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恢复更新】√美丽新世界84话今天特别甜美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美丽新世界恢复更新】√美丽新世界84话今天特别甜美

【美丽新世界恢复更新】√美丽新世界84话今天特别甜美

 

金饰装潢的奥修斯酒店所在之处,是市内最奢侈最繁华的地段。

酒店外的街道地面,铺着专门供各路跑车跟加长豪车准备的瓷砖,瓷砖如镜面般的反光跟今晚的繁星夜色互相照耀。

今夜是龙庆集团举办的宴会,自然邀请了各界名门,里面大佬如云,不少人都抱着瞻仰或者侥幸的态度,在门口瞎逛。

而更聪明的女人早早寻好了猎物,打算利用自己的姿色与身材混进去。

这时,一位穿着性感的女人,就看见了本地有名的花花公子,金宇浩。

她扯了扯自己的衣裳,露出了白得晃眼的事业线,一把挽了上去,“金少爷~,你可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诶,我们是一起的。”

金宇浩知道这女人,无非就是想蹭着他的身份进去罢了。

可是这等尤物长相身材都是绝佳,他倒是挺满意的,就默许了。

“啊?这都行?”藏在暗处的龙灵斩看得目瞪口呆。

那个女人跟自己一样,之前因为没有邀请函,被穿黑衣服的侍卫赶了出来,可是现在随便找了个人就一块进去了?

突然,门口迎客的经理脸色变了,他神色紧张,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声,“到门口来,墨总来了!墨总的车过来了!”

众人赶紧往楼梯口跑去,开始对周边人群清场,一辆黑色锃亮的豪车驶入,保镖紧紧跟着车跑。

到了目的地,车门被保镖打开,墨延辰从车上下来。

他戴着墨镜,披着高定的长衣外套,身形修长而俊拔,背影高大,宛如天神的气场,使得在场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精致的高定皮鞋踩在地毯上,迈步进去,经理低着头,问都不敢问一声。

“那是墨总...墨延辰?”

“他不是跟龙庆集团的陆家人不合的吗?”

龙灵斩听见了他的称呼,坚定地咬了咬牙,从人群中敏捷地钻了过去。

她爬上楼梯,一把抓住了墨延辰的袖子。

墨延辰感觉到动静,停下了脚步。

接着,她学着之前的女明星,拍了拍他,“哟,墨总,是你啊!好巧啊!”她装得相当熟练。

可惜,前面是性感女星,到了她这....众人只看到一个才五六岁,面容奶凶的小崽子。她不仅披头散发,而且穿着一身浮夸的宽袖古装。

古装在她身上极其不合身,衣裙都拖到了地上。

她发觉周围变得很安静,很奇怪,“怎么?我跟他是一起的啊,不像吗?”

龙灵斩很慌张,也对,自己的长相怎么也跟凡人有差别啊...。

经理看了看她,诧异地看了眼墨延辰....怎么墨总还带了个孩子来?

不对,墨总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保镖之前确实没注意到她,现在刚要伸手抓住龙灵斩,却被墨延辰阻止了。

墨延辰盯了她一眼,他墨镜下那双漆夜般的眼睛,清晰地瞟见了小崽子那对烈焰般的黄金瞳孔。

黄金瞳...?

墨延辰看入迷了,他淡淡地说道,“无妨。”

“是,墨总。”

龙灵斩感觉这个凡人好高啊,自己抓着他的袖子,几乎是被他带着走,自己连跑带赶都快追不上了,可她还是加快了步伐,紧紧地跟随着。

反正自己的目的地只有一个!

等到墨延辰走到休息室外,回头,那个小小的身影早就消失了。

墨延辰沉声喃道:“金色瞳眸...那是谁家的小崽子?”

“这...。”旁边跟随着的李助理也注意到了,那小孩跟其它孩子完全不一样,怎么会长着一双白金月轮一样的眼睛呢?

龙灵斩一路跑到拍卖会大门外,又被告知,没有贵宾卡,不得入内。

“你们凡人的酒楼是怎么回事啊!又要邀请函,又要贵宾卡的!”龙灵斩几乎要气得炸毛了,虽然她一头毛躁的及腰长发已经炸得根根往外了。

此刻她像一只满身是刺的小刺猬,气得哇哇乱跳。

门口的服务生看着眼前的小孩,无奈地摇摇头,也不好得罪她,更不好放她进去。

毕竟能进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这保不齐又是哪家被宠坏了的小公子哥,身份肯定是比自己金贵的。

只是拍卖会里坐着的也是豪门大户,平白放个孩子进去捣乱,自己的命怕是不想要了。

无奈,服务生叹气,“小朋友,你要不跟着你们家大人一起来好不好?里面不是小孩子能来的,你找个大人吧。”

旁边一位贵妇人拿出自己的贵宾卡,对着服务生晃了晃,服务生连连鞠躬,“欢迎夫人。”

龙灵斩指着贵妇人的背影,“其实我跟这位阿姨是一起的!”

“小祖宗,你去别处玩吧!”

好嘛,龙灵斩撇撇嘴,她也明白这招不是万能的。

大人?贵宾卡?她眼珠一转,哦,之前的墨总看起来身份挺贵重的,他肯定有!

龙灵斩知道他的休息室在哪里,直接就去找人。

来到休息室,可是一推开门,休息室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而一张透明的玻璃桌上,放着凌光闪烁的威士忌,一张金边镶嵌的信封,以及黑钻石一样闪耀的黑卡。

龙灵斩认识,信封就是邀请函,而黑色的卡....她把卡拿下来,果然是跟之前贵妇人手里的卡一样!

再次回到拍卖会,又换了个服务生在门口迎接,她把卡拿给服务生,“我家大人喊我先进去...他...随后就到!”

来人间流浪这几日,她很快学会了面不改色地撒谎。

服务生看出那是张黑钻贵宾卡,权限极高,就没敢多问,打开了门,领她来到专属的座位上。

拍卖会现场没开灯,一个买家有属于他的一排座位,位置相当隐蔽,毕竟这是私人拍卖会。

只有拍卖台上方亮着明光,聚光灯都集聚在那些精美的拍卖品上,照得各类稀世珍宝闪得流光溢彩,台下昏暗的座位,也被台上的光连带着照亮了些。

此次拍卖会是全球性的,藏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顾修言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他谨遵家族的嘱咐,只需要拍卖到浮山玉就行。

两边坐着外表利落的秘书与私人财务,财务手里拿着厚厚的藏品资料,与各家的财产分析。

秘书悄悄在他耳边耳语:“顾总,看样子,没什么人注意浮山玉。不过就算有,一般的人也不敢跟顾家的出价。”

“无所谓,无论是谁加价,跟就是了。”顾修言垂下了深色的双眸,神色有些慵懒,更多的是一种胜券在握的自信。

主持人穿着紧身的珍珠鱼尾裙,笑容甜美。

即使台下光线有些昏暗,她也比一般人更加耳清目明,台下有任何人举牌,哪怕只是轻轻地一下,她都能完全清晰地锁定。

“似乎是来自古典《浮生万物》中记载的宝物,浮山玉,被知名的收藏家找到,并且带来我们现场,授权我们拍卖行进行拍卖。起步价,三千万起,一次举牌为五百万加价。”主持人笑道。

顾修言的私人财务开始举牌:

“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四千五百万。”

“五千万。”

“五千五百万?”

顾修言的眼睛在黑暗处逐渐凝神,他慢慢锁眉......谁在一直跟他的价?

随后他微微眯起双眼,眼光凌厉。

是谁,敢跟他的价?