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子豪让舒亚惊讶的提案*秘密教学sviP子豪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秘密教学子豪让舒亚惊讶的提案*秘密教学sviP子豪

秘密教学子豪让舒亚惊讶的提案*秘密教学sviP子豪

白灵这边,七月中旬就从学校毕业回来,又在外边玩了小半个月,这才回榕市找了份虽然专业不对口但还勉强过得去的工作。

 

住的地方是公司的员工宿舍,男女混住,经常大半夜了还瞧见穿着大裤衩的男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令本就脸皮薄的她很是头疼。电话里,也跟妈妈抱怨过一两次,不知怎么让白珊知道了,直接来了宿舍考察她的生活环境。

 

踢了一脚走廊里不知堆放了几天的垃圾,白珊嫌恶地捂住了口鼻,“走走走,赶紧收拾东西跟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姐……现在外面房子很难找的,我目前工资不高,环境好点的房子房租又贵……”白灵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里的想法:“我不想跟你还有家里要钱,我想试试自己养活自己。”

 

白珊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虽然看着柔弱,自尊心还是很强的,于是点点头,放软了说话的口气同她商量:“房子可以慢慢找,这阵子先住我那,行了吧?”

 

她仍旧有所顾虑,“可是……姐夫会不会不高兴啊,你们俩蜜月新婚的,这样会很打扰吧……”

 

说到这事,白珊神色黯淡了许多,只望向走廊尽头淡淡道:“他呀,一天到晚只知道忙工作,就算待在家里也不知道陪我。”

 

这倒是令白灵有些意外,她一直以为姐姐和姐夫夫妻俩感情会很好,因为她私以为那位姐夫虽然是寡言少语的性格,实际上应该很晓得疼人才对。

 

“正好你来了还能跟姐姐作伴,自从你去外地读书,咱俩有多久没一起逛街了?”

 

白灵被说得有些动容,在她上大学之前姐妹俩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她是真的有些怀念那些过去的日子。

 

“那就这么定了,你晚上收拾收拾,明天正好周末,我让你姐夫一块来搬东西。”

 

“不用了姐,我自己来就可以……”

 

白珊撩了把秀发转身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晚上,白灵打电话同妈妈说了这件事,电话那头冯春兰显得有些着急:“你姐姐刚结婚不久,夫妻俩正是培养感情的时候,你这样住到他们家去……”

 

没等她说完,白灵抢着解释:“我也说这样打扰他们不好啊,可是姐姐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都不理我说什么。”

 

冯春兰也不好再责备小女儿什么,开始了老太婆般的絮絮叨叨:“那你自己留心别给他们添麻烦,你爸爸和我都老了,这个家以后全靠你姐姐撑着,她荣华富贵了,总是少不了我们的……”

 

挂下电话,白灵心里泛起一阵夹杂着几分委屈的酸涩,明明自己已经足够乖巧懂事,爸妈却总觉得她在给姐姐添麻烦,这下姐姐更是不负众望嫁进了豪门,在父母心里占据的地位自然不用多说,反观自己,存在感则显得更弱了。

 

那边白珊回了家,便把白灵要搬进来住几天的事同周律也说了一通,“明天上午你也跟我一起过去帮忙吧?”

 

周律也默默听她说完,才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你妹妹,恩,就是再亲也终归是别人……”

 

“什么别人不别人?我从没拿灵灵当外人,现在她需要帮助,我这个做姐姐的都不帮她,她得怎么想我?”

 

周律也不愿意与她起争执,主动让步:“行,我没意见了。”

 

次日一早,白珊偕同丈夫准备出发去往白灵住处,刚来到公寓楼下,便见到大榕树底下,那傻丫头早早就等在那了。

 

白珊先跑上前去,周律也落在了后边,望着她寥寥无几的几袋子行李,不知在想什么。

 

事实上,白灵这么早过来的原因,还同周律也少不了关系。说不上来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自己这个没说过几句话的姐夫瞧见自己的落魄。

 

“你傻呀,等多久了?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么?”白珊心疼地替妹妹擦了把汗,帮着她拎了个旅行用布袋。

 

白灵不介意地笑笑,“我怕你们还没起,不想吵你们睡觉。而且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啊。”

 

姐妹俩各提一只袋子挽着手进了电梯,周律也推着最重的大号行李箱落在后面。

 

白灵东西不算多,也不打算长住,有些大件物品直接寄回家了,三人一趟就全部搬完。

 

这时房间里座机响了,白珊走进屋里接电话。

 

周律也把行李箱停放在她房间门口,“你房间里东西都是新的,有什么需要的再告诉我们。”

 

“谢谢姐夫……真是太打扰了,等一找到合适的房子我就马上搬出去。”

 

男人看出她的拘束,静立了半晌,他还不知道怎么让这个柔弱的姑娘对自己卸下防备。

 

他的视线落到房间里的书桌上,是早上刚送来的鲜花,叶子上还挂着清晨的露水。

 

“珊珊的家人自然也是我的家人,都是一家人,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这话很奏效,白灵展露出了轻松的笑颜,“嗯,我知道了。”

 

“灵灵,好了没有?好了跟姐姐下楼买菜,今天我亲自下厨给你们露一手,咱们必须好好庆祝一下。”

 

“等我换身衣服,马上!”

 

周律也的目光这才从她脸上移开,同走近的妻子无言对视一眼,然后闷头钻进了书房。

 

换完衣服,白灵打开窗,发现楼下就是一片玫瑰花丛。

 

深吸一口甜甜的空气,她的借住生活便由此展开了。

 

猜猜姐夫对谁说了假话。

她大学学的是应用化学,却被父母逼迫,误打误撞进了个证券公司,偏偏又对股票证券一窍不通,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好在她懂得进取,学习能力也很强,公司才格外开恩,只要一个月内她能考出证券从业资格证,便给她转正的机会,否则扫地出门。

 

考证没问题,找教材倒是个麻烦事。公司里的前辈们看着就很有威严,白灵性格内向软弱,平时只能远远看着,绝不敢上前打招呼,除非是工作上的难题,否则她是不敢拿私事去叨扰别人的。

 

参考了网上的一些意见,隔天下班后她没有直接回家,在附近的大书店逛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在开饭前拎着厚厚的一摞书回到了她目前暂住的地方,姐姐和姐夫的家。

 

“这么多书你一个人提回来的?不会给我打电话去接你啊笨!”白珊真是服了这个妹妹,有时候就是死脑筋。

 

“没事啦,我自己可以的。”

 

这种说辞,自认识以来,周律也已经从她嘴里听到过两次了。明明还是个小姑娘,那么瘦弱的身体里怎么有这么多力气呢?

 

周律也悠闲地拾起地上的一本书翻看了几页,“你要考证券从业资格证?”

 

白灵挽了挽耳边的碎发,有点不好意思,“嗯,公司让考的。”

 

他被她挽发的动作吸引了目光,不禁多看了两眼,眸光都柔和了许多。他晓得她进这个公司的苦衷,也知道这姑娘过得很不容易,她需要一些依靠。

 

“这个版本不好,这本也是,我帮你找找另一个版本的。”

 

白灵表达高兴的方式很直接,轻轻松松扬起一个笑脸,“谢谢姐夫。”

 

“过来吃饭了!”白珊在餐厅里喊。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分开,各自忙活去了。

 

周律也效率很高,第二天下午回来便把书带给了白灵,“不懂的问题可以来问我,姐夫对这方面还算熟悉。”

 

“嗯。”她把书珍宝一样抱在怀里,对他乖巧地点点头,又低了下去。

 

周律也站在她房门口停留了几秒后,走开了。

 

入夜,家里保姆洗完碗筷,做了卫生回家了,整间房子陷入一片寂静。

 

白灵还在灯下埋头苦读着,饶是她读书再厉害,很多概念术语都是第一次见,对她来说都不容易消化。

 

想起了周律也对她说的话,见他书房的灯也亮着,内心一片澄净的白灵便捧着书敲响了房门。

 

周律也也没料到来人会是她,但见她手里拿着书,一脸抱歉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干什么来的。

 

见他搬了张椅子在对面,白灵连忙摆手,“不用了姐夫,我问完就走,站一会没关系的。”

 

但搬都搬来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坐下,把难题丢给他。

 

“这个问题,实际跟理论有所不同,我举个例子……”

 

周律也讲的很清楚,白灵理解能力也不差,一下就懂了。

 

“谢谢姐夫,那我先回去了。”

 

“就在这看吧,要是还有问题跑来跑去不嫌麻烦?”他翻过一页文件,眼睛都没抬起来。

 

白灵以为他嫌自己动静太大,也懂得寄人篱下的道理,便不再作声,安安静静地坐下看起书来。

 

柔和的灯光下,两人这样安静地坐着各自经营着自己的事,还是头一回。

 

虽然一开始也会被男人强烈的存在感分神,但白灵还是很快集中注意力,投入到学习中去。

 

而对面周律也自己却没察觉,自己有多久没翻页。

 

目光落在女孩干净秀妍的脸庞,好像叫胶水给粘住了。

 

期间,白灵察觉到周律也出去过一次,但没在意,回来时,自己跟前却多了一杯牛奶。

 

“把它喝了。”

 

白灵乖乖做了,嘴巴周围一圈奶胡子,看着蠢萌蠢萌的。

 

周律也又问:“我下面条你吃不吃?”

 

“不用麻烦了姐夫,我不饿的。”

 

他斜斜睨了她一眼,“我饿了。”

 

“那我来吧,我煮的面条应该还不错。”

 

她从小就是谦逊的性格,即便拿手,也会生硬地加个“应该”。

 

“嗯。”周律也应了一声,跟在她身后进了厨房。

 

冰箱里食材丰富,白灵问过他的意见挑拣了几样,熟练地切一切咚咚扔进锅里。

 

周律也就那么立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只在她问要不要给姐姐煮一碗的时候淡淡答道:“不用,她已经睡下了。”

 

两人在餐桌面对面坐下,周律也在她期待的目光里尝了第一口,真的很不错,比家里保姆做得都好吃。

 

“很好吃。”

 

白灵放心了,这才敢开始吃自己的那碗。

 

“不过,我也只会煮面而已。”她讪笑一下。

 

“已经很厉害了,”周律也抬了抬眼皮,“以后就当交学费,怎么样?”

 

白灵听明白了,这是在同她讨教学的辛苦费,果真是商人本色,一点都吃不得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