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子豪51暗巷天堂 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漫画(51)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秘密教学子豪51暗巷天堂 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漫画(51)

秘密教学子豪51暗巷天堂 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漫画(51)

“各位,请稍安勿躁。”

“商槽大人,孙大少口中的罪名,我们可担不起!”

“自古一分钱一分货!试问整个京城十数家布行,有谁能够拿出来像我手中这匹紫色布料品质相同的布料?”

“你们瞅瞅!我这布料丝滑柔顺,又轻薄,真是女人居家出行的必备之物!”

“各位老爷们要是拿着这种衣服送夫人,送情人,送小妾!还不得讨得美人一笑,夜夜笙歌?”

闻言,众人迟疑了。

放眼满京城,达官贵人无数,可是却从未见过有贵人上街,能穿着如此轻盈、活力四射的面料。

见众人的表情,沈安趁热打铁:“更何况,今日的荣氏布行店庆,买一送一,买一匹紫布,店里就送其他款式的一匹!”

“最重要的是,今日买的人,还有机会享受荣氏布行预备推出的限量款——七彩祥云!”

“七彩祥云?”

“什么叫七彩祥云?”

众人再一次陷入了迷茫与疑惑之中,就连荣锦瑟都懵了。

原以为紫色布料就是这次新品发布会的主要内容了,结果却出现了一个买一送一。

本以为买一送一就是高潮,可是又出现了七彩祥云。

一层皆一层的惊喜像是海浪一般不断打来,整的众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嚯!

沈安猛地将手中紫色长布向后一抛。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会对你说三个字‘我爱你’。”

“如果非要把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

随着沈安声情并茂的讲述,至尊宝与紫霞的凄美爱情如诗如画一般呈现在众人眼前。

他们仿佛看到了至尊宝的玩世不恭,对紫霞的爱意不屑一顾,以及到后来,在观世音菩萨面前沉痛忏悔的模样……

当金箍缓缓戴起,从此至尊宝便只剩下了一个没有了爱情的躯壳。

收起傲慢,放下自尊,顺天应意,规行矩步,再爱也得放手,再恨也要释怀,活的就像一条垂首拖尾的……狗。

沈安的讲述缓缓结束,众人却仍旧如痴如醉一般沉浸在故事中,久久不能自拔。

就连荣锦都眼眸微颤,怔怔看着沈安,心中不断回荡着紫霞的那一句话:

我的心上人是个大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回来娶我。

如梦,似幻,却又真实。

她心中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诸位,这就是我们本次新品发布会的压轴新品——七彩祥云!”

唰!

沈安说罢,双手猛地向上一扬,从木盒之中再度取出一匹三尺余长,泛着七色流光异彩的奇特长布。

如纱似雾、仿若天边晚霞,像雨后彩虹一般。

赤橙红绿青蓝紫,七色分明、灿然夺目,竟然同时出现在了一匹布料之上……

仿若天成,却又好像鬼斧神工!

“如果说紫色布匹会成为我大梁的骄傲,那么,这七彩祥云,就将会成为我大梁永远的传说!”

“穿上它,就像是身处于天空之中,与太阳肩并肩!”

此话一出,无论是否真正被沈安所讲述的故事感动,现场众人激动不已。

达官贵人们花重金买衣服是为了什么?为了穿着舒服?

不!

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尊贵身份!

否则,为什么皇帝只准他一人身穿明黄色龙袍,而禁绝天下?

就是因为独特!

而沈安的这匹七彩祥云,却是恰好切中了他们的痛点。

什么叫高贵?

物以稀为贵!

谁他娘的还在乎价格?

不就是三两银子,能闲着无聊来这里看热闹的,谁家拿不出这点钱?

有人已经掏出了钱袋子,迫不及待的举在空中。

更有甚者,直接拿出了银票,往台子上一拍。

人群蜂拥而至,激动万分。

就连沈安说新品产量暂时还跟不上,需要先交钱,一个月之后再交货都没人在乎!

只要能抢到一匹七彩祥云,那便是无上荣耀!

“商槽大人!沈安这是典型的哄抬物价,故意扰乱市场啊!你赶紧将他抓到衙门,治他的罪啊!”

可李四此时哪有空去搭理孙喜望?

他的小妾马上要过生日了,一直没想好要送什么礼物!

眼前这个东西,不正合他的心意吗?

脑海中还想着沈安那句“夜夜笙歌”,心中已经蠢蠢欲动。

管他娘的赌局!

吼!

他现在只想要一身这样的衣服,好送给小妾!

“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人家这东西好,价钱贵一点不正常吗?”

“鸡蛋鸭蛋鹅蛋都是蛋!你总不能说人家卖鹅蛋的扰乱市场吧?”

“真是岂有此理!给我滚一边去!”

商槽大人一看孙喜望还想说话,顿时就怒了。

身旁的衙役,也立刻上前,拿着杀威棍就把孙喜望,赶到了一旁。

看着一张一张的票据,从荣家管账的手中开出。

孙喜望面如死灰!

这一次,他不仅美梦泡汤,还输给了京城第一败家子沈安……

他孙喜望,注定要成为笑话!

正当他准备灰溜溜的离开,衣领被人给拉住了:

“孙大少!”

孙喜望浑身一哆嗦!

完犊子了!

他转过头,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和凶厉,堆着笑脸说道:“沈公子,你可真厉害,祝生意兴隆啊……”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沈安满脸笑意,手搭在孙喜望的肩头:“孙大少竟这么讲武德,买布还去后面排队啊?”

身边李二狗、十三几个小弟也够损,拆台道:“安哥,我看孙大少不是要排队,怕是想脚底抹油吧?”

“没走……没走!我就是不想打扰你做生意……”孙喜望面色涨红,手足无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沈安这简直是在杀人诛心,将他的脸按在地上摩擦!

“哎哟,喜望哥哥,你就是我的亲哥哥!怎么可能打扰我做生意?”

沈安搂了搂孙喜望的脖子,别提多亲热!

那可不?

这就是行走的十万两啊!

“不过,咱们亲兄弟明算账,你看我这生意这么好,我估计不用等到晚上,就能赚到十万两!”

沈安话锋一转,另一只手伸了出来,在孙喜望的眼前晃了晃。

意思不言而喻!

你输了!

掏钱吧,兄弟!

孙喜望一脸苦笑,他哪里知道,沈安竟然真的可以做到三天之内赚到十万两?

要知道他们孙家顶多算是一流家族中的末等,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十万两左右。

若不是以为赌局绝不会输,打死他也不敢做主签下赌局啊!

孙喜望在人群中左顾右盼,最后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扎住李四:“李大人!您来评评理啊,这个赌局本来标的是一万两的,是沈安他故意威逼利诱,我才签下十万两的!”

孙喜望脸色一横,狡辩说道。

回想起当初签下赌局的画面,他似乎清醒了过来。

沈安是故意挖好了坑啊!

那时候,他还以为占了便宜,原来人家早就有所准备!

商曹看了看十三递过来的字据,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又有孙喜望的签名画押。

可人家既然提出了这个异议,他作为商曹,也不能置之不理。

他朝沈安问道:“可有此事?”

“没有!绝对没有!”沈安摆了摆手,嘴角微微一翘。

早知道你他娘的会有这一手!

他笑着说道:“商曹大人,当日签下赌局时,有不少人围观,大庭广众之下,郎朗青天之下,我怎么可能威逼利诱?”

“倘若大人不信,尽管去调查,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当日在场的人,应该有不少就在这里!”

说完,他招了招手,不远处的李二狗立刻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起来。

不到一会,两个已经买到布的人,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

“大人,草民李大牛,可以作证,沈公子与孙少爷的赌局确实是自愿!”

“没错,我王老二也可以作证!”

“我张三那天也在场……”

没等商曹问,群众们便你一言我一语,还原了当日签协议的情景。

那叫一个惟妙惟肖,添油加醋!

等众人说完,沈安一耸肩:“大人,你看到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他逼我的!”

这表情,贱兮兮的,那叫一个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