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溢游泳池第4话不需要阅读币(满溢游泳池 志浩)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满溢游泳池第4话不需要阅读币(满溢游泳池 志浩)

满溢游泳池第4话不需要阅读币(满溢游泳池 志浩)
满溢游泳池第4话不需要阅读币(满溢游泳池 志浩)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不赶紧闭嘴!”

柳迎春昏了头,柳丞相却清醒的很,他猛的一巴掌甩了过去,平日里骄纵跋扈的大小姐,被打的踉跄几步,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

姜氏见女儿被打,心都揪了起来,可女儿刚刚的话太过不知分寸,就算她有心想要袒护,也无能为力。

“凝歌,你大姐最近染了风寒,头脑不清醒,爹已经教训过她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哪里说错了?”柳迎春长这么大都没有被人打过,她手掌捂着红肿的脸颊,双目赤红,“柳凝歌,你以为当了王妃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么?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沦为下堂弃妇,到那时我看你还怎么猖狂!”

“你,你!”柳丞相被她的两眼发黑,差点一口气抽过去。

“你们就这么笃定王妃会成为下堂弃妇?”

秦王冰凉刺骨的声音落在众人耳边,只见他缓缓站了起来,哪怕只有一条腿可以支撑身体,依旧将腰背挺的笔直,周身笼罩的寒意令人不敢直视。

柳丞相两腿打着颤,生怕得罪了这尊大佛,连连摇头:“王爷,我这女儿失心疯了,下官这就将她关去祠堂罚跪!”

“丞相确实该好好教导女儿了。”说罢,秦禹寒一把将身旁的女子搂进了怀中,“只要本王活着一天,凝歌永远都是秦王妃,若相府内再有人敢对她言辞不敬,莫要怪本王不留情面!”

如此清冷孤傲的男人,却能在相府众人面前许下这样的承诺,可见用情至深。

柳凝歌被秦禹寒紧紧拥着,不但没觉得感动,还险些没忍住,翻个白眼。

这男人的话外之意,分明是在催促她赶紧将他的病症治好,有必要说的这么深情款款么?

柳迎春盯着柳凝歌的目光如同淬了毒,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肉一寸寸咬烂撕碎。

这贱人从前被她踩在脚底肆意羞辱,如今却爬到了比她更高的位置,这让她如何能够甘心!

而站在一旁的柳柔秋和柳若霜,则满心羡慕与嫉妒,早知道秦王这般俊美无双,秦王妃的位置哪里还轮得到柳凝歌?!

“今日是我与王爷头一次回门,大姐神志不清,我就不与她计较了,希望父亲记住刚才说的话,让她去祠堂罚跪,好好清醒清醒。”柳凝歌被男人抱的浑身不适,想要尽快离开前厅。

“这是当然,来人,将大小姐带去祠堂!”

“那行,我和王爷先去院子歇息,这里就交给父亲了。”

柳凝歌搀扶着秦禹寒坐回轮椅,推他去了客房。

“不是说要住柳迎春的院子么?”秦禹寒疑惑问了一句。

“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她的地方,我怕睡觉做噩梦。”

那几个姐妹之中,柳迎春是最蠢的,从前这具身体的原主没少被她欺负,今日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秦禹寒不可置否,从轮椅起身,坐在了桌边,倒出一小杯茶浅酌。

柳凝歌并不是个贪图男色的人,但每次看到他的背影,还是会有半刻失神。

一袭白衣静静而坐,周身却仿佛笼着一层烟雾,将他与尘世红尘隔绝开来。

公子世无双,从前她只觉得这是一句夸张的言辞,如今才明白,真的有人能配得上这句话。

“今天在前厅,谢谢你帮我说话。”

“不必!”秦禹寒一个眼神都没给她,“早日治好本王的腿,这便是你对本王最好的报答。”

柳凝歌撇了撇嘴,背对着他做了一个竖中指的动作。

神气什么,没有我,你早就去阎王殿报道了!

和秦王单独相处实在是太过无聊,柳凝歌坐立难安,干脆起身去了一趟祠堂。

她还有许多话,想要问一问这位‘血脉相连’的大姐。

……

相府祠堂里摆放着许多牌位,空气里到处弥漫着香火味道。

从前的柳凝歌是这里的常客,只要言行举止稍稍惹怒姜氏和柳迎春,就会被丢到这里罚跪。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今天轮到这位尊贵的嫡女来这里向祖宗忏悔了。

听到身后脚步声,柳迎春还以为是有人接她回去,欣喜不已的扭过了头,看到是柳凝歌,顿时扭曲了面容。

“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你的笑话。”

柳凝歌一点都不遮掩,说的理所当然。

柳迎春胸口剧烈起伏,险些被气吐血:“贱人,我看你是忘记从前被我当猪狗一样践踏的日子了,就算你当了秦王妃又怎么样,我永远都是相府最尊贵的嫡女!”

“嫡女又如何,庶女又如何,在外人面前,你始终得恭恭敬敬向我跪地行礼,尊称一句王妃娘娘,不是么?”

柳迎春很想反驳,可她说的却是事实。

相府小姐和秦王妃,这其中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好大姐,我这趟过来,不是跟你闲扯的,出嫁那日我身中剧毒,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你少在这含血喷人,我没做!”

“是么?劝你还是承认的好,或许我还能网开一面放过你,要是大张旗鼓的查出来,到那时你的声誉可就彻底毁了。”

“有本事你就去查。”柳迎春丝毫不畏惧,笑的狰狞无比,“到时候真的查出结果,你这个秦王妃的名誉也未必能保全的住。”

柳凝歌微怔,心里已经有了数。

这位大姐向来是个贪生怕死的,这次嘴这么硬,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下毒的事,府内几个小姐人人有份。

一旦这件丑事被揭露出来,柳丞相养出三个毒如蛇蝎的女儿,相府会彻底沦为京都内的笑柄。

而身为二小姐,娘家颜面尽失,她也不会得到多少好处。

虽然她对这个娘家毫无眷恋,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现在羽翼未丰,绝对不能把自己置于舆论中心。

似乎看出了柳凝歌的迟疑和犹豫,柳迎春眼底浮现出了得意之色:“认命吧,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斗得过我!早晚有一天,我会再次把你踩在脚底下!”

面对她威胁的话,柳凝歌嗤笑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祠堂。

日子还长,报仇不必急于一时。

原主过去受过的欺辱,她会一一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