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药动漫在线观看(朝俞地下室车)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解药动漫在线观看(朝俞地下室车)

叶枭安…还没有解气…
可是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没准他只会把你的一切痛苦当做卖惨,他早已不信任你。】

“唔!”又一波剧痛徒然高涨,凌裴四肢骤然绷直,胸腹随着急喘而剧烈起伏。

他仰起头露出了脆弱的脖颈,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在早已湿润的床单上晕染出一朵朵水花。

“裴!”凌锦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他解开了凌裴口中的圆球,正要询问,就听见后者沙哑低声道,“出去!”

“裴……”

“没有用…你出去。”凌裴咬着唇瓣忍着剧痛,几乎在咬下的一瞬间,血腥味就弥漫了口腔。

凌锦僵愣在原地,看着床上的人微微抽搐的身体和扬起的头颅、殷红的嘴唇,一时间竟然移不开眼。

这是他熟悉的凌裴,被冰冷的器械锁住身体,所有的自由都被掌控和挟制,包括每一次呼吸的频率和胸膛起伏的弧度。

在实验星,他见多了这样的实验品,而最让他难忘的莫过于自己的本体,凌裴。

被禁锢的凌裴总是睁着一双不甘示弱的眼眸,只有疼极了才会扬起头颅,让人看见那纤细脆弱的脖子,每到这时,凌裴的墨发总是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凌乱却带着破碎的美。

当年有不少实验官都对凌裴产生过不该有的念头,但他身后站着虫帝,这才避免了一切。

可是,无论实验官怎么折磨,那些冰冷的机械从来没有让这人流过泪。

凌锦死死盯着此时那人眼角浅薄的细细泪痕,那延伸进鬓角的痕迹无一不让他震惊。

裴,哭过了?

“你做什么?凌锦!”凌裴看着凌锦像似入魔了一般走近,最后竟然俯身舔去了他眼角的湿意,他扭过头,低声呵斥,“滚下去!”

凌锦回过神来,眼中带着刹那的慌乱,但随后他双手握拳,手背经络暴起,他按住凌裴的双肩,俯下身,低声乞求:“我带你离开吧,裴。”

他的嘴唇抑制不住地在颤抖:“留在这里,你会被他折磨死的,你知道他要做什么吗?他简直是疯了,他和虫帝竟然主动去招惹…”

“砰——!!”话说一半,凌锦的身体蓦然被踹出去几米远,伴随着未出声的尾音,撞到墙上直接昏厥过去。

那声响如同炸雷一般,把凌裴都惊愣住了半秒。

叶枭安阴沉着脸,下颌绷成了个锋利的弧度,身上那股令人战栗的怒气喷薄而出,几乎让人窒息。

他深沉漆黑的眸子一抬,看向气息奄奄的凌裴,几步走到床边,俯身像似打量商品一样在凌裴身上来回巡视。

直至没再凌裴身上发现不该有的东西和痕迹,他才收回视线,控制智能机器将凌锦扔了出去。

“叶枭安……”凌裴双眼通红,重重喘了一口气,鲤鱼打挺似的腰腹猛地挺起,四肢的锁链“哗啦啦”响,好半响才歇声。

叶枭安此时像个移动的冰窖,冷气冻得梨花揣了揣爪子。

但他心底再气,溢出的寒气再冷,他面上都保持着冷静和漠然。甚至在凌裴的目光中,斯条慢理坐在了床边,轻抚着床上被汗液濡湿的被单。

他还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叶枭安这样想着,却在下一秒对上凌裴疲惫而恍惚的目光,心里本能地腾起一股更深更沉的恨意和寒意。

正是这股呼之欲出的愤恨情绪,将他刚萌芽的怜惜之情吞噬得一干二净。

他闭了闭眼,强压下愤懑之气,声调毫无起伏问:“你在我这儿制作了个如此规模的电网,究竟有什么目的?”

“没有……”凌裴的瞳孔涣散,满头湿发昭示着他正在经受的疼痛有多煎熬,他急促喘息着,说一句话,就要咬一口唇边的血肉,好像这样,才能有一丝清明和力气与叶枭安对话。

“看来你还没有想明白。”叶枭安嗤笑一声,“也行,这药效足足十二小时,还有两个时辰,你慢慢享受吧。”

“叶枭安…”凌裴突然高亢一声,被锁链锁住的手腕以诡异的弧度拽住了叶枭安的衣服,“星球…带…你…把…关着…我…”

说着他突然面露异色,瞳仁迅速涣散,紧接着喉结一阵滑动,头颅猛地扬起,“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随后脑袋一歪,如断了线的风筝,重重跌回了床上,除却唇边涓涓流淌的血液,那双一直努力睁开的眼睛慢慢闭上了。

叶枭安的心“咯噔”一声被什么东西重重敲了一下,血,铺天盖地地涌进他的视线,心绪,方寸大乱。

【他身体已经到极限了!你再不买解药,他会活活疼死的!】梨花有些急了。

叶枭安后背瞬间浮出冷汗,眼前溅开的血液让他浑身都僵住了,心跳也似乎都跟着停止了。

他手脚冰冷,大脑一片空白,直到梨花拿尾巴拍打他的面部才让他回过神来。

凌裴……

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深处,终于划过浓烈的慌乱,他迅速从系统中购买解药给凌裴服下,之后僵硬着脸看着这人从抽搐的状态逐渐平复下来。

【宿主?你没事吧。】

叶枭安听到梨花的声音,猛地一阵急促喘息,他扶着床边慢慢坐了下来,满头大汗无不暗示着他刚刚的紧张和害怕。

“梨花……”

叶枭安一直觉得自己做好了凌裴会死在自己眼前的准备。

他做好了准备的。
真的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刚刚梨花焦急的声音响起时,他只感觉自己某根神经忽然断裂,什么狗屁心理准备,那一瞬间他甚至来不及反应。

直至现在,梨花的那句话依旧盘旋在他脑海里。——他会活活疼死的!

死?凌裴吗?
他本来就要死的,这人惯会装模作样,只是想装可怜,引起他的怜悯罢了。

可是,那鲜艳的红色喷涌得太突然了,溅到了他的脸上,滚烫的仿若岩浆,要将他烧穿,要在他跳动的心脏上烙下个血窟窿。

他的心,与他的理智在那短短的刹那间交锋。

理智告诉他,凌裴这副模样,失了精神力,就算用大量药物来维持,也终将会死在他之前,所以没什么好意外的。

可心却只告诉他六个字。
凌裴,还不能死!

不是不能死,是还不能死,他的执念还在这个人身上,凌裴死了,他或许会疯魔,他还需要一点时间,一点说服自己的理由,还需要一点更强大的心理准备。

【你这是折腾他呀还是折腾你自己啊,我都看累了。】

梨花甩甩尾巴,看着叶枭安明明是罪魁祸首,此时又劳心劳力地给凌裴按摩抽搐的手脚。

“……”叶枭安沉默无声,只是看着凌裴手脚上被蹭破皮的地方,拿出了药膏给他抹上,最后裹上防水的纱布。

【他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你要是还想让他活着就趁早给他看看,要是想就这么折腾就当我没说。】

“之后再说吧。”叶枭安平复气息,将凌裴的手放进被子里,起身控制机器人在浴缸里放满草木蓝水。

梨花趴在智能机器人脑袋上,注视着它在浴缸里防水,最后将一个小球扔进去,心中微动,草木蓝水?

这玩意泡着虽然能最大程度清洁身体,但却有些微的刺痛,凌裴现在的状态实在不宜再刺激。

但……

它回头看了眼窗边的宿主最后叹了口气,用爪子捂着眼开始小憩。
它管这么多干啥?最后心疼的又不是它。

叶枭安在凌裴那张惨白的脸上游巡了片刻,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抬脚朝屋外走去。

安黎正在给叶逐星买衣服,突然接到安哥哥的通讯,连忙避开喧哗的人群,走到安静的角落接通。

“安哥哥!”

“回来。”

简短的两个字,安黎就意识到对方的心情不大好,挂断通讯后,她给叶逐星转了一笔巨额,让他自己逛,随后又给他安排了几名随身保镖,这才坐上飞车,飞驰而去。

“把人处理掉。”

安黎看着安哥哥脚边的人,一时间愣住了,这是…凌锦?
安哥哥平时不挺照顾他的嘛?怎么突然就……

她很想询问,但瞟了眼眼前这人的神色,顿时什么好奇心都掐灭了,她拎起凌锦,拍着胸脯保证:“绝对完成任务!”

叶枭安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随后进了屋内。

凌裴是在一阵密密麻麻的刺痛中醒来的,刚清醒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双臂被绑在身后,而他,正一身坦诚地坐在浴缸里,双腿被搭在浴缸边,呈大开不雅的姿势,而他身后,似乎还靠着个火热坚硬的身躯。

他身心俱震,一时间连疼痛都忘记了,只想挣脱。

可还没来得及扭动手臂,一旁在给他身上浇水的手掌突然一巴掌打在他大腿上,力道很小,但声音清脆响亮,火红的手印几乎立刻就在那白皙的皮肤上显现出来。

凌裴吃痛沉闷一声,随即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再动我把你两条胳膊都扭断。”

是叶枭安!
凌裴的身体接受到这个信息后,不等中枢神经释放命令就自己放松了下来。

但一放松,草木蓝水所带来的刺痛瞬间让他皱起了眉头。

他感觉自己的皮肤好像变得敏感起来,若以往,这种疼痛,不过他器官内脏的百分之一,他根本不会在意,但当下,这种疼痛却让他有些难以忍受。

叶枭安用手撩起几缕蓝水,给他解释:“这是草木蓝水,我以前都不知道有这玩意,否则也不会被你算计到身上被画满电路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