唇微微一笑,这个id关注的人可比较有趣呢,猜猜有什么,有领导,有同事,有貌似在追求他的小妹妹,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网友,平时微博也装得很,刻意营造自己很富有的样子。

租凭来的豪车,高仿的手表,看起来就没去的健身房,根本不懂品茶的茶具。

李晟平迫不及待地推开浴缸门,期待着接下来的事,陆颜依旧是那副笑容,招招手,张开双臂,好像是想和他拥抱一个,男人魂都没了三分,立马飞奔过来,却在抱他时,腹部被顶住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浴袍被拉开。

“咔擦。”

……

是手机?拍,拍照?情趣?

陆颜看都没看手机屏幕,漫不经心地滑动了几下,什么都没说,打算走了,李晟平瞪大双眼,察觉出事情不对劲:“站住!你想干什么?!”

“你要是敢在网上散播,或者占我半分便宜,我就把你的这张照片发给你的微博互关列表。”陆颜看李晟平打算来抢手机,非常气定神闲地打开了界面,“跟我比速度?这是你的领导吧?已经发过去了,但还能撤回,你要和我抢,我和你打起来,怎么说也要些时间,你猜猜,你以后还有脸待在公司吗?”

“我靠!你妈的你坏透了陆颜!以前不合群现在还是那副b样…!快点撤回!妈的怪不得你问我微博id,日了。”

“嘴巴放干净点,听话,别来报复,别再联系,别动别的心思,不然我不好过你也不好过,你也知道的,我们都没亲人,而我,疯起来比你更不好招惹。”

“求你了,快撤回,我不敢了!”

“那就祝你一个人今晚在双人床上,做个好梦。”

陆颜扣上大门,将联系人拉黑,不再去想他用什么手段得到自己的合作联系方式,面对这种捏了自己一些莫名其妙把柄的人,真是不好意思,只能入虎穴拿他的把柄。

大街上,刮了风,陆颜将大衣裹得紧了些,走得放向,恰好是逆着人潮,身旁偶尔经过几对看起来甜蜜的小情侣,亲昵地挽着手臂,陆颜没有羡慕的感觉,抠着指甲,唇抿得紧了些,冲进一所药房,声音难得有些沙哑:“那个…不好意思?有没有预防针眼的眼药水?”

药店人员被问懵,有些奇怪地回复:“不好意思,一般都是长了才有针对病症的眼药水,预防的话……”

“那就给我拿一瓶!”

陆颜光速付钱,又似一阵风一样离开,在路上就滴了几滴,太满了,看起来就像是在哭一样,她把墨镜带起,这么多年孤身一人,谁没点自保能力呢。

李晟平之所以能以“喜欢同性”的方式威胁到陆颜,还不是因为,陆颜的工作就是圈那些直男老头钱,这要是被发现,谁还傻乎乎地为她投资?

至于那些曾经的“朋友”,陆颜将群里的每个人都拉黑,特地关照了一下李晟平:

——你的照片我会妥帖保存,如果我在网上闻到风吹草动了,我直接公布在全网上,花几十万买流量让你的小东西出名,明白吗?

那边回复得战战兢兢,一堆道歉的话。

陆颜删了他。在路上自言自语呢喃些什么,没人在意。

给老师的一堆礼物也没送出去,陆颜两手都拎满了,走到打车地点前,因为手酸放下了好几回,那时她就像一只孤独的小鸟,无所方向无所归,在这快节奏的社会里,只能永不停歇地往前飞,目的,只是成为一个普通人罢了。

为什么总是自己一个人?还不是她拒绝了太多劣质的快餐式感情。

……

不行了。

陆颜望着那掐着自己脖子的大手,终究不愿示弱恳求、流一滴泪水,男人有些得意,也有些疯狂,压抑太久的正派严规和方才陆颜的所作所为,让他没半点收手之意,讲实话,他确实在等一份陆小姐卑躬屈膝的求饶。

“等,不要……”她突然睁大双眸,仿佛看到了世界上什么可怖的东西,终于放下身段,说了这样示弱的话语。

良相觉忍不住大笑,看陆颜的眼神轻蔑又恶劣:“哦,你现在知道不要了?刚才你要,乖乖听话,就不会有这样的苦头吃,可是我的手指!我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陆颜,你要是不考虑怎么补偿讨好我,还是死吧…吧…咳?”

“啊?唔啊哇?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痛唔……”

陆颜哭了,楚余伶在男人身后,用弯刀直接从后颈捅了进去,她好像不太高兴的模样,毫不手软地卡着他的脑袋,就这么往上掰,男人眼珠已经上浮得只剩眼白,整个脸型都变得怪异起来,楚余伶扯着他的头发,手腕骨转动了好几个三百六十度。

妻为上漫画免费全集看下拉式奇满屋 妻为上漫画免费下拉式土豪漫画

结果跌跌撞撞跑过去侯着,结果发现,人家还没来。

……

无妨,女子出门总要磨蹭一点的,她等还不行吗。

结果一个时辰、二个时辰过去了,那人迟迟未来,陆颜由一开始内心痛骂楚余伶,到身体出现强烈地不适和心悸,丧失行动力。

倒地的情况来得突然,陆颜不用摸都能感觉到自己皮肤的滚烫,灼烧得血好像都温了般难受至极,人呼吸愈发急促,眼神有些失了清明。

这到底怎么回事……?

本以为可以像平时一般忍忍就过去,可这次的症状可不愿罢休,全身隐隐作痛,好像细针在□□里面一下一下地刺,虽不足以致命、能忍受,但时间一长又觉得生不如死,陆颜额头不由得泌了层细汗,嘴唇发白地靠在一块石头旁,双眸紧闭,咬着牙继续等那位祖宗。

啧,自己这副模样,倒好像禁毒科普宣传片里毒瘾发作的……

不知道为何,陆颜愈生不如死,愈想到楚余伶的容颜,该死的是想到她,心中默念名字,症状居然会稍加乖巧些,但始终没好到哪去就是了,已经开始昏沉起来。

她这身子不会又在这种关键时候拉胯吧?怎么说,都还在任务关键点上,她本都打算答应那个无理的人了,不是随从,而是奴仆,不可笑吗……

“陆颜。”

“嘶…你终于来…我身体不舒服要不然改天再……”

陆颜抬头,微微蹙眉,自己难受到辨不出声音了,忍不住不耐烦地啧了声。有一部分因为毒发的烦躁情绪在里头,来者不是楚余伶,已经三个时辰了,天都黑了,来的反倒是一个男子。

是之前满手戒指,珠光宝气的那位公子哥。

“陆颜,可是哪里不舒服了?需不需要我帮忙?”公子哥带着令陆颜第一感觉就不舒服的笑容缓步走来,更何况这种素未相识没有交情的人,第一次就准确喊出名姓,像有备而来的模样。

他身后的随从战战兢兢地劝阻,表情慌乱,口气迟疑:“公子,这样不好吧。”

陆颜讨厌这样受制于人的感觉,整个人不自觉地警戒起来,脸上满是抵触,想叫人,才发现这不是现代社会,想使点坏带动舆论根本没可发挥的作用,只得强装镇定:“没不舒服,我在等人,她立刻就来,不牢你费心。”

奴仆似乎刚刚暴露了公子哥不纯的目的,那副和善的伪装像变戏法一样被扯下来,狰狞暴怒,转身立刻给了奴仆一个大耳刮子,力道之大,那可怜人直接被扇飞几米,脖子一时转不回来,唇角溢出了一丝血,泪就出来了。

“我靠……”生在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社会的陆颜还没适应这个世界奴仆的合理化,心中自然无名一股怒火,盯着他,眼角微泛红抽搐,她不是那种和人吵架就会哭的人,只能说是这个虚弱版的身体结构问题,总在不合时宜的地方也显得弱势。

“你想干什么,这是在清河派。”

“陆小姐别那么大敌意,我只是想知道陆族小姐到底受不受家里的宠,怎么说我们身份也适配,我家族乃是冬延国三呈侍,我的名字你要记住了,良相觉。虽平时一直找不到机会搭话,但没想到夜里散步,定是缘分使然。”

同样的高傲,这人不知道比楚余伶讨厌多少倍。

“我是最不受宠的那个,要是提什么联姻,你可找错人了,更何况,联姻也不是深夜尾随这么个“认识”法吧?”

“呦呦,谁真的在乎你受不受宠了?我只是觉得在我良家三呈士的血脉上,添上一笔陆族的皇亲国戚,会更好,何况,长得还有几分姿色,身子虽弱,但喜欢这样的。”

“别再过来!”陆颜强打起精神的哑声警告,反而逗笑了良相觉,他很显然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觉得凭陆颜这样肉眼可见弱小的女子,周茹的胳膊不可能是她弄的,遂步伐未停。

“别紧张…我只想看看我们之间试试有没有感觉,你若是不接受,慢慢来也可以,毕竟要在这鸟不拉屎的派里待三年呢,我从意力测试场就注意到你了……这些天,陆小姐怎么越看越美,让我觉得难以自持。”

听得恶心,陆颜竭力直接出招,想用干冰给这人皮肤沾掉一层,结果好生不巧,公子哥横行霸道,是因为他确实实力不俗,巨大的火焰化成凤凰对碰,干冰一点作用都没生效……

两人距离不过一米,他还顾自说着,自古以来男子保护女主,你又如何是我对手等话。

疯狂践踏陆颜的雷区。

再借由此人想到关浩,陆颜本就身体如火烧般难受,这么一看自己的手,记忆化作片碟闪烁不清,仿佛瞧见了那晚上,自己的家里,满地血迹,那闷闷的手感,仍旧记忆犹新……

……!!

公子哥瞧见陆颜的手心里蔓延出了沙,迅速向自己这边涌来…!

怎么回事,她不是冰系吗,怎么会是邪魔派才有的沙质?!好在只有一股细弱松散的沙质,还不足挂齿。

“呵呵,陆小姐想玩,我便陪你玩一玩,同门之间互相切磋切磋,让你知道一下我真正的实力也能让你收心。”

沙本能裹火,话音还未落,便如一条被踩住尾巴失去理智的蛇般“呲”地穿透了公子哥的焰火盾牌 ,又以极快的速度缠绕在他的小指上——那是人指中,最脆弱无力的一个手指。

刚刚还松散的沙此刻却如磐石一样坚硬,一圈又一圈,像是绞肉机。

“啊啊?!我居然防不住你的意力?!这绝不可能,你到底是个什么妖魔鬼怪,松手啊!”良相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抬手用剑劈,直接攻击,陆颜却依旧分毫未动,细微的小指骨头开始咯吱作响,发出头皮发麻的声音,方才那端着彬彬有礼的男人面容,已经扭曲不堪。

“不松,我没错,没错就是没错,你活该。”陆颜在紧张的氛围下看似火冒三丈,实则是嘴上逞强,心中比谁都慌乱。

更糟糕的,不是她不松,而是一直在试着收力中断,却无用,召唤出来的沙失控了……

沙和自己有感觉连结,那一刻,陆颜清晰感觉到了骨头的断裂拧碎,和液体的喷涌与汲取,沙红了,又淡了,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归所谓的主人身旁,消散不见。

“我…!我我我的手指!你个贱人居然伤及同门!我要告诉门主副派主让他们把你这个邪魔的恶毒女人铲除!我懂了我懂了,周茹那事一定是你干的,我的手指啊我的手!!”男人如原始动物一般吼叫着,撕心裂肺的声音有些吵耳朵。

完了,伤人了,陆颜自知惹上大麻烦,搞不好真的会被踢出派门,索性嘲讽反问:“我这算伤及同门?那敢问你之前想对我做什么,心里可没点b数吗?”

良相觉听不懂b数是何意,但也知道非什么好话,见这女人断了自己一指居然没有半点惊惧和自责,还一副孱弱隐忍的模样,男子紧紧捂着自己的伤口,目光愈发阴沉,大吼大叫:“那算伤及?”

“女子清白不算伤及?你还敢告状怎么不哭着回家找妈妈……”反正做都做了,再糟糕能糟糕到哪去,也许自己也是她那种变态,陆颜就算是难受到死,今天也决定先杠死这个伪君子。

“哪里来的自信和脸皮?趁人之虚是对自己多没信心,长得跟油头粉面的黄花菜似的,我很少骂人,你哔——哔哔哔哔的是哔,被我骂是你的荣幸你的福气哔哔。至于那伤,我不是有意但是你这个脑子估计不信,别看我,我不会道歉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像什么你知道吗?像发臭的狗皮膏药,像掉一半甩不掉的鞋拔子底,像放置三天三夜猪食里面的蛆,像脆弱得要找妈妈哭诉的小破孩子。”

这下,公子哥脸色如同被粪便噎住般,只见他气得浑身都剧烈地颤抖,发丝好似都要竖起来了,将一把锋利的剑抽出。

陆颜以前在直播面前装温顺小绵羊已经装够了,如今倒是身心舒爽,毕竟主播嘛,很多傻逼又侮辱人的话得含笑一笔带过,为了钱,为了“粉丝”为了流量。

现在的这个陆颜好像什么都有,有家有钱有同伴,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总不能活两次都做不了自己,更何况,现在又没人。

自己的心态约莫也比较极端,活的时候想好好活,不想活的时候索性破罐子破摔,反正死前的痛已经感受过一遍了。

思来想去,跟没赴约前来的楚余伶是脱不了关系。

良相觉的奴仆吓得腿发软,瘫坐在地,依旧劝解:“大公子!公子!不可啊!在清河派杀了她,就算是冬延国的主家,也不好交代啊…会会会出大事的…!她只是个女人公子大度不和她一般计较,求你了公子!二公子他……”

“闭嘴!我要是再听到你多嘴一句,就把你舌头割了泡酒!我大度我手指谁来还?!我今天就要杀了这个贱□□然后连夜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清河派,本来也没想待三年,外面有的是巴结我的女人和逍遥的地方。”

“至于你。”良相觉眼睛血红地瞪着陆颜,像无能狂怒的家暴者,把玻璃罐罐都砸碎的失控低能儿,已经全然不顾什么派规,之前那点怜香惜玉的想法,也是消失殆尽,只想报复这说话难听的要命的陆颜,装什么清高。

“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后悔你对我的所作所为…!”良相觉逼近,陆颜抵死相抗却并无惧色,掏出自己拿把破铁剑居然勉强挡了几招。

奈何,实力终究相差太多,加上体内莫名地反差,陆颜的剑被震飞,整个手都痛得麻掉。

“啧……”

陆颜被良相觉掐住脖子,一八八的身高将她双脚直接离了地,很明显,他不想让她死得太痛快。

在清冷的月光下,本就柔弱的陆颜双手指甲紧抠着男人的手,像干净却破碎的陶瓷制品,那样让人想欺凌,在幽暗的光线下,又是那样带着倔意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