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溢游泳池破解版无限金币(满溢游泳池在线漫画在线)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满溢游泳池破解版无限金币(满溢游泳池在线漫画在线)

满溢游泳池破解版无限金币(满溢游泳池在线漫画在线)

“秦王赎老夫无策,这病治不了了,有这样个女子捣乱,只怕是秦王熬过一天都难!”温太医果然有了脾气,也不顾这面前之人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秦王爷,气的收拾东西就要走。

红莺赶忙去拉扯,一个劲的说好话,埋怨着柳凝歌的不是。

“千错万错都是这女人的不是,温太医,您若是不给我们王爷治病,皇上怪罪下来,你担得起吗?”

“若是皇上苛责,老夫会将今日之事详细禀报,秦王之疾已然不会伤及性命,”温太医怒视柳凝歌,“若不是看在丞相与王爷的面子上,今日老夫定要让王爷狠狠责罚你!”

“快些给太医道歉!”赵嬷嬷也将她放开,用胳膊肘撞她的腰,让她赶紧赔礼。

柳凝歌却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神情,直视着太医的眼睛:“患者与医者之关系,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不谈医术,王爷这腿不能动,你且认为是病是毒?”

“你在胡说什么啊!快些给太医道歉,什么毒啊病啊的,胡言乱语!”红莺猛的抓住了裙角,面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温太医蹙起眉头,“自然是病,王爷久病未愈,体内仍有旧病灶,若是毒的话……不可能,老夫早就查过王爷的饮食起居,断然不会有毒!”

“信口雌黄的女人,你分明就是想害死王爷,”红莺越发激动起来,上前拽住赵嬷嬷的衣袖,“嬷嬷,她一定是心怀不轨,快些将她赶出去吧!”

“柳凝歌,这里是秦王府,你且收敛一些。”赵嬷嬷好不容易对她有的些许好感也顷刻殆尽,挥手让人将她带下去。

柳凝歌却不走,秀气的眉峰高高蹙起,一步便跨到那太医面前,将他吓了一跳,“你说是病,我却说是毒,不如你我比一场,你敢不敢!”

“笑话,老夫乃太医院之首,你却是个连医书都没读过基本的小儿!”温太医刚想拒绝,就看到柳凝歌鄙视的神色。

“你就是不敢,怕输给本王妃,丢了你太医院的名声,啧啧!”

温太医瞬时气血上涌,“老夫今日便下了你的脸面,你说吧,怎么比!”

“就比你我谁先治好王爷的腿,一人一根腿吧,如何?”柳凝歌唇畔带着丝丝笑意,好似一个骗小孩糖吃的狡诈狐狸。

“……”秦禹寒觉得此刻自己应该生气,但又觉得不怎么生气,反倒是好奇这女人又在耍什么把戏。

“这太荒唐了,王爷您不能同意,”红莺激动不已,“不知道这女人在耍什么把戏,可怎么能将王爷当做物品来赌。”

秦禹寒冷眼落在红莺身上,她立刻打了个冷颤,闭上嘴,一声都不敢再出。

柳凝歌知道这便是同意了,“我输了的话,便直接剃了头发上山当姑子,你若是输了……”

“就将太医院之首的位置让给你!”

温太医显然已经被气糊涂了,便将自己的药箱打开,写了一大幅药贴,命人去磨好做成膏药,又找来药酒细细浸泡着王爷的左脚。

众人好奇不已,可柳凝歌却丝毫不着急,只是和知夏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时,手中便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温太医忙忙碌碌了个把时辰,众人都捏着一把汗。

“王爷,请您轻轻动一下脚腕,看看是否有好转。”温太医直起身子,脸上带着自信。

秦禹寒微微动了一下,虽说依旧酸麻,但胀痛却好了很多,也不算完全没有知觉了。

“温太医果然是华佗在世!”赵嬷嬷喜不自胜。

众人也纷纷称赞着,到底是太医院之首,医术高超,宅心仁厚。

“无知小儿,你若是现在认输,老夫也不屑与你计较,更不用你上山当姑子,你只需要回去丞相府面壁思过就行了。”温太医得意洋洋,俨然赢定了。

柳凝歌闻言,打了个哈欠,不急不慢的蹲在了秦禹寒的身前,手指在他的腿上捏了两下,而后便让知夏拉上了屏风,挡住了众人的目光。

随即,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针管,将液体注射进了他的腿上。

柳凝歌控制了药量,加上左腿早就被温太医弄麻了,这药效也只够一条腿的。

秦禹寒从未见过这种东西,更不能理解她这是在做什么,只觉得腿上竟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疼痛几乎顷刻间消失了。

柳凝歌将针管藏回袖子里,在秦禹寒看来,似乎只是用奇怪的银针扎了两下而已,实际上是注射了进口的特效药,有利于消除中毒带来的静脉问题。

当然,里面还加了点止疼药。

“好了,”她拍拍手起身,将屏风拉开,连半盏茶的时间都没有,“王爷这条腿已经能动能走了。”

“胡说八道,老夫用了大把时间,才……才……”温太医话还没说完,就见着秦王爷竟然单腿站了起来,且腿部有力,丝毫不见一点病灶的模样。

柳凝歌歪了歪头,对着秦禹寒得意的挑了挑眉,一副我厉害吧的样子。

秦禹寒往前一步,而后便重心不稳的倒了下去,毕竟他只有一条腿现在是好的,那条腿还瘸着。

身旁的侍卫刚忙将王爷扶住,知夏却忍不住拍起手,兴奋不已,“我们小姐赢了,我们小姐赢了!”

温太医目瞪口呆,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柳凝歌从温太医的药箱中,拿出一根银针插在了他的虎口上,防止他一把年纪受不了这个刺激晕过去。

“老夫输了,”温太医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好似一个在空气中风干的老腊肉,“明日便会陈情上表皇上,辞官归乡。”

“倒也没这个必要,”柳凝歌赶忙阻止,她暂时还不想让自己会医术的事闹得那么大,“温太医输了的话,便给我个太医院的令牌,若是往后我有什么需要能畅通太医院,您意下如何?”

温太医苦笑一声,将腰间令牌解下来,羞的面上毫无血色,恨不得钻个地缝进去,连连摆手告辞,算是怕了这个小丫头。

赵嬷嬷欣喜不已,心中感叹这柳凝歌真是个福星,面上却礼数周全,连忙带着人送温太医出去。

转眼,屋中只剩柳凝歌和秦禹寒。

她觉得肚子还有点饿,刚想让人将撤下去的那些肉再端出来,秦王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修长的手指搭在她的肩膀处微微用力,声音清冷,又带着咬牙切齿。

“所以你早就能治好本王的腿,却任由温太医将本王从瘫子治成了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