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长是女仆*墨燃×楚晚宁196第一次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会长是女仆*墨燃×楚晚宁196第一次

访谈室是实时直播模式,这样能看见被访谈嘉宾的第一放映,以无稿可信出名。

顾迟的这场访谈提前就打出了预告,很多人在期待,官方还特地请来最了解顾迟的时星解说。

时星热情地介绍顾迟,提出的问题也非常温和,可能是与官方合作的关系。

“大大对人类历史怎么看?”

“即使葬送在时光的洪流中,依然有着不灭的火花,这是人类永远不能遗忘的千千万万年,也是值得所有人去了解欣赏的文化,对于星际来说人类文化也是璀璨的星辰。”这些话顾迟下意识脱口而出。

“这就是大大尽心思宣传人类历史的原因吗?”时星神色似是有些严肃,认真地看着顾迟。

顾迟愣了愣,他抿住唇,飞快点点头。

不能摇头,在这里是要和官方合作宣传人类文化,不能拆台,不能……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啊,大大真是一个热爱自己种族的人类啊】

【确实,为了宣传人类的优点,苦苦布局布局,真的用心良苦】

【我一个萤族都佩服了,确实殚精竭虑】

【我以后也像大大这样,努力学习人类的历史】

“大大对自己引起的人类的热潮,带动人类经济发展的现象,怎么看?”

顾迟还能怎么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热潮出现时,他就和我没有关系了,随着时间的自然发展,以前失落的瑰宝,找回时自然吸引所有的注意。”

这陈述单听没什么,但他们一理解,顾迟这陈述一方面抬高了人类历史,一面又谦虚了自己的作用,情商可真是太高了。

【这才是说话的艺术,怪不得官方要找大大来合作这个防弹,除了大大没有别人能做】

【大大在正式场合还是不傲娇的嘛,嘿嘿嘿】

“大大是在什么时候获得投影仪的呢?”大家都有些好奇这个问题。

顾迟没有说实话,他说了,别的种族现在就能联合对他动手。

“在抚育所的时候,翻垃圾找到的,看是很久以前的,就拿了。”

这谎话说的有些犹豫,停停顿顿的说到最后,顾迟脸色薄红。

反而像在回忆,加上这话没有具体的细节,听起来更加可信了,正常回忆不可能记得十几年前小事情的细节。

【幸好是大大捡到了,你换个别人恐怕也做不成大大这样】

【是的,这样从小说里一步步引导,引导我们发现了历史,换个没有理想,没有能力的都不行】

【这才是真正的娱乐化学习,轻松化引导啊】

【大大,我真的,我哭死,这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公】

时星也认同地点点头,明显和弹幕想的一样,看向顾迟的眼神亮亮的。

“下面更换模式,开启弹幕问答,有什么疑问大家可以直接说了。”

弹幕展现在了顾迟面前,画风却有些不太友善,水军们下场了。

时星脸色沉下来,他可是观察弹幕没有什么不好的言论,才放的。

【大大为什么这么擅长推广人的文化呜呜呜,太棒了】

【老婆我爱你,老婆我还记得我们一起跑步,你从后面把我超了呜呜】

【大大自己最喜欢哪本书呢?】

这些前面的弹幕很正常,后面的风格出现明显断层。

【大大的投影仪里真的是历史是吗?】

【我也怀疑,是不是有些部分夸张了呀?】

【+1虽然体系不能作假的,但可以夸张】

【半真半假才最能骗人,我看着也是真假参半】

【人类的建筑和服饰没问题,但那些文化,有些不就是星际的文化嘛,改改就变成他们的了】

弹幕水军在边附和边讨论。

顾迟神色慢慢凝滞,这不是可以平静的问题,经历过地球,他对这个字眼尤其敏.感。

在华夏时就已深受困扰,现在就更不能让人类有任何被泼上脏水的可能。

按照他文中提到的和星际重合的文化顺序,他开始解释。

“植灵的祝,在人类文化中早就存在,祝最早见于甲骨文,在人类的古籍中记载如下,《诗·小雅》《周礼·春官》《诗·鄘风》《公羊传·哀十四年》《谷梁传·哀十三年》等数十本古籍中皆有记载
内容分别是……”*

“祝字的演化过程日益简单,是为了附和当时年代的识字需求,但了解的人应该明白,不管再怎么变,祝字最开始的意思依旧是沟通神灵,和植灵一样,甚至更全面。

现在珍藏的人类历史文物里,就有一个演化过程中的祝字,结合前后意,即可核对我说的内容真实与否。”

一套流畅的引经据典,弹幕的水军看不能反驳,提出了新的疑惑,装成询问的语气,暗含质疑的问乐,歌等文化。

“乐早在……”这场访谈的时间一直延长,从原定的40分钟,一路加长到3小时。

热搜一路逆袭,“顾迟直播千问千答,解人类历史”

直播间的观众人数从几千万,增长到几亿,进来的人不是学习,就是凑热闹。

水军们在问,新进来的人出于好奇也在问,顾迟一个问题回答好几遍,依旧一字不差。

顾迟的眼中只有坚定的自信,时星看着顾迟又一次散发的光,这一次他知道,这种光是信仰。

整整三小时,顾迟没有提出休息,直播间的弹幕问无可问。

这些东西,他在地球写文时候全都用到过,写宋代文时,翻遍了十一本宋史,写诗词文化自信文,他翻遍了各种诗词籍,写诸子百家文时,他了解了各家论述。
足够广泛的涉猎,支撑着他今天的辩驳。

顾迟知道自己说出来后没法解释来源,但不得不说。

植灵族的长老之一看着顾迟结束直播,忍不住发问:“他第一个说了植灵的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故意在向我们挑衅和示威。”

“他能知道什么,水军?这次不是我们请的,说了借刀杀人,一步步布局,我们当然要在最后出手。
这是火雉族的水军,就是要引起顾迟的警惕,也是要让顾迟明白,我们是在针对他,以后才好下手。”

“这个挑衅要回吗?”

“不用管,他还是年轻气盛,挑衅直接放在明面上,即使我们两方心知肚明,也要保持表面上的和善,让谁看也挑不出错来,顾迟在前置步骤里不小心死了,我们就哀悼一番,做个样子
还活着…那就是我们的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