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_他有像这样撞过你呢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_他有像这样撞过你呢

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_他有像这样撞过你呢

易潇可没有傻到直接拿着优盘跑去叶明熙那里上蹿下跳,毕竟这些视频里,后者都是没有露脸的,万一一个不小心被对方反将一军,那自己可就更没有好日子过了。

易潇挤着公交,辗转倒了两站,加上一路小跑,这才堪堪在指针超过九点钟之前,顺利地在打卡机上摁下自己的指纹。

“易潇,到我办公室来。”

易潇刚刚打完卡,就听到身后传来叶明熙高高在上的声音。

“哦。”易潇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倒霉,这一大早就遇到叶明熙这女人,真是煞风景。

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掌握了叶明熙的把柄,易潇心中也有了不少底气,直接跟在叶明熙身后朝办公室走去。

“唉,可怜的潇哥,又要被叶主管欺负了。”

前台穿着ol装的小美女朝易潇递了个同情的眼神,用口型无声地对易潇说道。

其实在趣时代公司里,除了叶明熙之外,其他人对易潇这个唯一的男性,虽然称不上好,但也绝对不像叶明熙那么恶劣。

换句话说,相貌算得上帅气的易潇,性格也是平易近人,刚来公司不久,就和不少妹子们打成一片。

“没办法,习惯了。”易潇耸了耸肩膀,反正他现在手里有底牌,倒是也不怕叶明熙再对自己怎么着。

反正实在逼急了自己,直接把优盘的事情抖落出来,他还真就不信,叶明熙能任由那些她的恩爱视频,成为网上大批宅男们的热点。

走进叶明熙的办公室,易潇不再是原先那么逆来顺受,反而是反客为主,直接开门见山地对叶明熙问道:“叶主管,找我什么事?”

“拿来。”

叶明熙明眸扫过易潇,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冷意,不由分说地向他伸出手。

“拿什么啊?”

易潇闻言心头一动,难不成这女人已经发现,优盘被自己给捡到了?

“优盘。”果不其然,叶明熙再次目光冰冷地扫了易潇一眼,然后说道,“不然的话,我让你卷铺盖滚蛋!”

听到叶明熙再次威胁自己,易潇顿时忍不住有些火大。

这女人一天到晚拿工作的事情威胁自己,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她真当自己是那种认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叶主管,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什么优盘?你昨天只让我去印了文件,可没给我什么优盘啊。”易潇不动声色,揣着明白装糊涂,叶明熙门口的走廊上,是没有监控的,只要自己不承认,叶明熙就算怀疑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易潇,我警告你,这里面的东西,不是你有资格触碰的,识相的话,就赶紧给我交出来,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叶明熙冷哼一声,她是名牌大学毕业,又在主管位置上做了一年多,察言观色的水平早就炉火纯青,一看易潇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在扯谎。

本来叶明熙就对易潇打心底里看不上,现在他居然还拿着自己的优盘不给,这让叶明熙更是生气了。

“后果自负?老子倒是要看看,你让我怎么个后果自负法!”

易潇心里气得破口大骂,不过,他能忍受叶明熙这么长时间的欺辱,显然也不是那种沉不住气夹不住屁的菜鸟。

他心里清楚,底牌这种东西,只有在关键时刻拿出来,那才叫做底牌。

在弄清楚优盘的秘密之前,易潇还是打算,先和叶明熙虚与委蛇,他十分淡定地看着对方,故作气愤道,“叶主管,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可你说我拿了你的优盘,这种事,你也要讲究证据吧?”

“你!”叶明熙气得一愣,她没有想到,平日里对自己唯唯诺诺的易潇,现在居然敢跟自己犟嘴,难道,他已经看过优盘里面的东西了?

叶明熙顿时浑身一凉,那些个东西,如果流传出去的话,将会引起多恐怖的后果,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想到这里,叶明熙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目光死死盯着易潇,语气中也多了一丝威胁的意味,“赶紧交出来!”

“我真没见过你的优盘,你让我怎么交出来,难不成凭空变一个给你?”

易潇见叶明熙的脸色变化,还以为她是担心优盘里那些视频,心中顿时冷笑,这死女人成天刁难自己,这一次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过她!

“好,你很好。”叶明熙见易潇如此不识抬举,顿时怒火中烧。

她可以肯定,优盘绝对在易潇手里。

区区一个野鸡大学出来的屌丝,居然敢跟自己这么叫板,以后不狠狠收拾他,叶明熙都要把名字倒过来写!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要回优盘,不然易潇把里面的东西公开出去,恐怕自己就彻底完了!

只见她眼神阴晴不定地瞅了易潇几眼,脸上表情忽然变得柔和很多,一剪秋水眸子里,也再不见鄙夷之色,反而奇迹似地多了些柔情,看着易潇柔声道,“易潇,我知道,我们之前可能有些误会,不过,这个优盘对我来说真的十分重要,不如你把它还给我,以后在公司里有什么事情,全都有我罩着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

易潇心中冷哼一声,叶明熙的变脸速度很快,可他心中明白,这个叶明熙,压根就看不起自己,如果自己把优盘还给她,那迎接自己的,只可能是对方的雷霆报复!

想是这么想,可表面上,易潇仍然装作一副无辜的表情:“叶主管,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本身就没有的东西,你让我怎么还给你?”

看着易潇如此无赖,软硬不吃,叶明熙终于装不下去了。

自己堂堂一个主管,又是名牌大学校花,都已经这么低三下四跟他商量了,这家伙居然还死不承认?

果然,对这种野鸡大学出来的屌丝,绝对不能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叶明熙心里想着,直接抄起手边的杯子,哗啦一下就摔在易潇面前,指着他大声骂道,“滚,你给我滚,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一天之内,再不把优盘交出来,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随便你,爱信不信。”

易潇嗤笑一声,转身就走出叶明熙的办公室。

在他看来,叶明熙越紧张,就说明优盘里面的那些视频,对她来说越有意义,而自己到时候报复她,自然更有效果。

易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周围莺莺燕燕的女员工都围了过来,显然,她们也听到刚才叶明熙摔杯子的声音,纷纷好奇地问道:“小易啊,叶主管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更年期提前了吧。”易潇耸了耸肩膀,不以为意地说道。

反正叶明熙没有证据,自己只要咬死不承认,她一个女人,能对自己怎么样?

就算她借口要开了自己,自己也完全可以将这件事汇报给公司领导,叶明熙再有能耐,也不可能真的颠倒黑白。

让易潇有些意外的是,整整一天过去,叶明熙没有再找过自己,也没怎么像往常一样刁难自己。

还没到下班时间,易潇就看到叶明熙行色匆匆地离开了公司,她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眼中还闪过一丝寒芒。

“女人,反正你没有证据,你能拿我怎样?”

易潇见状心下一横,不甘示弱地和叶明熙对视了一眼,然后在心里嘀咕道,等到时机成熟了,自己再拿出这张底牌,到时候,就不怕叶明熙不就范!

很快,时针划过下午五点,易潇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直接回自己的出租屋。

当然,绝对不是为了回去欣赏叶明熙的那些不雅视频——易潇是个有原则的人,不管是谁的片子,绝对不看第二遍!

“那个优盘里面还有隐藏空间,叶明熙这么焦急,难道说,不是为了那些不雅视频,而是为了那些被隐藏的东西?”

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易潇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真是如此的话,那幸亏自己没有主动拿着不雅视频的事情,来威胁叶明熙。

否则暴露了自己不说,还可能错过更大的秘密!

一边从楼梯走着,易潇忽然浑身一激灵,他不知为何忽然想起来,叶明熙临走的时候看自己的眼神。

那是一种十分冰冷,甚至带着几分杀意的眼神,如果不是叶明熙没有证据,易潇绝对有理由相信,这女人敢直接对自己动手!

“小心驶得万年船,在没搞明白这些东西之前,我最好还是不要让叶明熙知道优盘在我身上的事情。”

易潇心里嘀咕着,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将装在上衣口袋里的优盘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藏在裤兜的一个夹层口袋里。

这个夹层不大,位置十分隐蔽,是在大前门拉链旁边,当初买这条裤子的时候,易潇还吐槽过裤子的奇葩设计,不过眼下,倒是成了藏优盘的好地方。

做完这一切,易潇刚从角落里走出来,还没到公交车站,忽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几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壮汉!

“小子,哥几个有事儿找你聊聊,过来。”

一名壮汉揽住易潇的肩膀,声音低沉地说道。

“找我?有事?”

易潇微微一愣,看到这群人,他第一反应就是,这群人肯定是叶明熙找来的。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易潇的生活可谓是两点一线,出租屋,公司,除此之外,他基本连娱乐场和都没有参加过。

易潇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现在大学毕业挣钱了,无需任何人要求,他自然要把这些钱用来贴补孤儿院的费用。

也因为从小就是孤儿的缘故,易潇从人情世故这一块,远比同龄人要成熟,不管在大学还是趣时代公司里,除了叶明熙之外,他几乎没有任何树敌。

就连叶明熙,那也是因为对方鸡蛋里挑骨头,有事没事找自己茬,两人之间的关系才会变得紧张起来。

“没错,不想吃苦头的话,就乖乖跟我们过来。”

壮汉点了点头,瓮声瓮气地说道,一边说着,他便不由分说地拉起易潇,朝着不远处一个角落走去。

“得亏我早把东西藏好了,大不了就让他们搜身,没想到叶明熙那女人还真有点本事,居然敢找人在这里堵我,叶明熙你给我等着,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易潇心里恨得牙根痒痒,从叶明熙在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他就感觉对方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头,果不其然,还没到公交车站,自己就被人给盯上了。

除了揽着易潇的那名壮汉之外,其他几个跟他一样打扮的男子,自然也跟了过来,一行人呈掎角之势,把易潇拦在一个死胡同里。

“交出来吧。”领头的壮汉扫了易潇一眼,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

“交什么?”

易潇心里有点打怵,这些人的举止做派,跟一些街头小混混完全不同,尤其是领头的壮汉,他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股肃杀之气。

“少跟我装傻,小子,我告诉你,有些东西,是你碰不得的。”

壮汉揽住易潇肩膀的手猛然用力,后者只觉肩膀上像是压着一座大山,剧烈的酸痛,让他忍不住龇牙咧嘴。

“我是真不明白你们的意思。”

易潇咬了咬牙,他的性格一向是吃软不吃硬,而且,他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也没少跟街道那群小混混打架,对方越是逼迫,他就越是明白,这个优盘里的东西,肯定能帮助自己狠狠报复叶明熙。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壮汉见状也稍微有些惊讶,阴沉沉一笑,“你现在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放你离开,如果被我这群弟兄们从你身上搜出来我们要的东西,哼哼……”

壮汉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其中的意味却是不言而喻。

“那你搜吧。”

易潇耸了耸肩膀,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很显然,他对那个缝在前门拉链内侧的暗兜很有自信。

果不其然,随着壮汉一声令下,这些个西装男,几乎是把易潇浑身上下翻了个遍,就连鞋子和袜子,也都让他脱下来检查。

“居然没有?难不成姓叶的女人在骗我们?”

搜完了易潇的身,壮汉顿时有些疑惑,的确是叶明熙告诉他,优盘在易潇的身上,可他们刚才把易潇浑身上下都搜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优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