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韩国动漫在线阅读免费: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动态图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run away韩国动漫在线阅读免费: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动态图

run away韩国动漫在线阅读免费: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动态图

晚上高琮正在和室友聚餐。四个人点好了菜,正在闲聊。

 

此时高琮的手机叮咚叮咚地弹出消息。

 

他拿起点开。

 

颜一:小羔羊,你是不是在千达广场。

 

颜一:在干啥呢?是不是在吃饭?

 

高琮回:怎么。

 

颜一:我也在这,我可以去蹭饭么?

 

高琮:多大脸?

 

颜一:我真的很饿了。

 

高琮:哦。

 

颜一:我真的不可以去蹭饭吗。

 

高琮:真的不可以,不方便,想都别想。

 

颜一:那好吧。

 

高琮正想夸她识相。

 

颜一:好吧,意意也在呢。

 

高琮手顿住,盯着屏幕动也不动。

 

他回:没事,来吧,五楼真香烤肉。

 

高琮连忙起身,说:“这顿我请,待会有两个朋友来。”

 

三人安静,随即又八卦了起来:“是女生?”

 

高琮:“是的,所以你们说话注意点,注意点尺度。我出去接人了。”

 

他们起哄,似乎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走到门口,他四处看了看,没看见人。

 

高琮松了口气,他整了整衣服,拨弄了下额前散落的刘海。

 

不一会儿,不远处扶梯上出现两个靓丽的身影。

 

高琮视线一转,便看到了。

 

他瞬间站直了。

 

颜一老远的就看见了烤肉店门口杵着的大高个,僵硬的就像一旁的铁柱。

 

她瞅瞅曲于意,带着她往那边走。

 

颜一示意:“看到烤肉店门口的人了吗?有没有觉得熟悉?”

 

曲于意看过去:“你的朋友?”

 

“不止啊,你在想想。”

 

走近了,男人的面孔也越来越清晰。

 

“不认识。”她说。

 

颜一在心里默默给高琮点了根蜡。

 

走到高琮跟前,她给曲于意介绍:“这是高琮,我们初中同学,想起来了吗?”

 

曲于意抬头看了眼:“不太记得。”

 

气氛有点尴尬。

 

颜一看了眼高琮,莫名觉得他有点可怜。

 

“没事,哈哈,等会聊着聊着说不定就记起来了呢?是吧?高琮?”

 

高琮收回目光:“嗯,进去吧。”

 

走在后面,颜一有些疑惑:“意意,你记忆里那么好,连幼儿园的事情都记得,初中同学竟然都忘了?”更何况高琮整个初中一直在追她,不应该忘记了啊。

 

曲于意表情不变:“不那么重要的人或事,我不一定会记得。”

 

看见人来了,三个男生都静了一瞬,然后立马热情起来。他们换了个大桌,殷勤地给两位女生点菜,拿饮料,烤肉。

 

曲于意沉默坐着,对面就是高琮。

 

几个人都不是冷场的性子,各自做了自我介绍,便找着话题聊了起来。

 

问到学校,颜一说道:“我和意意都是A大,今年研一。”

 

曲于意微微笑,点了点头。

 

室友姚进惊喜道:“哎哟我去,这不巧了吗!都是一个学校的,以后多多关照啊!小姐姐们!”

 

颜一:“那肯定哒!”

 

高琮一边烤肉,一边听他们聊天,时不时地附和着笑几下,看着心情很是不错。

 

他们的聊天不可避免的会提到高琮。

 

姚进问:“小姐姐们,你们和高琮是怎么认识的啊?”

 

颜一夹了块烤肉回:“我们都是初中同学。”

 

他们三恍然大悟。

 

“难怪!”

 

高琮也不插嘴,他静静地烤着肉,烤好了就给对面的人夹点。

 

想到什么,颜一手肘撞了撞曲于意:“意意,你和高琮不止吧?”

 

曲于意咀嚼的动作停了停:“呃,好像……”

 

“小学同学。”高琮看着她,补充道。

 

服务员又上两杯果汁。

 

曲于意咬着吸管喝了两口。

 

她抬起头:“你不用再给我夹了。”

 

高琮手停住:“吃饱了?”

 

“嗯。”

 

颜一捧着果汁喝得痛快,她悄悄观察,觉得意意有点奇怪。虽然她说不记得高琮了,但是言行之间和他完全没有生疏感啊。

 

一顿结束,众人都酒足饭饱,他们在餐厅门口分别。

 

颜一:“高琮,我和意意还要去逛会儿,谢谢你的烤肉,再见啦!”

 

高琮看了眼她们,点了点头。

 

曲于意也礼貌道别:“再见。”

 

待她们走远,高琮才转身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

 

姚进跟着搭上他的肩说道:“看什么呢?都走远了,那个曲于意还挺漂亮的,你有微信吗?发给我?”

 

高琮拂开他的手,瞥了瞥他:“你吃撑了?做梦呢你?”

 

“你喜欢她啊?”姚进贼笑着问,别以为他没看见,这厮眼神压根没离开过那个姑娘。

 

高琮啧了一声,轻飘飘地看着他,眼神里暗含警告。

 

路上三个人仍旧在叽叽喳喳地谈论。

 

“总觉得曲于意有点像哪个明星。”

 

“是不是像韩国的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

 

“不止,不止,不止像一个。”

 

姚进打岔:“哎我说,人家长的好看的就非得把人往明星上靠?”

 

一旁默不作声的高琮忍不住说:“她比明星好看。”无处不精致,无处不美好。

 

“女神啊!女神!还那么平易近人。”

 

姚进不解:“哪里看出来平易近人了?我怎么觉得气质有点清冷,还是颜一比较平易近人。”

 

“你不懂,她刚刚冲我笑了!笑了啊卧槽!”

 

高琮直直看过去。

 

“别胡思乱想,那只是对你礼貌的微笑。”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响起,数学老师拿起了三角尺和课本,“同学们下课了。”

 

年轻挺拔的老师在孩子们的吵闹声中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一声夸张又恼怒的叫喊:“曲老师!曲于意偷我东西!”

 

老师转身,眉头微不可见地蹙起,他看向那一桌。

 

男孩子手拿着吸铁石高高举起,像是真抓住了小偷般地洋洋自得。

 

小女孩前阵子眼睛受伤了,左眼用纱布盖了起来。

 

她脸涨的通红,整个人手足无措,右眼瞪大,满是惊惶。

 

女孩拼命摇头:“我…我没有!”她不想被同学们当成小偷。

 

“就是她偷的!就是她偷的!我在她口袋里找到的!”

 

“我没有,是他偷偷放进我口袋里的。”她低声啜泣。

 

老师站在门口,摇摇头看着两人。明亮的光线里,他手里的三角尺慢慢变得模糊失真。

 

曲于意惊醒了过来,梦里那可怕的窒息感还未消失,她深呼吸几次,试着平复心绪。她已经很久没有想以前的事情了,也几乎从未梦见过。为什么会梦见从前?难道是因为遇见高琮了?

 

做了这么个噩梦,曲于意一连几天心情都很不好。恰好这天收到了一张鬼屋的宣传单,她便想去找点新的刺激。而且最近导师出差了,她终于有了一两天可以喘息的时间。

 

吃午饭的时候,她在微信上敲颜一:一一,明天去千达鬼屋转转?

 

颜一:妈妈呀我害怕(惊恐)

 

曲于意:你怕个鬼?别怕,有我。

 

曲于意:就这么说定了,最近压力太大了,还做了个噩梦,我需要以毒攻毒。

 

颜一:遵命!

 

颜一摸出手机,给高琮发了条信息:嘿,小羔羊,最近在干嘛,感情生活可还和谐?

 

高琮:?

 

高琮: 屁的感情。

 

颜一眼睛一亮,笑了,她试探着问:你还喜欢意意吧?

 

对面过了几分钟才回。

 

高琮:干什么。

 

颜一:到底喜不喜欢?

 

高琮:嗯。

 

颜一:给你创造了个机会。

 

颜一:明天上午十点半千达鬼屋,你再叫一个人,新开的鬼影,不见不散(奸笑)

 

第二天,曲于意和颜一买了票,在检票口遇见了高琮和他的同学。

 

曲于意瞥了眼颜一,颜一也装作一脸意外地瞅回去。

 

“好巧啊哈哈哈哈!”颜一笑。

 

高琮:“巧。”

 

姚进一脸的欲言又止。好好的周末就这么没了,大清早的就被高琮从床上拉起来,他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结果只是让他帮忙看看穿什么衣服好看。他顿时火冒三丈。

 

他看了眼从头到脚都透露着精致的高琮,心中啧啧不已,果然男为悦己者容啊!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鬼屋能不能把我吓死。”害得他牺牲了宝贵的周末。

 

颜一既期待又有点害怕:“走吧走吧,进去看看,听说场景很逼真。”

 

高琮垂眸看了看曲于意:“进去吧。”

 

鬼屋里人很多,因为刚开业,有优惠活动,生意十分火爆。

 

她们俩走在前面,手牵得紧紧的,用电锯恐怕都锯不开。

 

身后高琮和姚进看得想笑,俩大男人悠哉悠哉的像在逛大街。

 

突然,四周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曲于意还心怀侥幸地往事发点看了看,不过是血淋淋的人头而已,心想这也没有很恐怖啊。

 

就在这时,突然头顶上响起了尖利的鬼叫声。她僵硬地抬头往声源看去,正对上正急剧下落的鬼脸。

 

“啊啊啊!”

 

女鬼已经阴笑着倒挂在俩人中间,阴森可怖的脸上满是血窟窿,一只眼眶里空荡荡。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们被吓得迅速用力地甩开了对方的手,往两边弹开。

 

高琮和姚进被她们的叫声震得都要耳鸣了,赶紧跟着一人接住一个,护住她们不被后面的人撞到。

 

曲于意捂着眼睛大喊:“颜一!颜一!”

 

高琮轻轻揽着她,低头在她耳边说:“别怕,现在不要睁眼。”

 

可能是周围环境太吵,曲于意没有听清,她尽量平复心跳,一点一点放开手,可一睁眼面前就是一张惊悚鬼脸,跟她几乎脸贴脸了,正看着她阴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她吓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猛地转身,却撞上了一堵宽厚又温热的肉墙。

 

高琮毫无防备,被她撞得往后退了一小步。

 

他小声安抚:“没事没事,别怕。”

 

曲于意这时候哪管谁是谁,只确定是人后,就紧紧地抱住他。

 

高琮有些不耐烦地蹙眉看了眼面前的女鬼,手指了指旁边,示意她差不多就行了。

 

女鬼不可思议地抱着头哀嚎一声,飘走了。

 

四周安静了点,高琮揉了揉她的头,“好了,她走了。”

 

曲于意抬起头看了看,抹了两把眼泪,拽起他的手臂就往出口走。

 

她拉着人越走越快,时不时回头看看,确保她拉的是人,而没有中途变成鬼,到最后几乎是跑着出来。

 

总算是见到了太阳。

 

“唉……吓死我了…有这么吓人的吗?…”她手捂着胸口缓了会儿,慢慢平复心跳。

 

高琮看了她半天,嘴角愉悦地扬起。

 

“你一点都不怕吗?”她心有余悸,问了句。

 

“嗯。”

 

“哦,你胆子一向大的很。”说完之后,她惊觉自己说漏嘴了。

 

高琮低头笑:“想起我来了?”

 

曲于意没理他。

 

高琮又说:“对了,以前那个事对不起,我一直想当面跟你道个歉。”

 

她几乎立马就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却说:“哪个事?”

 

高琮不知怎么开口,毕竟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

 

“就…我前女友QQ骚扰你的事情。对不起,让你困扰了。”

 

曲于意撇嘴,她现在想起来还生气。

 

好像是两年前的某一天,有一个人加她QQ,自称是高琮女朋友。然后不等她说话,就一通胡言乱语,蛮不讲理,像个泼妇似的骂她。曲于意当时正准备回复,便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搞得她有气都没处发。这件事她告诉了颜一,听颜一说,在那之后不久,那女的就被甩了。

 

“我是真搞不懂,你们谈恋爱关我什么事,你那前女友神经吧?无缘无故的骂我,真是有病。”

 

高琮一时之间五味杂曲,有的事情他现在不能说。

 

“是她误会了,搞错了一些事。”

 

无关的人和事曲于意也不想多讨论。

 

她在门口等颜一,等了半天都没见人出来,就打了个电话给她,得知她早就从入口逃出去了,现在和姚进在吃饭,让她别去打扰。

 

她在原地呆滞了三秒,转过身与高琮面面相觑。

 

“去吃饭吧。”高琮说道。

 

“嗯。”

 

高琮领着曲于意进了一个餐厅解决午餐。

 

两人各吃各的,因为没有共同话题,氛围略显尴尬。

 

曲于意还在为待会干嘛发愁,颜一不陪她,她就没了娱乐活动。

 

吃完了,她用纸巾擦擦嘴,抬头说:“我先回学校了。”

 

高琮手一顿,说道:“我也回,一起吧。”

 

商场离学校很近,俩人步行。

 

高琮时不时偷看她两眼。反正他长得高,基本不会被发现。

 

两个人晃悠到学校附近,人流慢慢变得密集起来。

 

身后由远及近的传来电瓶车骑行的声音,她自觉往边上避让。可没想到下一秒刹车声就在耳边了,她没来得及回头看是怎么回事,下一秒腰背部就被狠狠撞到了。

 

“啊!”她疼得往前一个趔趄。

 

高琮一惊,赶紧扶住了她:“怎么了?”他把人扶稳,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遍。

 

“嘶……我腰!”曲于意表情痛苦地扶着后腰,几乎要站不稳。

 

男人转身,一个大步上前揪住想肇事逃逸的电瓶车车主:“你他妈撞人了不知道?还想跑?”

 

车主被他从电瓶车上拖下来,不得已认怂:“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道个屁歉,一起去医院。”

 

他转头关切地问她:“严重吗?现在送你去医院?”

 

曲于意揉着后腰:“应该没大碍,就是有点疼。”

 

她皱着眉看了那电瓶车主一眼:“你骑车能不能小心点?不看路吗?”

 

“对不起啊小姑娘,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虽然疼,但是也没到去医院的地步。她应该只是被车把手撞了一下,最疼的那阵已经过去了,估计后腰青紫了,她皱眉摇头:“不用了,你走吧,麻烦你下次骑车看路。”

 

“好好好,谢谢你小姑娘。”

 

“留个联系方式。”高琮掏出手机让他报号码,以防万一,看见他手机响了才点点头让人走。

 

高琮还是有点不放心她:“真的没事吗?前面有个药店,我去给你买点药。”

 

说完不等她回答,就急匆匆朝药店跑了过去。

 

曲于意只好扶着腰缓慢地跟上。

 

她站在药店门口,看着他买的药,眉微蹙:“其实不用买的,这点小伤过几天就会好了,况且我自己也看不到后面。”

 

高琮提议:“可以让你室友帮你。”

 

“我室友最近请假。”还请的产假。

 

高琮想了想,说:“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城裕华苑,从这拐个弯就到了,去我那,我帮你。”

 

“你不住学校宿舍?”她问。

 

“住,那是我妈的房子。”家里的情况他没有多说。

 

她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明显觉得不太现实。

 

他解释:“现在我觉得你的伤比较重要,我看看严重不严重,万一伤到了骨头神经什么的就麻烦了。”

 

她犹豫了下,拒绝的话就在嘴边。

 

“我有一个朋友,他也是伤在了后腰,因为处理不及时,后来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症。”

 

“……”曲于意皱眉,不敢置信:“不可能吧……”

 

“是真的,不骗你,他现在正在接受中医推拿治疗。”他表情严肃,一本正经。

 

“行吧,那麻烦你帮我涂一下药。”

 

“不会,我也会一点的推拿,之前学过一段时间。”

 

男人又快速地补了一句:“放心,我没有女朋友。”

 

“……”

 

“那好吧,麻烦你了。”

 

到了他的家,曲于意换了鞋才猛然想起来今天她穿的是裙子。

 

原地踌躇了几秒,她冲着前面的背影说:“那个,你拿条不穿的裤子给我。”

 

高琮看了眼她的裙子,转去了卧室。过了一会儿,他拿了条黑色的裤子出来。

 

“你穿吧,这个前面有绳子,腰围大了,你可以系紧点。”

 

曲于意拿着裤子进浴室换掉。裤子很长,她把裤脚挽了一道又一道。裙子及膝,放下来显得不伦不类,提起来又怪异的很。

 

看她出来,高琮指着沙发:“你趴着,我给你涂药。”

 

高琮轻轻跪在沙发边,然后打开塑料袋,窸窸窣窣的一阵声响后,他拿出药酒。

 

“…我把你裙子稍微往上提提。”他轻声说,只觉呼出的气息都变得火热。

 

“嗯。”曲于意下巴垫在手臂上,已经放松了下来。

 

高琮手提起裙角,慢慢往上掀,手有点抖。

 

他暗呼一口气,直至露出一段莹白细腰,看到了后腰中间的一块青紫,他蹙眉,先检查了一番,确认只是瘀伤。

 

他用棉签沾了药酒,轻轻抹在上面,完全覆盖住青紫。

 

曲于意咬唇极力忍耐,她的腰很敏感,被他碰着,感觉整片背都麻了。

 

“你…你别动。”

 

高琮有点无措地看着她扭腰往里躲,手只能无奈地悬空。

 

他问:“是不是怕痒?”

 

曲于意头点了点,身体往外移了寸:“你尽量快点。”

 

高琮暗呼了口气,两手掌轻扶着两侧腰固定住,拇指按在青紫处开始揉动。

 

“啊…”她痛呼出声,又赶紧埋头,用胳膊牢牢堵住嘴。

 

殊不知她这一声呻吟有多么引人遐想。

 

高琮整张脸连着耳朵都红透了,他不受控制地想起以前看过的某个教学视频里令人印象深刻的女主角,叫声大概可能或许也是这么的…好听。

 

“会会有点疼,你忍忍着点,我得把淤血揉开。”他努力驱散脑子里的黄色废料,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感觉自己热的快要蒸发了。

 

这感觉真的像蚂蚁在身上爬,曲于意整个上半身都僵在了沙发上,动都动不了,那股像是被电过的麻意一直窜到了后脑勺。

 

他稍稍加重了力道,沉下心,认真地按揉,脸上的温度却是退也不退,滚烫的惊人。

 

手下细腰他手微收就握了个全部,手下一寸便是浑圆饱满的臀部,非常的…翘,他的视线不受控地停留了几秒。

 

揉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了,曲于意舒服得都要睡着了,她迷迷糊糊地问他:“好了吗?”

 

“没有呢,要揉三十分钟,现在才十三分钟。”高琮面色恢复如常,专注手下动作。

 

“好吧。”于是曲于意就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曲于意睡觉习惯翻身,睡梦间她轻轻一翻就滚到了地上,幸好沙发与地面距离不高,地毯又太软,毫无痛感,轻轻哼了一声,她就又睡了过去。

 

高琮听到声响,从厨房出来查看。沙发上空无一人,他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看向玄关,鞋子还在,她没走。他越过沙发准备去找人,余光触及到沙发旁侧躺着睡得正香的人,他微愣。

 

裙子已经堆积到了上腹部,露出一点黑色胸衣的下缘。走近了,他蹲下,想把她的裙子拉下,可是卡在腰部,拉不动。

 

高琮便尽可能轻的把她抱起,臂间是她柔软的身体。

 

她浅浅的呼吸就熨烫在胸口,身上的香味好闻极了。高琮轻轻地把她放到床上,又直愣愣地看她恬静的睡颜。

 

鬼使神差的,他上前,像十年前那样,偷偷吻她脸颊,啄了一下又一下。

 

房间昏暗,厚重的窗帘外红日垂落,晚霞染了一片天。

 

“嗯…”

 

曲于意在睡梦中不自觉嘤咛一声,吓得高琮猛地火箭般弹开两米远,心跳乱了节奏的咚咚作响,紧张的几乎要窒息。

 

僵硬的在原地站了几十秒,他沉沉吐了口气,赶紧上前帮她盖好被子,盯着她看了再看,再三确认她没有醒后,就心情愉悦地去厨房继续做饭了。

 

曲于意这一觉一直睡了很久,醒来后发了会呆,然后连忙掀开被子起身。

 

一路走到客厅,看到沙发上的男人,她上前:“我睡了多久啊?你怎么也不叫我。”

 

高琮转身站起:“没有多久。饿吗?我已经做好饭了,吃饭吗?”

 

曲于意摸摸肚子:“行啊,正好饿了。”

 

高琮去厨房把饭菜端出来。

 

一荤一素一汤,卖相不错。

 

曲于意挑了挑眉,赞道:“你可真贤惠。”

 

—————贤惠小羔羊:谬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