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义务36攸关命运的胜负结果SVIP(全文列表)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妹妹的义务36攸关命运的胜负结果SVIP(全文列表)

妹妹的义务36攸关命运的胜负结果SVIP(全文列表)
妹妹的义务36攸关命运的胜负结果SVIP(全文列表)

看了看抱着陈雪嘤嘤哭泣的小雨,花小鱼心中一痛,上前拍着她的背道:“小雨不怕,叔叔已经把坏蛋们打跑了。”

他的话成功的引起了花小雨的注意,原本把头深深的埋在陈雪身上的她却生生的抬起了头。

“真的吗?”

花小鱼认真的点了点头,腰杆一挺敬了个军礼。

“叔叔是当兵的,可厉害了。”

花小雨破涕为笑,接着似乎很害羞的就又把头埋在了陈雪的肩膀上。

陈雪妩媚的白了花小鱼一眼,但又不无担心的说道:“小鱼,你能打跑了他们一次,但下一次怎么办?”

这也是个难题,一百三十万的债,对于从小就生活捉襟见肘的他们家来说,这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看看陈雪,花小鱼笑道:“嫂子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说着花小鱼摆了摆手,说道:“走,我们也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去坐,边坐边说。”

陈雪点点头,放下了花小雨。

到了屋内,一切还是那么的简单整洁,在外面看三层高的小楼已经很老了,但进入里面,却很干净很整洁,而且空气之中自然而然的就有一股芳香。

坐了下来后,花小鱼对陈雪道:“嫂子,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

一提起这个话题,陈雪顿时就哀怨了起来。

“你个已经把能花的钱都花了,就连小雨的学费都拿去赌了弄得现在小雨只能自己在家里学。”

说道女儿的时候,陈雪的眼泪又大把大把的掉了下来。

花小鱼伸伸手想要保住陈雪安慰安慰她,但想起现在两人间敏感的身份,他伸到一半的手讪讪的放了下来。

“现在我已经没办法了,我打算把我们的三楼租出去,这样最起码可以维持生活……”

没错,他们花家的生活就是这么的艰苦,艰苦到了都要把自己住的房子租出去的地步。

花小鱼握紧了拳头,他张张嘴,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他怕已经哽咽的他给陈雪带来不安。

花小鱼拿出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钱包后拿出了一张卡。

“嫂子,这里有二十万,是我的退伍费,拿去先让小雨上学吧。”

陈雪抬起头惊讶的看着花小鱼。

“不行,你都还没结婚呢,这些钱你留着娶媳妇……”

她话没说完,花小鱼已经强硬的把卡塞进了陈雪的手中。

“嫂子,你是我的家人,小雨也是我的家人,千万不要跟我那么生分。”

陈雪拿着卡的手一抖,家人两个字听在她的耳中是那么的刺耳,让她忍不住心中一悲,看着手中的卡,她强忍着哽咽把卡收了起来。

花小鱼的眼中流露出刻骨铭心的内疚,眉头紧紧的皱着。

“当初我要是能强硬一点的话,你……”

最开始的时候,花小鱼和花小虎是同时喜欢上陈雪的。

花小鱼的大哥比他大四岁,陈雪比他大两岁,但他的哥哥却横刀夺爱,抢走了陈雪,如果他当时强硬点的话……

陈雪知道花小鱼要说什么,所以提前打断了他。

“这也是我的选择,我没有一天不在懊悔这个决定,要早知道你哥哥是这样的人……”

说着,她眼泪又掉了下来。

花小鱼叹口气,摆了摆手后道:“我们就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稍顿,他接着道:“大嫂,你的注意不错,把三楼租出去,我们每个月可以多出一两千的收入,这样日常生活上就能过的很富裕了,那二十万,也足够小雨一直上到大学了。”

陈雪紧紧的握着手里的银行卡,重重的点了点头。

“二楼有三个房间,我现在跟小雨一块住着呢,你也挑一间吧,剩下的那一间我们也租出去。”

面色复杂的看着陈雪,花小鱼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着头,但他的指甲已经狠狠的扣进了掌中的肉里。

雷厉风行是花小鱼在部队八年来养成的习惯。

他屁股都还没做热呢就去了胡同口照相馆里打印了几场告示纸,一张贴在了胡同口,一张贴在了门上,最后他又照了几张相挂在了网上。

“哎,小鱼?”

当花小鱼正在胡同口贴着广告的时候,一道惊讶的声音在他的身边响起。

他扭头一看,一张青春活泼的脸颊顿时映入了他的眼帘。

“云朵朵?”

轻声呐呐出了这个名字,花小鱼的心跳顿时漏跳了一拍。

他永远不会忘记在他去参军的那天晚上在他怀中痛哭的那个女孩。

那是每每回想都觉得痛苦无比的一段回忆。

在去参军之前,他跟云朵朵青梅竹马,因为大哥惹得麻烦,他必须要去参军,所以当时的他只能跟云朵朵分开,因为他怕会拖累她。

“小鱼,真的是你!”

云朵朵穿着一身干练的黑色职业装加中跟鞋,尽管穿的并不好看但却丝毫遮挡不住她身上的灵气,也藏不住此时她眼中的惊喜。

你还是那么迷人……

“是我,好久不见,朵朵。”花小鱼笑说。

云朵朵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他真的变了,变得更男人了,也变得更远了……

“你干什么呢…招租?”云朵朵瞥见了旁边花小鱼正在贴的东西。

花小鱼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点了点头,目光习惯性的就有点躲闪。

“是啊,招租。”

看到花小鱼脸上的那一抹不自然以及闪躲的眼神,云朵朵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近了一步,因为那一抹不自然还有闪躲的眼神她很熟悉,以前每次提及家庭的时候花小鱼的脸上总会出现这些表情。

“你呢,你为什么会在这?”

云朵朵笑着指了指旁边的公交车站。

“我在等公交。”

说着她指了指旁边的县第一中学说道:“我现在在里面当老师。”

花小鱼愣住,接着神色越发不自然起来,他突然想起以前陈雪对云朵朵可是很不待见的,至于原因,以前他不懂,但现在他懂了。

貌似就是因为云朵朵是他女朋友的关系,所以陈雪很不待见云朵朵。

现在两人要是见了面……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臂弯一紧,却是云朵朵的胳膊竟然那么自然的挽住了他的臂弯。

一切,都宛如八年前……

花小鱼愣住了,八年前…没来由的,他的心又刺痛了一下,他记得云朵朵当年跟他说过她会等他的。

花小鱼愣住,以至于让往胡同内走的云朵朵都是一愣。

呀,习惯性的就……云朵朵连忙松开了手,一双眼睛不安的看向了花小鱼,脸颊上更是飞起了两朵红云,看的花小鱼一愣之后又是一呆。

八年前的云朵朵出落的亭亭玉立一颦一笑都仿佛带着灵气,而现在的她青春靓丽更显成熟,也更加的有一种魅力。

云朵朵被花小鱼盯得很不自在,她扭捏的一跺脚。

“看什么呀,走了啦。”

花小鱼回神,老脸禁不住的一红,任由云朵朵拉着就往胡同内走去。

走到门外,云朵朵探头朝里面望着,一眼就看到了在院子里一蹦一跳的花小雨。

“呀。”

云朵朵惊讶的张了张小嘴,看着那个小姑娘一愣一愣的,瞬间,她的内心里充满了失落。

“你,你的孩子?”

“不是,是我侄女。”

花小鱼很是心虚,说起话来的时候语气都急促了起来,至于为什么心虚,这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但不管他说话急促不急促,反正云朵朵失落的心情是瞬间就好多了。

“是陈雪姐的孩子吗?”

她想起了那个时常会让她吃醋的陈雪,陈雪的出现,是云朵朵第一次心中出现不安的时候。

“妈妈,叔叔回来了。”

花小雨却是在这时候冲着屋子里喊着。

接着陈雪的娇颜从窗户口出现,笑着打招呼道:“你回来了……”

她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云朵朵和花小鱼紧紧牵在一起的手上,那一瞬间她的心中猛地闪过一丝酸楚,使得语气都是一顿。

她看到了云朵朵,接着试探性的打招呼:“朵朵?”

云朵朵脸上绽放出笑容,在她看来,已经有孩子的陈雪对她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陈雪姐,好久不见。”

陈雪跟着走出了屋子。

“是啊,好久不见了。”

她不着痕迹的拉过了云朵朵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显得很高兴,但云朵朵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敌意。

这股敌意让她吃味,你都有孩子了……

“陈雪姐,这是你的女儿?好漂亮啊。”女儿两个字被云朵朵咬的极重,看脸上她仍然笑吟吟的。

陈雪一笑,看向女儿的目光充满了爱意。

“是啊,小鱼也很喜欢小雨呢?”

云朵朵被这句话搞迷糊了,不解的看向了花小鱼。

花小鱼面色讪讪,介绍道:“我侄女叫花小雨,下雨的雨。”

云朵朵顿时饱含深意的看向了陈雪,给女儿起谐音这么像的名字,其中的思念简直不言而喻。

这时陈雪问起了云朵朵的来意。

“我是来看房子的。”

陈雪眼中闪过惊异之色,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这里第一个来看房子的会是云朵朵,她打心眼里不愿意让云朵朵住进来……

花小鱼上前一步,说道:“朵朵,我带你去看看房子吧,你是第一个来的,有四个房间供你选呢。”

云朵朵眼睛一亮,脱口问道:“你现在也住这里?”

花小鱼点了点头,说道:“我今天刚刚回来,还没决定住哪一间呢,正好跟你一块看看。”

“我已经给你打扫好房间了,就在我隔壁。”

陈雪说完脸微微一红,但目光却毫不躲闪的直视着花小鱼。

花小鱼微微愣神接着道:“那好,我就住嫂子隔壁就行。”

“那我干脆住你隔壁好了。”

话音落下,云朵朵挑衅的看向陈雪。

现在花小鱼是看出来了,这俩人这是又回到了以前了啊,而自己这又是被夹在中间了。

“可以啊,但我们隔壁那一间很贵的。”

陈雪笑说,对云朵朵的挑衅回以反击。

“没事,我付得起。”

云朵朵轻轻一言,然后紧接着又道:“我现在就回家收拾行李,马上搬过来。”

说完她急匆匆的就走了。

“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云朵朵走后陈雪在犹豫了片刻后问花小鱼。

“呃…我刚刚在外面贴小广告,正巧被云朵朵看到。”

陈雪秀眉微微一皱,心中很是吃味。

“这么巧?”

花小鱼有口难辩,因为事实上就是这么巧。

“朵朵还和以前一样,那么漂亮,跟你也那么亲密。”

想起云朵朵和花小鱼牵在一起的手,陈雪眼中流露出一种羡慕,如果自己还是单身……

云朵朵的动作很快,紧紧两个多小时,她就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随后花小鱼出来帮着云朵朵搬东西去了,陈雪则忙活起了晚饭。

云朵朵选的房间是二楼卫生间旁边的,跟花小鱼还有陈雪的房间对门。

等到一切都收拾好的时候,云朵朵已经香汗淋淋,高耸的胸脯起起伏伏直晃人眼球。

花小鱼也是男人,目光自然有一下没一下的扫过那起起伏伏的胸脯。

察觉到花小鱼的目光,云朵朵眼眸闪过一抹狡黠,接着她脱下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穿的圆领T恤。

这一下,花小鱼可有眼福了,他的视角一下子就被那深深的沟渠吸引了。

他炙热的目光云朵朵不可能察觉不到,她沉默了下,看向了花小鱼。

“小鱼,你还记得当年你走的时候我说的话吗?”

花小鱼心头一震,他当然记得。

云朵朵上前两步轻轻贴近了花小鱼的怀中,慢慢的抱住了他的腰身。

“八年了,我一直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