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的漂亮大姐姐日文翻译(超市里的小姐姐)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超市的漂亮大姐姐日文翻译(超市里的小姐姐)

超市的漂亮大姐姐日文翻译(超市里的小姐姐)
超市的漂亮大姐姐日文翻译(超市里的小姐姐)

 “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串门了!”杨嫂说着来到床边做了下来,真丝的睡衣一下子从她翘起的腿上滑落下来,一双紧致的大长腿,白皙光滑恨不得上去摸一把。

 

杨木夹紧双腿慢慢的朝前挪动着,她察觉到了怪异定睛一看,还是看到了依然伫立的“臭小子”,莞尔一笑说道:“怎么杨木兄弟,在打游戏还是看电影呢?”

 

顺手拿过了笔记本电脑,当翻开后顿时音画冲击乍现,再看杨嫂眼前一亮,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的羞涩,反倒看的目不转睛。

 

吓得杨木赶忙上前,一把将笔记本抱过来合上,很是尴尬的说道:“杨嫂,那个…..我….这个……”

 

“行了,臭小子都是成年人,看这些是很正常的。对了,我有点事麻烦你!”

 

说着,杨嫂缓缓站起来,不知道是她故意而之呢,还是不小心,在她站起来的瞬间睡衣的带子松了一下。

 

杨木居然看到了一抹黑,看的有些发愣。

 

杨嫂见状,整理下衣服,笑着说道:“喂喂,还没看够啊!”

 

“啊…..啊….不是….杨嫂,你刚才说什么?”

 

杨嫂走到我近前,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裤裆,低着头说道:“我家的跑步机坏了,想起来你是健身房教练,应该会摆弄修理吧,能不能…..”

 

还没等她说完杨木就迫不及待的说道:“没问题,没问题,小事!”

 

“真的,我就知道你能搞定的,那咱们走吧!”说完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手臂夸张的在杨木翘起的帐篷上划过,而且还是缓缓的滑过,原本已经开始低头的“臭小子”倔强的猛抬头,甚至都感受到了一丝清凉从头掠过。

 

杨嫂扭头媚眼迷离的看了一眼,意味深长,杨木心中暗道这难道是在传递某种信号不成。

 

看着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朝门口走去,真丝睡衣不知道为什么被臀沟夹住,很深,尤其是左摇右摆的幅度很是夸张,好似诱人的波浪在翻滚一般。

 

站在她身后的杨木目光灼热,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但还是尽量控制自己,尤其是抬手想要再次将“臭小子”给压下去。

 

可就在这时杨嫂突然转身,看到杨木慌乱的架势时,没说什么却是抬手在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顺势将睡衣扯下去,顿时臀沟消失。

 

“杨嫂,我换套衣服就过去!”杨木赶忙转身想要回去。

 

“臭小子,又不要你干体力活,换什么衣服,快走吧!”她还故意把干字拖了个长音,而且那句“快走吧”在杨木听来反倒像是急不可耐似的。

 

说着回来拉起杨木的手,拖着他走出房间,来到他们家。

 

杨嫂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时,身子凑上来都快面贴面一般,“杨木,你是先干活呢,还是先干别的呢?”

杨嫂有些哀怨的白了他一眼,走上前说道:“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不转了,你先看着,我去给你洗点水果去!”

 

蹲下身查看着排线是否有松动的,不一会杨嫂端着一盘樱桃走过来问道:“怎么样,能修好吗?”

 

杨木扭头说道:“应该不是大问题,你家有螺丝刀吗,我先拆开看看!”

 

她点点头很快取来工具箱,蹲下身递过去。杨木扭头在打开工具箱的同时,瞟了一眼看到单膝跪在地上的杨嫂,真丝睡衣左右襟分列开来。

 

更要命的是那条大长腿一览无遗,甚至都能看到大腿根。再次的咕噜一声,低下头找到螺丝刀开始拆卸。

 

“如果麻烦的话就算了,要不先吃个樱桃吧?”杨嫂说着从盘里捏起一个樱桃递过去。

 

杨木看了一眼笑着摆摆手说道:“一会吧,我先搞定它再说。”

 

“吃一个嘛,我都给你洗好了!”杨嫂举着樱桃撒娇般的说道。

 

“不了,手太脏了,一会吧!”杨木伸出沾满尘土的双手说道。

 

杨嫂凑近一些说道:“张嘴,我喂你!”

 

“啊…..不合适吧……”吓得杨木直往后撤身子。

 

“臭小子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帮我忙,我喂你吃樱桃,这有啥!快张嘴,听话!”杨嫂将樱桃塞到他嘴边,盛情难却的他只能张开嘴巴含住。

 

正要闭嘴的时候,杨嫂却将一根手指也塞了进来,与此同时她的身体还微微抖动了下,甚至还微闭起双眼,抬起下巴好似在享受这一刻。

 

杨木真的受不了她的这种诱惑,只好将头朝后仰了下,樱桃落在嘴里而她的手指也滑了出来。

 

“杨嫂,我还是先修跑步机吧,樱桃放在桌上一会再吃!”杨木低头开始拆卸。

 

杨嫂有些不太情愿的站起身,将樱桃放在茶几上走回来,捏起一颗樱桃绕到杨木的对面蹲下去。

 

杨木抬眼看了下,这次更要命她竟然是全蹲下,透过垂下来的睡衣下摆依稀能看到些春光。

 

不敢再看因为“臭小子”开始蠢蠢欲动,这样蹲着压着它彼此都不舒服,尽量让自己控制着专心检查着故障点。

 

杨嫂却嘴角微微上扬,微闭起眼睛捏着樱桃的把,微微抬起头将樱桃放在自己的唇边,喉咙里开始发出嗯嗯的声音。

 

这个时候如果男人不抬头看的话,要么是聋子要么是傻子。杨木小心翼翼的歪着头看过去,只见她拎着那颗樱桃在朱唇间滑动着,伸出舌头挑逗着它,继而又将整颗吞下去,吮吸一番后又吐出来。

 

杨木终于爆发了,噌的一下带着昂首挺胸的“臭小子”冲上去,一把将她拎起来抱紧她紧走进步,用力将她压在墙壁上。

 

杨嫂嗤嗤一笑,伸出舌头在唇边舔舐着,娇声欲滴的说道:“臭小子,终于受不了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