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强取豪夺,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39画秋蝉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强取豪夺,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39画秋蝉

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强取豪夺,秘密教学漫画画免费读第39画秋蝉

前台看了乔雨诗一眼,乔雨诗这样的美女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她确实在婚宴上看到过她。

“把您的身份证给我登记一下。”前台笑着说。

乔雨诗把身份证给了前台,前台看她姓乔,跟新娘一个姓,看来她没有说谎,前台把乔雨诗的身份证登记了,就把新房隔壁房间的房卡给了乔雨诗。

乔雨诗拿过房卡,进了电梯。

……

新房里。

乔盼紧紧的抱着季青城,他的力道极大,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攀附着他,寻求依靠。

她望着季青城,他眼底的火热让她心悸害怕。

“青城……”乔盼轻轻的叫着季青城的名字,声音隐隐带着哭腔。

在之前,她就被季青城弄哭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哭了,季青城就会放过自己,可事实是……她天真了。

也不敢再叫他姐夫了。

她之前还想着,叫季青城姐夫,说不定季青城会良知发现,会想起她是他前未婚的妹妹,会放过她……可他没有放过她,后来,乔盼叫他姐夫,希望他温柔一点……可是,她又天真了。

乔盼忍不住怀疑,她叫他姐夫,他是不是就想起了姐姐背叛他的事,然后把怒气和火气对着自己发泄。

“嗯?”季青城粗哑着声音。把乔盼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

乔盼趴着,绝望的又想哭了。

还早?

还有后半夜?

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死。

“……我很累。”乔盼可怜兮兮的说,希望季青城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放过她。

“你累什么?”季青城说:“你又不用出力。”

乔盼:“……”

这话……没法接了。

她就算是想接也没精力了。

他又开始了……

——

乔雨诗蹲在墙边,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着隔壁的动静,一张美丽的脸因为扭曲而变的丑陋,眼中的愤恨更是可怕吓人。

乔盼这个骗子,明明答应了妈妈,不会勾y季青城,可她和妈妈一走,乔盼就迫不及待的爬上了季青城的床。

不知羞耻!

她那不知羞耻的模样,她虽然没看到,但听声音也知道。

乔雨诗不想听了,越听越生气,可是,她又忍不住听,又愤怒又忍不住胡思乱想:季青城到底什么意思?

跟她交往的时候,从来没有对她露出过这方面的想法,她还以为季青城是个清心寡欲的男人,甚至,她一度怀疑,季青城是不是在某些功能上有问题,不然为什么他们订婚一年,季青城从来没有对她有过那方面的想法。

他们约会,最多就牵牵手,连接吻都很少。

在现在这个风气开放的社会,男人女人第一次面就可以去酒店坦诚相对,像他们这种订婚一年,经常见面吃饭约会,却还没发生关系的情侣,几乎没有。

这样她怎么能不怀疑季青城的功能问题。

可现在,听到里面的动向,她明白了,季青城的功能没问题,而是……对她没想法!

乔雨诗猛然站起来,走到房间中间,不想再去听隔壁的声音,皱眉,愤怒的瞪着墙壁,在心里告诉自己:不是的,不是自己没魅力,也不是季青城对她没想法,季青城肯定是尊重她疼爱她,想把他们的第一次留到新婚夜。

对,是这样,肯定是这样。

乔雨诗一直瞪着那面墙,瞪了好一会儿,又忍不住走了过去,把耳朵紧紧的贴在墙壁上,听着隔壁的动静。

她不想听,但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想听听,乔盼能叫多久,季青城能让乔盼叫多久。

……

乔盼这一觉一直睡到傍晚才起床。落日的余晖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温暖又绚丽。

乔盼刚醒,懵了一会儿,才挣扎着起床,浑身酸痛的好像被卡车碾压过一般,季青城一直折腾到天亮才手下留情放过她。

季青城没在。

乔盼松了一口气,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季青城。

口很干,乔盼忍着身体的不适下了床,到衣柜里找了浴袍穿上,拿着床头柜的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嗓子都快哑了。

喝了水感觉整个人好了许多,就到浴室去洗漱。

刷牙,洗脸,然后把浴缸放满热水,脱了浴袍进去泡澡。

躺在浴缸里,乔盼看着自己原本洁白的身体上遍布的青紫色痕迹。乔盼又羞又恼,季青城看上去像个清冷矜贵的绅士,可在床上就像个凶猛的野兽。

泡了一会儿澡,身体舒服了许多,乔盼穿着浴袍走出来,正准备打电话让家里的阿姨送衣服来,就听见了脚步声,抬起头看过去,看见了季青城。

“……”

不知怎么的,乔盼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看到季青城,就情不自禁的想到昨天晚上,那些羞耻的画面。

在季青城的目光下,她脸红心跳,手足无措。

“醒了。”季青城淡淡的问。

乔盼强作镇定的点头,可天知道,她的心跳的有多快,身体有多僵硬。

“沙发上有衣服。”季青城说。

乔盼看了一眼,猜测季青城说的可能是有她的衣服,‘哦’了一声,朝季青城走过去。

她要去拿衣服,卧室的沙发上没有衣服,那肯定是在外间。

季青城站在房间门口,她必须从卧室门口出去去外间。

走到了季青城面前。高大挺拔的他站在门口,几乎把整个门都给挡住了。

看到乔盼走过来,也丝毫没有要让一让的意思。

乔盼:“……”

她的脸更红了。看着季青城,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季青城看着乔盼,问:“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

乔盼很想说有,可那些不舒服,太羞耻了,她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红着脸摇摇头。

季青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点头,侧过了身体。

 

乔盼松了一口气,从季青城身边经过,到了外间,看到了沙发上放着的衣服,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不是自己的衣服,是全新的,她拿着又转身进了卧室的卫生间,把衣服换上。

是宽松的运动套装,穿着很舒服。

换好衣服,乔盼走了出来。

“走吧,去吃饭。”季青城说。

乔盼点点头。

她确实是饿了。

乔盼跟着季青城走出房间,坐电梯下楼,然后到了餐厅。季青城早就已经点好了餐,他们一坐下,服务员就开始上菜,几个比较清淡的小菜配上粥,乔盼觉得自己能吃六碗。

可事实上,吃了一碗,就有点儿食不下咽了。

因为,季青城在盯着她吃。

乔盼觉得奇怪,她和季青城一起吃的饭,同样的时间,季青城吃了两碗,而自己只吃了一碗,她觉得,自己吃饭的动作不慢,而季青城也是优雅的并没有狼吞虎咽。

可为什么同样的时间他就比她多吃了一碗?

难道是因为他嘴巴大吗?

乔盼悄悄的看了一眼,也不大啊,就正常男人的嘴大小。

乔盼放下了筷子。

季青城挑眉:“不吃了?”

乔盼点头,其实还是饿,还想吃,可在他的目光下,根本就吃不下去,一会儿去买点儿零食吃吧。

季青城也不意外,女人的胃口本来就小,根据他的观察,乔盼的胃口还算不错,吃了一碗粥,还吃了一些菜。他见过很多女人,基本上都不吃主食的,就吃点儿蔬菜水果。

“回房吧。”季青城说。

乔盼点头,跟着季青城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乔盼就尴尬了。

接下来要怎么办?

“今天晚上还是住这里,明天我让人去把你的东西搬到季家。”季青城说。

他们结了婚,理所当然应该住在季家。

乔盼:“……”

完全是措手不及。

她还没来得及调整自己的心态,就要搬去季家了?

和季青城朝夕相处?

乔盼有点慌。

“我……现在住校的。”乔盼说。

季青城点头:“我知道,以后,就不用住校了,你们学校离季家开车也就二十分钟。”

乔盼:“……”

她想住校。

不想跟季青城朝夕相处。

但她不敢说。

乔盼真的觉得憋屈。

如果是别人,她早就说‘不’了,可是……面对季青城,总是气虚,不敢反驳他,更加不敢跟他对着干。

“怎么?”季青城挑眉,问她:“不想住季家?”

乔盼:“……”

不敢说,说了怕他生气,虽然……他生气好像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不可能骂她或者动手打她,但她就是怕,就是怂。

季青城看着乔盼,好像在等乔盼一个答案。

这让乔盼更不敢说实话了。

正在乔盼不知道怎么回答季青城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突兀的铃声打断了有点尴尬的气氛,乔盼如蒙大赦一般松了一口气,对季青城说:“我接个电话。”

走到一旁,看着屏幕上的‘姐姐’两个字,乔盼的头都大了。

深呼吸一下,接起了电话:“姐。”

“盼盼,你在哪?”乔雨诗温柔的问。

“还在酒店。”乔盼说。

乔雨诗那边沉默。

乔盼也沉默着没说话。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姐姐说她和季青城睡了的事。

“那……什么时候回来?”乔雨诗小心翼翼的问。

“明天。”乔盼说。

乔雨诗那边沉默,沉默到乔盼以为她挂了电话,正准备看一看是否被挂断了电话,电话里又传出了乔盼的声音:“你……跟青城在一起吗?”

语气更加小心翼翼又忐忑不安,仿佛害怕听到某种答案。

乔盼的心里一紧,沉默了一会儿,点头,声音很轻的‘嗯’了一声。

“哦……我知道了。”乔雨诗声音仓促的挂断了电话。

乔盼看着电话默默的发呆。

她,姐姐,季青城……她有种预感,未来的日子不会太安生,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现在才只是刚刚开始。

“乔雨诗打来的?”季青城问,他是明知故问。

乔盼回过神,转身看着他,点点头。

季青城只是淡淡的挑挑眉,没再继续说乔雨诗。

一个给他头上戴绿帽子的女人,他并不想提起。

“你先休息吧,我有事出去一趟。”季青城说。

乔盼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很害怕跟季青城独处。

季青城走了。

乔盼简单洗漱了就上了床睡觉,她以为自己会胡思乱想睡不着的,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这一觉,一直睡到季青城回来弄出动静,才把她给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