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78话为什么没有 秘密教学6想做就做吧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秘密教学78话为什么没有 秘密教学6想做就做吧

可陈蔓蔡智及蔡智的同事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不但被注射过各种乱七八糟的药剂,更为恐怕的是,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残暴折磨,早已榨干他们身体里所有力气。

蔡智是三个人中最先醒的,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死。浑身都痛,就像被人剥掉皮后抹了一层最辣的辣椒面,然后架在烈火里。

他呜咽了几声,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恨得整张脸都变得扭曲。
蔡智的哭声吵醒了躺在一旁的陈蔓,跟蔡智的痛哭流涕比起来,陈蔓则冷静多了。

她转动着眼珠子看了看周遭比人还高的杂草,闭上眼沉默了许久。

过直到蔡智的哭声越来越大,她这才有气无力骂了句:“傻逼,怂货,除了哭你还会什么?”

本就恨到极致的蔡智这个时候哪受得了陈蔓的气,他刚准备捡起身边的砖头砸向陈蔓,可惜胳膊使不出一丝力气,万般无奈的他只能狠狠剜了陈蔓一眼:“你说我怂,我傻逼,你以为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昨天在那些人面前,你又求又跪额头都磕破呢,你不怂你被人XX时哭什么,B子。

知道昨天他们拍了你多少小时吗,你以为那些人真会放过你。陈蔓,要不是因为你,我何至于落到现在这般田地,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这时草丛里嘀的一声,有什么声音响起。蔡智扭头在草丛里搜索了几分钟,终于看到自己的手机。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拽着一人多高的荒草站起身子,慢慢移动了几步,好不容易才捡起自己的手机。

“我要报警,我要让他们全都不得好死,我要送他们进监狱。”
蔡智话音刚落,陈蔓冷笑一声,像看弱智一样看着蔡智:“是啊,你要赚自己命长的话,最好现在马上去警局去。

你知道昨天那些黑衣男人是谁吗,还是你能向警方描述一下他们的样子。或者你准备跟警方说你受到霍少谨的偷袭。”

陈蔓说着重重叹了口气,这才继续:“蔡智,你可别忘了,破坏那里监控的,可是你同事,那些注射器及违禁药品,则出自你,如果霍少谨的人够聪明的话,恐怕早已将那些瓶子及注射器保存起来了吧,如果你真报了警,那瓶子上收集到的指纹,可是直指你跟你同事。

还有,你想过……”

陈蔓话未说完,她的手机也响了,好在她的手就扔在她身边,陈蔓捡起手机一看,是条信息。

她颤抖着右手点开微信,当她看以视频里那些不堪的画面时,恨得面色发紫。她原来被那么多人XX,不仅如此,从视频上看,全是她主动,也是她……不要脸。

这段视频如果被传到网上,那她陈蔓,这辈子估计再也别想过一天安生日子了吧。

就在她准备问对方多少钱时,这时另一条视频又传了过来,这次视频录的是蔡智的同事——刘全。

刘全在视频里穿戴整齐,全身上下看不到任何受伤的痕迹,在面对镜头时他微微垂下眸子,接着吐词清楚讲述了蔡智陈蔓是如何狼狈为奸,亲手策划霍陈两家联姻的消息,又是如何联手想暗害霍少谨的。

在刘全长达一个小时的讲述中,不但交代了自己破坏监控的事,还交代了蔡智那些违禁药品的来源及购买记录。最后甚至连蔡智医院的一些暗箱操作,医疗事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看完那段视频,陈蔓无论如何努力,都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她一边用力将手机砸向蔡智,一边大吗蔡智蠢货。
手机即将砸到蔡砸的脑袋时,蔡智本能挡了下,他刚准备还口,就听陈蔓歇斯底里说:“你看看你找的好同伙都说了什么。”

蔡智愣了两秒,之后弯腰捡起陈蔓的手机,当他点开那段视频后,看着视频里交代罪状的刘全时,气得怒发冲冠。

“刘全呢,刘全在哪?”他扯着嗓子,冲陈蔓怒吼。

陈蔓朝蔡智翻了个白眼:“他是你同事,也是你的合作伙伴,现在人不见了你问我?”

气得失去理智的蔡智狠狠踹了陈蔓一脚,转身就走。

在一处水墉边,蔡智发现正对着水墉小解的刘全,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青砖,不等刘全有所反映,一砖头拍在了刘全头上。

可怜刘全连凶手都没看见,便一头栽进水墉。

*
霍陈联姻的消息在网上火了近两天,就当众媒体记者纷纷致电给霍少谨,向他寻求霍陈联姻真假时,霍少谨一纸诉状将东江传媒告上法庭,巨额的赔偿款吓得东江传媒的老板立刻站出来把矛头直指陈蔓。

东江传媒的老板表示,霍陈联姻从头到尾都是陈蔓花大价钱让东江爆料的,包括那张经过PS的照片,也是陈蔓亲手提供。
不仅如此,陈蔓光是买水军,就花了上百花,所有行为都是陈曼个人行为,与他们东江无关。

可无论东江传媒的老板如何解释,霍少谨都坚持将官司进行到底,无论结果如何,这场官司都能起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东江传媒的老板自己澄清后霍少谨仍未散气,于是爆出陈蔓更多不为人知的事。

一时间,陈蔓成了京都的过街老鼠,连大门都不敢出,每天都只能闷在家里。

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法过上安生日子,因为经常有人会将一些她被XX视频发到她手机里,且开口就要一个亿,几次讨价还价,最后她给对方转了三千万。

就在她以为生活总算能平静一段时间时,公司又出了事。

真到这时,陈蔓这才真正意识到惹上霍少谨,是多愚蠢的一件事。

在陈蔓侮断肠子的这段时日,蔡智已经为自己一时的冲动付出了一个亿。
因为有人拍下他砸死刘全的视频,对方仅用那一条视频,就从蔡智手里获得一笔巨资。

当有人再拿着刘全交代犯罪事实的视频找他要钱时,蔡智早已经身无分文,连自己辛苦多年创建的私人医院都已经转让出去。

实在走途无路的蔡智不得不求助于家里,当家人也凑不齐那笔钱时,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女友江一楠。

当初之所以选择来中国创业,完全是因为女朋友的关系,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的爱情不断被野心,被金钱,被欲望吞噬,剩下的,只有满目疮痍。

蔡智想了很久很久,最后总算是鼓足勇气拨通了前女友的电话,可对方却已经将他的号码拉黑了。

那晚,蔡智喝光家里所有的酒,在他醉得迷迷糊糊时,喘着粗气拨通了霍少谨的电话。

听到手机响,霍少谨从床头柜摸到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他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接通蔡智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两人一时无话,双方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霍少谨先开的口:“有事?”

蔡智重重叹了口气,就在霍少谨以为蔡智会向他道歉时,蔡智却说:“霍少谨,我恨你。”
“我也是。”霍少谨云淡风轻低笑一声:“早知道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当初我就不应该借钱给你创办公司。”

“呵呵,是啊,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当初借钱给我么?霍少谨,既然你那么优秀,那么有能力,那么出众,你干嘛不结交跟你一样优秀,有能力又出众的朋友呢,你干嘛非得结识我呢?

是因为只有我这种平平无其的人与你站在一起,才更能彰显出你的成功你的能力是不是?”

蔡智打了个大大的酒嗝,接着往下说:“霍少谨,我早受够你的伪善你的施舍,你一直都以为我心里是感激你的吧,屁,我早恨不得跟你一刀两段从此不再联系,偏偏你一有事就会打电话给我,我看到你…………嫉妒的……恨不得你去死”

夏星辰听到蔡智这些话气得脸都紫了,他从床上撑坐起来摸了摸霍少谨的肩膀,恨声说:“阿谨,别理这疯子。”

霍少谨嗯了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从今往后,我至死不再跟你有任何关系,也绝不会再打搅你。以前打过你电话,但当时确实不知道你如此恨我,现在,向我当初对你的打搅说声对不起。”

挂断通话,霍少谨重重叹了口气。

其实早在去年,他就已经察觉到蔡智的不对劲了,当时胡毅就跟他说过,朋友之间共苦容易,同甘却是最难的。
当时他还觉得蔡智一老外,心眼才没那么多,没想到当时胡毅的猜测是对的。

夏星辰见霍少谨眉心蹙着,他伸手替霍少谨揉了揉眉心,劝慰道:“阿谨,睡吧,睡一觉起来明天就好了。”

“你当睡觉是万能的?”霍少谨故作生气状,他一边伸手将夏星辰的腰环住,一边抱怨说:“你就不能说点别的话来哄哄我。”

天真的少年,明明感觉到对方的手都已经摸上他腰了,他却后知后觉问:“那你想听我说什么?但凡你爱听的,我都说。”

“呵呵。”霍少谨被一本正经的少年给逗乐了,他轻轻拉开少年睡衣带子,将嘴凑到少年耳边:“想听你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