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as飞丞道具 蒋丞顾飞writeas(19)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writeas飞丞道具 蒋丞顾飞writeas(19)

宋瑜然抓着门把的动作顿了顿,沉默几秒钟,慢慢把门关上。

她站在会议室门前深吸一口气,慢慢压下门把,缓缓推开门——

噢~站在会议室里的可不就是霍总?她没有眼花。

再打开门时的霍清之已经放下那本笔记,双手环胸看着门口的方向,面色不善的样子。

宋瑜然心里咯噔了一下,想到笔记本里的内容,头皮发麻。

“进来。”
霍清之先开口。
“关门。”

宋瑜然在心里默默流泪,她不会想杀自己灭口吧?

身体还是十分听话地把门关上,缓慢挪动的步伐,心情比上坟还沉重。

笔记本还呈打开平铺状,宋瑜然一眼就看到那只可爱的卡通小恐龙。

可在此时看来有些惊悚。

“我听陈秘书说,今天给你培训。”霍清之略微低头,修长的指尖从平滑的桌面拂过,最后停在笔记本的一角。
她缓缓念出上面的文字:“易感期靠抑制剂解决的单身狗。”

又抬头,琥珀色的眸子落在宋瑜然脸上,明知故问:“你说的是我?”

“……”宋瑜然默了默,硬着头皮说:“我要是说是我,你信吗?”

霍清之轻轻呵了声,冷艳的脸上表情多了些起伏,“好龟毛的霍总?”

呜呜呜……完了,今天怕是回不去了。

就在宋瑜然想象自己未来的惨状时,听到霍清之又问了句:“龟毛是什么意思。”

“!!”宋瑜然心里顿时亮起小灯泡,脸上随即浮现出谄媚的表情,双手在胸前交握,可劲忽悠:“众所周知乌龟是很长寿的动物,所以龟毛的意思是就是像乌龟的毛一样稀缺,还长寿!我夸您呢!”

“……”霍清之眼里浮现出无语之色,乌龟有毛吗?这一听显然就不是什么好词,可网上搜索竟得不出答案。
“继续编,我听着。”

“真的!”仗着信息差的宋瑜然挺直腰板,事到如今只能一条路忽悠到底,迅速伸出三根手指起誓:“我以我未来对象各项功能起誓!”

霍清之双手环胸,一脸冷漠:“别总拿别人起誓,说你自己。”

“……”宋瑜然沉默了三秒,心一狠,说:“我要是骗你我就不举!”

反正她也举不了。

霍清之这才信了她的鬼话。

宋瑜然赶忙转移话题,一副狗腿子的谄媚样:“不知道霍总来有什么吩咐吗?”

霍总云淡风轻回道:“路过。”

“哦……”

会议室再度安静下来,眼看着霍清之又端详自己的小本本,想着找一个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叩叩——
听到敲门声,宋瑜然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三步作两步去开门。

“霍总。”陈秘书站在门口,“池小姐来了。”

霍清之没有很快回应,有过一瞬的皱眉,思索后回道:“你就说我在开会,让她等一等。”

“好的。”秘书又退了出去。

会议室里又剩下她们两人。

霍清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好奇宝宝宋瑜然已经揣摩起池碧珍此行的目的。

以霍清之推脱见面的态度能看到得出,目前霍清之和池碧珍还未发展成非常信任的关系。

而按照后面的剧情,池碧珍会将霍清之身边的朋友都架空,极速拉近她和霍清之的关系,取得霍清之的信任让后面的设计更顺利。

想到这,宋瑜然的目光不禁落到霍清之身上,纤细肩膀上面担着一整个公司的重任,还要背负双亲的理想,再想到未来会发生的一系列心酸事,竟对她生出些许怜悯。

心里那点正义感又冒了出来。

许是她的不加遮掩的视线太过强烈,霍清之抬起头,对于她怜悯的目光不自觉皱了下眉头,“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没。”宋瑜然忙岔开目光,摸了摸鼻子,“那个,霍总?你是不是不想见池小姐,我帮你打发走?”

“……”霍清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先是一愣,张了张嘴,又沉默了。
过了一分钟,她说:“她失恋了,我不擅长安慰人。”

“没事,我擅长。我可以提前上岗。”宋瑜然一挥手,已经恨不得瞬移过去抽池碧珍几个大嘴巴,以发泄自己看原著气到胸闷的不爽。

霍清之静静注视了她好一会儿,久到宋瑜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她才说:“你去吧,宋秘书。”

“好的!”宋瑜然迈着雀跃的小碎步屁颠屁颠离开了会议室。

宋瑜然从会议室出来,老远就看到陈秘书站在走廊里,手上还端着一杯咖啡,似有些踌躇。

“陈秘书,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啊?”宋瑜然问。

“哎。”陈秘书叹一口气,看了看那扇门,压低声音说:“里面是霍总的朋友,我在接待她。”

“这杯咖啡是给她的吗?”宋瑜然顿了下,“那我帮你送进去吧,你先去忙其他的事,这个人交给我。”

陈秘书有一瞬的欣喜,可很快叹道:“还是算了,这个人不好伺候的,我怕你招架不了。”

“怕什么,我什么贱人没见过。”说完宋瑜然惊觉自己说了大实话,很快改口:“我的意思是,我接触过很多麻烦的人,还没有我搞不定的。”

“那好吧。”陈秘书把咖啡递给她,“我先回办公室处理一下后台数据,你要实在顶不住就叫我。”

“好的!”

目送陈秘书的声音完全消失,宋瑜然对着那扇门阴恻恻地笑了下,开门前有意补了个口红,又理了理衣服,捋了一把头发,输人不输阵。

打开门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池碧珍,豹纹短裙差点没闪瞎她的眼,此刻正倚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刚做的美甲。

“池小姐,您的咖啡。”宋瑜然端着营业式的虚假微笑走过去。

“泡个咖啡要这么久吗。”池碧珍抬头,横着眼睛看人,脸上就差写“高贵”两个大字。
“我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

“是的,陈秘书即将离职,我接替她的位置,我姓宋。”

“哦。”池碧珍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想要从陌生人身上挑拣出什么能让她嫌弃的点。

可放眼望去,穿衣打扮和陈秘书刻板的职业装不同,白色的T恤搭配绿色收腰背带裙,茶色的中长发温柔地披在肩上,减龄又显青春。

尤其是那张脸,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漂亮的杏眼和脸上的笑容那样弯弯的,看起来很乖,豆沙色的唇釉却又增添一丝成熟美。

她轻哼了声,端起桌上的咖啡勉为其难地喝了一口,随即皱起眉头,“这么苦,你没加糖吗?”

陈秘书拿不准池碧珍的口味,所以没加糖,但拿了糖包和奶球,被宋瑜然收起来了。

“啊,我忘了。”

“怎么办事的。”池碧珍找到出气口,“泡个咖啡都泡不好,清之招你有什么用,废物一样。”

“谁不想当废物呢?又不用上班。”宋瑜然轻叹一口气,“还是池小姐好,工作日还能来找霍总聊天,好羡慕你呀。”

池碧珍愣了好几秒,脑子转过弯来,被拐弯抹角骂是废物,再想到自己刚丢了工作,气得不行。

“你什么意思,拐着弯骂我!”

“没有呀。”宋瑜然一脸无辜道:“我骂您什么了?”

“你骂我是废物!”

“好的,你是废物。”宋瑜然更无辜了,“这可是您让我骂你是废物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离谱的要求。”

“你!!”在华森还没被如此对待的池碧珍气得直翻白眼,意识到眼前的人是个牙尖嘴利的主,转而说:“就你这样的工作态度,就该让清之炒了你!”

这人还真是像原著那样又【蠢】又坏,宋瑜然忍不住在心里偷笑。

“这可不行。”宋瑜然表面急道。

池碧珍脸色才好了那么一点,得意道:“知道怕了吧,不想丢工作现在就跟我鞠躬道歉,我兴许还能原谅你。”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欠霍总钱,现在给她打工还债呢。你让她把我炒了,您帮我还债吗?”宋瑜然顿了顿,“若是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她看着池碧珍,用最无辜的表情说出扎心的话:“谁不想当一个被解雇的废物呢?”

池碧珍火冒三丈,咖啡杯重重放回桌上,瓷器和玻璃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里面的咖啡也因负气的动作飞溅起。

“池小姐你不会想打我吧?”宋瑜然诧异道:“我身体很不好,你碰我一下就伤,打我一下就残,我倒地上没个几万块起不来。到时候你不光要帮我还债,还要养我下半生。”

“池小姐这么大方,肯定不会跟我计较的吧?”宋瑜然还非常好心地给她台阶下。

池碧珍抓起包,气呼呼走了。

咣的一声,门摔得震天响。

留下宋瑜然在会客室里笑得要拍断大腿,也不知道霍清之为什么会跟这么蠢的人做朋友。

这一幕,被墙角的监控完全记录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不停歇的笑声从音响传出来,显示器画面里的人在沙发上笑得直打滚。

“……”霍清之扯了扯嘴角,眼底是很清晰的无奈。

她没想到宋瑜然的“打发”是直接把人气跑,原本该训斥她不该对访客这么失礼,可想到是池碧珍先开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