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溢游泳池人物(hrsez 满溢游泳池)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满溢游泳池人物(hrsez 满溢游泳池)

满溢游泳池人物(hrsez 满溢游泳池)
满溢游泳池人物(hrsez 满溢游泳池)

“可外面都说我是天降福星,帮着秦王转危为安,”柳凝歌故作委屈,紧咬下唇的看向柳建南,“父亲,我是好意,说不准还能再次发生奇迹,让母亲怀孕呢?”

柳建南看着她诚恳的神色,一时间竟也有些动容,说不定这孩子只是好意?

但这话在姜氏耳朵里,便如同割肉般血粼粼的难听,似乎是只有天降神迹她才能怀孕生产。

一时间,她不由大怒,将那碗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甚至还溅了柳建南一手。

“哎呀~”柳凝歌眼疾手快,赶忙拿过手帕将父亲的手擦干净,又让丫鬟别着急收拾地上,先打了凉水给他冲洗了手。

那乖巧懂事的模样,简直让柳建南无比欣慰。大男子主义认为已经可以随意拿捏秦王的王妃,也不由的气恼这面前不争气的嫡妻。

他娶了这么多女人,却连一个儿子都没有。前两年,宠妾的肚子好不容易有了点动静,只因言语有失得罪了姜氏被罚,以至于孩子没能保得住。

大夫说,那是个已经成型了的男婴!

往日积累的不满和怨气都涌上了心头,柳建南看着姜淑的眼神越来越憎恶:“书房里还有不少公文需要处理,我先走了。”

“老爷~”姜氏泪眼婆娑的攥住了他的袖口,“这些年来,你纳了好几个妾室,我从来没有阻拦过,就是因为不能给柳家延续香火心里有愧。我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你还要我怎么样?”

“若不是你心狠手辣,不能容人,我早就子孙满堂了!”柳丞相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老爷!”姜氏哭的肝肠寸断,刚缓上来的一口气又噎了回去,‘噗通’倒在了床榻上。

柳迎春惊慌失措的上前查看,确定她只是再次晕了过去才放心,随即面目狰狞的扭过头,作势就要往柳凝歌脸上打去:“贱人,都怪你,你怎么不去死!”

却不想,柳凝歌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按在了床帏边上,慢慢靠近,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死过?新婚红烛下的毒药是你们亲手下的啊,难道忘了吗?我如今是来替她索命的孤魂野鬼!”

柳迎春一瞬间几乎汗毛炸裂,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眼底除了惊骇还有深深的恐惧。

“你……你不是柳凝歌,你是谁!是鬼~”

灯火摇曳,她似乎听见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和惨叫,都是曾经被她与母亲迫害的生命。

又好似看到鲜血从房顶滴落,蔓延在整间房屋内……

眼前的事物扭曲颠倒,令她头痛欲裂。

柳凝歌被她一把推开,眼睁睁看着柳迎春惊恐过度,疯狂的跑了出去,如同失心疯一般不理会下人的喊叫。

丫鬟们赶忙追出去,眨眼间,只留下几人在屋中看着床上的姜氏。

“把这地上撒了的汤药都打扫了,再洒点水在地上,屋里太干燥了,母亲睡的不安稳。”柳凝歌吩咐完,再没有丫鬟敢不听,一个个顺从的将碎碗丢了,又洒水将那摊汤药冲刷稀释。

没留下半点痕迹。

柳凝歌转身离开,远远还能听着柳迎春疯狂的哭喊声。

那碗药自然是她动过手脚的。

里面加了会让人陷入幻觉的精炼阿密曲替林,被她特殊处理过后溶于空气,但剂量很小,旁人没有做亏心事,自然无效。

只是这对母女怒极攻心,打翻在地的药汤蒸发后被两人吸入,又被她言语一刺激,恐怕是要疯上两天了。

冬日的晚风吹在身上寒意彻骨,但柳凝歌此刻却丝毫不觉得冷,堵在胸口的那一缕愁绪,也逐渐在消散。

这应该是原主临死前留下的不甘。

被至亲姐妹欺辱了一辈子,出嫁之日还因为一杯毒酒送去了黄泉路,换做谁都不能释怀。

不过没关系,从今以后,她会代替原主活着,从前受过的委屈,定会千倍百倍的偿还给那些人。

品兰苑里发生的事很快传遍了相府,人人都知道这位二小姐已经脱胎换骨,彻底变了个人,不敢再对她有丝毫的轻视。

至于那疯癫的柳迎春,众人也只当她是气傻了,掉入湖中后被救起后,便一直嚷嚷着见了鬼,好不丧气。

……

相安无事的过了几日,柳迎春那边逐渐安静下来,似乎是恢复神智,又被柳建南大骂没有嫡女风度,便整日闭门不出。

柳凝歌倒也乐的清净,打算找个机会便回秦王府。

这日已经是深夜。

她晚膳只喝了一小碗粥,饿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刚起身准备找点吃的,守在门外的丫鬟听到动静,立刻询问:“王妃,需要奴婢伺候么?”

柳凝歌眉头微蹙,认出了这丫鬟似乎是在大姐姐院子里伺候的,没道理会给自己守夜,“你去给我找些糕点来吧,有点饿了。”

“是。”

等了一会儿,丫鬟端着一碟精致的牛乳糕走了进来:“王妃,糕点拿来了,牛乳凉了会有腥味,您趁热吃。”

“放桌上吧。”

丫鬟退了出去,柳凝歌借着昏黄的烛光注视着那碟糕点,嘴角掀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

哪怕是有牛乳的香味,她也能闻出来,里面夹杂着些许不一样的气息。

她拿出银针测了测,针尖果然变成了黑色。

柳迎春那个蠢货,怎就不能有片刻消停?似乎害人就只会下毒,脑子真是白长了。

她捏起一块牛乳糕,在烛火下细细观摩,嘴角慢慢勾起向上的弧度,随即捏碎了埋入屋内的花盆中,推开房门隐入黑夜里。

主院大门紧闭,那丫鬟颤颤巍巍的跪下禀报:“已经送过去了,那里面的料放了十足的量,就是大罗神仙也能毒倒。”

“好,很好。”

柳迎春眼底满是狠辣之色,下定决心,哪怕柳凝歌是什么鬼怪妖狐,也要让这贱人死无葬身之地。

将丫鬟遣下去,她困倦的打了个哈欠,吹灭蜡烛后上床休息,丝毫没有注意到头顶上的砖瓦,被轻轻掀开。

一根银丝线垂下,在月光的照耀下,一滴药水顺着银线滴落在她的茶碗中,随后瓦片又被悄悄盖上,一切不生不息,悄无痕迹。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柳凝歌还没睁眼,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哭喊,不知道的,还以为哪来的女鬼在诉冤。

她掩唇打了个哈欠,唤了个人询问:“外面怎么了?”

“回王妃,是大小姐那里出事了。”

“说清楚点,出什么事了。”

丫鬟小心翼翼的回禀:“大小姐昨夜不知怎么的,早上醒来突然说不出话来,大夫诊断她今后恐怕再也没法开口,应该是变成哑巴了。”

“哦?”

“丞相怀疑是有人下毒,正在全府戒严呢,现在,也不知道查到哪里了。估计着一会儿就搜过来了。”

柳凝歌垂下眼帘,掩去了眸底的嘲弄。

柳迎春想要她的命,她却只让那女人变成了哑巴,已经算是大发慈悲了。

“知道了,其他几位小姐那有没有什么动静?”

“三小姐一早就去探望过了,说了许多安慰的话,四小姐和大小姐关系不睦,还没见到人。”

“呵!”

柳若霜哪里是因为关系不睦才没有去品兰苑,分明是怕被牵连进去。要是猜得没错,那朵白莲花在背地里,应该没少给柳迎春吹耳边风。

“相府里接连发生这么多事,本王妃新婚燕尔,可不能沾染了霉气,你去告诉丞相,就说我赶着回府侍奉王爷,不在这里多待了。”

“这……”丫鬟一脸为难。

“怎么?”

“夫人醒来后知道大小姐的事,非说是王妃您做的,正一哭二闹三上吊。”

恰好在这个时候离开,不是刚好验了那句做贼心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