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XX俄罗斯美女HD*爸,不可以,这是在学校视频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FREE XX俄罗斯美女HD*爸,不可以,这是在学校视频

 他都忘了几个小时前的对话。往上看一眼,才反应过来龚一林是说在‘每天一个小笑话’里复制的。

  -喂喂喂:?
  -喂喂喂:你是不是闲得蛋疼?

  龚一林很惬意坐在露台上林婧的专属摇篮里,只消一侧头,就能看清别墅下行人的模样。他在屏幕上打下字:感觉你挺郁闷的……

  极细微地顿顿后,把字删了,按下话筒。

  “我一个朋友心情不好,您帮看看这几个小笑话能戳中人笑点不?”

  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仿佛真为了这点细锁小事。

  -喂喂喂:不能。
  龚一林漂亮的喉结动了动:“嗯?我觉得还好啊。”

  成颉修好图发朋友圈,想到相册里还没来得及分享的存货,起了点坏心思。

  -喂喂喂:要不我教你一招,包它搞定各种情绪。”
  “成啊。”不知情的龚一林很感兴趣。

  几张长蛇的特写弹出来占满屏幕。龚一林把手机拿远,眯起眼留个细缝审视照片里的东西。适应了之后,他才把屏幕拉近放大。

  -龚一林:您……审美还挺清奇的。
  -喂喂喂:不用客气。
  -喂喂喂:你朋友会感激你的。

  龚一林看着对话抿抿唇,食指敲了敲手机侧弧,暂且将脑海里的孤寂背影抛之脑后。

  对于分班,大多数同学都很期待,早早便来到教室等着换座位。

  成颉万年不变踩点到,拐进走廊,已经有十一二个七班八班的学生抱着书搬着桌子等在六班门外。

  很淡定走过去,成颉眼皮都没抬,在新同学的让步里,只差一秒他就能从后门跨进去坐下。

  “成颉!你校服被你拿擦屁股了?”老柯毛发稀疏的眉头一见他就凑起来。教室里外都传出阵阵轻笑。

  周瓒往后够身子,只觉着他好兄弟穿的这条深绿色阔腿裤很眼熟。直到全班被要求出来站着按排名选座位时,他才有机会问。

  “你今天穿的这件黑T恤怎么看着这么短?”周瓒转身来扯扯好兄弟跨上一点的衣服下摆。

  成颉没有感情地与他对视:“因为成小爷我长高了。”

  面前的周瓒一下子站得笔挺,确定了还是自己更高后,又低头打量成颉的裤腿。两秒后他终于想起来,恍然大悟“哦”一声:“……这是你高一的风格。”

  选座队列已经排好,成颉白他一眼,把注意力放到前门。

  老柯笑得跟烂柿子似的,在与排第一的龚一林说话。

  别班的同学都按老师早就排好的座位表进去坐下开始读书了,几分钟前集市般的走廊现在就只剩六班的学生还在外边傻站着。

  徐暮趁老柯回办公室拿成绩单,往前挪到龚一林旁边。

  “学霸,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吧?”原七班学委的眼神崇拜又期待。

  亲眼看到龚一林各科成绩时,徐暮都没敢相信自己眼睛。复习那会儿他不过脑一夸,哪知龚一林一次就把自己心目中的学神曾召荣从第一的位子上挤了下来。

  要是他能和学神成为同桌,那以后他就有专属的一对一辅导,想上名牌大学那不就容易多了么。

  龚一林没回答他,看起来并不明白和他有什么约定。

  “学神,”徐暮怕另一旁的“前”学神听到,放低声音。“我是不是你在六中的第一个朋友,比起其他人,我俩毕竟已经先建立了一个月的友谊。你帮我留个座,以后你的早餐晚茶我都包了。”

  徐暮脸上呈现出与他宽眉大眼不符的哀求,龚一林从队列末尾收回视线投向他,没说话。

  七班教室里东雪已经在分析月考成绩了,老柯不算高大的身躯这才从办公室移过来。

  徐暮回到自己的位置乖乖站好,眼巴巴等老柯开口,视线不离跟着径直走到后门边第二个位置坐下的龚一林。

  ……好像那两个位置一直没换过人?

  新成员徐暮跟着六班老油条一起看向成颉和周瓒。

  他俩的位置恰能排到后门的窗子旁。成颉见他坐在周瓒之前的位子上,眼角一抽。

  周瓒就很不淡定了,语气都是不可思议:“啊啊啊我的革命老同志你被别人抢了!”说着些许夸张贴上窗台,伸手去抚摸老同志的“脸”。

  老柯邪邪一笑,不过一秒变脸瞪他:“有本事下次考超他把位置夺回来,没点逼本事就别在这儿鬼哭狼嚎。”

  想到龚一林比曾召荣还高出二十来分的总成绩,周瓒默默闭嘴。再看向抢他老朋友的龚一林,满脸都写着“兄弟你不厚道”。

  曾召荣进去,隔空对后排悠然自得的龚一林笑笑,在徐暮提着心担忧两学神坐一起强强制霸、没他机会时,“前”学神转去坐在了教室另一头的窗边。

  终于轮到徐暮了,他坚定不移走到龚一林桌侧,感觉离名牌大学就要再近一步,刚拉出椅子就要坐下,突然有只手从他腹部穿过拦住了他。

  徐暮看向手的主人,眨眨他眼睛下的大眼睛眼。

  龚一林抱歉一笑,十分诚挚动动嘴皮子:“我最近压力很大……经常失眠。除了成颉没人能帮我……”

  最后与学神隔了条过道的徐暮都莫名其妙,自己退步,是因为龚一林随意的两句话还是成颉如炬紧锁自己的目光。

  座位都安排妥当了,老柯一走,周瓒立马转过来,双手颇有气势往龚一林桌面上一拍。

  “草,你不厚道。”
  “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抢我老婆和兄弟!”

  龚一林被巨响震了下,没当回事,只是马上朝成颉看来。

  成颉对上他眼里的挪揄,轻轻皱眉:“这个,”说着也拍拍他的桌面。“老婆。”

  “要不你下次努力努力?”龚一林抽回搁桌上的手臂,尽量不冒犯到周瓒“老婆”。

  能和龚一林在一个班甚至还是前后桌,刁瑶自然很开心。听周瓒叨了个叨不停,她都没机会搭话,想到这儿,刁瑶揣他一脚让他闭嘴。

  周瓒带着凳子远离她,靠在墙上,脸色有些愤愤。

  “一林啊,我和它已经一起度过五百多个日夜,”周瓒去拉龚一林的手,“我离不开它。默写单词时没人愿意帮我,只有它最默契的配合我、课间睡觉无处可以睡得安慰,只有它不嫌弃地接下我酣睡产生的口水……”

  龚一林笑容肉眼可见的变得牵强,抽抽手,没能把周瓒甩开。

  “狗日的周瓒,你恶不恶心!”刁瑶把放在周瓒桌面上的文具袋拉过来,很嫌弃地擦擦它。

  成颉很镇定,淡淡扫眼旁边桌上交握的手。

  龚一林另一只手扒开周瓒,低眸抚摸周瓒的“老婆”:“是个感人的故事……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你的精神伴侣。”

  嘿,这人有点东西啊。

  周瓒又来拉住看戏的成颉:“我和我兄弟五六年的感情,我知道他所有的习惯、所有的心事……他这人脾气有些怪,火说来就来,上课的时候只要你动着他他能当场给你掀桌子。就……我兄弟这人碰不得,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不会啊。”龚一林胳膊往成颉肩上抻去,“我帮你照顾他。”

  他动作自如,察觉到成颉下意识的抗拒,手悬空停住,一点没挨着成颉。

  成颉没看他,长腿往前踢周瓒的椅子腿,在周瓒开口之前,眼神凌厉示意他转回去。

  周瓒没再说话,正巧也编不出什么来了,扭回去熟悉前排的新同学。

  耳根清净了。

  龚一林收回手,觉得和新同桌正式相处之前应该说点什么。他低着头在桌肚里找语文课本,课本已经拿出来翻开了,竟还不知怎么开口。

  成颉英语基础弱,打算这堂语文早读记记单元词汇。余光瞥见龚一林拿着笔两分钟没动了。

  他瞟新同桌一眼,发现新同桌正看着他欲言又止。

  “咳咳,”在成颉注视下龚一林脑子一热。“我要学习了哈。”

  成颉:???
  关我什么事。
  你是学霸关我什么事。

  “呵呵,”成颉亮亮自己笔迹漂亮的英文单词。“我也是,你不要打扰我哦~”

  “好的。”龚一林万分正经点点头。

  成颉没能记两分钟单词就下课了。他早上起床洗完脸刷完牙,连厕所都没来得及上,就打车来到学校。这会儿尿意酝酿得刚刚好。

  “周瓒。”他给了周瓒一个眼神。

  周瓒秒懂,从桌下的书箱里摸出烟盒火机,满脸奸笑。

  两人看起来颇神秘地走进厕所。

  徐暮刚从厕所回来,与交头接耳的两人擦肩,他喊住周瓒:“瓒哥,你们干什么去?”

  龚一林听不到周瓒的回答,只见徐暮也一脸奸笑的表情。他把语文课本收下去,拿出下堂课的习题开始预习。

  “学霸,之前我没反应过来,你说你压力大,只有成颉能疏解。什么意思呀,你们这之前认识?”徐暮回到座位,把自己椅子拖过来坐在过道。

  “不认识。”龚一林手上动作不停,脑子里迅速算着答案。

  徐暮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又问:“那为什么……”

  话没能问完整,被个不速之客打断。

  “哟——不愧是学霸啊,这么能装逼。”陆立鑫瞄准刁瑶不在,翘起二郎腿在她空着的位子坐下,整个人把“阴阳怪气”诠释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