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100话好像可以*秘密教学100秋蝉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秘密教学100话好像可以*秘密教学100秋蝉

“我知道你们不想见到我,我也不想见到你们,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今天我过来是想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彻底的解决一下的,至于顾想,如果你们想他,可以自己给他打电话,反正你们不是不让我接触顾想的嘛,我如果联系他的话,你们会不高兴吧。”顾轻说。

顾铭:“想要彻底解决,要怎么解决,看到你我们就后悔把你给生出来,除非你死了,这个要求你可以满足我们吗?”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把你给生出来,我们确实是讨厌你,怀了你以后我跟你爸之间的关系就变得不好,那个时候做什么都不顺利,看着你就烦,可是你命硬啊,不给你吃的,再怎么刺激你,你都活的很好。”

顾轻闭了闭眼睛,他对这些已经免疫了,听了那么多年的话了。

他说:“我把你们从怀我开始所花的钱全部算了下,你们不想要我,所以各种检查也没有做,小点的事我去打听了下,后来饭都不给吃,总共也没有花到两万块,我给你们准备了20万。”

“放心好了,这钱我自己挣得,此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也不用再刺激我了,我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你们之前做的那些伤害我的事,我可以不再计较,以后就是陌生人了,如果再随便攻击我的话,我不会客气的。”

他给顾铭的账户转了20万,然后转身开门离开,他曾经比任何人都要渴望亲情,可是18年来,不论他怎么做,得到的永远是责骂跟冷眼,所以他不再奢求了。

回到宿舍后,他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天已经黑了,把试卷写完后扫描发给老师,原本老师是不同意他一直请假的,但是看着他每次都把卷子答的满分,心想如果真的有事,也不能那么不讲人情,就同意他继续请假了。

顾轻又跟陆戈聊了几句,不知不觉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钟,他换好衣服吃了早饭,准备去看下爷爷。

等到爷爷跟导游的事情完全结束他才敢回去,如果爷爷这边有点什么事也没有办法跟陆戈交代,他到酒店房间门前的时候听到了争吵声。

“你给我滚出去,谁准你过来的。”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你这么大的年纪了,要这么多的钱干什么,不如给我,反正你也花不动了,留着也没有用,没有钱给自己的儿子,你倒是有钱来跟这个老太婆一起享受啊。”

“滚出去,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顾轻推门进去的时候,陆爷爷被气的脸色苍白,手指着陆华,张玉婷在一旁冷眼看着,他赶忙过去扶着陆爷爷,将药盒打开让陆爷爷吃药。

“爷爷,你别气,先吃药,事情交给我。”他说。

陆华上来扯着顾轻的衣领,说道:“怎么哪都有你,我跟老爷子聊点事情,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顾轻将陆华的手掰开,脸色十分难看,深呼了口气,说道:“叔叔,爷爷现在并不想看到你,他身体不好,希望你不要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你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还来问老人家要钱,我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这些话的,有手有脚的,怎么就不能自己挣钱了。”

“想不想见我,跟你都没有关系,滚开。”

陆华挥着拳头向着顾轻的脸砸过去,顾轻直接接住了陆华的拳头,将人给转了一个圈按在了桌子上。

“叔叔,爷爷现在不想见你,希望你可以离开,你是长辈,我不希望跟你动手。”

顾轻依然用着很客气的语气说着话。

陆爷爷站了起来,上来甩了陆华一个大嘴巴子,说道:“小轻,把人直接扔出去,不用跟他客气,他也不是什么好玩意,除了年纪大一点,像是什么长辈,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叫尊敬长辈,你也不需要尊敬他。”

人被丢出去之后,陆华虽然气,但是他的力气显然没有顾轻的大,只能带着张玉婷恶狠狠的看着顾轻,说道:“顾轻,你会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的。”

接着他又看向陆爷爷,用着嘲讽的语气说道:“老不死的,这事没完。”

人走后,顾轻赶忙给陆爷爷换了酒店,这里是不能再住下去了,从陆爷爷那里了解到陆华是从警局那边跟踪过来的,导游的事,本来应该可以处理的很快,该关起来关起来,该赔钱的赔钱。

但是顾铭那边好像是故意为了恶心人,找了点关系,这事就又被拖了一个多星期,从上次的事之后,陆爷爷每次去警局,顾轻都要跟过去,怕陆华再来跟踪,直到竞赛决赛的前一天,这事才完全解决好。

但是顾轻这边时间就有些不够用了,如果他要是把陆爷爷给送回之前住的房子那里,他就没有办法回培训那里,完全是相反的方向。

他只能再次麻烦央淮,央淮一听到是陆戈的爷爷,后面的话还没有听就直接把顾轻推着上了车,自己开车送陆爷爷跟赵阿姨走了。

顾轻到培训地方的时候,下午五点半,先是被李老师叫去训了一个多小时,毕竟说好的两三天,一去就是一个月,不过他认错态度良好,那些试卷都是准时的交了上来,有问题也会问。

除了人不在面前,学习其实并没有落下,李老师也没有说什么重话,就交代了下要好好休息,不要影响明天的状态。

顾轻到宿舍的时候,陆戈正在啃猪蹄,薛方在一旁打游戏,听到开门的声音,看到顾轻,薛方直接站了起来,说道:“那个我还有点事,你们慢聊。”

说完人就跑了,还特别贴心的把门给带上了。

陆戈愣在了那里,这一个月没有见面,反而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把猪蹄放下,擦了擦手,站在那里,顾轻走过去忽然伸开怀抱,说道:“过来,抱一下。”

“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陆戈说。

“想我了没?”顾轻问。

“想,非常想。”陆戈说。

“那我先去洗个澡,”顾轻将外套脱了,从箱子里拿出一套衣服,“这一路上真的各种味道都有。”

“明天就考试啦,今天还是不要太剧烈运动的好,要不然可能会影响明天的发挥。”陆戈说的一本认真。

“我们可以明天考完试,找个地方,或者回你的宿舍也可以,反正我们明天也不用上课,不对,明天可姐说要来接我们的。”陆戈补充道。

顾轻憋着笑,靠近陆戈,把头埋在陆戈的颈窝里说道:“我就是单纯的想要洗个澡,好睡觉,不过陆同学,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对我的邀请吗?你放心考完试我绝对不会对你客气的,我们确实需要好好的联系一下感情了。”

陆戈的脸红透了,他果然只要在顾轻的面前说话就容易不过脑子。

“你赶紧去洗澡吧。”他把人推进浴室。

等到顾轻洗好澡出来的时候,陆戈正在跟顾轻铺着床铺,顾轻擦着头发走过来,问道:“你铺这个干吗?我今晚要跟你一起睡。”

“你能不能含蓄点,这话说出来都不脸红的吗?”陆戈说。

顾轻一把抱住陆戈,说道:“我为啥要脸红,在你的面前我才不会脸红呢,再说了,当初是谁先要跟我睡同一张床的,那个时候还先把手放我身上的。”

陆戈怕他再说出什么话来,双手捧着顾轻的脸,温柔的吻着,满含思念。

许久后,两人躺在床上,聊着这些天发生的事,顾轻简单的跟陆戈说了照片是怎么回来的,让陆戈安心考试,不用再记挂这件事。

“小轻我当时刚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眼熟,你一提顾铭我想起来了,小的时候你在那边住过一段时间吧,那个时候我就觉得顾铭不是啥玩意儿,明明有两个孩子,却天差地别的对待。”

顾轻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张卡:“爷爷,这张卡你收下,你放心这些都是我自己挣的钱,跟顾铭他们没有关系,在这里肯定需要钱,我知道你也不缺钱,但是我想出力,希望你不要拒绝。”

“你一个小孩子的钱我怎么能要,爷爷知道你懂事,你自己生活不还是要钱的嘛,如果你实在想要给爷爷点什么的话,你身上的这件衣服不错,爷爷就喜欢你这些衣服。”陆爷爷说。

顾轻将手机打开,找到一个店铺的页面,拿到陆爷爷的面前说道:“爷爷,我有钱的,你看这些衣服都是我设计的,卖的很好的,钱你就拿着吧,就当是我孝顺你的,过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又吃又住的。”

“你要是不收这个钱,我以后都不好意思过去了,至于这个衣服嘛,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专门给你设计几款独一无二绝对不会撞衫的怎么样,让隔壁那些爷爷羡慕去吧,”

陆爷爷认真的看着手机页面,确实是他喜欢的款式,都是他喜欢的类型,他还是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你真的有钱吗?万一生活费不够怎么办?”

顾轻看出来陆爷爷对衣服的喜欢,假装要将手机拿回来说道:“爷爷,如果你要是不收下这张卡的话,那么专门设计的衣服可就没有喽,这个牌子的衣服很难买的,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那一种,只要你把卡收了,一个月内我就可以给你设计几套让你穿到身上。”

陆爷爷明显心动了,虽然不想要顾轻的钱,但是那个可是他最喜欢的衣服,又不舍得,一咬牙,说道:“那我就先把这个卡收着,以后你没钱了就跟爷爷说一声,但是你答应我的衣服可要说到做到啊。”

“好的,爷爷你放心好了。”顾轻说。

他在病房里跟陆爷爷聊了很久,在陆爷爷有些困之后他才退出去,去了医生那里问了下其他病房的情况,得知两边都伤的不轻,躺着呢,一两个星期也出不了院。

不过他是没有办法立马赶回去了,给陆戈打了个电话说可能要多耽误几天的时间。

医院外面,顾想跟着顾轻把一个信封塞给顾轻,正是当时的那些照片。

顾想:“我从家里翻出来的,你看着处理吧,哥,对不起,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什么也帮不上你,我不知道他们真的会把你给关在那里,那样对你,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就不想让你过的开心。”

“我以为总是亲生的,不至于那样对你,哥,这件事结束你走吧,别回家了,以前是我不懂事,总想让你回家,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才会开心,那天我偷听到他们的谈话才知道他们一直都特别的恨你。”

“也知道他们一直威胁你不要跟我靠近,虽然哥离开我会很难过,但是如果哥你一直都过的这么痛苦的话,我会更加的难过的,这两天我遇到沈哲了,之前的事也是你帮我解决的吧,谢谢哥。”

顾轻:“傻小子,我是你哥这件事又改变不了,就算我到哪里我都还是你哥,但是他们我确实不想再联系了,不过我现在哪也不能去,这件事必须要好好的解决,陆戈生活在这座城里,我又能去哪里呢。”

剩下的几天,顾轻每天都过来看陆爷爷,顺便观察另外两个病房里的情况,他将李老师传过来的试卷全部打印了出来,空闲的时候就拿出来写一张,他做题很快,也没有落下了来什么。

转眼间两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陆爷爷那边可以出院了,因为导游的事还没有完全结束,他现在还不能离开,顾轻在附近给陆爷爷找了最好的酒店,老人在附近吃好吃逛逛也算开心。

从顾轻将草稿给他看过后,他就隔三差五的问顾轻衣服什么时候可以好,赵阿姨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了,拉着他去广场散步,顾轻这边才有点清闲,接到医院的电话,那两个病房的人终于醒了。

顾轻先去找了陆华夫妇,看着两人的脸色红润,不像是刚醒来的样子,打听后才知道,他们在一个星期前已经醒过来了。

但是由于顾铭那边没有醒,他们又被债主追的厉害,只好继续假装昏迷,这次是想要偷着出去吃东西,被发现了,要不然还要继续伪装下去。

“你来干什么,是想为顾铭他们出气?我告诉你,他们也把我们打的不轻,这事没完。”陆华说。

顾轻:“叔叔阿姨,那是你们跟顾铭他们的事,我不是来说那个的,我想要你们手上的照片,我知道你们现在特别缺钱,把照片给我,我可以给你们钱,当然我还是个学生没有多少的钱,不过至少可以让你们不用在医院里躺着,你们也想要出去看看吧。”

他没敢直接说多少钱,怕对方知道他有钱故意为难他。

陆华也觉得顾轻就是个小孩子没什么钱,他也打听了顾铭不疼爱这个大儿子,但是顾轻说的话他是有些心动的。

在这里装了那么久,实在是累了,虽然想要从顾铭那里讹一点钱,但是如果顾铭故意的把这事拖下去,估计他们还没有拿到钱就被债主给打死了。

“我要一百万。”陆华说。

顾轻:“叔叔,我还是个学生,一百万不太现实,说个实际点的吧,”

张玉婷给陆华使了眼色,说道:“那60万,够实际了吧,我们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顾轻:“阿姨,我知道你们以前也很有钱,但是那毕竟是以前了,说句不好听的,你跟叔叔两个人现在恐怕连一万块都拿不出来吧,要不然不会因为欠了十万块钱不惜跟顾铭打成那样了,我这边有十五万,如果你们觉得可以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果不行的话,那就算了。”

陆华:“你让我们考虑一下,明天答复你。”

“不行,我今天就要答复,万一你们回去把照片复印了话,我岂不是一直要花钱去买,这15万是把这些照片给买断的,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我去顾铭那边看看,他们说不定也醒了,正好你们也有话聊一聊。”顾轻说。

张玉婷:“行,15万就15万,你把钱给我们,随时都可以看到照片。”

“我要先看到照片,我知道你们肯定是带在了身上,你们如果跟顾铭谈判,想要恶心他的话,肯定会带着照片的。”顾轻说。

张玉婷将自己的包给拿了过来,从夹层里找出一个信封,里面就是那些照片,顾轻将照片数了下,并且要求检查了两人的手机里没有发现备份后,给张玉婷的手机转了15万。

他出去给陆戈发了消息,让陆戈放心,照片已经拿回来了,其他的事他没有提,只说还有几天才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