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义务4牺牲自我的决心在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妹妹的义务4牺牲自我的决心在

妹妹的义务4牺牲自我的决心在
妹妹的义务4牺牲自我的决心在

我和女人谢过老医生,来到小女孩的病房。小女孩甜甜的睡着,白净的脸蛋上有了些淡红的健康的颜色,呼吸很均匀。

 

女人望着安睡的孩子长长的舒了口气,像卸下了千钧重担。

 

小孩已平安无事,照理我该在这时离开。但女人没叫我走,我又无处可去,我就假装把好事做到底,陪女人守着孩子醒来。

 

本来正准备找点什么话题和女人聊聊打发时间,但忽然记起医生说过要我们别打扰孩子休息,于是只好闭了嘴,跟着女人一起坐在小孩的病床边沉默。

 

开始我还能在这沉默中精神抖擞,但时间一长渐渐疲倦起来,最后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我梦见了我的妈妈。仿佛我还是懵懂的孩子,正靠在妈*怀里。妈*怀抱一如从前那么温暖安全。有了妈*怀抱,我再没有了别的想去的地方。

 

可妈妈却忽然推开我,飘然而去。在即将消失之前,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我,有着临死之前一模一样的眼神!

 

我伤心欲绝,我在梦中痛哭。

 

有人在推我,我睁眼一看,是那个女人,灯光下,她柔声问我:“你做梦了?一个很伤心的梦?”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梦中,我没有回答她。

 

她肩上有湿湿的一片,散发着我眼眶里还在滚动的热泪的气息。莫非刚才睡梦中我并非枕着床沿,而是靠在了她的香肩上?难怪我会梦见我妈妈温暖的怀抱。

 

女人望着我猜疑的眼睛,脸上忽然有了可爱的红晕,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也许是我刚才梦中的哭声吵着了小女孩,她忽然醒了,睁着眼睛不解的看了看女人又看了看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对女人说:“妈妈,我是不是又在医院里?都是我不好,又让妈妈为我受怕了。”

 

多么可爱而懂事的小女孩!

 

女人俯身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下,心疼的说:“别想那么多,好好睡吧,妈妈陪在你身边呢。”

 

小女孩便不再说话了,闭上眼睛很快又甜甜的睡去。

 

这次我是看到女人睡着了我才睡的,我身子离她远远的,我怕再靠在她的肩上,毕竟她是个陌生的女人,那样会让我们两个都很难为情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小女孩坐在床上,特别精神,她用甜甜的声音道:“叔叔,我叫雪儿。妈妈买早点去了,她叫我别吵醒你。”

 

我微笑着抚摸了下她的头发,说:“雪儿好乖,叔叔有事,叔叔先走了。”

 

没等女人回来,我就匆匆的离开了医院。我是要去面试,我得在九点钟前赶到我应聘的那家公司。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应聘工作,我很紧张。其实我来舅舅家的第二天,就开始出去找工作了。沙坪坝人才市场一有招聘会,我就去。我发过誓我要为妈妈争气的。

 

但好多天下来,我竟连表格都不敢填一张。沙坪坝是重庆大学生最集中的地方,人才市场上几乎都是那些才华横溢的大学生。看着那一张张自负的脸,我彻底没了信心。我不过是个从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娃,我什么都不会,我甚至连高中都未能毕业。

 

我从小就只知道画画,小时候别人忙着游戏时我画画,长大了别人忙着恋爱上床时我还是画画。这就是妈妈为什么到死也放心不下我,还要把二十好几的我托付给舅舅的原因。

 

但妈妈从不反对我画画。她甚至把我最好的那幅画特别的珍藏。

 

雪小禅在她的《烟花乱》里说:男人喜欢画画就是喜欢看女人的裸体。你别以为那些大师有多伟大,知道罗丹吗,他和做他模特的所有女人上过床,知道毕加索吧,也是这样一个老流氓,没什么新鲜的。

 

但我想说我不是,不是昨天意外看到了表妹**的身子,我到现在也不会知道一丝不挂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我画画只是想画我的妈妈,只是想让妈妈忘记痛苦。

 

我的妈妈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在我出生之前,就有人为我妈妈画了幅画。我没见过那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妈妈从不告诉我。我常常看到妈妈对着那幅画发呆。

 

我不喜欢我的妈妈对着那幅画发呆,我知道妈妈一发呆就在想往事。那些往事让妈妈一点也不开心,我不想妈妈去想。

 

妈妈是我的,我不喜欢她除了我还关心着那幅与我毫不相干的画,我更不喜欢她因为那幅画过得痛苦。

 

那是幅黑白的画,不像我的画那么色彩缤纷。但那画确实很美,美得让我的画无*超越。画上妈妈很年青,十**岁,青春的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比蒙娜丽莎还美。她扎着长长的辫子,挽着衣袖和裤腿,像是刚劳动归来,肩上扛着把锄头。我常想起林黛玉的花锄。

 

我拼命的画,终于有一天,我看到妈妈将我最得意的一幅画和那幅画小心的放在一起时,我悄悄的哭了。我知道在妈妈眼里我这幅画一定很美,但无论多美,也无*让妈妈把那幅黑白画从记忆中抹掉,最多让它们同等。我无*让妈妈忘记从前。妈妈注定痛苦一生。

 

来重庆之前,我把妈妈叠放在一起的,我的那幅和那幅黑白都装进了行礼包。妈妈一死,什么都给带走了,唯有这两幅画,将永远陪我思念她。

 

为了妈妈,这么多年来,我拼命的画画,最终还是没能让妈妈幸福起来。但我不后悔,尽管我现在什么都不会,连找工作都没了勇气。

 

如果不是一个好心的女大学生,见我常常在人才市场徘徊,建议我去面试一份业务员的工作试试,我不会填我现在去面试的这家公司的表格。她说,做业务员不需要技术,也不需要文凭,只要有一张嘴。

 

我对重庆一点也不熟悉,我离开医院好不容易找到那家公司时,时间已过九点。

 

我问咨询台的小姐,到哪里面试。小姐斜眼看了看我,随手给我指了指。

 

我往她手指的方向一望,我心一下就砰砰的跳了起来。

 

我看到了很多帅哥美女,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坐在电脑前忙着。他们让我感到压迫感到自卑,可偏偏我到人事部面试又非得穿过他们中间那条长道。

然后“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撞落在地,破碎了。

 

那声音很响,两边那些本来在认真工作的人,都为我发出担心的“嘘”声。

 

我知道我惹祸了。我急忙向地上一看,地板上全是些陶瓷的碎片,那些碎片做工很精细,上面还有美丽的花纹。是一个茶杯,一个珍贵的茶杯,满盛名茶的茶杯,被打碎了。茶水在地上流淌,洋溢着淡淡的醉人的清香。

 

我不敢抬头看她,我慌忙蹲下身子去捡那些碎片。

 

没想到在我蹲下的时候,她也蹲了下来,也向那些碎片伸出了手。我慌乱中碰到了她的手上。那种光滑细腻的感觉吓了我一跳,我一下子就把手缩了回来。

 

我才撞碎了她的茶杯,马上又碰了她的手,她怪罪下来如何是好!

 

她却不动声色,双手继续捡那些碎片。洁白修长的十指,犹如剥葱。

 

这时过来一个做清洁的女工,她说:“让我来。”

 

我和她同时站起身来。我匆匆瞥了她一眼。天啊,我傻了,我是在现实中吗?我怎么感到自己走进了一部电视剧?《一米阳光》?伊川夏还是伊爱源?那样的长发,气质,美脸,眼镜!

 

她让我有些窒息,我非常歉意地对她笑了笑,然后头也不敢回的向面试那边走去。我想,我笑得一定很傻,很难看。

 

我推门进去时,一个女生从里面走了出来。竟是那个在沙坪坝人才市场,叫我试试业务员工作的女大学生。

 

她有些垂头丧气,无奈的对我笑笑,然后转身走了。

 

我们虽然只是擦肩而过,谁也没对谁说一句话,但从她不再开心自负的表情,我已明白,她是被涮下来了。这让我本就不平静的心更加慌乱。她那么优秀的大学生,都没能通过面试,我,还有戏吗?

 

但是门已被我推开,所有人都看到了我。我的前脚已跨了进去,怎么也不好意思再退了出来。也许这就叫做骑虎难下,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然后把门轻轻关上。

 

我的迟到让所有人都不高兴。几个前来面试的美女正滔滔不绝的淡着什么,被我打扰了,都对我投来严重不满的目光,眼神中还带着几分讥笑。

 

坐在美女们对面的几个男女大概就是公司人事部的。他们中有一个人特别不同,他和我仿佛年纪,碎平头,长方脸,浓眉大眼,看上去比谁都精神自负。他皱了皱眉,用了领袖人物那样的手式,让我在他对面的空凳子上坐下。

 

他居高临下地说:“说吧,说说你对我们这工作的看法。”

 

我本来就紧张,被他这一弄,脑子一片空白,竟说不出话来。想了好半天,我才结结巴巴的拼凑出点东西。

 

那些东西我自己都知道糟糕透了,他实在听不下去,极不耐烦的又皱了皱眉,挥手示意我停下,张了张嘴,准备对我说什么。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所有负责面试的人都站了起来,很尊重的冲门口叫了声:“总经理好。”

 

我扭头一看,竟是刚才被我撞掉茶杯的那个青年女子。她看上去比我年纪还小,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是总经理,连面试我的那个自负得不得了的男子都对她毕恭毕敬!

 

这下,我的心彻底冷了,我的工作彻底没戏了。就算面试时我能像其他几个女孩那样滔滔不绝,就算出现奇迹那个自负的男子能让我通过,现在也没戏了,到她这里也得被叫停了。

 

谁叫我那么倒霉,一进来就撞掉了她的茶杯,总经理的茶杯!

 

年青貌美的女总经理扫视了大家一遍,然后把目光注视在了我身上。

 

我的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根,我听到我的心“砰砰”的跳得厉害。我不敢和她正视,我急忙低下了头。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工作什么我都不要了,我只求她不要因为刚才的事,当着大家羞辱我。

 

可我却听她对我对面的男子说:“刘经理,他被聘用了。对,就是他。”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抬头一看,不只是我,所有人都不相信。坐在我对面的刘经理更是目瞪口呆。

 

我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惹了祸,面试时更是表现得极为糟糕,我竟被聘用了,甚至还是钦点的!

 

女总经理也不给谁解释,只冲我笑了笑,然后转身出去了。

 

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笑,美丽柔情,从来没人对我这样笑过。

 

我也忘不了我妈妈的笑,但我妈妈的笑属另一种美。

 

人事部帮我办好入职手续,叫我明天就来上班时,我还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个梦。

 

走出公司,看到蓝天上那么多白云真实的飘着,我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经过这么多年的无为生活,上帝终于肯惠顾我了。我感谢妈妈的在天之灵。

 

远远的有人在向我招手,竟是公司的女总经理。

 

我非常感激的向她走去,如果不是她,我明天还不知该往哪儿去呢。

 

我走到她身边,她对我笑笑,说:“我等你好一会儿了。我想问问你,你从哪儿来?怎么那么面熟?我以前一定在哪见过你。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敢打赌,我从没见过她!她一定记错了,她把我当着了另一个人。怪不得,刚才会发生那么让人不解的事。

 

但我不能说出,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份工作。为了给妈妈争口气,为了以后不再被舅娘他们小看,我也对她笑笑,我很虚伪的说:“也许吧,我也觉得你似曾相识。”

 

我说话时底气是那么不足,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厉害。我谎称很忙,转身从她身边匆匆的逃走了。

 

离开她,我才知道我无处可去,我又去了那家医院。早上走得太急,我的行礼包忘在那里了。

 

可是,当我走进那间小女孩的病房时,我呆了。不要说行礼包,就是那个小女孩和她妈妈也都不在了!

 

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行礼包里啊,包括那两幅最珍贵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