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春天的罗曼史 不合常理的初恋(恋爱暴君)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拥抱春天的罗曼史 不合常理的初恋(恋爱暴君)

盛君离下意识移开视线不去看她,然后低头走出车子,听到有人温声细语地叫大小姐。

不同于其他家族,陆家称得上子嗣单薄,往前数三代都是一脉单传,到陆衍宁这里才多了陆成辉那个私生子弟弟。因而他多少受到了些宠爱,而陆衍宁性格高傲,向来是不屑于这个弟弟的。但他是父亲出轨的产物,陆衍宁眼里容不得沙子,对他很是厌恶,更是由于陆成辉在她上位路上使得绊子,在陆衍宁彻底掌权后,直接把这个弟弟发配到了国外去。

脑中闪过这些多年前的信息,盛君离抬头,看到旁边一个漂亮温婉的长发姐姐穿着制式服装站在一边,温柔恭敬地轻唤陆衍宁。

盛君离认得她,她是伊嘉,陆家管家伊岚的女儿,他们家从几代前就为陆家服务,搁以前的说法叫家臣。到伊嘉这一辈的时候她刚好比陆衍宁大几岁,从小半照顾着一起长大,大了以后也理所当然接了母亲的担子跟在大小姐身边,为她服务。

伊嘉性格温柔坚韧,成绩优异,能力很强,容貌虽不及陆衍宁盛君离这种顶尖美人,却也是公认的美女,盛君离还是很喜欢她的。

陆衍宁摆摆手,看着盛君离走出来,手还未伸出去扶她,就见少女出来后只对自己羞怯地抿唇笑笑,看到身后的伊嘉时却眼睛微微一亮,笑容大了一些,更真诚了一些,还用她清甜柔软的声音唤道:“伊嘉姐姐,好久不见了。”

莫名其妙的,陆总的心情变得不那么美妙了。

伊嘉看到她有些意外,陆衍宁回来前她就收到林秀的消息说今天有客人,却没说客人是谁,没想到竟然是她。虽然惊讶,伊嘉也笑着打招呼,姿态是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没有丝毫失礼,“好久不见,君离小姐。”

说完她又看向陆衍宁。陆总表面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神沉了些,脸色更加紧绷,以伊嘉对她的了解,很清楚这位大小姐是要生气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伊嘉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盛君离,微微笑道:“大小姐,夫人担心您应酬吃不惯外面的,特地吩咐厨房准备了您的饭菜,您看您要现在去用餐吗?”

“不用。”陆衍宁面无表情道,微微侧头看了眼盛君离,然后转身往别墅大门走去。

眼见着她忽冷忽热的,盛君离还从来不知道这人还有这种时候,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小跑了几步才跟上陆衍宁,边走边往后看伊嘉,表情带着点抱歉。

伊嘉倒是完全不介意自己被落下了,刚好跟林秀一起往里走。

林秀边走便八卦,“伊姐,陆总这是不是……?”她挑挑眉,暗示意味儿十足。

伊嘉不动声色,目光落在前头的两人身上,发现陆衍宁似乎稍稍放慢了脚步等着盛君离,虽然两人都没有说话,但看着背影就和谐了很多。

管家小姐垂下眸,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微笑道:“工作时间,请勿八卦哦。”

林秀:“……”

到门口的时候有人推开别墅大门,盛君离跟在陆衍宁身后要进去,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皱起眉,脚步停下,在原地停了停。

陆衍宁走了两步没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少女站在门边一副纠结的样子,她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姐姐。”盛君离伸手捏捏耳朵,皱着好看的眉,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好久没有登门拜访,我突然空手来是不是不太好啊。”

原来是在纠结这个,这时候才想起来是不是太晚了,陆衍宁难得生出些许好笑的情绪,但她面上依旧很稳,很淡。如高山流水,清雅绝伦。

“你担心这个?”陆总投过来的眼神让盛君离身体微僵,像是在审视一样,又像是单纯的不看在眼里,“家里不缺东西,你人来就好了。”

盛君离当然知道这点,但带不带礼物是态度问题。她叹了口气,只能接受,然后又听女人缓声开口说话。

“更何况,你是我突然带过来的,空手才正常。”言下之意是如果准备了礼物,那讨好意味儿太浓了,亲了。陆家还不定看得上。

陆衍宁淡淡看她一眼,转身穿过玄幻大厅往小客厅走,“跟上。”

“哦。”盛君离只能放下心,跟在陆衍宁身后穿过奢华的大厅。

陆家别墅偏欧式,始建的时候就是中西结合的洋楼公馆模样,是那种上世纪初的富人最爱的款式,最近的翻修也都是保留了这种味道,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现代化改造。

盛君离以前来过,但次数不多,每次过来都能被这种扑面而来的底蕴秀到。但萧家也不差,虽然是近几十年新起的家族,在财富上面也是能排进全国前列的。被这么一个家庭养大,盛君离自然是不缺乏眼界的。

一楼的大厅太过空旷,办宴会倒是好,但平常一家人不太爱待在这,像秦敛樱就喜欢在二楼的阳台看看花看看书,再喝杯咖啡晒晒太阳,晚上往小厅里挪去,听听音乐看看电视,也是享受。

不过这次她不在这边,人正在三楼做瑜伽消食锻炼,维持身材。

陆衍宁带着盛君离过去的时候就见到母亲穿着练功服坐在空旷的练功房里闭着眼摆姿势,旁边还燃着丝丝缕缕的香,很是好闻,意境也足,光看着就能让人放松下来。

两人在门口站着看了一会儿,陆衍宁见母亲没有结束的意思,就主动敲了敲门,喊道:“妈。”

“嗯?”秦敛樱没睁眼,姿态依旧放松,整个人沉浸在练功的乐趣里。

陆衍宁无奈,想说话,被盛君离扯了扯衣角。她低头看到少女摇摇头示意说不要打扰阿姨了,但陆衍宁不太在意,手指点在她手上略略安抚,抬头道:“您前段时间不是都在念叨君离妹妹吗?我都把人给你带来了,不看看?”

“君离?”秦敛樱放下手睁开眼,侧头看到门口除了自己的冰山女儿之外还有个漂亮妹妹,顿时眼睛一亮,舒舒缓缓地收了功,站起来道:“君君好久没来,一来却让你久等了。”

“没事,看阿姨练功也是一种享受。”盛君离弯弯眼眸,温温吞吞地笑,中老年人就喜欢这种看上去又乖又可爱的小孩儿,“突然打扰是我不对。”

虽然她年龄也不算小孩儿了。

“哪里,君君能来看看阿姨,阿姨心里就高兴了。”说话的时候秦敛樱已经走了过来,说完还白了眼自己的怨种女儿,也不提前说一声,让人久等。

陆衍宁面无表情。

说起来母女俩除了容貌有一定相似外,其实一样的地方不多,陆衍宁大部分都像她父亲,冷冽,清俊,做事雷厉风行。

但秦敛樱不同,她面色更加和善,眉眼带着笑,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完全不像是陆衍宁这种强势女王风格人的母亲。不过从容貌气质上来说,秦敛樱确实不愧是能生出来陆衍宁这种女儿的人。

她年过五十,接近六旬了,保养的却很好,不注意的人还以为只是三十多岁的大姐姐,美貌,优雅,知性,很是吸引人。

盛君离有时候也挺羡慕她的,不是谁都能在这个年龄段保持这种状态,这要金钱、毅力和时间一个都不能少。

先简单寒暄两句,秦敛樱说要换件衣服,让盛君离稍等一下。她刚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薄汗与运动后的红晕,淡淡的清香随着秦敛樱的一举一动轻轻飘过来,眼角虽然掩不住岁月的痕迹,整个人却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连年轻人都很少会有的旺盛活力,也仿若经年酿造的红酒,醇香迷人。

很是让人羡慕,更渴望。

阿姨要收拾一下,盛君离自然不会不答应,软软的应了一声之后也没说要走,就在这等。阿姨临走前说这里有休息区,让她去那玩,盛君离就笑着应了。

旁边陆衍宁也没有走,虽然在她俩说话的时候充当沉默的路灯,但有人在身边站着,意外的让盛君离感到点安心。

这种心理真是搞不明白。

一边心下轻叹,盛君离很快又打起精神来,看了看边上的陆衍宁,小声说:“打扰姐姐了。”

“这算什么。”陆衍宁微微垂眸,将她的神色敛在眼底,“母亲有点折腾人,没带你休息就过来了,你等会儿忍一下。”

“哦哦,没事的。”

听着少女嘴上应声,陆衍宁沉默两秒,带着她往上走,说:“算了,你先跟我来。”

“嗯?”盛君离不明所以,但也乖巧的跟了上去,“阿姨马上要出来了,现在走开不太好吧。”

“没事,她久着呢。”陆衍宁淡淡道,然后抬手按下电梯,说道:“家里有常备的客房,佣人都有打扫,我带你去看看。”

“哦哦,麻烦姐姐了。”

小姑娘脸上看着腼腆不好意思,但一声声姐姐叫的甜,陆衍宁看她一眼,嘴角微勾,很快又抚平,心情又莫名其妙好了点。

准备的客房在四楼,床单被褥一应俱全,都是新铺上的。陆衍宁先打开灯看了眼,略略满意,然后才转身让盛君离看,“这里,有不满意跟伊嘉说,马上就能改。”

盛君离探头瞅瞅,这里的装修风格偏性.冷淡高级风,墙上是冷棕色的涂装,偏青,很好看,家具也一应俱全,小隔间里还有台电脑,整体风格看上去简约大方,典雅精致又透着低调。

就是看上去有点眼熟。

盛君离一边说着没问题,睡一觉而已她又不是很挑,一边慢慢琢磨着哪里眼熟。直到看了眼旁边长身玉立面无表情的陆衍宁,便福至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