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拒绝泡男主原著小说 恶女拒绝泡男主免费漫画下拉式六漫画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恶女拒绝泡男主原著小说 恶女拒绝泡男主免费漫画下拉式六漫画

恶女拒绝泡男主原著小说 恶女拒绝泡男主免费漫画下拉式六漫画

秦行风的事只能说是年轻的自己吃亏上当被骗,可一旦涉及到锐振电子就不一样了。上辈子陈家倒了之后,陈其昭花了很多年才整理出陈家破产背后的阴谋,光是证据就让他花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查的时间够久够长,细枝末节的事情他一点也没放过,尤其是与林士忠相牵扯的利益对象。

其中就有锐振电子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公司。
这个公司不在林士忠名下,却时常为林士忠处理某些私账,林士忠很多见不得人的账目都是在这一类公司上走账,光鲜亮丽的林氏多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锐振电子只是那些“公司”里的一个,也是后来林士忠锒铛入狱的证据之一。

可秦行风为什么跟这个公司有关?

陈其昭忽然想到什么,眼神掠过几丝异样。

包间内很安静。

张雅芝没注意到陈其昭的异样,继续说道:“S大不错,离家里也近。学校的专业看好了吗?不是还有两天就截止志愿填报吗?”

陈时明瞥了陈其昭一眼,略微不赞同:“你的分数够得上B大。”
S大虽然也是名校,但与鼎鼎有名的B大还是差了点距离。

陈其昭:“B大够不到专业分。”

陈时明刚想说话,旁边的张雅芝就补了一句。

张雅芝道:“去B大也不是不行,够线进去再转专业,不行让你爸给B大捐两栋楼。”

“妈,他有能力自己转,就是跟你倔。”陈时明偏头看到陈其昭,发现对方的注意力全在手机上,提醒了一声:“陈其昭。”

陈其昭被短暂地拉回思绪,抬眼就看到陈时明略微不悦的目光。
他的视线重新放到手机屏幕上,语气平静:“我不去B大。”

B大距离S市远,一旦离开这个地方,很多事情就不是他能控制的。

陈时明不想跟陈其昭重复昨天的争吵,换了个语气跟陈其昭商量:“你的分数够,要是不想荒废几年时间,这个志愿你就得慎重填报。”

“传统行业在没落,很多企业都在转型。所有人都在盯着新兴产业的发展苗头,一有机会就忍不住挤进去分一杯羹。”陈其昭没看陈时明,自顾自地往下说:“但这肉也只有刚吃到的时候是香,吃别人剩下的也就不香了。移动互联已经占据现在市场很大的比重,那再往下看呢,各行各业依赖互联网的指数上升,早就不是以前传统市场占据主流的局面,智能科技发展这么快,你怎么确定未来不会是人工智能的主流呢?”

陈时明听完,眼神中带着几分意外与谨慎,他开口道:“谁跟你说的这些?”

陈其昭没说话,大大方方把手机屏幕亮给他看,很快又收回:“网上看的,你要听我可以继续给你念。”

陈时明:“……”
他有点血压高。

谁知道陈其昭又冒出一句。
“我报了,昨天晚上回来就填了。”

陈时明太阳穴跳了下:“别告诉我宿醉手抖。”

“是啊。”陈其昭按灭了手机屏幕,道:“手抖了下,一不小心就选了金融。”

-
陈时明回公司,徐特助送张雅芝跟陈其昭回陈家别墅。
想到刚刚上司离开时的脸色,徐特助不禁偷偷扫了眼后视镜,后座戴帽子的男生正低头看手机,纤长的手指快速地滑划动屏幕,似乎是在看什么消息。

张雅芝想到刚刚的场景,开口道:“志愿的事就这么定下来,妈妈觉得S大挺好的,离家近,以后周末想回家也方便一些。你们兄弟两个都嘴硬,有时候能好好沟通的事非得吵得不可开交,刚刚不就挺好的吗?”

陈其昭稍稍抬眼,不太确认:“……挺好吗?”
原来的专业他上辈子就已经学过了,出于利益选择,选金融不过是因为有好理由能插手集团的事,方便揪出林士忠的眼线。

“怎么不好了?昨天你们两在家吵架,老张都跟我说摔了两花瓶。”张雅芝拍了拍他肩膀,“你说你们两个能好好说话,每次都闹得不可开交,你哥那人的脾气像你爸,你稍微服个软也就没事了。”

陈其昭:“服软?”

“也不是服软。”张雅芝想了半天,道:“就乖一点,别跟他冲。”

陈其昭浏览手机的目光停了半秒,很快又划到下一个页面。
上辈子他跟陈时明的关系最恶劣的时候,几乎每次见面都在吵架,相互服软在两个人面前根本不存在。有时候根本不用吵,两人的一句话都可以成为发脾气或者吵架的理由,而这些好像刻到骨子里,渐渐成了习惯。

所以后来陈时明遭遇车祸半身瘫痪,如坠深渊,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抑郁冷漠。

陈其昭垂目,漫不经心道:“吵架也没什么不好。”
激烈地宣泄彼此情绪,而不是压在心底,高傲到最后颓丧成一条病犬。
然后一眨眼,人就没了。

张雅芝不赞同道:“吵架哪有什么好。”
她放弃说服小儿子,叹了口气道:“跟你大哥哪有什么隔夜仇,志愿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别想这事。”

-
回家之后,陈其昭开始查锐振电子。

路上他就用手机查与林士忠旗下资产的分布以及已知的几个亲信,大概了解现阶段林氏发展的规模,还没扩充到后世的水平,却也算是个硬骨头。

浏览器很快就弹出与锐振电子有关的搜索的结果,陈其昭快速扫略着各种信息,着重看最近一年到两年锐振电子的发展情况,发现这个公司在这段时间内发展势头非常旺,甚至有几个项目在业内打响了名声,现如今有向互联网市场逐步推进的趋势。

就跟秦行风说的那样,这个的公司的发展前景,至少在表面看来非常不错。

陈其昭没在这浪费太多时间,而是飞快地跳到股东法人页面,目光掠过各个名字。他滑动鼠标的手慢了下来。

没有眼熟的名字,也没有林士忠的亲系。
现在的锐振电子还不在林士忠的手里?那秦行风在这里面又扮演什么角色?

陈其昭眼睛转了转,最后聚点在电脑屏幕旁边的水杯,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有点意思……”

原先他只想让秦行风害人不成自食后果,但如果秦行风真跟锐振电子关系密切,或者说跟林士忠有间接关系,那这一切就不一样了。上一世他没查到这两人的关系,锐振电子也是林士忠一个小小的私账,可当真这两人有关系……

那林士忠的手,伸得比他预料中还要长。

锐振电子展示在网上的资料有限,再深入的东西单凭表面的信息很难总结。
如果是上辈子,遇到这种事情陈其昭立刻交由助手去查,关于锐振电子的表面的、私下的各种信息不费吹灰之力。以他现在的情况,人脉跟资本等于没有,认识的人基本派不上用场,想要理所应当去调查锐振电子且不惊动林士忠,只能借助外力。

但也没办法直接告诉陈时明,别说重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就算是他说集团里有商业间谍,以他平时的废物程度只会让人觉得他异想天开故意捣乱。

房间安静,显示屏内浏览页面已经换了一个。

陈其昭正想着,手机突然嗡嗡地震动起来,弹出来电显示。
他瞥了一眼,手指一动将网站页面关了。

从早上开始,偶尔就有一两个电话打进来,陈其昭挂断了几次。
联系人备注的名字他没什么印象,多半是他以前爱交的那些狐朋狗友。18岁前后时间段是他迟来的叛逆期,交的朋友什么都有,如今想想那时候没搞砸高考多半也有点幸运在内。

而这些所谓的朋友在陈家出问题的时候跑的比谁都快,陈其昭后来才知道这些人不过是把他当个随叫随到的提款机,吃喝玩少不了他,背地里更多的是对他的议论。

说跟他好不过是笑话,背地里一个比一个讨厌他。
联系聊天软件上没回的消息,打电话来多半是昨天酒局的人,说是关心,实际上变相地打听陈时明的情况,大概率是担心祸及殃鱼,陈时明给他们找麻烦。

电话打得锲而不舍,陈其昭被震动声闹烦。
刚接通电话,里边男生的声音大大咧咧,还混着点嘈杂的背景音。

陈其昭刚听两句把手机丢在床上,转身去换了件睡衣。
昨天晚上的睡眠质量不太好,才过一早上,他的额头就有点发疼。

等换完回来,电话还没断。
“喂喂喂?其昭你那边是不是信号不好啊?我说话能听见吗?”
“见鬼,难道是我信号不好??”

陈其昭半垂着眼,喝了两口水,“你说。”

“我这好像信号不太好,刚刚都没听到你说话。”对面的男生道:“晚上老地方见,给麟仔接风洗尘,不来就过分了啊!”

陈其昭:“噢。”

对面一会没听到声音,以为真信号不好就挂了电话,完事还给陈其昭发了条短信。
陈其昭嗤笑一声,手一划就把信息删了,关机丢到一边。

-
晚上,别墅车库打进一束车灯,陈时明准时到家。
一到家,他就注意到微妙的不同,张雅芝不在家,跟小姐妹出门逛街。客厅空荡荡的,有点过分安静,陈时明捏了捏眉头,询问管家:“他又出去鬼混了?”

管家:“没,二少在楼上睡觉。”

陈时明解领带的手一停,询问:“他人不舒服?”

管家摇头:“应该不是,只是二少的药还没吃。”

从医院带回来那一大袋消炎止痛的药,至今还孤零零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陈时明凉凉说了一句:“日夜颠倒这没病都得折腾出病来。”
他说完又道:“去看看他,实在不舒服叫医生过来。”

管家跑了一趟,没一会又下来,说是房门锁了。

陈时明:“打他电话。”

管家欲言又止。

陈时明皱眉。

管家道:“二少关机了。”

走廊很安静,亮白的灯光一路照到尽头。陈其昭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到楼下的时候客厅里坐着陈时明。

陈时明刚刚结束通话,看到不省心的弟弟下楼,声音不带起伏:“厨房有热粥,吃完把药吃了。”

陈其昭没动,眼睛动了动,若有所思。
陈时明没想搭理人,可陈其昭却有事找他。

陈时明在看文件,但三番两次被额外的视线打量,终于忍不住抬起头:“你要是想手废掉或者发炎引起感染,你可以继续在那站着。”

陈其昭选择性地忽略掉陈时明刚刚的话,正准备开口,瞥见某人那一如往日的臭脸,忽然想到白天里张雅芝的话。他斟酌半晌,大概思考了3秒钟,语气直接拐了一百八十度弯:“有朋友找我做投资,有空帮我看两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