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学长视频(www.xx)一直纠缠着白先生不放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学长视频(www.xx)一直纠缠着白先生不放

诊断室里,一位年轻医生笑眯眯地盯着他们看,戴着一副金色圆框眼镜,身上披着的白大褂甚是洁净,仿佛就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白晏钰一头雾水的望着他,总感觉怪瘆人的,但还是选择询问道:“请问贺先生他得了什么病?”

“我姓江,你可以称我为江医生。”江医生轻咳我j一声,认真观察着贺黎舟,又说道:“贺先生大概率患上了选择性失忆症,最近他有受到什么外部刺激吗?”

白晏钰摇摇头,“我不知道,等会您可以问一下贺先生的经纪人。”

空气中瞬间宁静。

等他匆匆忙忙赶到时,就瞧见这尴尬的一幕,贺黎舟纠缠着白晏钰不愿放手,江医生似是在一旁观察着什么。

郝岩率先打破了沉默,“贺少爷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江医生再次说了遍,又反问一句。

白晏钰微微侧头,凝视着郝岩的面庞,想看出来什么破绽似的。

“也许有吧。”他有些不确定的瞥了一眼白晏钰,又说道:“那贺少爷多久才能恢复?”

“总不可能一直纠缠着白先生不放……”

白晏钰察觉到他的视线,不禁满头疑惑,这关我屁事啊——

江医生沉思片刻,给了一个不太不太确定的答案,“心病还需心药医,这种病快则十天半月,重则……”

“而且贺少爷自从失忆后,就缠上了白先生,你们以前是有什么故事吗?”

白晏钰点了点头,虽然很不想承认,原主的确是从幼时认识贺黎舟,但现在记忆模模糊糊的,也只记得书中曾经发生过的。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贺先生停留在那个年龄段的过往,所以才会粘上白先生您。”江医生顿时恍然大悟,只听他话锋一转,“或许是,想尝试挽留什么吧?”

“那怎么办?”白晏钰差点就信了他的邪,要不是原主干的那些缺德事,贺黎舟小时候应该也没有那么倒霉,至于现在粘着不放,说不定会秋后算账。

江医生勉强笑了笑,“要不白先生您委屈点,把他一起带回去?”

“住不下。”白晏钰一点也不想把贺黎舟给带回去,家里还有曲宁这小孩,如果被欺负了肯定会强忍着不吭声。

原本安静呆在他身边的贺黎舟,墨瞳里盛满了泪水,似是听懂了白晏钰刚才说的话,啜泣道:“钰哥,你是不是又要再一次抛弃舟舟。”

“舟舟会很乖的,求求你不要……抛弃我。”

“白先生,我们出去聊?”郝岩面不改色地推开门对他说道。

白晏钰点点头,连忙安慰身侧的贺黎舟,带着一抹不易察觉地温柔,“我没有抛弃你,舟舟先在这里等我,好吗?”

“好,钰哥可不要骗舟舟呀!”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嘴撅了起来,也有些害怕白晏钰会不遵守诺言,但依旧选择相信他?

白晏钰哑然失笑,“不会的。”

两人一同走到门外,贺黎舟隔着一扇窗户痴迷地盯着白晏钰的背影,生怕他会丢下自己独自一人离开。

不到半个小时。

“舟舟要和我一起回家吗?”白晏钰佯装轻咳一声,推开门走到贺黎舟的面前,微微一笑,朝他递出了手掌心。

贺黎舟眼眸迸发出不一样的色彩,直接回握住白晏钰的手,声音洪亮地回应道,“舟舟要和钰哥一起回家——”

贺黎舟不是很理解他这种行为,满头疑惑地询问道:“钰哥,我们为什么要从学校跑出来啊?”

“闭嘴,送你来的郝岩在哪?”白晏钰故作凶神恶煞地吓唬他,郝岩应该在附近,这家伙总不可能是自己徒步走来的吧?!

贺黎舟摇摇头,眼神木讷地盯着白晏钰,“郝岩是谁?”

“我只记得钰哥,还是说你喜欢他?”

白晏钰无奈反驳他,“我不喜欢郝岩,这是你的经纪人啊!”

瞧着,也不像是装的。

为今之计,只能联系上郝岩,这样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书中并没有提到过万人迷,他居然还会失忆……

“我不要什么经纪人,钰哥忘记了当初对舟舟的‘承诺’了吗?”贺黎舟像个小孩似的耍赖皮,一直纠缠着白晏钰不放。

白晏钰还真不知道那承诺是个什么鬼玩意,只能先顺着他,“不要就不要,舟舟能把手机递给我看一眼吗?”

贺黎舟百思不解,扭头询问他道,“钰哥,手机是什么东西?”

“是能吃的东西吗?”

“手机可不能吃。”白晏钰跟个看傻子一样的盯着他,难不成脑子真的是被电线杆给撞了?!

幸好,他之前存的有郝岩手机号码,拨出去一串电话,刚才不过是想试探贺黎舟,出现的时间地点都太过于诡异。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郝岩着急地询问道,“白先生,您见过贺小少爷吗?”

“他就在我旁边,脑子像是被驴给踢了。”白晏钰面不改色地陈述事实,又反问他一句:“郝岩,你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不知道,贺小少爷刚刚突然从剧组跑了出去。”郝岩听到后顿时松了口气,差一点他都要报警了,又急忙说道:“白先生您在哪,我立马开车去接贺小少爷去私人医院先挂个号。”

“好。”白晏钰挂断电话,瞥了一眼粘在他身上的贺黎舟,心中却倍感无奈,“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

贺黎舟眼睛眯起一条缝,似是有些吃味的说道,“钰哥是不是在等那个叫郝岩的?”

白晏钰微微颔首,也不准备瞒着他:“带你去医院,莫名其妙的就丧失了一些记忆。”

“那钰哥会陪我一起吗?”贺黎舟紧抓住他的手腕,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

“会。”白晏钰沉住气,也不忍心拒绝他。

一个小时后。

郝岩的车停在不远的地方,朝他们挥了挥手,“我在这里,你们快上车吧。”

“来了。”白晏钰拉着贺黎舟的手,先将他塞进车里后,弯腰也坐了进去。

郝岩启动了车子,见贺小少爷一直粘着白先生不放,毕竟从小就相识相知,也不足为奇。

私人医院门口,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并不像是公立医院那般人潮拥挤。

“白先生,您带着贺小少爷先上二楼,我随后就来。”郝岩先让他们从车上下来,摇下车窗对白晏钰说道。

白晏钰点了点头,避免贺黎舟走丢,还特意抓住他的手腕,所以也并没有留意到两人眼神间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