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漫画 h《先干为敬》*(c到哭不止高黄)最新列表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bl漫画 h《先干为敬》*(c到哭不止高黄)最新列表

不过他还是小心的隐瞒了地府和魔法的部分,只说自己见财起意,但操作失误让蝙蝠侠磕了头,并绝口不提交还小丑。

范义归自己都觉得这说辞欠揍,于是非常主动地低下头,等待蝙蝠侠打人超疼的拳头。

还是不可能还的。

在蝙蝠侠昏迷的时候,他已经以取出的十分之一天材地宝的代价换取了外交部长的原谅,并以用天材地宝折算作工资的代价,让欢天喜地的光哥回地府监工了。

他是这么想的,先拖延时间,如果正义联盟还是要求归还,大不了做个假人还回去。

不过蝙蝠侠没有打他,也没对他交换小丑的事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蝙蝠侠若有所思地说:“所以我叫自己蝙蝠侠?听起来可真奇怪。”

“我们合作过,但你却不知道我面具下是谁?哈,听起来我以后真是变成了一个怪人。”

范义归不敢吭声。

蝙蝠侠看起来并不在意,他耸耸肩,开始研究未来的自己。

他甚至开始在镜子前转来转去仔细打量自己:“嗯,比我印象中老了一点,壮了一点。”

太正常了,从没当蝙蝠侠到当蝙蝠侠超过十年,能不变一变吗?

399
记忆回到过去的蝙蝠侠低头检查自己的腰带:“哇,这是什么?看起来我有很多小道具。”

他掏出两个蝙蝠镖,取下一个爪钩枪,又拿出三个烟雾弹,甚至还有一瓶驱鲨剂。

他好奇地按下特制蝙蝠镖中心的按钮,蝙蝠镖合拢的两翼迅速展开,并发出“嘀嘀”两声轻响。

他急忙将蝙蝠镖扔向空中,显然是个小型炸弹的蝙蝠镖“嘭”地炸开!吓了范义归一跳。

蝙蝠侠露出赞叹的笑容:“真酷!”

范义归:……

范义归感觉太阳穴在突突地跳。

这个蝙蝠侠,你OOC了啊!

不能这么下去了!

这个世界需要一个正常的蝙蝠侠!

400
范义归艰难地冲蝙蝠侠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然后他一个箭步冲到阳台,用最大音量仰天急呼:“超人!超人!我急需帮助!”

天空平静如初。

范义归又喊了几遍,但依旧无人出现。

好吧,可能超人还没回来。

范义归只好回房里找手机,打算试试另一个办法,却发现蝙蝠侠已经失去了踪影。

范一无辜地看着范义归:“他说要用电脑看一看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让他去电脑房了。”

范义归心里一咯噔,暗暗叫遭。

果然,等他猛地闯入电脑房,房间里早已空无一人。

范一目瞪口呆:“他居然骗我!”

范义归深深地叹了口气:“显然,他不信任我们,所以想办法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趁机逃跑。”

范一回忆着刚才种种:“……那他的演技真是天衣无缝。”

“他只是失了忆,又不是失了智。那可是蝙蝠侠。”

挂在墙外壁的蝙蝠侠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轻巧一跃,真正离开了旧书店。

401
屋里声音继续传出来。

范一:“就是声音太奇怪了。”

范义归:“我同意。就像是恶魔在温柔地唱小兔子乖乖。”

没走远的蝙蝠侠一个踉跄。

他随拦住一个路人:“我的声音很奇怪吗?”

路人惊奇的看着他:“是的,即使你的装甲做得超级像,也能轻易让人听出你是个假粉。对了,顺便问一句装甲卖吗?”

蝙蝠侠:……

402
人已经走了,但范义归可不能就这么不管了。

他左思右想,拿起电话打给韦恩家的长子迪克警官。

范义归只庆幸他们在上次的小镇行动中交换了电话号码,所以现在他可以试一试美国警局的监控。

迪克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范?我现在不太方便,等会儿回你好吗?”

范义归:“但是我有点紧急。”

迪克呼出一口气,好像跑动起来,范义归能听见电话那边传来声音:“格雷森!这个镜头还没结束!”

范义归:?

迪克喊了一声“抱歉有急事”,又跑了一会儿才停下。

迪克举起手机:“你听到了,你最好真的有急事,不然我会倒大霉的。”

范义归止又欲言:“你在拍电视剧?你换工作了?”

迪克无言以对。

他该怎么解释?说这是被他们丢下的女孩们的报复行动?而布鲁斯已经为了躲这个跑到瞭望塔值班,一个星期没回来了。

最后他只能说:“一个哥谭旅游宣传片,凯恩家族投资,下个月你就能看到它。”

范义归:……

范义归原本紧张的情绪一扫而空。

范义归怀疑这是研发部某个闲极无聊的研究员,因为懒得走路去拿东西而开发出来的。

使用方法非常简单,把随便一个东西放到法阵中央,然后输入灵力,它就会和你指定位置的东西进行交换。

虽然消耗灵力和距离成正比,但这比开空间门拿东西简单多了。

范义归选定小丑的位置后,随手一勾,阳台上的一个花洒被牵引着飞来,落入法阵中央。

范一反应了一秒。

她惊恐地伸出手:“等等!”

但是那个花洒已经瞬间消失,法阵中央猛地砸下一个被从头捆到脚的小丑僵尸。

范义归差点喜极而泣:“终于!”

“不过这阵法还有改进空间啊,居然是从半空掉下来的。”

他评价完,转头安慰陷入宕机的范一:“没关系,我刚刚用灵力清扫了一遍花洒上的痕迹,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

范一呆滞地张开嘴:“但那个花洒,里面装的是我买的遗忘药水。”

393
范义归瞪着她,语气隐含崩溃:“你为什么要在花洒里装一桶遗忘药水!”

范一叫屈:“是你先说不想泄密的!我购买前已经向你请示过了!”

范义归感觉槽多无口:“但我没说随随便便装在阳台上的花洒里!万一被拿去浇花呢!”

范一:“花又不会忘记!这是最好的伪装!”

光哥惊恐地看着僵尸,大声插话:“现在的重点不该是要怎么收场吗?”

非常正确。

范义归立刻收回满脑子的吐槽,快速思考。

他不能让魔法药水落在麻鸡手里,哪怕他们是超级英雄。但他也不想放弃好不容易才刚刚到手的目标。

事急从权,范义归立刻将小丑和他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安全位置进行了交换。

地府外交部,部长办公室。

正在喝茶的外交部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办公桌不翼而飞,一个捆成粽子的僵尸小丑从天而降,砸翻了祂手里的平板电脑,稳稳落在祂怀里。

祂和小丑对视一眼,立刻深感辣眼睛地一脚把它踹到墙角,怒气勃发地掏出手机吼道:“范!义!归!”

394
然而范义归根本不打算接电话。

他忍着灵力被抽空的不适,快速地将办公桌和花洒的原坐标进行交换。

然而谁能想到,就这么短短几句话的时间,蝙蝠侠居然已经赶到关押小丑的牢房,甚至还举起了那个奇怪的花洒。

于是一个巨大的蝙蝠侠从天而降。

一切在范义归惊恐瞪大的眼中都如同慢动作默片在播放。

蝙蝠侠手中还紧紧握着花洒,花洒敞口中的水依惯性飞出,兜头浇在了蝙蝠侠的脑袋上。

平稳落地的蝙蝠侠踉跄两步,晕倒在法阵中。

范一低头认错:“你是对的,花洒确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范义归的脑子和灵魂一齐感到了窒息。

395
正义联盟瞭望塔。

钢骨和绿灯侠正仔细又小心地对牢房中的桌子进行检查。

这个看似普通的桌子时而能碰到,时而像投影一样穿透所有,十分古怪。

远程通讯中的超人懊恼地捂着脸:“如果我没有离开地球这么长时间……”

闪电侠心情复杂:“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蓝大个。我刚刚在救援,而你甚至不能马上赶回来。”

超人沉默了片刻:“我现在就回来,这个调查推后一些也没问题。”

神奇女侠看着桌子上一个漂亮的小瓷碟,若有所思:“我们会找到他的,我想我们已经有线索了。”

396
范义归现在灵力消耗一空,脑子有点打结,他发呆了老半天,才想起求助卖药的魔法国会。

魔法国会的接线员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你们买那么大一桶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会后悔!”

范义归燃起希望:“所以你们卖给我们的是假药?是削弱版本?还是有解药的版本?”

接线员无语:“别想了,是货真价实的遗忘药水,没有解药。”

范义归绞尽脑汁:“那……那……”

接线员:“好消息是,魔药的作用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只要等药效过去,他自然就会慢慢想起来了。如果想加速这个进程,可以通过他熟悉的事物刺激他的记忆。”

范义归又燃起希望:“药效自然过去需要多久?”

接线员:“一般来说是一年。你们努努力,大概可以缩短到半年。”

“等会儿。”范义归突然反应过来,“所以一开始你们给的就不是你们自己保守秘密用的那种药水!你们给发现魔法的麻鸡们用的是什么?”

“……祝你好运。”

接线员猛地挂了电话。

范义归:……

范义归从未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要感谢卖家替换了产品版本。

他叹息道:“现在就看他到底忘了多少东西了。”

397
范义归把穿衣镜搬到了躺靠在沙发上的蝙蝠侠面前,确保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看到最熟悉的蝙蝠装。

没过多久,蝙蝠侠就醒了。

他盯着镜子看了一会儿,又环视四周,最后在范义归希冀的眼神中对他打招呼:“呃,发生了什么?你是什么新出道的绑匪吗?”

他在范义归已经开始崩溃的表情中,继续用嘶哑的声音说着完全不匹配的轻快声调:“为什么要把我打扮成这个样子?”

范义归再一次地,深深地感到了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