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XX18一19 蛇王老公吃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日本XX18一19 蛇王老公吃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大志一边开车一边说,“正常人谁能受得了?就十来万都有人想不开,何况她这两百来万,一个小丫头,还在念书,没工作,弟弟才一年级,她除非傍了个大款,不然这辈子都别想把钱还清。”

 

耿浩没说话,他手伸在口袋里,捏着那只小兔子的耳朵。

 

车子停在一处有些破旧的居民区,耿浩跟着大志往里走,这是明永梁的老房子,很久都没人住了,那套两层小独栋已经被抵押了,姐弟俩没地方住,只能回到这里。

 

家里值钱的东西他们一样都没带走,姐弟俩到现在只有一套衣服,最近几天除了上门讨债的,就只有她二姨来看过,带了点吃的和穿的,此外,再没有别的。

 

巷子很窄,也不是什么柏油路水泥路,全是石子和沙,下雨天全是泥泞。

 

耿浩和大志还没走到明永梁家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我怎么知道你姐姐是真的病了还是准备跑路?!”

 

“早不病晚不病,这才回来几天就病了?是不是不想还钱?”

 

“欠条都写了,你别想赖!”

 

耿浩推门进去,整个院子站满了人,被围在中央的小男孩满脸是泪。

 

大红见耿浩来了,正要过来,就见耿浩挤进了人群中央。

 

他个头高,从门口进来的瞬间就有人注意到他了,不等旁人开口,他已经看向众人,开口的声音自带一股威严气势,“这是怎么了?”

 

穿着工人服的中年女人尖着嗓子喊,“耿老板,你来得正好,我就说,这姐弟俩不靠谱,肯定今晚就要跑路,到时候欠我们的钱,我们问谁要?”

 

“就是就是,说什么病了,我看他们就是要跑。”有人附和。

 

“大家是信不过我?”耿浩视线转了一圈。

 

离耿浩最近的一个男人回,“也不是不信你,这不是怕他们跑了,到时候你们也找不到人嘛。”

 

大志大着嗓门喊,“我们的人天天盯着呢,不可能让他们跑了的,你们就放心吧。”

 

他话音一转,“这病没病,我们进去看看,真要病了,你们可别耽误人家治病,万一耽误了,人死了,那你们的钱也别想要了。”

 

一群人嘟嘟哝哝的,“我们也想看看她到底病没病,关键这小孩他不让进啊,门也锁了。”

 

才六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自己会锁门,不用猜也知道是大红干的。

 

耿浩看向那个小孩,浓眉大眼,脸上肉肉的,一看就是那种富贵家庭里养出来的孩子,一双眼里盛满了不安与害怕,眼泪还挂在眼睫上,他张着双臂,拦着不让人进房间,两只小手都在发抖。

 

耿浩走过去,垂眸问他,“你姐姐病了?”

 

小男孩防备又害怕地看着他不说话。

 

“明宝,记得我不?”大志从后面过来,走到小男孩跟前,“我是赵大乐的大哥赵大志,你见过我的,放心,这位叔叔不是坏人,我们进去看看你姐姐。”

 

明宝认出大志,当即就哭出声来,“姐姐她……一直睡……不醒……”

 

他哭得抽噎,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耿浩已经从明宝手里拿了钥匙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老房子里连空调都没有,一进去只觉得寒气逼人,房间里没什么家具,就几把旧椅子,一张桌子和一张床。

 

床上的人正费力往下爬。

 

听见开门声,她抬头看向来人,一张脸布满病态的潮红,眼睛里氤氲着一圈雾气,细弱的手用力攥着床板。

 

白皙的手背上连血管都看得分明。

 

“欠条……我明天写给……你。”

 

她把耿浩当成要债的,说话的声音更是有气无力,耿浩只听到欠条俩字,后面什么都没听见。

 

她用力想站起来,却体力不支踉跄着往床下摔。

 

耿浩上前扶了她一把,隔着单薄的纯黑色毛衣,触手的体温高得离谱,他把人扶着躺下,垂眸的瞬间,这才看清她的脸。

 

小姑娘眉毛细细的,眼眶红得像兔子,身上的温度烫得厉害,嘴唇干涩而苍白,她张着嘴说话,可声音低若蚊鸣。

大志一进来就看见这场面,他捂住眼睛,回身赶紧把门关上,随后悄悄凑过来,“哥,咱不能趁人之危啊,不是还病着呢吗?”

 

耿浩瞪了他一眼。

 

“外面的人我已经打发走了,我办事你放心。”大志立马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说完这话,他探头看了眼床上的人,“啧”了一声,“烧得挺厉害啊。”

 

“去买点药。”耿浩回身看了眼房间,没有暖气,屋子里冷得像放了块冰。

 

大志点点头,出去了。

 

门一开一合间,明月的弟弟明宝进来了,手里捧着个茶缸,里面装着冷水,他小心翼翼地端着送到床前,带着哭腔的声音喊,“姐姐……喝水……”

 

明月听见声音,睁开眼,嘴里胡乱地说话,声音太小,根本听不清。

 

明宝“呜哇”一声哭了起来,“姐姐……”

 

耿浩被吵得头疼,他把明宝提到门口,把他手里的茶缸拿了过来,水也是冷的,他看向门边的大红,“去弄点热水。”

 

大红应了声赶紧去了。

 

耿浩又叫住他,指了指明宝,“把他带走。”

 

大红:“……”

 

耿浩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桌上放着几个黑皮本子,翻开看了眼,上面都是那娟秀的字体记录着所欠的一笔笔债务。

 

他没什么情绪地把本子合上,又看了眼床上的人。

 

小姑娘大概烧糊涂了,闭着眼又睡了过去,只额头不停沁着汗。

 

耿浩找了一圈,才在床边找了一卷纸,他拿了纸,替她擦了擦汗。

 

他平素不是这么热心的人,不过是对明永梁的那份尊重转移到了这对姐弟身上,仅剩下一丁点怜悯。

 

等大志买了药回来,耿浩这才起身走人。

 

明月吃了药,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她浑身发了汗,身上黏糊糊不太舒服,但精神却还不错,起来先洗漱,又去简单做了点吃的,这才回到床边叫醒弟弟明宝。

 

整理床铺时,她看见被子底下塞着一卷钱。

 

她目光怔了怔。

 

“是叔叔给的,他还叫我不要告诉别人。”明宝见她盯着钱不说话,童音清脆地告诉她,“不是大志叔叔,是另一个叔叔。”

 

另一个叔叔?

 

明月想起昏睡前看见的模糊人影,她捏着那卷钱,目光移向桌面。那儿多了一袋药,还有一只崭新的热水壶。

 

“先去吃点东西,姐姐待会送你去学校。”明月声音还有些沙哑。

 

明宝眼泪又往外冒了,“姐姐,我不想去学校……”

 

“听话。”明月劝道,“姐姐待会要去上班。”

 

“姐姐。”明宝瘪着嘴,眼里包的泪已经落了下来,他可怜兮兮地拉着她的胳膊,哭着问,“姐姐你不要去上班好不好?”

 

明月耐着性子安抚他,“不上班没有钱,我们就没法……没法生活……”她声音忽然哽住,“明宝,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姐姐得赚钱,不然我们……我们……”

 

明宝大哭出声。

 

明月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背,嘴里呢喃似地说,“明宝,我多希望我们是在做梦……”

 

把明宝送到学校之后,明月就去了镇上的一个大酒店里上班,镇上只有这家酒店工资高一些,而她还没毕业,也没有其他选择。

 

经理把她叫到一边给她做简单培训,无非是向客人多推荐招牌菜,以及多推荐酒水一类。

 

培训完,经理看着她手臂上的黑色孝布,皱眉问,“你这……上了班还要戴着?”

 

明月捂住胳膊,“待会穿工作服,我可以戴在里面。”

 

“行,去吧,有什么不懂的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